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这才2根而已视频 全文在线阅读

,这个外挂过于中二看到空中那头被锤得身躯骤降,险些一头撞上城墙的庞然大物,异端裁判所的人下意识地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眼神古怪地互相对视了一下。头顶上打起来的那俩……似乎……其中一方有点儿眼熟?注意到其它人同样古怪的眼神后,众人纷纷确定了内心的猜测,上面那条被人扒在身上抡拳狠锤的龙,貌似正是自家圣女大人的坐骑。而按照他们出行前获知的消息,由于需要避嫌的原因,这位妮基大人现在应该陪在圣女身边,跟她一起接受监视才对,怎么现在不仅偷偷溜了出来,而且还出现在了这次调查任务的必经之路上?还有,“圣光牛b”又是什么神术?这些出身于光明教廷的资深猎魔人,属实是被天上的奇葩场景搞蒙了,和妮基大人打起来的那个男的,每喊一次“圣光牛b”,身上就会炸起一团质量高得恐怖的圣光。而在那人缠绕着圣光的拳头面前,瞬发的五阶护盾神术一拳就碎,脆得就跟小饼干一样,就连妮基大人身上“极老龙类”级别的鳞片,抗不了三两下也要被砸得裂片四溅。单看威力的话,这个“圣光牛b”恐怕是个七阶的单体神术,但为什么自己从来都没听过?难不成……这是某位枢机甚至教皇大人私下研究出来的秘传神术?想到这里时,大部分人便

把目光投向了角落里的年轻女人。这名个子不高且体型瘦小的女人,正是出主意让他们伪装商队的那个,她平时基本不会参与战斗,主要负责情报跟沿途的其它辅助工作,对各种冷门的情报和知识极为熟稔。所以,虽然白天的伪装计划坑得他们受了不少罪,但一遇见搞不明白的事,大部分人还是下意识地朝她望了过去,希望这名消息灵通知识渊博的同伴,可以解答一下他们心中的疑惑。注意到大家投来的目光后,年轻女人推了推鼻梁上的单片镜,脸颊上的肌肉微微抽动了两下,似乎想要张嘴说些什么。但在犹豫了一会儿后,她最终还是放弃了说出自己判断的打算,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在众人纷纷失望地收回了视线后,年轻女人则眯着眼睛暗自思忖了起来。‘上面那名人类身上的圣光味道很特殊,多半是自家教廷独有的惩戒序列职业者,而那种打一拳吼一嗓子的行为,正好跟惩戒序列三阶职业【无畏宣教士】战斗时的模样很像。【无畏宣教士】的专属战技【无畏宣讲】,本身就是要通过不断赞美圣光获得加持,来为单体攻击提供额外附伤的,那个“牛b”虽然听不懂是什么意思,但大概是某种带着夸奖意味的俚语……’‘可是……强度方面有点猛过头了啊!能两三下打破八阶辉光龙的鳞片,这种程度的伤害能力,哪怕在七阶单体神术里也能排进中游了。虽然【无畏宣讲】的圣光附伤有遇强越强的特性,理论上来讲只要位阶差距足够大,确实有达到单体七阶神术威力的可能性,但那恐怕要一阶打八阶,才可能产生这么离谱的效果。可【无畏宣教士】本身就是三阶的职业,所以这个前提从一开始就不成立……或者天上那个男人不靠任何战技和格斗术,光凭肉体力量就能媲美七阶近战职业者,那样的话倒也能打出这种程度的效果,但问题是……’‘这根本就不可能啊!’光速掐灭了心头涌现的古怪想法后,女人眯着眼睛朝天空望了望,和翼展接近四十米的妮基大人比起来,那名掌握了奇怪神术的人类体型小得简直不值一提。而透过加持了【远望】和【夜视】神术的单片镜,她能够勉强捕捉到一点那名人类的面部特征,看起来似乎年岁不大,但实力方面太过离谱,所以大概率是某些长寿种族,或者对维持肉体活力很有心得的老怪物。想到这里时,她忍不住收回视线,环顾了一下四周同样在抬头望天的怪人们。要说稀奇古怪的种族最多的地方,除了同为一线势力的泛种族联盟外,那肯定是自家教会的【异端裁判所】了。只要看看这间小院儿就知道了,蜥人、地穴精灵、灰铁矮人……光这支小队里就有十几个不同的冷门种族,甚至连【软泥史莱姆】这种应该被分到魔兽范围内的奇葩生物都有。至于喜欢维持年轻样貌的人……个子不高的年轻女人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又想了想裁判所里古怪的风气,以及那些平均年龄勉强破三十的脸,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于是只得向身为领队的老者投出了探寻的目光。强大且独特的圣光系神术使用者;疑似稀奇古怪的长寿种族、或者喜好装嫩的老怪物;再加上他不声不响地摸到了自己这些人的任务路线;又跟本应该和圣女一起被监禁,却意外出现在这里的妮基大人打得不可开交……不管怎么看,这都像是一场针对妮基大人的陷阱啊!所以上面那个男的,不会是裁判所里面的某个大佬吧?难不成所里准备趁这个机会,抓着妮基大人的不当举动,逼迫圣女大人和教皇大人做出某些让步?敏锐地察觉到了女人的视线,身为领队的老者诧异地望了过来,被她带着试探和暗示意味的眼神搞得一头雾水,于是也回了一个探寻的眼色过去。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不好直说的东西?读懂了老者的眼神后,年轻女人微微点头,先是朝着上空正缠斗不休的一人一龙指了指,接着通过传音神术,极隐蔽地将自己的判断讲给了老者听。认真地听完了年轻女人的判断后,老者的脸色瞬间也变得严肃了起来。身为地位更高的领队,他理所当然地比年轻女人知道更多的“内幕消息”,然而无论是教皇大人将加护私相授受,还是圣女大人本身的不合作态度都有些不合常理,这件事的里里外外都透露着十足的古怪味道……难不成……这件事里真的有我们裁判所的手笔?而上面那位用着圣光神术的家伙,其实是所里面某个不出的大佬,设下陷阱准备抓圣女大人的痛脚?……就在这两个聪明人因为“发现”了阴险的“权力博弈”而有些疑神疑鬼时,天空中正和中年女龙打得不可开交的威廉突然身子一颤,似乎因为什么事分了心,导致反应稍微慢了点儿,被中年女龙结结实实地拍了一爪子。这一爪的力气着实不小,威廉整个人被按得趴在了冰凉坚硬的鳞片上,不仅后背一阵火辣辣地疼,甚至连鼻子都给撞破了,用手背抹掉淌出来的鼻血后,威廉一边攀着龙鳞边缘,闪转腾挪地躲避着不断袭来的巨大龙爪,一边恼火地朝突然作妖的拉胯女神质问道:“瞎搞什么?面对在真神那儿挂了号的高阶信徒的时候,你不是帮不上忙吗?”“我虽然不好用命运序列的能力对付她,但我可以帮你出主意啊!”幸运硬币迅捷地抖动了两下后,拉胯女神得意的声音在威廉耳边响了起来。“我看你好像打不过她哦?要不要我指点你一下?只要你喊我一声尊贵的女神大人,再帮我多搞点命运之力来,我就告诉你该怎么才能……”“要不我还是把你交给知识教会吧?”发现自己辛苦半天开出来的伤口,居然又一次在浓郁的圣光下快速愈合后,威廉忍不住恼火地啧了一声,随即一边熟练地装了半壶洒出来的龙血,一边面色不爽地威胁道:“怎么说我也是通过了真理挑战的人,按理来说可是有接任教皇的资格的!如果能把属于命运女神的残片献上去的话,你说我有没有机会换个教皇当当?”“……”“你不说话的意思……

就是同意了呗?”“呸呸呸!你这人真没意思!”拉胯女神不满地道:“我不就开个玩笑嘛!至于又用这个来要挟我吗?还有,怎么每次都是交给知识教会,你就不能换个说辞吗?”“换什么换?管用不就得了?总之你有屁赶紧放!不然那就明天早上知识教会见吧!”吼完了紧要关头还卖关子的拉胯女神后,威廉看了眼比开打前还要健康的辉光龙,不由得异常头疼地咂了咂嘴,暗自后悔为什么不学点儿克制回复效果的能力。作为一头脆皮的“法系龙”,中年女龙并不以体质属性见长,感觉撑死了也就和自己半斤八两而已,甚至可能还稍有不如。问题是人家有着【强效治疗】跟【高速痊愈】的专长,自己费劲巴拉地打了大半天,一个【圣光疗愈】直接就刷回来了,看着状态比受伤之前还要好上几分,自己除开接了七八壶龙血外,基本等于全白忙活。没想到一向用血厚恶心别人的自己,也有被别人用长得吓人的“血条”恶心的一天。摸了把从裂痕处处再次变得光洁如新的鳞片后,威廉属实是有点儿自闭了,彻底放弃了把中年女龙的血槽打空的念头。虽然大家的东西都只有一条,而且我的说不定比你的还长,但你这个咋还带往上加的啊!这尼玛也太恶心了吧!……对于没有飞行能力的威廉来说,中年女龙的身上就是最好的也是唯一合适的战场。问题是现在他的一只手必须扳着龙鳞,固定住身体别从中年女龙身上掉下去,所以只能用剩下的另一只手攻击,造成的伤害实在是不怎么样。威廉倒也不是没有能造成大量伤害的能力,无论是小成级别的【龙骑秘枪】,还是能够轻松撞踏一片城墙的【巨龙撞鸡】都可以做到,虽然想瞬间重创中年女龙不太可能,但把她从空中打下来还是没什么问题的。但倒霉的是【龙骑秘枪】的刺击需要双手持枪,单手的话根本没法调动全身的力气,至于【巨龙撞鸡】就更别提了,需要提前蓄势先不说,光只能向前冲锋这一点,就已经直接宣告pass了。别的办法威廉也都尝试过,甚至连【吉尔二十米】都再用了一次,但奈何中年女龙对这套已经有了防备,脑袋上抵抗负面状态的神术就没断过,直接免疫了致盲效果,【歹毒追击】根本就没有发挥的余地。而且最要命的是,人家索性连眼睛都闭上了,直接用精神力捕捉威廉的动向,这回连需要双目对视的【次级混乱凝视】都没用了。【弱效迟缓射线】虽然还能生效,但却只能降低移动速度,并是那种会强制“暴露弱点”的负面状态,并不符合发动【歹毒追击】的条件。几乎将身上所有的能力都使了一遍,可依旧拿这头大蜥蜴没办法后,威廉是真的有些打累了。这也就是他体质高好耐力强,而且战技的消耗还低,要是换成别人的话,眼下估计累都要累死了……大概是注意到了威廉的情绪不是太稳定,拉胯女神也熄了讨点儿嘴上便宜的心思,直接了当地给出了“攻略”。“看到城门西北边的那块地方没?你只要能想办法把她弄到那边儿去,就有很大的机会能打赢她!”西北边?威廉闻言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扳着龙鳞挪到了辉光龙的身侧,眯着眼睛朝下方望了过去,发现那边似乎是拉斯特家族的驻地。惊了,那个热爱击剑的大公,手底下居然有这么硬扎的人?连八阶辉光龙的回复能力都按得住?怀疑地舔了舔嘴唇后,威廉有些不敢信地追问道:“你确定靠谱?你不是看不了我的命运吗?”“看不了你的,但我可以看别人的啊!”似乎对威廉的怀疑很不高兴,拉胯女神声线微带不爽地道:“这条辉光龙和你的接触还不够深,所以我还能看到一部分她的命运。具体怎么回事虽然看得不太清楚,但反正只要一往那边去,她的命运轨迹就会往下滑,她倒大霉的话不就代表着你赢了吗?”“……”这话说得……你就没想过可能是我跟她一起倒霉吗?虽然很想吐槽拉胯女神这个沙雕的二元论,但威廉眼下属实被辉光龙深不见底的血条恶心得够呛。在发现似乎也没有别的办法后,他索性眼一闭心一横,松开了扳着龙鳞边缘的右手,朝着中年女龙的右翼纵身一跃!——————泪目,辉光龙和情报女的名字弄混了……幸好有提醒,已经改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