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在线可以看的视频 天海翼

“师长,您怎么来了?”小四儿在怒江岸边忽然看见高飞,吃了一惊。

“怎么?你能来,我就不能来了?这不是咱中国的土地吗?我不是中国人吗?”高飞用陈明仁前几天说过的话,回赠给了小四儿。

“您,您当然是中国人。嘿嘿,你想来就来,我还能管住您吗?官大一级压死人,你比我大那么多级,我哪儿敢管您?哎,师长,你说,我们真的要老老实实,在江边巡逻吗?要不,我找条船,派俩人到对岸去看看?”

“怒江水流这么急,给你条小船,你能划过去?”高飞看着滔滔江水,不禁有些担忧。怒江的水,和北方的河水可不一样。怒江两岸是连绵不断的群山,山势陡峭,江水湍急。在怒江里面行船,技术差了可不行。一旦操作不当,就可能是船毁人亡的下场。

小四儿一缩脖子,“我可不行。我找找看,看能不能在这附近找到一个有经验的老船夫。”

小四儿把命令传下去了,侦查员们开始挨着村子寻找。会在怒江当中划船的不少,有船的不多。这几年,远征军开过去,渡回来。紧跟着日本鬼子到对岸了,两国军队在怒江两岸一打仗,哪还有船?

一听说又有军队要过怒江,百姓们就算想帮忙,手里面也没船了。

高飞跟着小四儿亲自去找了两个村子,连一条小船都没找到。高飞自己都有些泄气了。就在这个时候,有侦查员突然报告了一条消息,他们抓到了两个从对岸过来的人!

真的有奸细!高飞马上赶到出事地点。被抓的是一男一女。俩人都被反绑住了双手,在地下蹲着。高飞一来,这俩人立刻站了起来。

“长官,快把我们放开!我们是自己人!”其中那个三十多岁的男子对着高飞说。女人看上去年纪不大,长得还挺秀气。这俩猛一看,就好像是一对儿小情侣一样。

高飞让人把二人的绳子解开。这里有这么多人,汤晓帆和王斌都在旁边,他也不怕这俩跑了。

绑绳解开之后,男子活动活动手腕,突然挺直腰杆立正,对高飞敬了个军礼,“报告长官,八十七师侦察连八班副王汉栋向您敬礼!”

高飞还了个军礼,“王汉栋?你是八十七师的?”

“是,卑职是八十七师侦察连的八班副。”王汉栋介绍完自己之后,又问高飞,请问长官您是哪部分的?

高飞告诉他,我是新九师的。我认识你们军长。

“您认识我们陈军长?那咱就不是外人了!”王班副显得高兴。能够认识陈军长的,肯定不是一般人。

接着王班副又介绍了跟他在一起的这位年轻姑娘。这姑娘是景颇族人,名字叫黛诺,在腾冲城里给日本人做文书。日军头子想占她的便宜,她不同意。鬼子一怒之下,杀害了她的父母和弟弟,黛诺一个人逃了出来。

王汉栋潜入腾冲刺探日军情报,正好遇见了黛诺,回来的时候就把她也给带过了怒江。哪知道刚一上岸,就被等候的新九师侦察营的战士给逮住了。王汉栋试图说明自己的身份,但他是去敌后侦察的,什么证件都没带,人家根本就不相信他。

“你什么证件都没有?那我凭什么相信你?”高飞看着这位自称是八十七师的侦查员。“就凭你给我敬了个军礼吗?”

“您可以派两个人,跟我去八十七师侦察连,让侦察连的人现场辨认。我要是日本奸细假扮的,你当场枪毙了我都可以!”

这王汉栋也是真急了。估计抓他的时候,我们的战士说过一些比较难听的话。不过这也难怪,两军隔江对峙,这边正在找船想要偷渡到对岸去和鬼子作战。从对面忽然过来俩人,又拿不出有效的证件。我们的战士怀疑这俩是奸细,也是合情合理。

高飞其实已经相信了七分,但是在这种时候,仅凭个人的主观判断是显然是不够的。

“小四儿,找几个人送他们去八十七师!”

小四儿答应一声,亲自点了一个班的战士,就要送这一男一女去八十七是认人。

“等一下!”人要走了,高飞又把他们拦住了。“你们俩是怎么从怒江对岸过来的?坐船?船呢?”

船就在江边的芦苇丛里藏着呢。小船不大,但是坐一二十个人也没问题。过江侦查的船,有了!还得再找会撑船的人。高飞看了看王汉栋,“这船是你划过怒江的?”

王汉栋点头承认,就是自己干的。这船,就是他到怒江西岸坐过的,回来的时候自然还是划着这条船。只是回来的时候,多带了一个人。

虽然高飞恨不得立刻就到江那边去,但是有些事情确实必须要

先做不可!他让小四儿带着王汉栋、黛诺,去八十七师验证这俩人的身份,他去找之前拜访过的老渔民,请他们帮助划船,带他渡过怒江。

没错,高飞就是想要亲自到怒江西岸去。去腾冲、去龙陵,侦查一下,看一看鬼子在那边都干了什么缺德事。现在船是有了,还缺少一个会撑船的人。

之前高飞曾经见到过最少十个人说自己会划船,也能够在江面上来回横渡,只是他们手头没有船。现在有船了,总是能过江了吧?

哪知道,高飞把这些人挨着找过来,让他们到江边一看,这些所谓的老船工纷纷摇头。他们说自己以前划的是比这大的船,这种小舢板他们不能保证能够安全渡过怒江。

有经验的老船工都不敢保证安全过江,那谁能保证?难道说还非得等着那位八十七师的副班长,王汉栋回来吗?

望着汹涌澎湃的怒江,高飞别无他法。他又派了两名侦查员,让他们赶紧去找小四儿。让小四儿把王汉栋再请回来。似乎是

少了王班副,他就过不了怒江。

其实除了请王班副之外,高飞有别的办法,他给陈明仁打一个电话,一切问题就都迎刃而解了。七十一军驻守宝山,和日寇隔江对峙,陈明仁手头能没有船吗?没船的话,进攻的命令一下来,他怎么强渡怒江反击日寇?

高飞只是不想让陈明仁知道,要坐船过江的是他。

喜欢抗战飞将军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