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小说《狠心前夫别过分》沈晨曦唐禹洲已完结版全文章节阅读

丰城,晚十点。

一辆红色SUV,于人迹罕至的宽阔大马路疾驰而过。隐约能看清,司机是一位年轻姑娘。

经过十字路口,明明是红灯,她却像没看到一样,直接开过。好在没有行人车辆,否则将酿成大祸。

然而,平静终归被打破。在她闯过下一个路口红灯,突然从路边跑出一个女孩。车子几乎是来不及挂挡,快速冲出。

此时,车上的人,已经无法思考,睁大双眼,咆哮嘶吼:“快躲开!”

可外面的人,哪里能听见。

眼瞧着,车速飞快,她早已无法掌控。只能眼睁睁地将人撞飞,自己也不受控制地连车一起撞向路边的路灯杆。接着,整个身子撞上方向盘,四肢百骸都像断了一般。

突然,有什么东西从额头滑下,流了一脸。她艰难地抬手抹了一把,血红一片。

未等反应,车门猛然大力拉开,她也跟着被人粗鲁拽出拖拉在地。

“沈晨曦!”

“啪!”

未等她看清来人,脸上已经重重挨了一巴掌。

她木讷地捂着脸,转眸就看到面前站着高大挺拔的男人。

半个小时前,是他给她发消息来子潭路希尔顿酒店。可在她驾车的路上,才发觉车子脚档失灵。

若不是深夜街上无人,她恐怕不止撞到一人。

撞人?!

她恍然回神,转身去看那个被她撞到的女人。

同一时间,方才那个甩她巴掌的男人,已经奔过去,将地上奄奄一息的人抱起。临上车前,还不忘冷声吩咐保镖:“将她给我严加看管!”

看着他的车子扬长而去,沈晨曦一个不稳,后退一步。

难道是沈恩姝?!

明天他们结婚,这个女人为何今晚出现在此?

这边,两个黑衣男子已经左右两侧将她挟持,生怕沈晨曦逃跑似的。

望着早已消失于尽头的车子,她已经感受不到身上的疼痛。

一阵冷风吹过,她的心仿佛坠入冰窟。

唐禹洲他就是仗着她的喜欢,才这么肆无忌惮地伤害她。

此时的医院。

唐禹洲将浑身是血的女人,放到医生推过来的平车,也跟着快步往急救室去。

只是在即将进入时,被拦下:“唐先生,先在外面等候。”

一个小时后,主刀医生满手是血地出来。

“唐先生,沈小姐……”

“她怎么样?!”

“伤了眼睛,可能要面临失明。”

话一出,仿如在男人冷硬的心上,狠狠划了一刀。

他没有再问,而是默默拿出手机,对那端冰冷吩咐:“将她带过来!”

沈晨曦被带到医院,脑子开始出现眩晕状态。可当她看到近在咫尺的冷峻男人,还是忍不住想要扑过去。

“阿洲……”

她被保镖扣住手臂,无法朝他靠近。

但男人却是一脸冷戾,直勾勾地盯着她。

“将她带去手术室,摘下她的双眼,换给阿姝。”

“是。”

保镖毫不所动,拖着她就要走。

沈晨曦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猛地挣脱,冲到唐禹洲面前,跪着他,竭力解释:“阿洲,你要相信我,我没有要杀她,我真的不知道她会深夜出现……”

未等说完,男人一把扣住她的下颌,恶狠狠地说:“说再多都晚了。沈晨曦,你真该死!”

话出,她彻底没了气力,憋了许久的眼泪,陡然决堤,拽着他裤管的手倏地滑下。

他是有多么恨,以至于要她死!

难道她爱他,也有错?

男人毫无怜惜,猛然推开。

两个保镖立即上前,架着瘫软无力的沈晨曦,进了急救室。

她被绑在手术台,看着医生将冰凉的液体注入她的身体,却无力反抗。

“不要,不……”

随着声音越来越弱,她终于撑不住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沈晨曦苏醒,眼前却是漆黑一片。她挥了挥手,却什么都看不到。

心下猛然一沉。

她这是……

待她颤抖着手抚上脸颊,一番摸索,才发现眼睛蒙了一层纱布。

就在这时,耳边传来病房门大力被撞开的声音:“噹!”

她吓得猛地一激灵,还未等定下神,手臂忽然被一股大力扣住。跟着,整个身子脱离床铺,重重摔在冰凉的地上。

“沈晨曦,你害了阿姝!这代价岂是你的一双眼睛可以偿还的!”

话出,地上的人身形猛然一震。

她缓缓抬头,寻声望去。

未等开口:就听见对方再次传来冷冰冰的声音:“告诉沈家的人,沈晨曦故意杀人未遂。人只能交由我来处置,若有异议,憋着!”

他在打电话,吩咐保镖。

她听着,心口处像被人突然划了一道,正泊泊往外流血。

她何时杀人?

明明是他发短信,要她去酒店相会的。

【晨曦,明天我就要结婚了。我们再见一面,从此陌路不相逢。】

想到那信息内容,沈晨曦抓着心脏的位置,身子抖得像筛糠。

他可知,当时她看到那条短信有多么的兴奋。她始终坚信,他的心里是有她的。

明天,他和沈恩姝就要结婚,她就再也没有机会。

她沈晨曦是这丰城最骄傲的千金大小姐,岂是一个小小私生女可以比拟的!

唐禹洲身为唐家未来继承人,如果有她的加持,将是春风得意,更轻易地掌控唐家。到时,她就是他身边的贤内助。

为了他,她来不及完成学业,从国外偷偷回来。可到头来,竟被他一次次骂倒贴、犯贱!

十五年前,在她失去母亲的那个雨夜,是他给了她一束温暖的光。只是没想到,多年不见,他竟爱上了她同父异母的妹妹。

沈恩姝是害死她母亲的小三所生,没有资格嫁给这丰城最矜贵的男人。

就算她不是有心相撞,那女人也该死!

想到这儿,瘫坐在地的女人,忽然直起身硬气起来。

“她死了么?”

话语一出,换来的是重重的一巴掌:“啪!”

本就红肿的右脸颊,再次浮上红印记。

瞬间,口中溢出腥甜。

接着,就听见一道狠绝的声音:“她有事,你死一万次都不够!”

“呵呵哈哈哈……”

静寂的病房,突然传来沈晨曦凄惨的笑。

空气中,消毒水的味道伴随着隐约的血腥味,一点点弥漫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