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走路要抱吃饭要喂软糯 全文完整版

这还真是个问题,真珠公主和蒙萨赤江经历这一连串的磨难也算是彻底看清了这些氏族头领的真面目,他们的眼中只有自己利益,根本就不在乎什么国家利益。

所以,说不定他们真的会争执不下,谁也不让谁,以至于唐军攻打过去了,会盟大军连统帅都没推选出来?

那这仗不用打就已经输了啊。

虽然真珠公主和蒙萨赤江对吐蕃的各氏族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但是想到吐蕃会盟大军不战而败,心里难免还是有些异样的感觉。

或许就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吧。

蒙萨赤江突然道:“倒是还有一个人,拉甫德赞,虽然出身小氏族,不过倒也能战善战,赞普在世的时候也夸赞过他。”

真珠公主听了摇头道:“拉甫德赞虽然有能力,但是他出身小氏族,如何能服众?所以他根本就不可能成为大军的统帅。”

苏程笑道:“拉甫德赞?我虽没有听说过他,不过他有名声又出身小部族的话,反倒是很有可能成为大军统帅。”

蒙萨赤江和真珠公主听了不由诧异道:“为什么?他出身小氏族,背后没有强有力的支持,怎么可能成为大军的统帅?”

苏程笑道:“如今吐蕃无主,谁能击败唐军,谁就能成为吐蕃之主,这大军统帅之位十分关键,他们谁都不肯让出去,所以这几大氏族的争执根本就不可能有个结果。”

“可是,我大唐的大军已然逼近,形势已经到了危急的时刻,他们必须得迎战了,所以只能相互妥协,所以我猜测这个出身小氏族的拉甫德赞反倒是很可能成为大军的统帅。”

蒙萨赤江和真珠公主听了有些恍然,突然觉得苏程分析的好像很有道理。

若是拉甫德赞成为大军的统帅的话,那会盟大军是不是就有了一战之力?

不过,蒙萨赤江和真珠公主心里虽然有了疑问,却没好意思问出来。

苏程仿佛看穿了他们心里所想,笑道:“如果这个拉甫德赞真的有能力有手腕,假以时日的话,有可能将大军整合在一起,还有与我大唐兵马一战之力。”

“只是,且不说他有没有那个能力和手腕,他也没有时间了。他虽然做了大军统帅,根本就不能服众,又有几人真正听他的呢?说是大军的统帅,不过就是个摆设而已。”

真珠公主听了不由点头:“也是,他既然是一众氏族头领妥协之下不得不推选出来的统帅,又怎么能服众呢?”

蒙萨赤江听了脸色有些复杂,禄东赞带着精锐的大军,指挥大军如臂指使,结果还是惨败。

会盟大军虽然声势浩大,可是精锐大军还未必有禄东赞兵力多,内部还勾心斗角没有一个强有力的指挥,怎么可能打的赢呢?

看来吐蕃是真的到了穷途末路了,然而,当初赞普还在的时候,吐蕃的国力还蒸蒸日上啊。

一年之前,谁能想到吐蕃会到了亡国的边缘呢?

现在她才明白,如果是不是赞

普,吐蕃根本就不可能变得那么强大,因为这些氏族头领全都是酒囊饭袋,没了赞普的带领,他们就变成了一群只知道内斗的羔羊。

既然赞普已经死了,贡日贡赞也不可能继承赞普之位了,那就让吐蕃灭亡吧!

比起大唐,蒙萨赤江更恨禄东赞和那些氏族头领,如果不是禄东赞父子弑君,赞普就不会死,如果不是这些氏族头领隔岸观火,她和贡日贡赞也不会被禄东赞擒住。

蒙萨赤江冷笑道:“这些氏族头领,一个个只顾着蝇头小利,也许只有刀架到脖子上,他们才会知道后悔。”

随着唐军浩浩荡荡的接近,会盟之地的气氛也变得愈加紧张起来。

一众氏族头领倒也切实的感受到了大战即将开始的压力,虽然他们不停的勾心斗角,但是他们心里也明白,若是不能击败唐军,那他们就全都得完蛋。

所以,一边忙着勾心斗角,他们还一边忙着练兵。

尤其是按照拉甫德赞的提议,将各氏族的精骑遴选出来之后,自然要操练一下。

整个会盟之地都是一副热火朝天的景象,营地里倒也出现了很多埋怨的声音。

毕竟就要打仗了,谁不希望能多休息休息,养精蓄锐好打仗呢?

偏偏这还是拉甫德赞这个统帅下的命令,拉甫德赞出身低微,谁能打心底里承认他这个统帅呢?

在他们看来,拉甫德赞下这个命令完全就是拿着鸡毛当令箭。

正因为对拉甫德赞这个统帅怀有偏见,所以一众将士们才更有怨言。

不止那些精锐的骑兵将士有怨言,那些老弱和年幼的骑兵也很有怨言。

把他们单独摘了出来,这是什么意思?

这不是赤裸裸的看不起他们吗?

尤其是那些年老的骑兵,他们禁不住回忆起当年的荣光,心里更是不平衡。

于年幼的骑兵,那就更不用说了,俗话说的好,初生牛犊不怕虎,他们正想象着上了战场好好表现呢,结果呢,却先被统帅轻视了。

有这种情绪其实也正常,如果拉甫德赞有威望,那只要加以引导,大军反而能迸发出更强大的战斗力。

可惜,拉甫德赞并没有那么大的威望,也没有那么大的权力。

这几天来,拉甫德赞也在努力将大军整合在一起,但是进展却不大,因为这些氏族头领根本就不可能放下成见。

只是如何排兵布阵就足足扯了三天的皮,仍然没有个结果。

因为各大氏族都想保持实力,都想窃取最后的胜利果实。

哪怕拉甫德赞在其中不断的斡旋,然而也没有任何结果,这些氏族头领们并不给他面子,在他们的眼中利益为上。

虽然只是做了几天的统帅,拉甫德赞却有种心力交瘁的感觉,这比连续激战几天还要累。

有无数次他想撂挑子不干了,管他们死不死,然而,他却不能撂挑子,本来联军就乱哄哄的,再临阵换帅,那真是一丝丝获胜的希望都没有了。

喜欢大唐逍遥驸马爷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