宝贝看着我是怎么要你的 500短篇超污多肉推荐

问色静静的看着郁均衍。

  男人那淡然坦然的样子,仿似他此刻面对的是衣着整齐的她,没有一丝不对劲。

  她却不知,眼看着她真的脱了,郁均衍的心里已经开始不淡定了。

  难道真的是他的感觉错了?

  难道昨晚上真的是另有其人为他针灸的?

  他此刻脑子里全都是这个问题。

  他在分析,在判断。

  以至于完全忽略了问色。

  问色站不住了。

  这狗男人不是说要给她上药吗?

  结果她真的脱了,他就只是定定的看着她,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看傻了?

  是的,她的确是个大美女。

  可郁均衍也不是没见过美女吧。

  这样子仿佛要流口水的样子,她鄙视他。

  受不了了,她想砍人。

  虽然身上不该露的一点也没露,可但凡是个正常女人都会受不了这样的情况下被一个男人盯着看吧。

  她正常着呢。

  咳……忍不了的问色掩唇低咳了一声。

  郁均衍这才回神,眸光下意识的掠过面前的女人。

  小女人虽然看起来营养不良似的,不过全身上下该怎么样就怎么样,绝对不含糊。

  手拿着药膏,虽然很想落下去,想再试试问色是不是装傻。

  可对一个傻子他怎么也下不去手。

  却又怕错过了试探问色的最好的机会。

  正犹豫间,手机突然响了。

  是特助顾白的来电。

  什么事?

  四少,问家人说有重要的事情想见你。

  什么重要的事情?郁均衍声音微冷,这个时候找上他的姓问的,自然是问色的家人。

  可昨晚顾白查到的资料显示,问家人五年前就抛弃了问色。

  这五年,如果不是问色命大,只怕她一个傻子带着孩子早就没命了。

  现在知道问色成了他的妻子,就不要脸的想攀亲戚了?

  问家人自称你是……是……

  是什么?你再结巴,直接去非洲。

  自称你是他们家孩子的父亲,是要认……认亲。

  郁均衍的眸色闪烁了一下,随即问道:孩子多大了?

  他只有过一次女人,算起来那一次如果命中的话,孩子生下来如今也有五岁了。

  结果,郁均衍的念头才起,就听顾白道:问家人说是五岁。

  啪,手里的药膏落地,郁均衍脑子里走马灯一样的闪过一个模糊的孩子的身形。

  如果问家人说的这个孩子真的是他的孩子,那就说明五年前的那晚的女人也是问家人。

  他看了一眼因为他手里药膏掉落而瑟瑟发抖的问色,起身走出了卧室,问道:那孩子的母亲是不是问色?

  毕竟,问色也姓问。

  这一刻的他,下意识的竟只希望那孩子的母亲是问色。

  不是,是问晴。

  听到是问家另一个女儿的孩子,郁均衍微一沉吟,道:检测过DNA再决定见与不见。

  如果孩子真是他的,他不能任由孩子流落在外。

  可,想到昨晚才与自己成为夫妻的问色,郁均衍脑仁疼了。

  正好李嫂经过,他随即把捡起来的摔裂了一个口子的药瓶递给了李嫂…
少奶奶身上过敏了,你去为她上药。

  是。李嫂接过药膏,就见郁均衍转身就走。

  那背影让李嫂迷糊了,少奶奶身上过敏,四少要是心疼少奶奶的话,不是应该亲自给少奶奶上药吗?

  所以现在四少与少奶奶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不过小夫妻俩的事情,她一个管家也管不了。

  透过门缝,看着郁均衍的背影消失在电梯门前,问色长舒了一口气。

  她赌嬴了。

  倒是没想到郁均衍还没坏透。

  到底没有亲自给她上药。

  不过,这男人就算是还有救,她也不稀罕。

  他让她吃脑花过敏这件事,她绝对会让他后悔的。

  问色乖乖的任由李嫂为她上药。

  不得不说,郁均衍提前准备的这个药膏还真不错,抹上后就不痒了。

  用过了晚饭,郁均衍还没回来。

  一定是他生病这几天压下的工作太多。

  想了想,问色决定先睡了。

  看在他白天没有对她上下其手的份上,她今天晚上暂时放过他。

  夜深了。

  卧室的门轻开。

  问色一激棂就醒了过来。

  郁均衍一步一步徐徐走来。

  清冽的男性气息拂来,很好闻。

  墙壁灯暗色的光线中,男人开始脱起了衣服。

  问色眨了眨眼睛。

  本想着闭上的。

  可当看到褪下衣服后男人的八块腹肌,就舍不得闭上眼睛了。

  不得不说,这货的身材真好。

  宽肩窄臀的黄金倒三角比例,配合着他一八八的身高和堪比顶流的颜值,不看白不看。

  看了,对于之前被强逼脱衣服的事,她才能稍稍平衡些。

  这会子忽而就觉得,当个傻子也挺好的,美男自动宽衣解带随便她看。

  爽。

  太爽了。

  可,问色还没看过瘾,郁均衍就进了淋浴室。

  淅沥的水声传来,问色怔怔的看着淋浴室的方向,眼底眉梢全都是这个男人刚刚完美的挑不出任何瑕疵的身材。

  真想把他拐了卖了,一定很值钱,不然真是浪费了这么好的资源。

  趁着郁均衍冲凉的空档,睡不着的问色拿过了从洛谨那里拿来的微型联络器。

  色大,晓宇宝宝想你了。

  色大,晓宇宝宝好多了,他说明天想去找你。

  色大,你倒是回个音呀。

  问色抬眸再看了一眼淋浴室的方向,男人完美的身材倒映在马赛克的玻璃上,举手投足间仿似要吸走她的魂。

  趁着男人还没出来,问色急忙回过去,明天可以带晓宇出门逛逛街。

  睡了。

  晚安。

  连着发送完三条信息,问色便把微型联络器收起来藏好,才躺下,郁均衍就出来了。

  问色眯眼看过去,第一次这样大方的欣赏美男出浴图,不得不说这个男人很养眼。

  郁均衍边走边擦着还没有干透的短发,眸光则是掠过床上的女人。

  眸色间若有所思。

  两米八宽的大床,显得问色尤其的娇小玲珑。

  郁均衍上了床,轻轻躺到了问色的身侧。

  看着女人瘦弱的身形,不知道为什么,他想要把她拥到怀中……
不过这个念头一起,就被他掐灭了。

  不过是个傻子罢了。

  他还是先治好她的病,再行夫妻之实。

  是的,他可没想一辈子放过问色。

  既然说过不会离婚,早晚要行夫妻之实的。

  毕竟,他是正常的男人。

  郁均衍很快就睡着了。

  可问色却睡不着了。

  既然这货弄醒了她,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小手轻轻的移动,再移动,再轻轻搭在郁均衍的脉搏上,只把了三秒钟的脉,问色的唇角就轻勾了起来。

  她知道这货什么过敏了。

  这货猫毛过敏。

  明天她就去捡一只流浪猫,就以其人之道还自其之身。

  她绝对要郁均衍后悔他今天对她的所作所为。

  ……

  天大亮了,问晓宇醒了。

  小手摸到身边。

  什么也没摸到让他激棂一下坐了起来,这才想起妈咪不在。

  据说妈咪去办大事了。

  他想妈咪了。

  下了床,悄悄的推开隔壁的房门,洛谨叔叔还在睡。

  小家伙嘟了嘟嘴,昨晚上说好的今天一早带他去逛街,结果,都快中午了居然还在睡。

  问晓宇冲过去,推了推睡的猪一样的洛谨,洛叔叔,我们去逛街吧。

  打从他有记忆起,身体就不好,走路也没什么力气,再加上妈咪的情况……

  问晓宇发誓他从来都没有逛过街呢。

  结果,小家伙正满怀期待的时候,洛谨一个翻身,送给了他一个后背,别吵,让我再睡会。

  问晓宇又推了推洛谨,‘洛叔叔’叫了十几遍也没用。

  眨了眨眼,等不及的问晓宇回到房间换了衣服,拎过了洛谨买给他的双肩小背包,蹦蹦跳跳就出了房间,自己去逛街了。

  小家伙一身白T恤牛仔背带裤,这是问色远程指挥洛谨为他买的。

  因为脸色还有些苍白,他乖巧的戴着小口罩,走在人群中看起来酷酷的帅帅的。

  酒店斜对面就是启达广场。

  问晓宇随着人潮过了斑马线,很快就进了启达广场的大型商场。

  人好多。

  看着有妈妈牵着孩子的手逛商场,问晓宇羡慕极了。

  洛谨叔叔说妈妈的病已经好了,等妈妈回家也能带他逛商场。

  可惜,洛谨叔叔还说,妈妈要办完大事才能回来。

  左看右看,小家伙就象是外星人似的,看什么都是新鲜的。

  忽而,在经过一家童装店的时候,问晓宇怔住了。

  懵的一匹的看着店里的一个‘小男孩’,他觉得自己一定是眼睛花了。

  他明明人在店外,可为什么店里还有一个他呢?

  那简直就是他的翻版。

  大小比例高矮胖瘦都一模一样的感觉。

  揉了揉眼睛,问晓宇继续看过去。

  这一次,他又有了新发现,然后就很确定那不是自己了。

  因为,身为一个小男孩,他从来不喜欢裙子的。

  但是店里的那个象他的小男孩,此时此刻正抚摸着一条漂亮的公主裙,左摸右摸,爱不释手的样子。

  变态。

  太变态了。

  问晓宇正鄙视的看着那个自己的翻版,手上突然间一沉,一只手拉住了他,然后抱起他就走。

  人贩子。

  脑海里刹那间闪过这个念头,问晓宇警惕的抬起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