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欲潮 噗呲噗呲捣出白沫蜜汁

挂掉电话之后夏阮阮又开始思考应当如何凑这笔钱,上次她被贺渊抓包之后就丢掉了会所的工作。

医院原本就是个烧钱的地方,夏阮阮一个人赚钱已经有些负担不起,更别说现在没有工作。

夏阮阮又找了几个工资高还周结的夜总会工作去应聘,结果还是一无所获。

她又去找工作了?

是,全都是有名的会所。阿达回答。

嗯,我知道了。

贺渊从一堆文件中翻找出一份,正是医生说的那个新治疗法的详细资料,他不太懂这些,但夏阮阮已经接受了新疗法,大概是靠谱的。

想到这里,他又思考了一下,发了一条消息出去。

晚上夏阮阮回到家以后趴在床上一动不动的瘫了一会,她找了一天工作,一无所获。

原本还想在网上再找找有没有什么工作可以做,起码能有个经济来源。

怎么有一条消息?面试?

夏阮阮收到的面试是一个主播助理,这个主播在兴起的电商中也算小有名气,助理的工作内容非常复杂,且可能每天都要加夜班,对于大学生而言,可能工作压力也会较大。

但看到薪资一栏,夏阮阮还是忍不住动心,并不是普通实习生的工资,而是按照选品最后结果分出1%的抽成作为她的工资。

近年来网络主播逐渐兴起,直播带货的风潮也逐渐进入大众的视野,夏阮阮大概的计算了一下自己的工资。

虽然现在可能并没有夜总会的工资多,但根据行业的发展前景而言,夏阮阮认为这个工作非常有潜力,因此准备了一下就接下了面试。

主播名叫米娅,站起来一米七左右,腰细腿长,还有些混血长相,没有上直播时,她并没有化妆,看到夏阮阮之后露出满意的神色。

阮阮是吧?我叫米娅,我们来简单的做个面试,我看了你的简历觉得非常适合。米娅的性格很直爽,沟通也单刀直入。

夏阮阮一头雾水,但是我是学医的。

要的就是学医的,我谈的仓库全都是养生产品,我自己也不太懂这些,所以干脆找个懂一点的当助理。

那您有什么要问我的吗?夏阮阮感觉这种面试也太草率了,不会被骗了吧?

米娅上下打量一番之后姗然一笑,什么时候可以开始工作?

现在就可以。夏阮阮回答。

那过来我跟你讲一下,现在就开始工作吧。

夏阮阮几乎没有时间说话就被拉到自己的工位上,一看这就是一个临时工位,直播间里随意的塞满了各式各样的商品,米娅人大大咧咧的,也完全没有收拾房间的习惯。

米娅也在没有开播之前迅速的画好精致的妆容。

那个,老板……

你直接叫我米娅就可以。

哦米娅,没有要和我交接的同事吗?我现在需要做什么?夏阮阮问。

现在去赶紧检查一下接下来要直播的品类,我直播间的事基本上都是亲力亲为,你是我第一个助理。米娅很利索的化好妆开始准备直播内容

夏软软也立刻进入工作状态,把所有需要今天直播的商品清晰的列出一个表格。

米娅选出来的商品非常谨慎,基本上都是市面上安全的保健品,按照成分表和功效分门别类的清晰整理出来之后递给米娅。

米娅看到她整理出来的表格之后感叹一声,果然是术业有专攻,明天你就跟我去工厂里面看一看,接下来那批货的质量怎么样?我都不知道怎么挑这些。对了,我记得你还有中医方面的知识对吧?刚好我最近还在谈一个艾灸品牌,你也顺带帮我看一看这个靠不靠谱?

好,我现在就安排一下日程,需要预约吗?

名片在我包里,我要准备直播了,你先自己去准备
米娅直播完已经晚上11点,她转过头发现自己的仓库居然被整理的井井有条,原本杂乱的储物间也被收拾得干干净净,就连放东西的架子也被细心的擦过。

一般学医的人都或多或少的有一些洁癖,夏阮阮也不例外,她把储物间的东西收拾完以后,又把米娅扔在桌子上的化妆品收拾干净。

米娅惊讶的看着她,阮阮,你不会是田螺姑娘吧?

我就是随意的收拾了一下,要预约的公司已经帮你预约好了,明天需不需要我和你一起?

当然需要,我自己可搞不定。米娅拿起外套看一眼夏阮阮,走了,我带你去撸串。

夏阮阮准备点头,突然想到还在家的贺渊,他估计现在还在家里等待自己给他治腿。

不了,我可能要早一点回家,家里还有人要照顾。夏阮阮礼貌的拒绝

男朋友?米娅调侃一声,也没有勉强夏阮阮,只摆摆手说,你记得打车发票拿回来报销。

好,谢谢。

深夜回到家,夏阮阮到家以后发现贺渊房间的灯还是亮的,他推开门看见男人正坐在办公桌前似乎还在等她回来。

怎么回来这么晚?他故意问。

找了一个新的工作,加班有点晚。夏阮阮解释

恭喜你找到新工作,感觉怎么样?

夏阮阮换掉身上的衣服之后,准备一下针灸的材料,一边开口回答,老板人很好,性格也挺爽快的。

听起来不错。

贺渊操纵轮椅坐在床边等待夏阮阮的治疗,她蹲下身子帮他挽起裤腿,拿出针灸小心翼翼的刺在他的腿上。

似乎是她不小心刺到了痛处,小声地倒吸一口气,发出嘶的声音。

没事吧?怎么了?

没事,我不小心扎到自己了。夏阮阮面不改色的回答,又整理好自己周围的针。

事实上,贺渊看到了她手上细小的伤口,今天做的杂活比较多,她一不留神就刮伤了手心,还留下了很多细细小小的伤口。

看她的样子贺渊莫名的又感觉有些心软,明明已经加班很累了,但却仍然记得给自己治疗。

夏阮阮治疗完以后收拾东西迅速准备回房间睡觉,她最近过于疲惫,想到明天早上还要早起,和米娅一起去公司谈代言。

看着夏阮阮离开的背影,贺渊又开始思考自己的猜测,如果她真的是老夫人身边的人,那为什么还要处心积虑的为自己医治呢?难道真的错怪夏阮阮了?

这又让他感受到那种悸动的感觉,似乎是感受到对方毫无保留的善意之后心里感觉被轻轻抚平的感觉。

但这件事绝对不能马虎,宁可错杀不能放过,毕竟他现在掌握的事情绝对不能让贺家知道,否则又不知道会经历什么灭顶之灾。
第二天夏软软早早的起床和米娅一起去公司考察,她对于艾灸有着较为深的认知,同时也可以一眼分辨出各种中草药的配比和新鲜程度。

在夏阮阮确定了配比和材料日期没有问题之后,米娅开始和负责人谈价。

最后在工厂参观之后定下了艾灸,泡脚包,和另一个公司的即食燕窝作为合作对象。

中午米娅拉着夏阮阮一起去吃了一顿火锅,两个人大快朵颐,米娅突然看着夏阮阮说,果然你真的很靠谱,还好我把你留下了。

夏阮阮听到这句话狐疑的问,我的面试通知不是你发给我的?

不是啊!上级突然说可以给我配一个很适合的助理,所以我就说见一见,其实我看了你的简历,就觉得还挺合适的。米娅说。

那你之前怎么没有找相关的助理?

还说呢,其实找助理就是一个缘分,我本来也是直播养生产品,所以助理又要帮我整理货品,还要稍微懂一些中医西医的内容,我这边的助理待遇比起大网红也差了一些,所以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

原来是这样。不知道为什么,夏阮阮隐隐觉得哪里不对。

阮阮,以后你就跟着我吧,我还想着以后我的粉丝多一点的时候,我可以自己创立养生品牌,反正中药配比这些你应该也比较擅长。

夏阮阮思考一下,今天在公司视察时,确实感觉这是一个商机,中药的成本相较而言低一些,但包装成养生产品之后利润翻了好几倍。

甚至很多养生产品的中药成分并不算特别高,如果是她来配比,有信心可以配比出更好的产品。

但她才入职第二天,对于米娅的话也只是想一想,并没有太深入的想法。

如果以后有机会的话也可以。夏阮阮笑着说。

你脸上的胎记是天生的吗?其实我认识一个医生,好像可以治疗的,你要不要试一试?米娅开口问。

没关系,我这都很多年了,我都习惯了。

没事,我看着顺眼就行,我发现你都不怎么化妆,你需要的话,我还可以教你化妆遮住胎记。米娅丝毫没有嫌弃的意思,还非常热情。

还是不用了。

不过她看了一眼自己银行卡里的余额,又有些发愁,医院昨天又打来电话让她抓紧时间凑钱。

外婆的病当然要赶紧治疗,但是她却不知道要从哪里凑这些钱?

想了一圈人,这个钱并不是一个小数字,她也不敢贸然向身边认识的人借钱,最后只能带着苦恼回到家里。

在治疗的时候,贺渊明显感觉到今天的夏阮阮有些疲惫,虽然她看起来仍然带着笑容一脸轻松的和自己说起今天的事情,但眼中的疲惫却无法掩饰。

等下阮阮回到房间之后,他又打通电话了解情况。

原来是又要付医药费了。

……

第二天,就在夏阮阮还在纠结要不要向米娅先预支一点工资的时候,突然接到医院的电话。

夏小姐,您家属的手术已经可以即将开始,请您尽快来医院签字。医生的声音从听筒对面传来。

即将开始?那个,我马上就去!夏阮阮立刻站起来和米娅说了一声就直奔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