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在里面一整天 喷出来 多喷点 宝贝

然你已经看到了,就签字吧。

正在她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时,一道冷漠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

莫思思迅速地从回忆中清醒过来,看着站在书房门口的这个男人。

他面容英俊立体,五官轮廓分明,明明是令她心动的脸,却始终冰冷无比,让她在酷暑里生出了寒意。

好。莫思思答应下来,忽然有种彻底解脱的释然。

对于这个她怎么也捂不热的男人,她已经不愿再纠缠了。

或许,很多东西是命,她强求不来。

这三年的婚姻,她也并不是一无所获,至少让这个男人在霍氏彻彻底底的站稳了脚跟。

现在他既然已经跟顾雅丽有了孩子,自己本来就愧对顾雅丽,如今便更没有理由霸着不放手了。

霍念墨没有想到这个执着爱了他十二年的女子,竟然在签离婚协议书的时候露出了一个云淡风轻的淡笑。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莫思思便拿起书房的笔,轻快地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自己的名字,甚至没有细看,便自己拿了一份走了出来,并对他说了声再见。

霍念墨那句你不细看一下?犹如喉咙卡住一般还没来得及说出来,莫思思便已拖着简单的行李离开了这个生活了三年的冰冷的家。

莫思思确实没有细看离婚协议书,她也无需细看,毕竟她对霍念墨,除了爱一无所求,既然不能拥有爱,那别的也是不需要的。

具体离婚的手续,你通知一声,保重。

莫思思走出别墅之后,在路边打了车,在车上,她颤抖着打出这几个字,发送过去。

莫思思先到了父亲家里,把行李放下,来不及休息,便从保姆郑姨手里接过熬了鸡汤的保温杯,直接去了医院。

鸡汤是她提前叫郑姨准备的,她来不及沉浸在离婚的痛苦中,不得不振作起来照顾躺在医院的父亲。

来到医院的时候,莫父正换好药,看到莫思思来了,故作轻松地呵呵微笑。

看来我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喽。这一病,我的乖女儿倒是经常能陪在身边了。

莫父用并不太顺畅的语言,对着莫思思开玩笑。

莫思思看着父亲也是强装笑容,一边喂他喝汤,一边问些有的没的。

有没有按时吃药?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不准再操心工作的事情啦

莫思思像个家长一样嘱咐莫父,莫父倒是乐呵呵地答应着。

病房里一团的和气,像是所有的事情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夜里,莫思思留在病房守夜。

莫父住的是个高端套间病房,莫思思躺在外面的沙发上,莫父有什么事情叫一声便能听到。

那一晚的月亮很高,照在病房里面,莫思思独自一人默默流着泪。

离婚的事情她还没有跟莫父说。

她需要想一套完美的说辞,让莫父能够不担心的说辞。

这些年,父亲两鬓多出了白发,如今又病倒,实在不能再承受任何打击了
过了几日,莫思思都没有霍念墨的消息。

她像只鸵鸟一样,埋头不去面对眼前的一切事情。

原以为再次听到关于霍念墨的消息是去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没想到,他竟然是想收购莫氏公司。

自从莫父病倒后,莫氏的股票大跌,公司内部虽然有郑叔在,但毕竟镇不住脚。

本来这些年公司内部就存在一些问题,但面对难关时,各个股东只顾自己的利益,公司犹如一盘散沙不堪一击,如今竟然落得个要被霍念墨收购的局面。

不行,公司是父亲的心血,现在父亲病倒了,我一定要守住公司。

莫思思听到这个消息时,犹如大梦初醒,她不能再逃避了,她必须去面对霍念墨,面对她那卑微如尘埃的爱情。

莫思思看了下时间,此时刚好晚上九点多一点,她给霍念墨的贴身助理打了个电话,得知此时的他正在a市最大的酒店应酬。

莫思思精心换上了一套红色的复古连衣裙便出门了,裙子在膝盖以上,将莫思思的身材衬托得很好。

到了酒店的时候已经快十点了,霍念墨刚刚从饭桌上准备转战下半场,刚起身便看到站在门口的莫思思。

霍总啊,这不是莫氏大小姐,您的夫人吗?桌上有人认出了莫思思,醉眼朦胧地打量着她。

霍念墨抬眼看了一眼莫思思,目光划过一丝残忍,还不快过来,给李总敬酒。

莫思思没有想到再次见到霍念墨会是在这种场合,更没想到他竟然会这样侮辱自己,一时间待在那里,手足无措。

岂敢岂敢?还是我来敬夫人一杯。

那个一脸油光的男人笑眯眯地端起旁边的酒杯,示意旁边的服务员倒满。

还不快去给李总倒酒?霍念墨突然大喝一声,在座的人都绷紧了神经,过了好一阵才从震惊中醒来,带着八卦的神态,看着莫思思慢慢地走近倒酒。

来,李总,我敬你。莫思思已然从懵逼状态中清醒过来。

她知道霍念墨是想侮辱她,只要能让父亲的公司解脱危机,她愿意被他侮辱。

油腻的李总还没缓过神来,一个劲的回答好好好,用色眯眯的眼神打量着眼前这个不经世事的少妇,觉得颇有韵味。

好了,今天的饭局就到此结束吧,各位恕不远送。

霍念墨突然冷冷地对在座的人说出这几句话,眼神锐利不善地盯着李总,吓得那个男人赶紧将目光从莫思思身上收了回来,简单地告辞了几句便快速地离开。

你来做什么?等房间里只剩他们两个时,霍念墨走到一旁的会客间,靠坐在沙发上慵懒地说着。

能不能放过莫氏?你想要什么我都答应你。莫思思目光坚定地说出这些话。

他微醺地看着眼前这个女人,以往总是软弱无比的女人,今天似乎有了点不同。

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判?

当年是我父亲帮你在霍氏站稳了脚跟,顾念墨你不能这么忘恩负义!

你别提你父亲!当年若不是因为他,我家怎么会四分五裂?!我又怎么会娶你?!

霍念墨突然犹如一只发狂的豹子,冲向莫思思,将她按在墙上,恶狠狠地说道。

原来他一直记恨的是这段可笑的婚姻。

自己用尽了真心付出的爱情,在他眼里竟然是这般不堪。

莫思思所有的思绪被打乱,眼泪不自觉的流下来。

这些年无论眼前这个男人怎么对她,她都心甘情愿地承受。

只是如今怎么能让父亲为自己这荒唐的爱情买单呢?她突然第一次有了后悔爱上这个男人的想法了。

霍念墨看着眼前这个皮肤白皙的女人,两人的脸近到只有几毫米的距离,她慌乱的呼吸伴着诱人的体香,在酒精的作用下,他竟然情不自禁地吻了上去。

莫思思紧闭嘴唇,将脸往旁边偏开。

你不是说爱我吗?今天我满足你。

霍念墨捏住莫思思的下巴,一手圈住她的腰,将她推倒在旁边的沙发上,整个人压下来,贴上她的脸便开始吻上去。

霍念墨,不要放开我!
莫思思手脚并用地挣扎着。

他力气好大,压得她动弹不了,也出不了声。

一股熏人的酒气扑面而来,他一手在她的腰上用力,一手用力地捏上她。

他狂野地吻着她,撕扯着她的衣服。

她被捏的发痛,本能地一口咬在他的手背,他痛得将她甩开。

她全身颤抖,哆嗦地捂着衣衫不整的自己。

他冷笑了一声:装什么?这不是你想要的?

我们已经协议离婚了,霍念墨你不能这样做!莫思思浑身颤抖地反抗着。

既然要离婚了,那我就要行使我作为丈夫的权利!

结婚三年来,霍念墨从来没有碰过她,如今已经协议离婚了,他竟然想要占有她。

她含泪看着眼前的男人,觉得心碎,又有些荒唐。

也许是她的目光勾起了他的兴趣,他用力地扯开她的衣服……

她咬着嘴唇,不发出任何声音,只是哀怨地看着他,却始终不愿求饶。

纵然被他侮辱,她也依然不愿有半点祈求。

那一晚,霍念墨将一腔的怨气全都发泄在身下女子的身上,他们都不知道,为什么两人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三年前她便期待洞房花烛,可他从未在她的房间留宿,婚后也一直对她冷漠淡然,从未有一丝兴趣。

她幻想了很多次,将自己完完全全给身上这个男人的浪漫场景。

只是她从来没想到,会是像现在这样,屈辱的被他夺取第一次。

不知道过了多久,莫思思意识迷离,脑子里一片空白,直到最终他放开了她。

现在你可以放过莫氏了吗?她抬起满脸泪痕的脸,倔强地看着他。

刚刚激烈过后,霍念墨穿好衣服,坐在沙发上点起了一根烟,若无其事地看着眼前这个女人。

明明是最熟悉的人,从小一起长大的女人,这一路走来,她似乎越来越让人看不懂了。

他的思绪有点出神,他对她似乎还是没有抵抗力。

如果不是因为父亲的死跟莫氏有关,他们是不是真的就是世人眼里的佳偶天成?

烟圈一点点的模糊了他眼前的视线,莫思思被他盯得有些不自在,眼神里似乎多了一丝惊恐。

想要我放过莫氏?是你害顾雅丽的孩子流掉的,从明天起,你便去医院照顾她。

霍念墨回过神,狠狠地丢下这句话,便头也不回地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