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凡弃婿苏渊林初墨小说精彩内容在线阅读

苏渊以最快速度冲到姐姐病房去,却见姐姐正在化疗,不禁微微一愣。

自己没钱缴费,怎么还给治疗了?

苏渊拦住了护士询问缘由,护士道:“你账户里不是刚打进来10万块医疗费吗?”

哪来的10万?

苏渊怔住了。

不过事到如今,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等护士离开后,苏渊悄悄进入病房。

看着面色惨白,陷入昏睡的姐姐,苏渊心如刀割。

他努力控制好情绪,并运转气息,逐渐抚平气海。

之前被马胜强行打断判生,导致苏渊气海出了一些紊乱,不知道会不会带来一些负面效应。

苏渊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他把左手放在姐姐额头上。

姓名:苏晴。

年龄:27

因:长期劳累,通宵加班,劣质食物,体内毒素积累达到人体极限。

果:诱发淋巴癌症,全身感染。

二级判生。

为什么是二级?

苏渊也没多想,立即动念头。

光圈转动,第一层光圈被渲染成金色。

紧接着,第二层光圈也出现金光,逆时针缓慢蔓延……仅达到三分之一,彻底停下来。

此时,苏渊已经力竭了。

显然,凭借苏渊目前的实力,无法完成二级判生。

苏渊坚持不住,累瘫坐在地上。

光芒没入苏晴体内,她的面色恢复红润,呼吸变得缓慢而均匀。

苏渊再次检查,松了口气。

虽然病灶还在,但情况明显好多了。

看来病情越糟糕,需要级别也就越高。

虽然老爷子看似比姐姐严重,但本质只是中毒,加上年纪大了,拖延久了,才一命呼吁。

论起本质因素,是要比癌症低一级。

可若想彻底治愈姐姐,还是需要二级判生。

很快,姐姐醒了。

“你哭的样子可真丑,以后哪还有女孩子会喜欢你呀。”

姐姐看着苏渊眼眶通红的样子,故作轻松娇嗔道。

想着抬起手,擦掉苏渊眼泪。

她没想到,自己真抬起手了。

难道是回光返照?

苏晴心里稍稍不舍,更多却是如负释重。

她很清楚苏渊为自己付出了什么,若非苏渊多次以死相逼强迫她治病,她早自寻短见了。

自己死啦,就不用给这个傻弟弟增添负担啦!

“以后姐姐不在了,你要好好的哦。”苏晴歪着头笑道。

苏渊哭笑不得。

姐弟连心,他猜到姐姐在胡思乱想。

于是找到医生给姐姐做了全面检查。

医生觉得没必要,苏晴病情已经发展到四期,即便用上世界上最好药也活不过三个月。

结果检查报告出来,医生都傻眼了。

甚至惊动医院几个大佬,捧着片子直呼奇迹。

虽然癌症还在,但以情况来看,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翌日,医院再次安排检查,以便进一步确诊病情走向。

苏渊看来这着实没必要。

他拥有阎罗手,没人比他更清楚姐姐的病情。

不过为了让姐姐安心,就再做一次。

苏渊让姐姐坐着,他去取号。

回来看见四个男的围着苏晴,其中一个高瘦黄毛动手动脚,是陈淦!

昨晚陈淦带几个人喝酒,喝多撞到电线杆了。

早上起来头疼,来医院拍片子,排队时认出了苏晴。

判生后,苏晴肌肤雪白,脸色红润,除了长期住院,有点瘦以外,简直是个美人。

哪怕穿着病号服,也挡不住她的美丽和温柔。

“难怪王向东对你念念不忘,长得还真是好看,瞧瞧这皮肤白的跟牛奶泡过一样摸起来一定很滑溜。”

陈淦眯起他猥琐的眼睛,肆意扫过苏晴全身,眼底充满了欲望。

“你还欠医药费吧?跟我走一趟,只要你陪我老大睡一觉,你的医药费我出了。”

虽然陈淦想一人吃独食,但他也不敢抢王向东的女人。

不过王向东舒服完了,不就该轮到他了吗。

苏晴性子柔弱,不愿意惹事生非,低头要走开。

陈淦一个挪步,挡在苏晴面前。

“不答应?”陈淦步步紧逼,狞笑道:“昨天你弟弟找我老大借钱,被我们给收拾一顿,你要不顺我心意,嘿嘿,他小命可就难保了。”

苏晴俏脸惨白,脚步异常沉重,停止了后退。

她怎么样都行,可唯独不能看着弟弟受委屈。

见拿捏住了苏晴的命脉,陈淦无比得意。

“这才对嘛,好好伺候我和老大,以后有你好日子过。”陈淦满脸猥琐笑容,几乎快流出口水,伸手去捏苏晴脸蛋儿。

忽然,凭空一脚将他踹倒。

“谁,谁敢坏老子好事!”

陈淦爬起来看见苏渊,勃然大怒道:“原来是你这个废物!看来你还没长记性,今天我好好教你做人!”

说罢,陈淦向苏渊挥下拳头。

在陈淦眼里,苏渊是一个双手被废的废物,根本不是自己对手。

下一刻,陈淦的拳头被一只手轻松握住。

犹如被钳子卡住,无法前进半分。

而这只手,正是苏渊。

陈淦脸上得意消失,犹如见了鬼一样,失声道:“你的手好了?!”

好比一个瘸子,突然站起来8秒百米冲刺,太让人震惊了。

苏渊眼里闪过杀意。

他一直将姐姐视为逆鳞,昨天那件事他还没算账,陈淦又来欺辱姐姐。

或许陈淦有势力,可苏渊管不了这么多了。

任何敢欺辱姐姐的人,都要付出代价!

陈淦挣脱不开,从裤腰里抽出甩棍,往苏渊脑袋砸过去:“去死吧!”

不等他砸下来,苏渊手臂一用力,捏的陈淦手骨作响,疼的他‘嗷’惨叫,一头冷汗,跪在地上。

三个跟班一声吼,扑了上去。

苏渊轻巧避开,一拳一脚,将这三个人轻松打倒。

苏渊练过散打,加上他修炼乾坤藏,力量和速度得到增幅,对付他们简直轻而易举。

“你!”

陈淦和他手下都懵逼了。

一个打四,演电影啊!

“陈淦,你们抢走我公司,我可以既往不咎。可你敢欺负我姐姐,你算什么东西!”

苏渊一把抓住陈淦脖子,脑子浮现之前的种种,内心生出一股极端杀意。

仿佛要扭断陈淦的脖子,才能缓轻心里的不快。

陈淦脸色憋成了酱红色,迎着苏渊冰冷眼神,内心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死亡恐惧。

“放开我…别杀我,我求你别杀我!”陈淦抓着苏渊的手,双脚胡乱的踢,眼看要翻白眼了。

姐姐连忙抓着苏渊的胳膊道:“快松开,杀人犯法的!”

苏渊一怔,脑海清明许多,松开了手。

杀一个陈淦,赔掉自己后半生,显然是不理智的。

不过……

苏渊抬起右手,隔空拍在陈淦额头。

浮现五层光圈,不过是黑色的。

右手死!

姓名:陈淦。

年龄:25

因:欺男霸女,作恶多端,18岁猥亵同校女生,21岁霸占房屋,逼死亲属……

果:脑部轻微受损,器官多处受损,寿命43岁。

这个王八蛋还有十几年的活头?

一级判死。

苏渊念头一动。

黑色光圈浮现猩红光点顺时针转动,第一层黑色光圈被渲染成了深红色,充满血腥死气。

陈淦寿命被修改25岁。

与此同时,苏渊加入指令,无限放大陈淦当前病状。

一星期后他头部整日头疼欲裂,直至三个月后暴毙。

黑红光芒没入陈淦体内,陈淦捂着额头惨叫,瘫在地上。

苏渊送开手,冷声道:“滚吧。”

陈淦捂着额头,被三个跟班搀扶起来,丢下狠话:“你等着,早晚有一天老子要弄死你!”

苏渊不屑一笑。

陈淦,已经是个死人了。

入夜,苏渊和姐姐吃完饭,坐在公园聊天,是林初墨打来的。

苏渊去一边接了电话,传来她冷冽声音:“你去哪了,怎么还不回来?”

“我在医院照顾姐姐。”苏渊语气和神色变得不自然。

林初墨‘哦’一声,不热不冷道:“明天你跟我去景德山庄,穿的好一点,我不想丢脸。”

“去那干什么?”

“华东第一大族江家家主江王大病痊愈,我们林家要去道喜送礼。”

“可是,我要照顾姐姐……”

嘟嘟——

苏渊话还没说完,电话被挂断了。

晚上苏渊为了谁来照顾姐姐而发愁的睡不着觉时,一大清早三名高级护工站在面前。

“我们是林初墨小姐派来的高级护工,三对一专门照顾病患,您姐姐一切生活需求交由我们照顾就好了。”

苏渊怔住了。

忽然他想到账户上多出的10万块钱。

除了林初墨以外,没人会给这么多钱。

她怎么会知道自己缺钱?难道她一直在暗中关注姐姐的病情?

这时候,林初墨打来电话,清冷道:“上午九点前,我必须看到你站在景德山庄的大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