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竹马是消防员未增删 朝美穗香

而那个男人只是眉头蹙了下,却没有松开她,南栀被这股血腥气引的胃中翻腾,忍不住干呕了起来。

男人见南栀干呕,连忙松开了她,小心翼翼的拍打着南栀的后背,见她呕的轻些后,拿过桌子一侧的水杯递过去“阿栀,喝点水。”

南栀没有丝毫犹豫推开的他的手,身体紧绷着,男人在她满是警惕眼神中端起水杯凑到嘴边喝了一口,过几分钟后把水杯在次递过去“阿栀,你看,水没有毒这下你可以放心喝了。”

“我想去卫生间。”南栀没有接水杯的意思,只是淡淡的说了句,见男人没说什么,南栀从床上下来往卫生间走,进了卫生间后反手把门锁上。

南栀打开水龙头借着水流声悄悄启动自己身上带着的定位器,这个定位器藏在戒指里,阿言一早就告诉了自己,定位器是他在设计戒指的时候特意放进去的,但不是为了监视自己,是为了预防这一天。

这个定位器是特殊材质的,不会被检查出来,平日里不会被人察觉,现在自己启动了定位器,阿言那边应该很快就能收到信号吧!

自己身上的电子设备从进了这个屋子就被拿走了,依照外面那个疯子的现在的情况来看,是根本不可能把手机这类的东西还给自己的,而这个定位器是自己现在唯一的依靠了。

南栀一开始就察觉到了那个助理有问题,她也知道自己这么做有风险,但为了幕后的大鱼,自己还是情愿的咬了勾,虽然说她也跟七月做了交待,只是不知道阿言知道了会不会很生气……

南栀抬手抚摸着小腹,这个月份已经有点微微显怀了,只是南栀一直穿着宽大的衣服看不到出来,她低声说道“宝宝乖。”

门外传来敲门声,那个男人在外面问道“阿栀,你还好吗?”

南栀抬手闭上水龙头打开门,面色冷清的说道“喂,我饿了,想吃东西可以吗?”

“可以,可以,阿栀,你等下,我这就去准备。”那个男人慌乱的应着,不管如何这次都是阿栀开口对自己说话的,他相信只要他努力阿栀总有一天会想起来的。

南栀看他这副样子,一时之间不知道该用什么心情对待他,但她还是问了一句“你……叫什么?”

她总不能一直喊他喂吧?自己还不知道要跟他在一块生活多长时间,最起码她要在阿言找到自己之前让这个男人对自己放松警惕。

那个男人愣了下,南栀以为他不想说,正准备朝他摆手,那个男人却开口道“我叫宋云朝,你以前总喜欢叫我阿朝。”

宋云朝?那不是子安哥同父异母的兄弟,宋家的长子吗?不不不,不对,怎么可能是他?如果真的是他,那他和阿言岂不也是同父异母的………

南栀不敢再往下想,从脑海里一遍遍催眠着自己,一定是重名,对,一定是这样……

就在这时南栀的肚子不争气的叫出了声,她刚才说饿了真不是随口扯的,而是真的饿了,她就今天早上吃了那么一点东西,就再也没吃过东西了。

坐了一天的车,怕被他们发现,还装晕装了一路,现在都快饿死了,南栀习惯性的撇了撇嘴,宋云朝笑了笑,目光温柔的看着她说道“我带你下楼吃点东西?”

南栀转过头,这人变脸变得真快,刚才还一副疯子的样子,这会又用这种温柔的眼神的看自己,咋?百变小樱啊?说变就变……

宋云朝伸手牵着南栀的手打开卧室门,外面的光亮猛的照进来,特别刺眼,宋云朝特别绅士的帮南栀挡住光,等她适应了亮度,才挪开身子牵着她从楼梯往下走,还不忘嘱咐道“小心点。”

下楼后,南栀被他安置在沙发上,茶几上摆放着一些孕期和育儿的书籍,南栀拿起一本翻阅查看打发时间,宋云朝则进了厨房准备饭菜。

大约过了几分钟后,宋云朝端着一碗面从厨房出来,他放在餐桌上招呼着南栀“阿栀,过来吃点东西。”

南栀放下书本走过来,看着那碗热气腾腾的面上飘着一点葱花,她蹙了蹙眉,刚想开口。

旁边的宋云朝就拿起筷子把碗里的葱花挑了出来小声嘀咕着“阿栀,不喜欢吃葱花的,这么长时间不动手,都差点忘了。”

南栀静静的看着他的动作,心里有些郁闷,他是怎么知道自己不吃葱花,还有今天那间卧室的布置和香味都是自己喜欢的,宋云朝又是怎么知道的?难道自己真的遗忘了什么吗?

宋云朝挑完后把筷子放好,帮南栀往后扯了下椅子,扶着她的肩让她坐好柔声说道“阿栀,快吃吧!”

南栀收起思绪,拿起筷子小口吃着,她想就轻宋云朝这个态度,他应该不会毒死自己的,不管怎么样都不能委屈了肚子里的宝宝。

宋云朝坐在了南栀旁边,静静的看着她吃饭,她还跟自己记忆里一样,吃东西像个小仓鼠一样,真好。

一碗面下肚,南栀感觉自己的胃口舒服多了,她看着宋云朝问道“就做了我自己的?你不吃?”

宋云朝摇头“我不饿。”南栀奥了一声,打量着他,他的皮肤很白,像是长年不见太阳的那种白,但却并不吓人,一双眼睛生的很好看,睫毛很

长,笑起来的时候有一对梨涡。

两人沉默了一会,南栀开口问道“那个,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下,我们之前很熟吗?我对你为什么没有一点记忆?”

何止是没有记忆,简直一点印象都没有,南栀尽量说的委婉了些,从一开始他对自己的行为,与其说是认识,倒不如说是失而复得更为贴切。

而宋云朝在见到她第一面,从她对自己的反应就能看出,她却实不记得自己,可被她这样问出来,心里还是免不了有些刺痛,就连脸上的神色也添了几分哀伤,可她不记得自己也怪不得别人,不是吗?

喜欢许少的白月光夫人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