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手指隔着布料磨弄 锁链 哭 逃

看了一眼怀里病恹恹的小孩,他阴笑了几声,楚悠悠在电话里说这个孩子有病,沈清姿急切需要和他再生一个孩子治病……

沈清姿只要还想要那脐带血,她就没有抢孩子的资格,就连她的人,也得心甘情愿供他享用……

就算他没那功能了又怎么样?那女人又不知道!

越想到这,李董心里越爽!

沈清姿眼前一阵阵晕眩,她不信,不到鉴定结果出来那一天,她绝不会信!

她脸色阵阵发白,李董,无忧到底是不是你的孩子,等鉴定结果出来后才知道!但她是我女儿是毋庸置疑的,请你放下孩子,否则我要报警了!

李董阴恻恻的冷笑:沈清姿,你这又是何必呢?咱俩还得一起努力再生一个给她治病呢不是?你放心,你们母女跟我回去,我保证会努力……

污言碎语激的沈清姿气血上涌,她咬着牙关,脱下高跟鞋冲过去就往李董头上砸,趁着一群人愣神的空隙飞快抢过了小无忧。

但她人单力薄,没跑多远就被李董一行人快速追上。

一个黄毛从背后猛地扯住了她的头发,猛地一拉,她当即站不稳,仰面摔了下来,倒下的一瞬间,她紧紧的用身体护住怀里的小无忧,任凭那些人怎么踢打拖拽也不松手。

不识抬举……

李董没想到沈清姿竟然这么犟,但又怕弄伤她怀里的孩子,也不敢让手下人强行硬拽,亲自蹲下身,将沈清姿的手指一根一根的从小无忧的身上掰开。

妈咪,妈咪……小无忧在沈清姿的怀里哭的撕心裂肺,小手小腿也不停的踢打着面前的坏人。

力气一点点耗尽,眼泪无声的滚落。

无力感铺天盖地而来,难道要再一次看着女儿被抢走吗?

我求求你……把女儿还给我!

住手。

忽然,一道充满威压的男声响起。

沈清姿抬起眼来,就看到身姿颀长的男人出现在面前,他逆着夕阳,身后披着万千的光芒,就如同从天而降的神祇一般。

她呆呆的,竟然是厉封爵。

哟,哪来的小白脸,少他妈管闲……啊!领头的保镖话音未落,突然被人一拳掀翻在地。

厉封爵像看着死人一样看着几人:找死。

几个保镖面面相觑,一窝蜂朝厉封爵冲过来,然而几人连男人的衣角都没有碰到就全部瘫倒在地了。

啊……

几人在地上翻来覆去打滚呼疼。

厉封爵扫了眼苏启:统统送去警局,好好招呼他们。

是,厉总。苏启颔首,掏出手机打电话报警。

沈清姿呆呆地望着满地躺着的保镖,飞快的回过神,她顾不得此刻狼狈的样子,赶紧坐起来,焦急的抹去小无忧脸上密密麻麻的泪珠。

无忧不怕,妈妈在!妈妈在……

妈咪,呜呜,无忧不要和妈咪分开……小无忧被吓坏了,细细的手臂紧紧地搂住沈清姿的脖颈,哭的声嘶力竭的。
不怕,妈咪在,妈咪在这里。沈清姿紧紧地抱着女儿,刚才真是怕极了。

她必须一遍遍抚摸着女儿,感受着她身体上传来的温度才能确定女儿还在她怀里。

男人眸色深沉的看着眼前的女人和孩子。

小无忧哭得整张小脸脏兮兮的,再加上原本就虚弱,这会又被沈清姿紧抱着,厉封爵没能看清她的脸。

匆匆一眼,再加上小家伙剃了短发,像个假小子,倒是和厉夜擎有些相似。

这个女人是秦默的妻子,她怀中的孩子却被李董称作女儿?

他皱起眉冷声道:起来。厉封爵见到沈清姿还跪在地上,很不喜欢看到她这副狼狈的模样。

他承认他对这个女人有特殊的性趣,也承认他对这个女人有诸多的好奇,但他不会问。

沈清姿也意识到自己狼狈滑稽的模样,露出一个礼貌尴尬的微笑,想从地上站起来,可不想……

她刚才被保镖在地上拖行,后背上已经没有一块好皮肤,殷红的鲜血蜿蜒而下,她刚一动,就疼得倒抽几口凉气,直接站不稳,差点又朝厉封爵栽过去……

厉封爵深邃的黑眸一眯,及时扶住了她:哪里受伤了?

沈清姿强忍着疼痛,心脏都跟着收缩了一下,她摇了摇头:我没事,谢谢厉总关心。

痛就说出来,不用忍着。厉封爵紧盯着她,眸光深谙。

沈清姿还是摇了摇头:我真的没事……厉总,谢谢你!

厉封爵抬眸看了她一眼,没答,目光却越过她的侧面,看见她后背衣服被磨烂,往外流血,皱了下眉,将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

沈清姿刚想拒绝,就被男人的大手按住肩膀。

厉封爵加重语气:要还的,记住了?

沈清姿反应了一瞬,脸上失去了一些血色,咬唇道:我知道。

厉封爵起身收回目光,向身边人吩咐道:安排人带她们去医院。

……

另一头,被冷寒逼停的李董看着车身凹陷的豪车,又看看倒在地上嚎叫不止的手下,神情十分难看。

他看到厉封爵走过来的时候就知道大事不好,当即上车就跑。

上次在封家酒会他被厉封爵打了一次,这次居然又被他的保镖拦住了。

他这究竟倒了什么霉?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起来,是楚悠悠打来的。

刚接通,楚悠悠的声音就从电话的另一头传来:李董,见到你女儿了吗?是不是特别聪明,可爱?

沈清姿从秦家老宅离开之后,她就打电话给李董,告诉他沈清姿五年前跟他睡过之后,生下了一个女儿。

也不用特别感谢我,大家互惠互利。

感谢你?李董突然拔高声调,火气再也控制不住,楚悠悠,我不弄死你已经算对得起你了,你竟然敢耍我?

楚悠悠傻了,连忙问道:发生什么事了?没见到你女儿吗?

见到了又怎么样?你怎么不早说那女人和厉封爵有一腿?我才把女儿抢回来,厉封爵就跑过来替她撑腰,把我女儿又抢回去了!

这不可能吧,李董,你别开玩笑了……楚悠悠也大吃了一惊,之前是听说沈清姿认识厉封爵,但厉封爵还管她这档子事?

谁在跟你开玩笑!李董警告:楚悠悠,你是嫌我命太长了吧?

楚悠悠满心嫉妒,咬牙切齿说:瞧你这话说得,沈清姿要是真跟厉封爵有关系,能被我玩得团团转?厉封爵肯定是一时被她勾引了,迟早会腻了她的,李董,难道你真的要让你唯一的孩子流落在外么?

李董听了楚悠悠的话,神色缓和了些,那可是他唯一的种,虽然只是个赔钱货,那也比断子绝孙强啊!

把心一横,别说是厉封爵,就算天王老子也不能拦着他抢回女儿!
医院,沈清姿抱着女儿做了个详细的检查。

好在小无忧没有什么大碍。

沈清姿这才松了一口气,眼泪差点落了下来,但望着病床上的女儿,又把眼泪逼了回去。

妈咪,妈咪……睡梦中的小无忧骤然低呼起来。

妈咪在,妈咪在。沈清姿连忙抱住女儿,在她的轻声安抚下,小无忧又睡了过去。

她抽了纸巾轻轻地将女儿眼角的泪水擦掉,脑海里不由得又浮现李董那张恶心的脸。

明明小无忧和李董长得一点都不像……

但她又亲眼从监控里看到李董进了她的包厢。

沈清姿如鲠在喉,为今之计要尽快做个无忧和李董的DNA鉴定,如果……如果李董真的是无忧的爹地,为了无忧,她也只能忍了。

不想,等到了晚上的时候,一伙人就直接找到了她。

沈清姿小姐你好。我们是法院委派的鉴定中心工作人员,受李董之托来采集无忧小姐DNA信息的,请你们配合一下。

法院?李董这是看厉封爵昨天帮了她,知道不能私下解决,所以准备跟她打官司么?

沈清姿顿时警惕起来,防备的道:我怎么知道你们是不是骗子?

这是我的身份和工作证,你可以查一下。领头人将身份证递过去。

沈清姿接过身份证,跟网上鉴定中心的照片仔细对比,还真是鉴定中心的工作人员。

领头人很诚恳的说:沈小姐,想必你对自己的处境很清楚,要真是为了孩子好的话,最好不要反抗,你女儿要真是李家的小姐,不但她这一辈子是人上人,就连你也会跟着大富大贵。

沈清姿没有反对,其实就算李董不安排人过来,她也要做亲子鉴定。

她不稀罕什么大富大贵,她只想着能赶快确定李董到底是不是无忧的爹地。

DNA采集的过程很快,鉴定中心的人收集了小无忧的头发,指甲,皮屑等。

等他们离开之后,小无忧拉着沈清姿的衣袖,妈咪,早上那个很凶很胖的男人,他说是我的爹地,这是真的么?

还不能确定。沈清姿认真的回答,并没有因为她是个孩子就敷衍她。

小无忧眨着眼睛,脸颊一鼓一鼓的,很认真地说:那我希望他不要是。

为什么?

小无忧仰着头,非常严肃认真地说:因为他凶又想把我带走,不让我和妈咪在一起,可我最喜欢妈咪,只想要和妈咪在一起。

沈清姿捧住女儿的小脸,在她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心里又满足又酸涩。

她的小无忧啊……

真的好贴心。

沈清姿抱住女儿,就像是抱住了整个世界,心里暗暗发誓,无论付出什么代价,也一定要治好她。

一阵悦耳的铃声忽然响起来,沈清姿拿过手机,是程思雨打来的。

程思雨是她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她们之间的关系一直都跟亲姐妹一样。

沈清姿深吸了一口气,指尖滑过屏幕,将电话接通,还没有来得及说话,程思雨的噼里啪啦的声音就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