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家电影院 琴乃

万河州已经重伤,而他依然被堵着嘴巴,无法说话,只能睁着被打肿的眼睛,在大帐里扫视着,想要找到那个与自己相识的贵人。

然而,那人并不在这里。

最后,他的目光落在许尤身上,聚起力气,终于唔唔出来几声,可声音太虚弱,被那些受害女子的痛哭声给盖住了。

许尤瞥一眼万河州,心里暗暗发笑……如果不

让万河州结识一个贵人,怎么能把他的胆子养大,又怎么能闹出今天的事儿,让他从中获

利?

至于救人?

呵,他为何要救万河州?

他要是不死,这事儿怎么了结?

“你们不用难过,本侯跟姜大将军已经知道你们的遭遇,你们可以放心,这件事儿不会传到你们男人的耳里。要是你们的男人知道了这事儿,本侯会帮你们摆平,你们的男人永远不用嫌弃你们,也不敢用这事儿来说你们。本侯还会给你们一人二百两银子作为补偿。”许尤很诚恳的说着。

姜万罡感激得不行:“侯爷,让您费心了,都是我没把第一道防线治理好。”

许尤摆摆手:“老姜,不用再说这些,我既然是西北的……”

说到一半,想起景元帝只是册封他为忠楚侯,并未正式册封他为抗戎主帅,至今为止,抗戎主帅还是那个被他弄死的邢老国公。

许尤只能改口:“毕竟你是我的部将,一直跟着我的,你的防线出事儿,我自然要出面解决。”

“许兄……”姜万罡是哽咽了。

秦三郎想,要是孟鸿在这里,肯定会撒泼大闹。

曹伯爷也看不下去了,是提醒道:“姜大将军,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还是先让这些受害女子口述供词,把大石卫的事情了结了吧。”

“曹伯爷提醒的是。”姜万罡看向那些女子,道:“万河州是怎么祸害你们的,你们全都说出来,不要有所隐瞒。”

可那些受害女子听罢,却缩在一起,只抹眼泪,根本不说话。

姜万罡皱眉:“你们不用怕,万河州已经被抓,很快就会被砍头,再也祸害不了你们了。”

许尤提醒道:“老姜,这不是害不害怕的问题……事关清白,咱们这么多大男人在这里,她们不好意思开口。”

又道:“许良,把她们带到旁边的小营帐去,再找几个识字的嬷嬷过去做记录,写完供词后,再把她们带过来。”

姜万罡听罢,一脸佩服:“还是侯爷想得周到,我这个大老粗只会打仗,想不到这样细致。”

许尤听得高兴:“小事一桩,不值当什么。”

“是。”许良招呼那些受害女子:“请诸位跟我来,不用怕,没人会伤害你们。”

许良模样长得好,又做文人打扮,说话轻声细语的,让那些受害女子安稳起来,跟着他离开。

金小桃的父母、柳春花的爹跟哥哥们没有离开,而是留下了。

金小桃的父母是大着胆子问:“侯爷,大将军,万百户当真会被砍头?”

听说万百户家可是望族,姻亲皆是显贵,来往俱是富户,身上还有足以升任千户、副将的战功,如今西北又是用人之际,万百户当真会被杀?

许尤点头:“本侯可以对你们发誓,万河州跟甘铁山必死无疑,且是今天就处斩,你们要是不信,可以留下,看他们人头落地再离开。”

金小桃父母听罢,喜极而泣,跪下给许尤磕头:“多谢侯爷为我们小桃做主,谢谢您了,呜呜呜~”

金小桃的父母得了实话后,是狠狠哭了一场。

说来小桃会死,他们也有错。

他们家以前是石福镇的富户,家里在镇上有两个铺子、两座宅子、老家村里还有几十亩地,可戎贼打来后,镇子被屠,是什么铺子宅子都没了,只剩下几十亩地。

可因着毒虫泛滥,他们也不敢去种地,只能卖了地,缩在镇上的宅子废墟里苟活。

听说大石卫要给百户们找媳妇后,他们就动了心思,让小桃借着去大石卫做缝补活计之际,认识百户们。

小桃是个未嫁人的姑娘家,这样做是有风险的,可他们受够了战后的穷日子,只能赌一把……结果赌输了,小桃不但被祸害了,还死得那么惨。

“小桃,爹娘对不起你!”金小桃的父母痛哭流涕,悔不当初,可再怎么悔恨,金小桃也活不过来了。

柳春花是见过金小桃的,那是一个很活泼的姑娘,没想到她的下场这般凄惨……算起来,她是这群人里,被祸害得最轻的一个。

而她能被万河州纳为妾室,只跟他一个男人睡过,还是吉小旗硬要帮她出头的结果。

如果没有吉小旗,她的下场会跟金小桃一样凄惨。

可她刚才还反咬吉小旗一口,她简直不是人。

啪啪,柳春花又扇了自己两巴掌,低着头,不敢看吉小旗:“对不起~”

吉小旗道:“我已经原谅你,你无须再道歉,等这件事儿过去后,你拿上侯爷给的银子,好好过日子吧。”

柳家兄弟听着这话,以为他们俩有点啥事儿,是赶忙道:“无论如何,吉小旗您都帮了我们妹子……等这事儿过后,你上我们家吃顿饭,让我们春花好好……”

“闭嘴,你们两个畜生,你们害得吉小旗还不够,还想再害他一次吗?!”柳春花怒了,不再忍受家里的两个废物,指着他们道:“你们别想再拿我去换好处,这件事过后,我就卖身去做奴才,绝了你们的发财路!”

柳家两个兄弟听罢,脸色很难看,可这个大帐里皆是有品级的大人,他们不敢在这里闹,只能忍下,再搬出柳老爹:“春花,爹还瘫着,得先救救爹吧。”

柳春花最在乎的就是柳老爹,听罢冲着许尤磕头:“侯爷,求您救救我爹!”

大帐内就有大夫,许尤使了个颜色,大夫就过去给柳老爹诊治。

可诊治的结果很不好,大夫道:“回禀侯爷,这病人中了大毒,无解,下半辈子都要瘫痪在床。”

“……大夫,你说什么?我爹他治不好了?”柳春花如遭雷击,根本不愿意相信这个噩耗:“可万家人说,我爹中的毒是有解药的,只要吃下解药,我爹就能痊愈如初。”

大夫摇头:“你被骗了,这种大毒之药,只要吃下,造成的损害就是一辈子的,有解药也没用。”

喜欢重生农门小福妻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