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清秋和洛冰河第一次肉原文 公交车上的小黄说说1000字

司徒嫣:……

这个话题有点尴尬。

嗐,不就是钱嘛,你一个乔家大小姐还差钱啊,这样,我请你吃顿饭不就得了,走吧走吧。

她拽着乔念往校外的小饭馆去。

俩人刚坐下,司徒嫣还没来得及点菜,乔念就被叫走,电话那头的人说她是自己的经纪人,李姐。

你下午请假出来,我们去接你然后去酒店跟编导和投资人他们见个面,吃顿饭,你一定要给我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知道吗?这部剧的角色我好不容易给你争取到了,你要争气!

乔念:……

右手捏着手机沉默半响。

她想起来了,之前乔星愿说要进娱乐圈发展,而许氏旗下的娱乐公司堪称正道之路,许嘉禾为了美人欢心哪有不同意的道理,签了乔星愿。

而自己是单纯的跟乔星愿赌气,死缠烂打非要签……那现在是?

李姐你好,我今年高三,自然是要学业为重,不适合发展娱乐圈,所以……

可惜乔念话还没来得及说完,李姐气势汹汹打断她。

哟,现在知道你高三了要学习了,之前怎么没想到啊,我们合同上就这么写的,你要是不去演啊那就是违约,你是要赔钱的。

乔念眉心一皱,问:赔多少?

一个亿。

……

去不去主动权在你,你要是真想解约就去找许总谈,要是没钱赔那就乖乖的跟我去应酬,地点发你手机,别迟到。

挂断电话,乔念俏脸浮现冷笑,她懂了,这是许嘉禾在报复自己早上给他那一巴掌。

看来真是被戳穿了肺管,这么生气,迫不及待想要对付自己。

司徒嫣看着她神色变幻,好奇道:谁啊?

许嘉禾。乔念拿起自己书包。

我还有事,你自己吃吧。

司徒嫣无语,小嘴叭叭的:你俩能有什么事啊,饭都不吃了,该不会你又屁颠屁颠找人当舔狗去了吧,如果是这样我真是白欣赏你了啊。

乔念充耳不闻的消失了。

来到许氏,乔念很顺利的就进入高楼之内寻找许嘉禾,这是个局,许嘉禾正等着自己跳。

乔念明白,不过她也想摆脱这件麻烦事。

娱乐圈,她可不感兴趣。

中午休息时间,公司内很多人都去休息了,乔念拉开许嘉禾办公室门的时候,许嘉禾正在和他的助理打游戏。

也是一早就料到她会来似的,故意端着高高在上的姿态,装腔作势。

谁让你进来的,给我滚出去!下面前台的人都是死了吗?什么猫狗都敢来我办公室撒野!

助理站了起来,他可不敢对这位乔念无礼,只好当个和稀泥的:少爷,人都上来了肯定是找你有事,反正你现在也有时间,听一听呗?

许嘉禾拍了桌面,你领谁的工资,你敢帮她说话,老子有时间也不想见这个恶毒的货色。

助理讪讪低头。

乔念看向助理,神色冷漠:你先出去。

她没许嘉禾那么装,主动拉开椅子坐下,微靠椅背,翘起了腿,怎么看气势都不输他。

许嘉禾不屑一顾,你现在有多嚣张,一会就哭的有多惨,李姐打电话告诉我了,你是来跟我解约?怎么,之前不是你哭着喊着要成为一个全能大明星,这才过去多久你就忘了?

乔念抿了抿红唇:想要逼我主动违约对吧?

许嘉禾肯定不会承认,双手一摊:你要这么想我也没办法,合同是你自己要签的,没人逼你,你现在又不肯去演戏,未免太把自己当回事,你以为你是星愿啊,所有人都愿意围着你转,迁就你?你不配!

我当然不配,是个男人就是她哥哥,这种千年绿茶精我做不来。

乔念手掌放在膝盖上敲打:说说你们的意思,觉得我打你那一巴掌轻了,还是觉得我没把乔星愿养女身的份公开不够爽?

你就是在嫉妒星愿,摊上你这么一个不要脸的人是她的劫难。许嘉禾容不得别人说乔星愿半句不是,双目冒火瞪着乔念。

对付你这种人会脏了我的手,他们都是按公司的规矩办事而已,你不去拍戏那就解约赔钱,没有钱解约那就辍学去拍戏,你自己选的路,怪谁!

哦,这样。乔念似笑非笑拉长了尾音,仿佛在嘲笑他拙劣的借口,人模狗样。

倒是挺会找借口的啊,不是为了你的宝贝星愿吗,我以为你最起码要压着我给她道歉。

切,你就是想给星愿道歉也得看看自己有没有资格。

许嘉禾心情很不错,一切尽在掌握中的感觉:你也就是跟星愿姓同一个姓,否则你连坐在这里跟我说话的资格都没有,解约算是便宜你了,乔大小姐去演戏吧,我看了一下那些剧本还挺不错,都是适合你的。

他把一旁的剧本扔给她。

乔念没接,随意瞄了几眼。

还真是好剧本,若不是她看了剧本的名字还以为是什么日本文化的片子,这种拍法,不是在羞辱她就是在羞辱她。

合同我大概看了一下,公司允许艺人每年有半个月的年假,我都没有休,所以从今天开始休假,等我休完假自然会跟你解约。

别说半个月,就是两三天都够她解决了。

许嘉禾脸色微变,没想到乔念竟然看了合同:你少跟我扯淡,在我这里你没有年假,你自从签了合同演过什么戏,你有资格休假吗?

乔念看白痴一样看他:合同具有法律效力,不是你说的就能算。

许嘉禾坚决不允许:我说了就算,你要是想着打官司也不看看对象是谁,整个京城有那家律师所敢跟许家叫板,你不去也得去,你现在就去演!

那就打官司。乔念无所畏惧,拿上解约书起身离开。

官司根本不可能打起来。

他们都心知肚明,许氏多年招牌不会为了这么点小事就打官司,完全是许嘉禾的私欲作祟。

而她只要两天内把事情解决好。

压根没必须要怕这厮。

许嘉禾心急又怒气冲冲,各种情绪交叠在一起使他控制不了脾气,我让你走了吗,你给我站住!

开门的瞬间,乔念迎面而来遇股好闻的味道。

抬头,轮廓相当熟悉。

许嘉禾紧跟其后,看到来人时脸色不好,一下子就蔫了的感觉:……咳,哥,你怎么来了?

许峄城看似不经意把乔念挡在身后,黑眸波澜不惊看着许嘉禾,这眼神着实让人心慌,绕是许嘉禾也顶不住。

自家这位三哥有种与生俱来的霸气。

来看你工作完成的进度。许峄城不急不缓道,没想到你这里很热闹,打什么官司?

许嘉禾暗暗瞪了几眼乔念,真是个扫把星啊,他家三哥最讨厌这种公报私仇了,就算许家人也不能破坏这规矩。

没什么官司,得了你滚吧,看见你就烦。

他赶走乔念,不想让她多嘴。

乔念本来也没打算多留,已经走了好几步了。

许峄城斜视赵毅一眼。

后者立马明白怎么做,赶紧掏出手机告诉有关部门把电梯暂时停在一楼不要放上来,反正现在是中午公司里也没什么人,不碍事。

许峄城没有进入许嘉禾办公室,而是在外面说了几句话后便离开,乔念还站在电梯门口等待。

过去四五分钟,一趟电梯还真是很难等。

可能是楼下有什么事情耽搁了,乔小姐你要是不介意的话就过来跟我们一起,刚好许总也要下楼。

这次都不需要许峄城指挥,赵毅张嘴就来,得心应手,借口完美又漂亮,仿佛刚才那个做坏事的人不是他。

乔念抬起头来看他们,好,谢谢。

主要是她有点饿了,想快些吃饭。

专用电梯里,光滑的镜子上倒影着两人身影,一前一后,一高一矮,其实乔念个头算不错,有一米七,可在许峄城面前却多少显得有些娇小。

也许正是因为这种身高差会生出压迫感,促使乔念呼吸渐渐变得急促,空气都稀薄了起来。

正当许峄城觉得找些什么话题跟小姑娘说时——

咕噜。

乔念肚子里发出的叫声打破了电梯内的平静。

她下意识抬头眸,看到了反光镜前许峄城嘴角似有若无的笑意。

许峄城弯着唇畔:饿了?

乔念认命点头:嗯。

她怎么回事!

怎么一遇到许峄城就尽是这些尴尬的事情,上次是忘了解安全带,这次又是肚子叫。

一点气势都没有!

许峄城顺势邀请:一起吃饭。

乔念挑眉,几乎是本能拒绝:谢谢啊,不过我还有……

许峄城早已想好理由,先下嘴为强:关于解约的事情,我有几句话要跟你说清楚。

许嘉禾目前还在上大学,是许氏集团的总经理。

许峄城这个人虽然低调,可许氏集团到底还是他在做主,他要说话,乔念觉得自己还真得听上一听。

于是,俩人同步出了电梯往停车场去。

般配的背影,默契的步伐。

赵毅跟在后面啧啧赞叹,真想要拍下来给大家瞧瞧,谁说三少身体不好,跟夫人在一块像走T似的,挺好的嘛!
餐厅内,乔念看着前面的一大桌子菜就他们俩个人吃,顿时就隐隐感到肉疼,资本家太浪费了。

许峄城倒是轻车熟路先给她来了一碗清汤润润嗓子:不知道你爱吃什么,随便点了些,若是不合胃口让他们重上。

乔念:……

她甚是怀疑多看了许峄城两眼。

男人沉着冷静,低调内敛,举手投足间矜贵不减,是岁月流淌而过磨练出来的成熟魅力。

可能是巧合吗?

不知道自己喜欢啥,就随便点了一桌,又刚好是瞎猫碰上死耗子,全都是自己爱吃的,这谁信啊!

许峄城很是不解:怎么了,不喜欢?

不是,挺好的,这样可以了。乔念端碗抿了一口。

低眸,一只肉质紧实,形状完美已经脱去外衣的大虾就出现在手边的碗里。

许峄城眼都没眨一下,漫不经心继续剥,继续投喂: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的癖好比较特殊。

乔念:……

表情逐渐失去管理。

什么叫癖好特殊,癖好特殊就是喜欢剥虾壳?

这叫有病吧!

那个……要不你上医院去看看?

不用看。许峄城自信的很,下巴点了点碗里。

你是不是嫌弃?

乔念违心了一次:……我之荣幸。

现在该怂还是得怂。

许峄城在京城可太牛批了。

属于那种哥不在江湖,可江湖上到处都是哥的传说,只手遮天,目中无人,自己虽重生也知道剧情,可犯不着跟他杠上。

嗯。许峄城很满意她的乖巧,眸底带笑。

你搬出来住好几天了,还习惯吗?

乔念:习惯。

一个人可舒服的不行了。

许峄城又递了一筷子菜给她,那就好,有不习惯的地方可以跟我说,或许我能帮上忙。

乔念顿时就明白,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看看这不就来给自己挖坑了,也不藏着掖着直言不讳:许总有事可以直说。

许峄城抬眸看她,一动不动。

乔念莫名的心跳漏了半拍:怎么了?

许峄城神色惆怅,看来念念是跟我生分了。

他说着话,微微摇头叹息。

自古以来,这长的好看的人做什么都是好看的,乔念瞧着他一副真是伤心的模样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明明他俩不熟不是吗?

她抓着筷子不说话。

许峄城心知肚明,却道:怎么不喊哥哥了,你以前不是这么喊的吗?

哥哥……

这称呼让乔念尴尬的脚趾抓地!

那是以前,乔星愿平时就这么说话,自己出于赌气才跟着喊哥哥,现在打死她都喊不出来的。

乔念拢了拢手指,咳,年少轻狂不懂事让许总笑话了哈。

许峄城笑了起来,没关系,现在也一样可以叫。

乔念撇撇嘴巴,打死她都不可能叫。

只能沉默的低头吃饭。

许峄城还看着她,大概是太久没有见到如此灵动可爱的她,怎么看都看不够似的:慢点吃。

寂静的饭桌上,她负责吃,他负责夹菜,态度贼好又不越界,凭白无故让人觉得很温暖。

即使是这样,乔念心中依旧不安。

印象中许峄城不是这样的人,不对,倒不如说对自己不是这样,他对乔星愿倒是很不错的,像是疼妹妹一般。

现在这温柔落自己头上,很难让人不想歪。

那个我想了一下,解约的事我已经做好打算,你就不用劝我了,当初也是不懂事才签了它。

不料,许峄城凉凉开口:你怎么知道我会劝你这件事,你今年高三了,当然要以学习为重。

不是这件事?乔念眉心微跳。

这男人的心思真深,他到底要干嘛!

许峄城:当然不是,违约金你也不用担心,那是许嘉禾在吓唬你。

乔念眯了眯眯,没说话。

她不信有这么好的事情,肯定还有下半句。

果不其然,许峄城带着丝笑意说:不过要麻烦念念帮我一件事情,这对你来说很容易。

乔念不动声色:什么?

许峄城看着她那警惕的小模样就想笑,心里柔软的一塌糊涂,以前怎么不知道她这么可爱。

勾勾手指。

过来。

乔念听话的侧耳过去。

许峄城盯着她粉嫩小巧的耳垂心猿意马,坚硬的喉结上下滑动了几次才勉强压抑住自己冲动。

而乔念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耳尖悄然变红起来。

俩人之间一股奇怪的气息蔓延。

许峄城轻咳两声,算盘打的稀里哗啦响:我最近在查一个人,他在你们学校。

乔念小脑袋快速转动回想前世的记忆,人,什么人?能跟许峄城这种身份挂钩的人肯定不是小人物。

那么他的意思是……

放心,你是个女孩子,我总不能让你去冒险,就是告诉你一声,要是真有用到你的地方,念念会帮我的吧?

乔念:……

不会。

她巴不得离他远一点!

不过这话不能说出口,她道:钱还是还你们吧。

许峄城忍不住摸了一下她的脑袋,想什么呢,你一个学生哪来那么多钱,吃饱了吗?

他不想跟她讨论这个问题。

钱,还什么钱?

许氏的一切都是他的,而他的钱迟早也是她的。

还钱可就太见外了。

他想要的至始至终都是她这个人!

乔念再次撇撇嘴,没反驳他。

只要自己愿意,多少都能还上!

走吧,我送你回家。许峄城非常随意拿过她的书包,仿佛他经常做这样的事情,熟能生巧。

乔念本想着阻止他,可开门的一瞬间脑海里的记忆如同汹涌的潮水不断冲击着她,刺疼!凌乱!

怎么了念念,那里不舒服?许峄城第一时间发现她的异样,脸色巨变,想都没想便要抱她。

乔念皱着眉头,大口喘气:我没事,你,你别碰我,我没事,就是一下子没站稳,有点晕。

走廊上,许峄城看着她,眼底情绪复杂:不舒服要去医院看。

乔念挣扎:我没事。

她不喜欢别人随便碰她。

许峄城也不敢惹她,这小家伙有多倔犟他领教过的,只好把人靠在墙上,松松圈住她,是不是头疼,我带你去医院?

乔念眨了眨眼睛,黑漆漆的眼眸透着股迷茫: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对吗?

那记忆太快了,快到抓不住!

他给自己的感觉有些诡异。

不对,我们一直都认识。许峄城捂住她的眼睛,冰凉的触觉让她放松下来,你自回乔家后就认识我,不是吗?

乔念蹙眉,是这样吗?

但是怎么感觉哪里不对呢。

许峄城则是陪着她一起沉默,一言不发,心中甚至隐隐担忧,乔念是重生回来的,刚才那瞬间怕不是想起了什么过往?

是否跟自己有关?

如果是,那他并不是很希望她想起那段往事。
三少,乔小姐怎么了?

自家老板跟乔念在包厢里吃饭,赵毅一个人在外头吃,完了回车上等着就看到许峄城抱着昏睡过去的乔念上车。

连忙打开后座门。

许峄城小心翼翼让乔念靠在自己身上,面沉似水:回家。

好。赵毅知道是回一中附近的小区。

不过他一双眼睛嘀咕嘀咕的转着,很是八卦。

不是说好了就吃饭吗?

怎么还晕过去了呢,莫不是俩人在包厢里做了什么?

这大白天的也太刺激了吧!

乔念这一觉睡的不是很安稳,梦里不太平,让她醒来时十分疲惫,手机的闹铃显示两点二十。

她该起床去上学了。

怔住几秒,乔念才后知后觉的害怕!

中午不是跟许峄城一起吃饭,怎么就睡着了?

她为什么睡着了?

乔念紧张兮兮抓了抓头发,没有答案。

她想不起来,记忆凭空缺失了般。

【没关系啊念念,你只是一下子回忆不起来,那个许峄城没有对你做什么,我都看着呢,不怕。】

系统这个时候及时跳出来告诉她。

乔念半信半疑:【真的?】

【当然了,我说过了我不会骗你的,不过有个好消息念念,我帮你查过了许峄城,他没什么问题,而且你可以跟他合作,可以更快的获得全部的奖励。】

乔念爬起来洗脸,有气无力问:【什么意思,说清楚一点。】

【就是许峄城他运气特别好,你运气不行,我们可以蹭他的运气,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哦。】

蹭运气?乔念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喃喃两句。

随后猛的摇头!

【不行,他可是喜欢乔星愿的人,凡是喜欢乔星愿的人我跟他靠太近都没什么好果子吃。】

乔星愿可是拥有女主光环的人。

虽然自己重生了但也得防范着啊!

【别怕,有我在念念,我可以跟你保证他现在不喜欢乔星愿,反而有一点点喜欢你的亚子,咱们试试?】

乔念还是否认:【不要,我们自食其力。】

许峄城这种大佬还是不要沾了。

收拾书包去上学。

在门口处看到了一张字条,是许峄城留下的,他说中午喝的饮料里有酒精成分,乔念自己有点醉了,不得已才进了房子,让她不要多心。

乔念把纸条撕碎,心中对许峄城的印象可以减了好多分,有酒精还不告诉自己,肯定心怀不轨!

安静又沉默的课堂上,乔念奋笔疾书。

还有两天就要进行模拟测试。

她必须拿一个好成绩,也想看看自己这些天的努力有没有白费。

出乎意料的,下午乔星愿也没来上课。

座位一直都空着。

直到傍晚放学,乔念走出校门口,一眼便看到乔家的车子停在外面,陈淑贞站在车旁等待。

乔念没有过去。

上学那么久,乔家从来都没有让司机接送自己,司机接送的一直都是乔星辰和乔星愿两兄妹,自己不过是顺带。

倘若乔星愿他们有事不上学,自己要么是坐地铁,要么陈淑贞开车送,反正没有乔星愿那种小姐待遇。

念念,这里。

乔念没过去,陈淑贞倒是第一时间看见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