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桃儿泻了 总裁不要x那里 男欢女爱

乔念眉头紧锁,手指滑动那匿名贴子。

这是学校的论坛树洞,不实名,全匿名。

有什么问题都可以在这里说一说,但是没想到短短一个晚上的时间自己就被传成了这样,离家出走,被人包养,最后连孩子都生了!

你做没做啊?司徒嫣捅了捅她,表情八卦。

乔念冷声回答她的废话:当然没做。

她看向乔星愿的方向。

刚好,乔星愿也在看她。

脸色铁青,目光渗人。

姐姐。乔星愿心绪的低头喃喃,乔念的目光让她很害怕,正想着要不要去找乔念说清楚,手掌被好朋友拉住。

苏雅:星愿,你干什么?

乔星愿忐忑不安,小声说:我猜姐姐应该是看到那帖子了,还是去跟她说一句吧,这样对她名声不好的。

苏雅却不以为意:你傻呀,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啊,离家出走的是她又不是你,帖子你什么坏话都没说,只是想要关心乔念,顺便看看有没有人知道她的下落,况且还匿名呢,放心,她查不出来的。

这样吗?乔星愿仍然有些不确定。

这样姐姐真的不会怪我吧?

苏雅笑的开心:放心啦,她不敢。

乔星愿可是乔家的团宠小公主。

乔念一个乡巴佬拿什么跟星愿争。

乔星愿听了苏雅的话觉得有道理,毕竟昨晚上爸爸因为这件事生了好大的气,自己只是想要知道乔念在哪里,让她回家而已,没有恶意的。

但是她没想到的是乔念居然发信息给自己。

【给你一个机会,澄清并删除帖子。】

啊,我……雅雅。乔星愿慌了,捧着手机不知所措。

她真的没想到乔念会知道是自己!

怎么办呀,姐姐会生气的吧,雅雅要不我还是告诉姐姐好了,我又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担心她,大家都很担心她。

乔星愿的眼泪如断了线的珍珠一颗一颗砸在校服上,她不知道自己有什么不对的地方,真的只想让家里安宁些。

苏雅赶紧安慰乔星愿:没事没事,你先别紧张啊,乔念跟你说什么了我看看,她冤枉人!你太善良了,她就只会欺负你。

乔星愿靠在苏雅肩头,泪水模糊了视线,呜呜呜,我不是故意的。

乔念。苏雅看不得自己的好朋友委屈,当即就决定喊出来,声音之大引起了班上同学的注意,你凭什么冤枉人,你自己做了那些丑事你不敢认就算了,凭什么赖星愿头上!

乔念把手机揣兜里,站起来,用睥睨的眼神看她:嗤,我都还没说你们造谣的事情,你们还有脸倒打一耙?

苏雅梗直了脖子,大声嚷嚷,好像说话大声就能赢似的:谁倒打一耙了,你本来就是小三,许学长不喜欢你,你非要贴上去跟星愿抢男朋友,你自己说敢不敢认这件事?

乔星愿听到许嘉禾的名字哭声小了一些,脸颊微红拉扯苏雅:雅雅,不是的,姐姐没有这样你不要说了,不要说嘉禾哥哥。

苏雅已经习惯贬低乔念,愈发起劲:我怎么不能说了,星愿你不要害怕,这些事情都是她自己做的,现在还要说帖子是星愿发的造谣她,你们信吗?

我靠,肯定不信啊,我女神不需要这么做。

是啊星愿你不要哭了,乔念什么样的人我们都清楚,你绝对不会这么做的,大家都站在你这边别怕啊。

差不多行了,你一个乡下回来的土鳖星愿肯叫你一声姐姐那是她善良,你真当我们都瞎啊,你自己什么样自己心里没点数?

班上的人都看不得乔星愿掉眼泪,纷纷过来站队指责乔念,为他们的女神发声,守护他们的团宠。

乔星愿心里满满的感动,对同学们表示感谢:谢谢你们,我能有你们这样的同学真是幸福,谢谢大家,不过我姐姐对我很好的,希望大家能够像喜欢我一样喜欢她。

苏雅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娇嗔两句:星愿你就是太善良了,她都这样了你还帮着她说话,我要是你早就打她了。

乔星愿红着眼睛微笑:好啦雅雅,你别说了。

下一秒,她看向乔念,小心翼翼发问:姐姐,你气消了吗?

乔念冷眼看她们表演,叹为观止,难怪自己前世死的那么惨,瞧瞧这一唱一和,自己什么话都没说就被冠上欺负妹妹的帽子,倒是乔星愿成了大善人。

消什么气,看来老师教你的东西你是一点都没记住,我是乔家的亲生女儿没错,出身又不是我能改变的,你不乐意我回到乔家你可以跟乔家人提,在背后捅刀子的行为可不好。

乔念倾身到乔星愿面前,把手机屏幕点亮严厉道:而且我说的是帖子,虽然是匿名发帖,但发帖的ip是可以查的,大家今年都成年了吧,造谣有什么后果,想过吗?

苏雅一把护住后退的乔星愿:谁造谣了,你少在这里吓唬人,谁造谣你的你找谁去,你抓着星愿干什么?

乔念不理她,对上乔星愿红彤彤的眼,一字一句冷冰冰的道:我现在给你两条路,一、拿出手机当着全班人的面给我道歉删帖,二、你去跟警察解释。

乔星愿还是楚楚可怜的摇头:姐姐,你真的误会了,我没有这么说你,我们是一家人啊,我怎么可能这么说你。

乔念勾着唇角,笑地张扬:好,你选的路,记得跪着也要走完。

乔星愿还以为她要发脾气的时候,乔念却转身回了自己的位置,没再说话。

姐姐……

苏雅摁着乔星愿坐下:星愿别理她。

对啊对啊,她就是这样嘛,不要管她了。

大家围着乔星愿七嘴八舌吐槽。

乔念本人倒是沉的住气,继续看书。

司徒嫣目睹全程,不禁对乔念刮目相看:你可以啊乔念,总算有乔家大小姐的气势了,这真是乔星愿做的?那你就这么放过她了?

乔念抬眸,投射出摄人心魄的凌厉:你觉得呢?

可能吗?

绝对不可能!

不管是苏雅还是乔星愿,敢造谣,敢败坏自己的名声,她绝对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她们,等着瞧吧!

那你打算怎么做?司徒嫣话音刚刚落下,走廊外面就传来了骚动,她探头看去瞧见了两位身穿警服的人员走到班门口找人。

乔星愿,苏雅是那两位?

班内安静的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的一清二楚,这大概就是面对警察时的敬畏吧。

乔星愿此时也被吓的不敢出声。

苏雅也害怕,但是为了不在同学面前丢面子,她强撑着回答:我是苏雅,请问警察叔叔有什么事情吗?

我们接到报警,你们涉嫌造谣诽谤乔念小姐,对乔同学的声誉造成很不好的影响,请跟我们回警局接受调查,走吧。

一石激起千层浪!

班内哗然。

她们真的做了?

……是吧,警察总不会配合乔念说谎,八成是了。

乔星愿此时真的慌了,求助看向乔念:姐姐你怎么可以报警抓我,我没有做呀,你这么做爸爸和妈妈会伤心的,姐姐,你快跟警察说我没有呀,呜呜呜……

她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乔念神色温温淡淡,嘴角划过犹如刀锋一般的冰冷弧线道:你自己选的路,造的孽,受着吧。

姐姐!乔星愿泪水流的凶,求助乔念不成便看向两位警察:警察叔叔,对不起,我姐只是跟我开玩笑而已的吧,你们还是放了我吧,我……

乔星愿同学,报警不是儿戏,你们已经成年了。

大庭广众之下俩人被带走。

苏雅更是恨疯了乔念,不管不顾大喊:乔念你个贱人,你才是造谣的那个人,等我回来你就死定了!

班主任姗姗来迟,面对眼前的乱局第一时间找到乔念商量:发生了什么事情,乔念你为何要报警?你跟乔星愿是姐妹,有什么事不能回家说吗?

她知道她们都是乔家的女儿。

只是有点感情不合,却没想到会闹成这个样子。

乔念瞟她一眼:不能,只有报警才有效果。

只有这样才能洗清谣言。

也只有这样乔星愿才会更难受。

乔星愿难受,她就开心。

你啊你,都是一家人你这么做回去多尴尬,你爸妈又得骂你了。班主任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但也知道乔念不是自己能随便骂的,再怎么着都是乔家的大小姐,乔家有钱有势。

行了,不要聚在一起,都上课去,没你们的事不要议论不要多管。

她得赶紧去联系乔家。

散了众人,乔念心安理得继续上课。

可教室里的气氛明显变了许多,处于低气压,一道又一道的目光打量着她,甚至有想看又不敢看的意思。

他们终于注意到一件事,今天的乔念变了。

腰板挺的笔直,自信张扬。

不像是刚来那会儿唯唯诺诺,明明很自卑却又故意装出一副什么都懂的模样,经常惹人笑话。

系统:【念念今天上课感觉如何,还习惯么?论坛上面的事情都解决了吗?需不需要我帮忙?】

中午放学,系统终于忍不住跳出来跟乔念说话,像是憋坏似的可等到她下课了。

已经解决了,谢谢你哦。

就算看到帖子那一刻,她是怀疑乔星愿也没有证据,但下一秒系统就把发帖人IP地址和手机型号发给了她。

速度快到不可思议。

系统:〔可爱ing〕

系统:【不客气,保护你是我的责任,今天反击完成的非常棒,所以我给念念准备了抽奖奖励。】

乔念:【什么抽奖?】

系统:【屏幕上方分别有红色、绿色俩个按键,任意点击一个即可获得系统惊喜,开始吧念念。】

乔念半信半疑点了红色。

系统:〔兴奋ing〕

系统:【恭喜念念获得高级公寓一套!】

乔念发懵:【认真的吗?】

这样就能得一套房?

系统:【千真万确,我不会骗念念的,房产证已经快递到家中,念念一会记得去拿哦。】

〔图片〕〔图片〕

乔念:……

她傻了,真·房产证!

乔念俩个大字和个人具体信息明晃晃写在上面,且公寓位置就是她现在住的地方,简直了。

神奇他妈给神奇开门,神奇到家!

——

呜呜呜,妈妈我害怕,我真的没有做,我不知道姐姐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呜呜呜,吓死我了。

乔家别墅内,乔星愿窝在陈淑贞怀里大哭,任凭怎么哄都不肯停下来,显然是在警局里被吓坏了。

陈淑贞肩膀处已然湿了一大片,她心疼的搂住乔星愿:妈妈知道的,星愿乖,来先别哭了,看看这漂亮的脸蛋都成了花猫,不哭了。

乔星愿爱美丽,眨着湿润的双眼,声音小了下来,还是抽泣不断:我不要当花猫。

不当不当,我们星愿是最漂亮的。陈淑贞把她脸上的泪花擦干净,不哭了,看看现在多好看。

星愿别哭,乔念这个逆女爸爸一定会收拾她,亏你还把她当姐姐,她却报警抓你,气死我了,怎么会有这种女儿!

乔宗明把人接回来的时候宰了乔念的心都有了,要说之前还顾着陈淑贞的感受,可现在看到乔星愿哭的那么委屈,他甚至想把乔念赶出家门,这样的女儿不要也罢!

乔星辰也是怒火中烧在心头,暴虐因子蠢蠢欲动:爸,这次乔念真的过分了,必须让她回来受罚!

我现在就让她滚回来。乔宗明气势汹汹打电话给乔念。

陈淑贞眼里闪着担忧却不敢出声阻止乔宗明,只盼着现在乔念机灵点不要接电话,免得被骂个狗血淋头。

她竟然把我拉黑了!乔宗明的嗓音响彻整栋别墅。

乔星辰怔住几秒,啧啧赞叹:乔念要疯,星愿你班上的同学知不知道她住在哪里,我现在就去把她逮回来,还真以为我们管不了她!

乔星愿单纯的摇头:不,不知道。

乔宗明瞪着眼睛能喷火:乔念的银行卡全部停了,淑贞你不准私底下给她钱,我看她能够撑到什么时候,离家出走还是拿着乔家的资本。

陈淑贞心底一僵,试图让乔宗明改变主意:念念是个女孩子,让她回来就好了,万一出点什么事情,我们后悔都……

乔宗明听不进去:她自己要走能的出什么事情,不吃点苦头她怎么知道这个家里好!

乔星愿心头暖暖的,觉得还是爸爸对自己好啊,于是当着贴心小棉袄道:爸爸你别生气,注意身体啊,姐姐她应该也不是故意的吧,只是怕大家说她而已,过两天就好了。

乔星辰禁止她再提乔念:不许替她说话,她都能报警抓你了,下次还不杀人分尸?

说什么,离家出走不是她自己自愿的吗,敢做还不准别人说?

乔星愿欲言又止,打量着爸妈的脸色,不知道该不该把事情说出来,毕竟有同学看见了啊。

陈淑贞见状,连忙问道:怎么了,还有什么事情吗?

乔星愿吸吸鼻子,小声道: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就是昨天我担心姐姐在学校论坛发了帖子问怎么样可以让姐姐回家,结果有同学说,说姐姐跟别人住一起,还,还可能发生了很多事情,有孩子。

她越说越小声。

听到最后陈淑贞整个人都震惊了!

乔念才多大就被说有孩子,谁能受的了啊!

老公你赶快让人去查到底是谁说的,念念虽然平时不懂事,但肯定不会这么做,她怎么受得了别人这么说她啊。

谁知乔宗明竟然思索了好一会,相信了乔星愿的话,她什么事做不出来,指不定就是真的,别人若是没有看见,会这么编排她?

乔星辰点头:空穴不来风。

乔星愿就更紧张了:那怎么办,爸爸你要救姐姐啊,要不然她岂不是会被别人一直嘲笑。

乔星辰:那是她活该!

陈淑贞摇头,坚定自己的想法:不会,小念不会这样,我出去找她回来说清楚。

你不能去,你只会惯着她。乔宗明最不喜陈淑贞偏心乔念,板着脸:星愿也是你的女儿,她哭成这样你不在家里陪她,一碗水总要端平才像话。

陈淑贞脸色微变,心口发苦,她一直都尽量把一碗水端平,可是乔念在外面受了那么多苦,她很内疚。

这份内疚是要用一辈子去弥补女儿的,她一直坚信如果女儿没有被抱错,那如今的乔念也会如同乔星愿这样优秀。

乔宗明又拨打电话,我让乔晟去找她。

乔晟身为乔氏兄妹中的老大,也是乔氏集团的继承人,雷厉风行,不怒自威,年纪轻轻凭借自己的本事打拼出一个金融公司,成为近来金融圈内炙手可热的金融大鳄。

在乔家他甚至比乔宗明还像一家之主。

乔念最怕的就是他。

乔晟开口,乔念不敢不乖乖的滚回来。

陈淑贞仍旧担心着:也行,但要告诉乔晟好好跟小念说话,不要让他把人绑着回来。

乔宗明不耐烦:绑就绑了,也不会脱层皮。

没关系妈妈,我也可以跟大哥说的,你不要担心。乔星愿化身贴心小棉袄安抚陈淑贞。

反正大哥也宠我,应该会听的。

陈淑贞眉间的忧愁散去,总算露出一丝笑意,不过更多的是苦笑:好,谢谢星愿。

乔晟、乔澈、乔星辰,家里三个儿子都宠着乔星愿,要什么给什么,如果乔念在家里也有这种待遇就好了。

下午乔星愿和苏雅都没来上课。

乔念过的那叫一个舒坦,感觉连以前讨厌的数学都眉清目秀许多,看来乔星愿这个团宠总会在无形之中多多少少影响着自己。

背着书包回到小区门口。

一个人拦住了她的去路。

乔念上下打量他一眼,乔晟应当是下班后过来的,身上还穿着剪裁合体的定制西装,五官深邃,面容俊朗,气度不凡,从头到脚挑不出毛病,比沈乔宗明还有一家之主的姿态。

其实乔家的孩子都长的不错。

这得归功于陈淑贞,她曾经也是惊艳了整个京城的第一美人,风华万千,她的孩子又怎么会不继承她的美貌。

乔念你出息了,我才几天没回家,你就跑这来,有什么事跟我说,为什么要离家出走?

乔晟见乔念不打算先开口叫自己,直接把她堵在了一旁,仗着身高有势居高临下的看她,给人一种压迫感。

这要是以前的乔念,肯定会怂。

因为她在乎亲情,乔晟上班应酬已经很累了,她不想让他为自己的事情操心,更不想让他失望。

因为乔家的孩子,各个都很优秀。

她不能拖后腿。

但现在,乔念早就脱胎换骨,姿态比乔晟还霸气往旁上轻轻一靠,面上闪过不耐:我已经十八岁了,住哪里是我自己的选择,我也没有用你们乔家的钱,这还不行?

乔晟蹙眉:十八岁就可以随便做选择吗?你还在上学,你哪儿来的钱,还是说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

乔念耸肩:十八岁还不行,那你报警吧。

看警察怎么说,还能抓自己回去?

小念。乔晟深呼吸,压下心中同样的不耐,自乔念回到乔家,家里平静的生活就开始鸡飞狗跳。

没一天安宁。

他都有些麻木了,可乔念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妹妹,不得不管。

你是因为星愿的事情所以不愿意在家里住对吗?

乔念坦坦荡荡:对。

据我所知,她已经跟你道歉,这就意味着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你也该回到家里住。

乔念沉吟两秒,唇畔勾出嘲讽:你们还是不知道我为什么离开家里,是你们偏心,对我长久的忽略,这样的家庭我待着还有什么意义,我走了你们挑刺,我住乔家的时候你们冷暴力,怎么着,我天生就那么贱,必须让你们虐我遍体鳞伤还不能反抗?

她一连串的话把乔晟说的有点懵。

我们什么时候偏心了,星愿有的你也有,什么东西都是两份,更没有特意忽略你。

乔念本来以为自己可以心平气和的跟他说,但还是高估了自己,索性说个清楚:那我问你,我喜欢什么风格的衣服,对什么水果过敏,不喜欢吃什么青菜,乔星愿最害怕的动物是什么,她最爱什么口味冰淇淋,擅长的乐器是什么?

乔晟叹了叹气,觉得乔念还是在吃醋闹别扭,疲惫地回答道:星愿喜欢草莓味的冰淇淋,喜欢弹钢琴,曾经还获得全国青少年比赛第一名,至于害怕的动物很多,蛇和虫子她最怕。

乔念听完露出一副了然于心的表情,眼底的冰冷已藏不住:那我呢?

你……乔晟张张嘴巴,哑口无言。

他好像还真没了解过乔念的喜好。

乔念嘴角的笑意渐浓,眼中有某种不可名状的恨意似流星般转瞬即逝: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可是很了解你们每一个人啊,需要听一听吗乔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