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我们从后面做 小说完整版

宋羡这样问,就连旁边的小厮也是一怔,半晌才怯生生地重复道:“大爷,您刚刚说是……要新衣袍?”

小厮恐怕自己听错了。

“嗯。”宋羡从鼻子里哼出一个声音。

小厮忙道:“有,有……不过都是……都是您平日里穿的那种青色的。”

大爷喜欢穿深色的衣衫,那种青色比官服颜色还暗一些,反正这么多年就这一个颜色,从前老太太还给张罗做别颜色的新衣,可是大爷不肯穿,老太太也就由着大爷了。

“新的就行,”宋羡道,“里里外外都要簇新的。”他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只要新的就会好看些吧。

小厮应声,方才大爷郑重其事的模样,他还以为……

宋羡又想了想:“要平整的,挑一件最……”

就算是这一世也快二十

年了,两世加起来就更别说了,宋羡从来没有这么费力的去说一件衣服。

从前他不在意衣服样式,穿戴什么都是简单为主,前世穿甲胄最多,到了后来整日在军营中,脑子里从来没出现过这样的念头。

程彦昭有时候会在他耳边提及,选什么衣服,穿什么样式的好看,麻烦又没用处,他自然只会嫌弃程二。

现在他有点后悔,早知道仔细听一听。

要么,将程彦昭叫过来问问?

宋羡不由地打了个冷颤,他疯了吗?大半夜的不看公文,不琢磨舆图,不出去练兵,却要问这个?

他是肯定不会问程彦昭的,之前程彦昭就出了个馊主意,什么哄着陈老太太高兴,他半点没往心里去。

程二那些说法,到底都是没用的,论脑子,他能及不上程二?

宋羡考虑了半晌,郑重其事地对小厮道:“挑件最好看的,拿过来我试试。”

小厮一股热血涌到脑子里,感觉被大爷信任和托付了,他应声快步向东屋走去,一口气打开所有的箱笼。

“最好看的。”

小厮在屋子里点燃了五盏灯,然后仔仔细细地看,只是一眼,冷汗就从他额头上淌下来,那股热血忽然齐聚喉咙,他恨不得一口喷出来。

所有的衣袍都是一模一样的。

哪个好看?

新做的衣袍好像连针脚都相同。

哪个最好看?

想到大爷还在屋子里端坐着,等着他拿过去试试,小厮的眼泪都要淌下来了。

大爷,这跟每天起床换衣服没区别,您在期待些什么呢?

只要想想大爷半夜不睡觉,这份心思,连他都跟着难过。

换来换去,折腾个底儿朝天,就算说大爷好几日没换衣服,都没人会质疑。

常安嘱咐好了厨娘,转身回到屋子里时,看到了大爷穿着衣袍在屋子里走动。

常安刚想寻问小厮,这一会儿功夫怎么了?宋羡就转过头看着他:“好看吗?”

常安心里咯噔一下,也是太忙,他忘了这一茬,没提醒府里做几套不同样式的衣袍,虽然平日里大爷不穿,但现在大爷做事不按常理,说不得……

你看看,这不就应验了。

常安恨不得给自己一嘴巴,如果常悦在这里,他会稍稍轻松些,这些细节就能都关照到了。

“大爷,”常安道,“要不然我让绣娘都起来,给您连夜做一套别的颜色的衣袍?”如果连夜裁剪也顾不上,他就去城中绣坊去找事先裁剪好的衣料,不管那衣料是给谁准备的,他都能拿到手。

宋羡看向常安:“你们不是说过论青色谁也没有我穿的好看吗?”

常安说过这样的话,但那都是谄媚之言。

宋羡道:“假的?”

常安道:“不是,这不是过年,也许鲜亮点的颜色会好些。”

宋羡不在意,什么过年不过年,他好看就行了。

“去找块玉佩吧!”宋羡想起从谢良辰手里拿到的玉佩,本想戴那个,可是谢良辰的身世还没查清楚,真的戴了,恐怕会让她心中不舒坦。

接下来,头上戴的小冠、靴子、袜子等等都是宋羡亲眼看过的,将这些东西选好,宋羡才去内室里歇着。

临睡之前,宋羡又看了一眼放在架子上的新衣袍,不禁微微弯起了嘴唇。

守岁时,她心中定然高兴,他要不要趁机说些别的?两个人一起经历了不少事,在她心里,他总该和从前不一样了。

第二天宋老太太刚梳洗完,宋羡就过去请安。

宋老太太目光将孙儿打量了一番:“真是太辛苦了,你父亲也不再定州,还要你顾着那边的事。

换新衣袍了吗?”

听到这话,常安心中叹了口气,老太太果然没看出来。

大爷早早起身折腾了一个时辰才穿戴好……

唉,一片苦心付出东流了。

不能怪别人,这得是多好的眼神儿才能看得出来啊!

宋老太太与宋羡说了会儿话,径直道:“今天我要去陈家村守岁,一会儿就给家中管事、下人的赏银发了,你父亲不在,宋旻又出了事。我们家里也就不摆宴席了,倒也省了心。”

宋老太太说完看着宋羡:“你从前过年也不在家中,今年你那边若是要准备宴席,倒是可以从家中调人,你那小院子不够用的话,再找个地方。”

宋羡道:“我那院子的确地方不够,知晓祖母要去陈家村,我也让家将一起过去,怕陈家村顾不得准备这么多饭菜,所以从家中调动了厨娘,今年我陪着祖母一起守岁。”

听到这话,宋老太太心中感动:“好,那我们就一同去陈家村。”她是不想留在家中,昨天荣氏眼睛红肿着向她请安,她就算想开了,宋旻有今日都是咎由自取,但心情仍旧跟

着波动。

羡哥儿回来过年,也不会很舒坦。

干脆一起出去。

“好了,”宋老太太道,“先把银钱给大家分下去,大家都高高兴兴那就是过年了。”

将家里安排好,宋老太太坐进了马车,宋羡骑马一路跟随。

祖孙两个一路出城去了陈家村。

远远就看到站在村口的几个人影,宋羡目光一扫,没瞧见那个想见的人。

按理说,她应该会来。

宋羡这样思量着,继续向前走,就在他准备翻身下马时,谢良辰急匆匆地赶了出来。

宋羡身手更加利落,众人只觉得眼睛一花,宋将军就跃下了马。

转过头去扶宋老太太时,宋羡不留痕迹地整理了长袍,抚平一点点褶皱,然后被众人围着向村子里走去。

喜欢喜遇良辰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