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小说《邪王绝宠俏医妃》姚青梨慕连幽已完结版全文章节阅读

“……”夏儿心脏一缩,气得直想哭了。现在她们已经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躲着,哪有脸闹上公堂,被人指指点点的。

“怎么不说话了?”罗太太冷笑一声,“你不告,我还要告呢!就告你家小姐脏了我的地儿。她住过,我房子以后都租不出去了!坏我家房子的风水!去呀?不去?那就给钱吧!不给钱,那就滚!”

“你——”

“好啊!”姚青梨冷笑着走出来,“这破地方,我还不稀罕呢!”

“夏儿,秋云,快去收拾。”

“等等!”罗太太懵了一下,接着便冷盯着姚青梨:“走?你说走就走?”

姚青梨墨眉轻敛:“这不是如你所愿吗?这院子位置差,还又小又破,连门窗都掉漆了,窗纱也破了,凳子还有两个短腿的。

就你这院,最多也就五百文一个月。一两,已经比市场价高了。你还想加到二两?呵呵,我们拿着二两再租一个更宽敞,更齐全的院子不香吗?”

罗太太胸口直起伏,怒极反笑,“你有本事就去租呀!就你这烂臭名声,连医馆都扔出来,客栈都不让你住。我瞧有没有人愿意把房子租给你。”

“不租就不租呗。”姚青梨不以为意地摊了摊手,“反正京城也不欢迎我,我们干脆离京得了。到时,花二三百文钱租个乡镇小房子更好。省钱又能远离是非。”

“你——好好好,现在是你们要走,但你们交的一两银子租金,我是不会退给你们的。”

“不退就不退。”姚青梨却嗤笑一声,“继续租住在这里,二两一个月,一年得二十二两银子。离京租个乡镇小院子,一年才二、三两。走了还赚了!”

“夏儿,秋云,我们走。”姚青梨淡淡地转身。

“等等!”罗太太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咱们签了文契,谁租不够一年,就赔五倍租金。”

“行啊,那就不毁约了,按早上签的,一两一个月,一个铜板也别想加。”

“你你你——很好!”罗太太气得摔门而去

夏儿和秋云见状,不由倒抽一口气,接着,回头一脸惊呆和钦佩地看着姚青梨。

夏儿怔怔地道:“总觉得……小姐醒来后,整个人都变了。”

秋云点头,若是换作以前遇到这种事,小姐别说出来跟人争辩了,说不定还会立刻服软给钱,以求大事化小,还会说什么吃亏是福这种话。

哪会像现在一样,不但上前争论大获全胜,还把泼辣厉害的罗太太逼得落荒而逃。

“经历这么多,自然得改变。”姚青梨淡声道,“否则,如何应对以后的生活?”

秋云和夏儿不由心酸。以前单纯善良的小姐,现在却被逼得性格大变。这种成长,怎么想,都是令人心酸难受的。

这时,姚青梨身子一晃,有种头晕目眩之感。

夏儿一惊,连忙扶着她:“小姐怎么了?是不是头上的伤口痛?”

“快,回房躺着。”秋云急道。

“好……”姚青梨点头。

醒过来后便经历一连串事件,倒也顾不上身体。现在放松下来,便觉得一阵发虚发软,额上的伤口隐隐作痛。

姚青梨被夏儿扶着走进卧室。

里面被打扫得干干净净的,可惜床上没有被褥等物。

夏儿只好把身上的大衣脱了,铺在床上,让姚青梨躺上去。

“娘……”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响起。

姚青梨回头,只见一个小团子吧嗒吧嗒迈着小短腿跑了过来,怀里鼓囊囊的,似是揣着什么东西。

到了姚青梨跟前,小宝摸出了怀里的油纸包,打开,是三个包子。最上面的是带褶的肉包,另外两个是馒头。

小宝把肉包送到姚青梨面前:“娘,吃肉包包。”

“你上哪找来?”姚青梨震惊了。

“去年给牛伯伯捡柴禾,伯伯给小宝三文钱。”小宝一脸殷切地看着姚青梨,“小宝藏着,留着给娘买包包吃。”

他从小就没见过娘,刘婆婆常骂他是没人要的野种。但他从来都不信,他相信爹娘肯定会来他回家的!

所以他把自己赚的钱小心地藏着,将来好给爹娘买好吃的。

这不,他现在不就有娘了吗。

“娘,吃。”小宝期盼地看着姚青梨。

姚青梨心揪了一下。

这孩子,忒懂事了些。昨夜他分明也是受了惊吓的,可却能悄悄的做好这些事情。

“小宝真乖。”姚青梨微笑着拿起肉包掰开,把多肉的一半给他:“小宝也吃。”

小宝受宠若惊:“小宝不饿,这个留着给爹吃。”

一个“爹”字,让气氛瞬间凝固起来。

秋云吓得脸色发白,夏儿已经一把捂住了小宝的嘴巴!

好端端的,提什么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