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番本子库 秋山祥子

原来,妹妹并不是被饱含期待的捡回去养大的,而是……

苏清崇深深的呼了口气。

许瀛洲迟疑了片刻后,道:“但是还有一件事没有查到。”

苏明月懵懂的睁大了眼睛,问:“什么事?”

许瀛洲伸手,摸了摸苏明月的脸,低声道:

“……你是被人从母亲身边偷走的,而那个偷走你的仆人第二天就失踪了。怎么查也查不到他究竟去了哪里,应该是被灭口了。而刚刚查到的是,他没有舍得扔了你,而是把你卖给了一个人贩子,换了一笔钱。”

“我……被抱走?”苏明月的眼中带着迷茫。

原来并不是家里不要自己了,而是……而是有人把自己从亲生母亲的身边偷走了吗?

苏明月的心砰砰的跳了起来。

我不是江姨娘亲生的,所以她并不喜欢我……

苏清崇的喉结上下颤动着抖了抖,哑着嗓子道:“我来说吧。”

许瀛洲点了点头。

苏明月噙着泪的眸子看向苏

清崇。

苏清崇看着苏明月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十七年前,你生下来的一个月后……”

“爹和娘亲,都很爱你,他们很期待你的降生。爹总是跟娘亲说,如果是个小丫头就好了,最好像娘一点。娘就捂着嘴温柔的笑着,缝着手里为你准备的小衣服。”

“你出生的时候没有发出声音,还是娘拖着疼痛的身子爬起来,在你屁股上拍了一巴掌,然后你就开始哇哇大哭。”

“你刚出生的时候皱皱巴巴的,可像一只小猴子了,但是没几天你就变得白白嫩嫩的,特别可爱。你还和别人家的小孩子都不一样,别人家的小孩只会哭,而你不一样,你很喜欢笑。每次见到爹娘,见到我,你都会把眼睛笑成一个小月牙,还要动动手指头包住我伸过去的手指。”

“然后你满月了,爹娘……很爱你,他们想要给你最好的,最盛大的满月礼。他们邀请了很多人来喝你的满月酒,那天来的人很多,很忙,爹在前厅招呼客人,我在爹的身边帮忙……”

苏清崇看着苏明月的眼睛里流露出一点哀伤:“娘在后院,揽着你午睡。娘平时睡觉很浅的,可是那天,不知道为什么……”

苏清崇的声音哽咽了起来:“然后……然后……你就不见了。”

“我们找过了所有的地方,把整个皇城翻过来一遍,可就是找不到你……”

苏清崇泣不成声。

苏明月抿紧了嘴唇。

“我和爹一直在找你,十七年,我们都没有放弃过……可是我们没有想到,你居然就在官员的家中……”

“幸好。”苏清崇露出一个难看却又如释重负的笑脸:“幸好,我找到你了。”

苏明月的眼角滑下一滴泪。

还好,还好我不是抛弃的。

我的爹和我的哥哥都还在找我……

我有家了。

“那爹和娘……在哪里呢?”苏明月细声细气的问。

苏明月的脸上浮现出一抹薄红。

在得知自己居然还有爹娘和哥哥之后,苏明月就想再见他们一面。

纵然自己并不是被期待找回来的孩子也好,只要能见一面就好了。

更何况,哥哥说……他们一直在找自己。

苏明月的眼睛里带着期待。

许瀛洲站在苏明月的背后,想起苏老夫人现在的状况,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苏清崇道:“我昨夜回去就派人给爹传信了,爹七天之内就能赶回京城。”

苏清崇看向许瀛洲。

按理来说,镇守边关的苏老将军没有皇上圣喻是不得私自回京的,可昨夜苏清崇实在太过慌张和焦急,直接就给苏老将军传了信,竟然忘记和皇上请令了。

许瀛洲却只是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这种事情,苏清崇没自己跑去边关把苏老爷找回来就算不错的。苏老爷一辈子忠心耿耿的为了大许,所谓的无圣喻不得入京的规矩也不过是做给一些朝臣看的。

苏明月的眼睛里带了一点期待。

“七天。”苏明月抓着许瀛洲衣袖的手紧了又紧,她又好奇的问,“那娘呢?”

苏明月问这句话是,眉目中满是毫不掩饰的欢喜和期待,可苏清崇却是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

苏明月脸上的笑意愣住了。

“哥……哥哥?”她不太熟练的唤着这个称呼。

苏明月睁大漂亮的眼睛,紧张的追问道:“哥哥,娘怎么了??”

许瀛洲的手按在了苏明月的肩膀上。

“放心吧,你娘没事。”

“真的吗?”苏明月紧张兮兮的看着不说话的苏清崇。

“当然了。”许瀛洲浅笑的揽过苏明月的肩膀,贴过去用自己的脸蹭苏明月软乎乎的脸蛋:“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苏明月心安了一点。

许瀛洲搂着苏明月蹭来蹭去,眼睛却是盯着苏清崇道:“你娘只是身体有些不好,不能受太大的刺激,所以这件事不能一下子告诉她,得循环渐进。”

“对吧,大哥?”

苏清崇一愣,连忙跟着点头道:“对,对。”

苏清崇感激的看了许瀛洲一眼,对着苏明月道:“娘身子不好,我怕她一时知道太过激动反而伤了身。我先…我先回去和娘透露一下,等娘情绪不太过激动时,我就带你去见娘。”

苏清崇的眼睛带着一点笑意:“你和娘长的可像了,等你见到,一定会大吃一惊的。”

苏明月虽然还觉的哪里不对,但是听苏清崇这样说,她就认真的点了点头应到:“好!”

许瀛洲怕她再多想,就又把她往怀里揽了揽道:“正好趁大哥跟娘透口风的日子,你可以好好的准备点礼物,好送给娘亲。”

苏明月认真的点头,突然发现了好像有哪里不对。

苏明月戳了戳许瀛洲道:“那是我娘,你叫什么娘亲啊?”

许瀛洲唇角带着轻松的笑意,轻轻的亲了一口苏明月的脸颊道:“你娘不就是我娘,你大哥也是我大哥~”

苏明月捂着刚才被许瀛洲亲过的地方满脸羞红,她责怪的在许瀛洲的腰上拧了一把。

大哥还在呢,不准亲我!

对面的苏清崇见许瀛洲居然轻薄自己的妹妹,也对着许瀛洲怒目而视。

许瀛洲颇为无辜的揽着自己媳妇的肩膀,无视了对面苏清崇投过来的眼刀。

许瀛洲少有的,开怀的对着苏明月道:“小月亮,时候也不早了,不如你今天中午为大哥下厨,让大哥尝尝你的手艺?”

苏明月一合掌,对哦!

喜欢陛下为我神魂颠倒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