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情高粱地 宝贝我的大你喜欢吗 乱系列140章

她以前的生活不算美好,所以才会格外的珍惜家人,回到乔家那一年她就不断的问家里佣人和陈淑贞关于乔宗明,乔星愿和三个哥哥的喜好,就为了跟家人拉近关系。

可后来发生的每一件事都在抽她的脸,嘲笑她天真。

都说命里有时终须有,无时莫强求。

没有的亲情她认了,可是他们肆无忌惮伤害自己的种种她不认!

……

傍晚的夕阳下,乔晟听完乔念说的话之后有点诧异和一瞬而过的内疚,这一点是他们不对。

乔念了解他们,他们却不了解乔念。

乔晟是个敢作敢当的人,听完后当即就跟乔念道歉:嗯,这件事情是大哥的不对,我跟你道歉,以后我会让你二哥和三哥多了解你一点,回去吧。

我有人身自由。

乔晟绕是再好的脾气也忍不住冷下脸:乔念,闹脾气也要有个限度,你是乔家的亲生女儿,一个人住在外面像什么话!

乔念斜眼,痞气十足的模样:你们可以不用管啊。

乔晟更笃定心里的想法,公寓谁给你买的,你是不是跟那个男人住一起了?你还小,什么都不懂,不要怪大哥管的宽,老实告诉我。

乔念高高挑起眉头:乔星愿告诉你们的?

不管谁说的,学校论坛的事情我已经帮你解决了,现在说你住的公寓,那个人是谁?

如果要买下这么一套公寓最起码要两百万起步,乔念一个学生,就算陈淑贞有给她钱也不可能买得了,这才是乔晟担忧的原因。

这傻丫头该不会真被骗了。

跟你没关系,我是个成年人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乔家肯定是不会回去的,如果你硬要我回去,那就试试看。

乔念摸了摸肚子,她有些饿了,不想再跟乔晟废话,要走。

乔晟果断拉住她:回家,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准住外面!

乔念:……放开我!

你一个大男人这么对女孩子拉拉扯扯不好吧?

乔念甩开乔晟的同时被一个男性拉到身后护着,他微笑看向乔晟:不管出于什么原因,都不要对女孩子动手。

乔晟面沉似水:她是我妹妹,少管闲事。

嘿,我这个人啊就喜欢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你妹妹明显就不想跟你回去,你干嘛非要逼迫她,而且我听了你们的话,她已经成年了,你管的也太宽了。

乔晟没兴趣理会眼前这个人,侧目看向乔念,威胁意味明显:走不走?

乔念丢他一个白眼并转身往小区里去,她要告诉保安,往后来找她的乔家人一律不给进,要轰他们出去。

你好,我叫秦南。

乔念进了小区,乔晟没法跟进来。

倒是刚才那个帮助她的男生屁颠屁颠跑到跟前自我介绍,这个时候她乔念才看清楚这个人长什么模样。

长的还挺好看,清清爽爽的造型还带着鸭舌帽,全身上下都透着一股酷酷的味道,而且很热情。

你……叫什么名字啊?

乔念。对方也算帮了自己,乔念没好意思冷脸:刚才谢谢你。

秦南笑着摆手:不客气,我也是住这个小区的,往大了说是邻居吧,帮你一个女孩子是应该的。

乔念笑了笑,没说话。

秦南直直的跟着她一块进入电梯,在按下电梯楼层的时候惊喜发现一件事:你在七楼啊,真巧我六楼的,真有缘哈,以后有时间一起玩啊,要不加个微信吧?

乔念:……

她有些警惕看他,这人会不会有点太热情了?

秦南讪讪发笑:别误会,交个朋友而已,像你这样的美女不多见,但是我好像认识你。

这套说辞过时了。乔念不喜欢跟男生走的太近,感觉有一股阴影萦绕在兴头上,他们很会骗人。

比如前世的许嘉禾。

把自己耍的团团转!

秦南不死心:但我好像真的见过你。

所以才帮她啊,要不然他吃饱了撑的吗?

乔晟在京城这么有名他还是知道的。

……

应该是来找乔小姐回家的,并且他已经查到了公寓在乔小姐的名下,我看嘴型是在吵架,三少咱们要不要帮一下乔小姐?

小区外,一辆低调的商务车里赵毅和许峄城目睹了乔念和乔晟说话的全过程,赵毅是个人精,在知道身边这位爷把公寓送给乔念的时候就明白,有奸情。

乔小姐不简单,如果不出意外,很有可能是他们未来的总裁夫人。

他得抓紧表现。

许峄城捏了捏眉心,回想有关于乔晟这段时间的信息:他是不是闲的慌?

赵毅点头:我觉得是,要不然怎么会来骚扰乔小姐,乔小姐住的好好的,非要她回家。

那就给他找点事情做,再敢来就让他横着出去。许峄城垂眸,路灯不慎照耀进入车厢内将他侧颜衬的冷肃。

于他而言,所有欺负人乔念的人都该死。

即使是乔晟也不列外。

赵毅领命:得咧,马上去办。

正要启动车子进入小区,许峄城想起刚才那个戴鸭舌帽的男生,心底没由来一酸:查查那个人什么底细,有问题就处理掉,没问题让他离念念远一点。

赵毅表情丰富,忍着笑:明白。

也不知道夫人有什么魅力让他们三少这么朝思暮想还带着吃醋的,真的十分想要跟她打打交道啊。

——

夜已深,乔念还在书房里埋头刷题,拼命提高自己现有的水平,无论那一方面都要做到优秀。

学习落了最多,必须要在最短时间里把成绩提上去才有资格跟乔星愿一较高下,乔星愿是乔家人的命。

只要把乔星愿踩入尘埃里,他们才会感到痛苦,而这痛苦于自己而言不过是报了十分之一而已。

但只有让他们尝过才会明白什么叫痛不欲生。

这是他们欠自己的。

时间流逝,日夜更替,东方天际线露出一抹白。

乔念睡了四个小时便爬起来上学。

对于昨日的风波没人敢再提起,论坛上的帖子也不见了,乔家地位不低,没有人会这么不怕死的去触这个眉头。

更何况早上的时候有一个如同娱乐圈顶流般的人物出现在高三一班上,乔星愿挎着许嘉禾的手臂,小脸上的甜蜜笑容挡也挡不住。

许嘉禾,许家内定继承人。

他不仅长相帅气且能力卓越,在一中的三年里校园每一个角落都传着他的名字,他是一中优秀学霸,更是蝉联过三年的校草,收获无数女生的芳心。

嘉禾哥哥,可以了,你就送到这里吧,我自己进去就行了,你也要去学校的,不用管我了。

乔星愿嘴上这么说着,还是很享受来自四面八方的羡慕目光,他们心中的完美男神眼里只有自己一个,这等滋味难以用语言来形容。

许嘉禾把乔星愿的书包拿在手里,执意要带她进入班内:你昨天被吓坏了,我不在你身边已经很内疚,说好要送你上学就是送你上学,你得坐到位置上我才能走。

乔星愿脸上升起两团红晕,说话也软软的:这不怪你嘉禾哥哥,是我胆子太小了。

我知道你胆子小,所以才更要保护你啊。许嘉禾说着,眼睛却是在四处找人。

苏雅非常羡慕乔星愿,家里有三个帅气哥哥宠,现在又有许嘉禾这个男神宠,真的太幸福了,忍不住凑过去道:许学长,你是不是在找乔念啊?

许嘉禾认识苏雅,朝她点头:我有些事情要问她,她没来?

苏雅嘴巴快:她经常迟到,昨天迟到还害着星愿被老师罚站了。

乔星愿知道许嘉禾找乔念做什么,肯定是要帮自己出气,不过出于考虑还是拉住他的手:算了嘉禾哥哥,姐姐她都已经搬出去住,不理我,迟到也不是故意的。

许嘉禾脸庞浮现戾气:你可以原谅她,我不行,仗着是乔家大小姐的身份一直不断找你麻烦,当我死的么?

苏雅赞同他的做法:对啊对啊,必须要教训她,让她以后见着我跟星愿就绕着走,不打不长记性。

乔念让自己和乔星愿丢尽脸,即使许嘉禾没来她也要找机会报复回去的!

许嘉禾主意已定,不容乔星愿反驳:好了星愿,这件事交给我,你不要管,在一旁看着就好。

乔念在踏入教室那一刻就嗅到一股不同寻常的味道,顺着众人视线看过去,只见许嘉禾气势汹汹盯着自己,仿佛要吃人。

她把书包放桌上,语气淡淡:有事?

许嘉禾厌恶乔念,这个乡下回来的小丑还想着嫁给自己,可笑的很:我给你一分钟时间,当着全班人的面给星愿道歉。

乔念没有他想象中出现慌乱、害怕的神情,而是波澜不惊道:理由。

你那点破事还觉得是别人冤枉你,我不管是谁说的你,肯定不是星愿,你报警抓她就是在伤害我,马上道歉,否则你这辈子都别想我多看你一眼!
乔念:……

听到这话,她多少还是有些恶心的。

前世没见过什么世面,也曾对许嘉禾有过好感,可是换来的是无尽折磨和羞辱。

今生自己再重蹈覆辙那便是傻子!

我连乔家都可以舍弃,你觉得你对我而言还有什么魅力,你油腻的让人想吐,把脸转过去,别让人把刚吃进去的早餐吐出来。

……许嘉禾不可置信。

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敢这么跟我说话?

乔念靠着桌上边,眼中的墨色浓郁不带一丝温度:我为什么不敢这么跟你说话,你以为你是谁?

许嘉禾摇头,发出嘲笑声:又是这种把戏,乔念你真是蠢啊,玩一次就够了,你还想着用这种方式引起我的注意?

乔星愿站在许嘉禾身边,小鸟依人:姐姐,你不要跟嘉禾哥哥吵架了好吗?都是我不好的,我们还是好好的上课吧。

你是瞎了眼才觉得我跟他吵架,明明是我不想理会你们,你们硬凑上来,锅全部推给我。

乔星愿低头,心里已经开始觉得委屈,圆圆的双眼慢慢泛红:我并没有这个意思,姐姐别误会我。

许嘉禾霸气的拦住乔星愿肩膀,俩人亲密无间,乔念你少废话,马上给星愿道歉!

我没错,不需要跟任何人道歉,倒是乔星愿你,昨天被警察带走因为什么你心里真的没点数?今天还敢带着这个渣男来找我,是觉得所有人都不知道你们的破事就可以肆无忌惮的不要脸吗?

乔念声音不大又刚好让班里的同学都听个清楚。

一双双的耳朵竖起来倾听八卦。

这可比上课好玩多了。

许嘉禾皱起眉头,你又要搞什么花样,谁是渣男,你敢伤害星愿我绝地不会放过你的!

乔念一脸风轻云淡:渣男这么好的词当然是得配你啊,许嘉禾,你该不会忘了我是谁,乔星愿又是谁?许家和乔家的亲生女儿有联姻,你们不知道吗?

她重重的咬出亲生女儿四个字。

意有所指。

当初她回乔家时乔宗明说怕乔星愿多想就没有公开乔星愿是养女的身份,只说乔念也是乔家的女儿,年幼时出了事而已。

关于她的身份外界一直都在猜测,加之后来被许嘉禾和乔星愿两个人的举动误导,越来越多的人说她是乔家的私生女,回来讨债的。

这一次,她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她可以不要乔家大小姐这个名头,但乔星愿也休想要!

联姻啊,听说了,但是亲生女儿是什么情况啊?司徒嫣看热闹不嫌事大,眼睛在乔星愿和乔念身上转悠,笑眯眯的道。

乔念是被领回来的,说是小时候走丢还是怎么着,估计就是真女儿了呗,要不然谁废那个劲啊,那假女儿是……

大家的目光落在乔星愿身上。

不会吧,乔星愿不是乔家的亲生女儿?

闭嘴!胡说八道些什么!许嘉禾暴怒呵斥乔念,用凶狠的眼神警告她不要随便乱说。

乔叔叔那么疼爱星愿,她的身份有什么好质疑的,倒是你乔念,你再对星愿说三道四,我打烂你的嘴!

乔星愿眼泪终于忍不住流下,痛不欲生的问:姐姐,你就真的那么讨厌我吗?我,我到底怎么惹你了,我改可以吗?

苏雅:喂乔念你不要太过分了,你没看……

有你插嘴的份?

苏雅对上乔念那双暗沉的眸子,腿肚子顿时有些发软,无力的张嘴愣是一个字都没说出来。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谁是小三还真不好说,你们要是好奇就去扒,不过我有件事清要澄清一下,我乔念从来没有喜欢过许嘉禾,一点都没有,下次谁敢传我的闲话,我撕烂她的嘴。

乔念一步一步走到许嘉禾跟前,扬手就是一个耳光过去,打的许嘉禾猝不及防,俊脸扭至一旁久久回不过神来。

姐姐!你怎么能打嘉禾哥哥。乔星愿心疼坏了,贴到许嘉禾怀里手忙脚乱的安慰。没事吧嘉禾哥哥,疼不疼啊,你不要……算了,你生气的话就打我吧,都是我的不对,姐姐她只是太生气了。

许嘉禾眯眸,拳头握的咯咯直响,恨不得一掌就将乔念打死过去,贱人,你知道……

少爷,你该走了,再不走就要迟到了,许总那边不好交代啊。许嘉禾的私人助理加司机及时上前来,深深看了一眼乔念,眼里透着佩服和惊愕。

这人一定是疯了才敢打四少。

乔念嘴角扯出一抹冷笑,漆黑的眸子带着森森冷意,如那从地狱中爬起的鬼魂,诡异莫测,论贱,我肯定没你贱,这一巴掌是你欠我的,我还给你而已。

许嘉禾气血上涌,这么多人看着他,他不可能就这么轻易放过乔念,你说我欠你什么了,不是你自己死皮赖脸贴上来吗,你还有理了,找死!

他伸手,体内的怒气让他想捏碎乔念的下巴。

毁了这张讨厌的嘴。

乔念灵敏侧开,笑意吟吟:乔家跟许家联姻的人到底是谁,你们就不想知道?

司徒嫣八卦极了:想啊,谁啊,是你还是这个乔星愿,快说快说!

苏雅用身体挡着司徒嫣:肯定是星愿啊,这还用说吗?你少管闲事,跟你有什么关系。

乔星愿紧张的拉着许嘉禾:嘉禾哥哥,我……

她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件事。

明明他们才是有婚约的,乔念才是小三。

许嘉禾深呼吸控制住自己,他明白乔念的意思,若是自己还这一巴掌回去,那么乔念这大嘴巴就会把星愿养女的身份说出来!

司机:四少,咱们还是走吧,许总已经问了一遍了。

乔念悠悠坐回位置上:我把话放在这里,到底谁是小三还不一定,许嘉禾你要么滚,要么带着乔星愿一起滚,有本事跟我横,你怎么不去跟你父母横。

孬种。

联姻是两家一起定下的。

他不敢反抗许家长辈,就只能拿自己出气。

许嘉禾额头青筋根根暴起,大呵一声:乔念,你不要以为我不敢动你!

不要!乔星愿搂住许嘉禾的腰,瑟瑟发抖,满是哀求的道。

嘉禾哥哥,不要生气,生气对身体不好,你消消气就算是为了我嘛,我们回去再说。

许嘉禾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人,牙根差点咬碎,放下狠话,很好,你给我等着,你给我等着!
早读时间早就已经过去。

经过这么一闹,老师都惊动了。

不过许嘉禾本人担心乔星愿没说什么,他们也不好多管闲事,对于乔星愿疼爱还来不及,怎么舍得责怪。

都是有钱人家的孩子,管不了。

教室里鸦雀无声,大家好像都在消化刚才的信息。

许嘉禾带着乔星愿走在校园里。

乔星愿哭红了眼:嘉禾哥哥,如果姐姐真的告诉她们我不是乔家的女儿怎么办,我,我不想这样,我是爸妈的孩子,他们很疼爱我的。

她不想被人用有色眼镜看待。

她也是乔家的女儿!

许嘉禾顶着五个手指印的脸,脸色阴狠再阴狠,这一切都要怪乔念,居然敢这么威胁自己!

不过对于乔星愿他还是愿意为了她忍下这一巴掌,他还庆幸自己替她挡了这一下,否则打在星愿身上该多疼啊。

嘉禾,你没事吧?我听说乔念又发疯了,星愿怎么样,你有没有保护她?乔星辰姗姗来迟找到他们。

平时他要参加培训很少来学校上课。

今日也是因为担心乔星愿来着。

乔星愿向来依赖哥哥们,顿时就瘪嘴掉眼泪,哭的让人心疼:哥哥你快看啊,姐姐她打了嘉禾哥哥,这个手印那么明显,哥哥你快去劝劝姐姐,让她不要再打人了。

乔星辰看过去,浓眉紧皱:真是乔念打的?

许嘉禾没好气回答:除了她还有谁,幸好我今天送星愿来学校,要不然挨打的就是她了。

乔星辰一听还得了,当场跳脚:她还敢打你了!不像话不像话,我现在就去找她!

乔星愿连忙拉住她,粉嫩的小脸十分难为情:还是不要了哥哥,姐姐她……她真的很讨厌我,不要再惹她生气了。

她有什么资格讨厌你,我看她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我逮她回去,让爸爸好好的收拾她。

许嘉禾对乔念同样忍耐够了,咬牙切齿道:现在先不要找她,你知道她刚才怎么威胁我们,如果再找她,她就把星愿的身世和婚约说出来。

本想给乔星愿出口恶气。

反而被乔念将了一军。

气死他了!

乔念疯了,她敢说我就敢打断她的腿。乔星辰赶紧跟妹妹保证,星愿你别怕,这件事情我会处理好的你是我们乔家的孩子,她说了不算。

乔星愿知道哥哥心疼自己,懂事点头:哥哥你要小心一点,别惹怒了姐姐,我们是一家人。

她算个什么东西,就是欺负你胆子小。许嘉禾捏了捏乔星愿的脸颊,想到了什么似的承诺,我绝对不会让乔念这么欺负你,星愿你放心,我会一直保护你的。

乔星辰:那你打算怎么做?

许嘉禾冷笑:怎么做,当然是要她为此事付出代价!

从小到大,还没有人敢这么对自己!

乔念就是不死也要脱层皮!

——

哎乔念,等等我呗,中午吃什么去?

自从看到乔念霸气扇脸许嘉禾,司徒嫣就跟个什么似的攀上她,说话一搭一搭还挺熟那般。

乔念没兴趣理会她,独自往学校外走。

司徒嫣脸皮也是厚的,勾上乔念肩膀:啧,那么高冷干什么,咱俩好歹也算是有过革命友谊的人,一起吃个饭怎么了?

乔念凉凉侧目:什么革命友谊,你坑了我多少钱你心里没点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