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医弃婿陆风林青衣小说全文章节阅读 圣医弃婿免费完整版

啪。

小陈抡圆了胳膊,上去就是一巴掌。

史立龙揉了揉自己红肿的脸,眨了眨眼睛,**疼,这一切都是真的。

“太不可思议了,太神了。那么多专家大牛都没能解决的问题,他居然给治好了。”

“小丽,她是怎么做到的?”

“快,快就是快。”

“我是问你他是怎么治的?”

“我都说了快,太快我没看清。”小丽也很委屈,她倒是想看,但是陆风的手法实在太快,根本就什么都看不清。

这次我们第一人民医院的脸算是丢尽了。

陆风收拾好了银针放进包里。刚要走,那两个记者就像疯子一样围了上来。

“这位先生,请问你是用什么办法治好了病人的,这可是我们史副主任求爷爷告奶奶都没能治好的病。您就这么轻易的治好了?”

内刊记者一场兴奋,这要是报道出来,绝对是相当劲爆的新闻了。

“请问这位先生,为什么西医都束手无策的病症,你们中医却可以手到擒来。这说明你的医术吊打史副主任,甚至是在整个第一人民医院所有医生之上,对此,你有什么好说的吗?”媒体记者则干脆挑起双方争端,这样更有话题性,更容易引爆眼球。

“其实老李的病症很简单,是颅内的腿部神经性休克,还没到坏死的地步,所以仪器根本检测不出来,用针灸促使其活跃,恢复常态,老李自然也就站起来了。”陆风简单的解释道。

很简单的病症,只不过是他们都把患者的病情想复杂了,而且很多病理的细微处仪器是真的检查不出来。

“就这么简单?”

陆风点点头。

“这么简单的病情,整个第一人民医院都没人能瞧得出来,史副主任这个臭不要脸的,还说你会把人给治死。”

“陆先生医术这么高超,不知道在哪儿高就?”赵主任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一直沉默不语的他,此刻异常的兴奋。那种感觉比他当年第一次入洞房还激动。

陆风是人才,是天大的人才。这是他的第一感觉。

“我没工作,在家陪媳妇儿。”陆风尴尬的挠挠头,没进监狱之前,他确实是靠林家养的。

如今才出狱,他根本就没有找工作。

“能不能留个联系方式,改天我一定亲自登门拜访。”赵主任掏出了自己的手机。

“留啥留,就烦你们这些人,骚扰我跟我媳妇过二人世界。”陆风语气坚决。

被搓的赵主任也不生气,嘿嘿一笑。等他转过头再看史立龙的时候,笑容消失,语气冰冷“你说你要把副主任的位置腾出来的,男子汉大丈夫就要一言九鼎。”

史立龙满脸痛苦,嘴巴长得很大,却始终说不出来一句话。今天连续被陆风打脸,他记住了这个土里土气的家伙。

“我说过我对他那个副主任的位置没兴趣。我先走了,拜拜。”

陆风怕这些人继续纠缠自己,摆了摆手后转身就跑。

一群人在病房里凌乱。

救了人,就这么走了?

此时,在距离林家不足一千米的某处黑暗角落,徐峰带着两个人端坐在车上。

“少爷,你就先回去吧。有黑面阎罗在,这边肯定能搞的定。别说区区一个陆风,就是来他个十个八个陆风,也不是咱黑面阎罗的对手。”徐峰手底下的一个狗腿子一边抽着烟一边说道。

“你以为我是担心他搞不定陆风吗?我只是想亲眼看的陆风被弄死,想想都爽。”徐峰靠在座椅上,目露凶光,之前有林小雅给他撑腰,自己不能把他怎么样。

但现在陆风孤家寡人,没人罩着。他要在这里把陆风弄死,彻底以绝后患。

“阎罗哥,咱们是给他来痛快的,还是慢慢折磨死他?”狗腿子目光看向了旁边儿的一个面容冷峻男。

“听你们的。”

“慢慢儿折磨死他,我要看着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徐峰恨陆风恨的牙根直痒痒,想要得到林青衣就一定要先杀了陆风。

“那就先挑断他的手筋脚筋,割掉他的舌头,再一刀一刀往他身上捅,让他流血过多而死。”

“不错不错,想想都**。”徐峰搓着双手,眼神火热的说道:“我还要让他恐惧痛苦,让他在这种复杂的情绪下死去,肯定特别过瘾。”

“有没有可能杀不掉陆风呢?”有人质疑。

“杀不死他把八回,就那个长得跟小鸡崽子似的窝囊废,别说阎罗哥,就是我都能一手指头捅他个跟头。”

“你要这么说的话,我感觉我一**就能把他坐扁了。”你个大胖子,接过了话。

哈哈哈,车厢里传来了一阵和谐的笑声。

几分钟后,一个眼尖的人,喊了一嗓子:“那个窝囊废回来了。”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陆风一个人在马路上晃晃荡荡的走了过来。

“没想到回来的这么早,这是着急去阎王爷那儿报道了。”看着陆风越走越近,徐峰就越加的兴奋。

“少爷,过了今天晚上他就死了,临死之前要不要下去玩玩儿他?”狗腿子积极献策。

“嗯,有道理。以后想玩儿都玩儿不着了,有,兄弟们下去看看。”徐峰率先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好的猎手在杀死猎物之前都会先玩儿个够,今天他就要戏弄戏弄陆风,然后再杀掉他。

几个人呼呼啦啦就拦住了正在赶路的陆风。

“陆风咱们的账是不应该算算了?”

“你今天不是已经滚出去了吗?又滚回来了?”陆风还真没想到徐峰会在这里截自己。

“我今天晚上是来送你上路的。你记住了,下辈子得罪任何人都可以,千万不要得罪我徐峰。”徐峰高昂的头,胜券在握。“你要是想活命的话,就跪在我面前挥刀自宫。大爷我一开心,兴许饶你一条狗命。”

“哈哈哈,少爷他要是自宫了,那不就是个二乙子了吗?那他媳妇儿以后不是少爷随便玩儿了。”

“胡说,少爷能随便玩儿吗?玩儿的时候也得让他看着呀,哈哈哈。”

几个小弟开始起哄。

“我本来想饶了你一命的,谁想到你这么不识趣。”陆风脸色一沉,声音冰冷,和那个在林青衣面前唯唯诺诺的形象,完全判若两人。

徐峰眉头一皱,他真的被陆风的气势吓到了。退后了两步,打了一个指响,喊道:“来吧,宝贝儿,该你出场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