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吗不痛我就继续小丹 走绳结磨花蒂

乔念,你有没有一点姐姐的样子,这么高的楼梯你敢推星愿下去,要是星愿有什么事我饶不了你!

怒吼声在富丽堂皇的走廊响起,乔念睁开眼睛就瞧见她的父亲乔宗明正呲牙咧嘴瞪她,眼底对乔星愿的心疼依旧那么刺眼,让人寒心。

只是……她不是死了吗?

死在医院里。

难道,是重生?

乔宗明见她木然着脸全然不知悔改,更是气急,反手又想一掌甩乔念脸上让她清醒清醒,但是没打着,怒喝:乔念!

乔念被一位容雍华贵的女人拉到一旁,陈淑贞用身体护着她,紧张不已:老公你有什么话好好说啊,别吓着小念。

乔宗明再拔高嗓音,厉呵:我能吓着她?她胆子比天还大,妇人之仁,你就是太惯着她,让开!我今天要好好教训这个逆女让她长记性!

乔念漂亮的眼眸闪了闪,脑袋里记忆如潮水般涌来,她重生了,而且前世所发生的种种事情犹如一本书,一本玛丽苏团宠小说。

她是无脑恶毒女配,一出生就被抱错的孩子,乔家真正的骨肉,前两年才被接回家生活,性格别扭又自卑。

而本文女主是乔星愿,乔家养了十八年的小公主,万千宠爱于一身,亲和力爆表。

只要她微微歪头,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天真无邪那么一笑,单纯可爱,无论男女老少就没有人会不喜欢她,自己只是一个衬托她的存在。

乔星愿白白嫩嫩,可可爱爱,拥有这世上最好的一切,亲情、友情、爱情……一开始乔念回到乔家没想那么多,一家人他们总归还是心疼自己的。

但是她错了,大错特错!

家里所有人都偏爱乔星愿,尤其是她的父亲和三哥。

乔星愿喜欢淡粉,所以连同着自己的装饰房间也要向她看齐,原因是女孩子都喜欢粉色,自己品味低下,不适合发表意见。

乔星愿走优雅名媛路线,喜欢弹钢琴,即便是自己一窍不通没有天赋,也要跟着她一起学,美其名曰锻炼名媛气质。

乔星愿收到的礼物每一件都是精心挑选过的,给自己不过是顺便,他们说那是因为乔星愿身体不好,需要加倍呵护。

而乔星愿不喜欢做的事情,无论大小自己也不可以做,他们说自己作为姐姐不能那么自私,一定要照顾妹妹的心情。

因为乔星愿……

乔念不服,她也是乔家的孩子!

她反抗过,争执过,试图让家人多注意她一眼。

可每次挨骂的都是她。

渐渐地,她变了。

目光阴郁,心思阴暗,脾气暴躁。

乔星愿所拥有的,她要!

乔家人的宠爱,她也要!

乔星愿的朋友和人际关系,她更要!

不择手段,处心积虑。

可最后还是暴露了,乔家众人知道她所作所为自然怒气冲天,为了保护乔星愿不再受伤,乔宗明不顾陈淑贞的阻拦,将自己关进了精神病院。

不出一年,便香消玉损。

爸爸。虚弱的乔星愿拉住乔宗明,她天生就一副讨人喜欢的好样貌,弱柳扶风,现下泫然欲泣更是让人忍不住的去心疼和安慰她。

不关姐姐的事,是我自己没有照顾好自己。

她不替乔念解释还好,一解释乔家老三乔星辰便炸了,少年身姿挺拔,五官俊朗,因乔星愿的话染上怒意,乔念你能不能安分一点,不欺负星愿你一天都活不下去?

他与乔星愿乃龙凤胎,不,更确切的说他与乔念是龙凤胎,只不过出生的时候乔念被抱错,前年才被接回乔家。

自小在乡下长大的乔念各方面都比不上乔星愿,回来后不安分守己,处处与乔星愿争风吃醋不说,趁家人不注意还经常动手,今天也不是第一次了。

要不是我碰巧看见,乔念你又准备让星愿进医院你才高兴是吧?

星辰,小念绝对不是这个意思,她不会的,先看看星愿的伤要不要紧,医生叫了吗?陈淑贞身为母亲左右为难,手心手背都是肉不知道该帮谁,不得已拉了拉乔念的手,别把事情闹太僵。

更何况他们现在还是在酒店,准备吃饭。

虽说是自家旗下酒店,这走廊里人来人往的,难免被人拍了去说闲话。

乔念在回忆中脱身,黝黑的眼睛扫过在场的人,以及乔星愿那可怕到不足一厘米的小伤口,咧嘴忍不住露出失望:我没有推她,你们就不能相信我一次?

她记得清楚。

这是乔星愿自己没有站稳崴下楼梯,可他们总是这般不信任自己,甚至不需要听自己解释,固执的认为自己欺负乔星愿。

你还狡辩!乔宗明非常疼爱乔星愿,只因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从小捧在手心里的:管家,把她拉回家里关到地下室反醒,不许给她吃饭,什么时候想清楚了,什么时候让她出来!

别,爸爸。乔星愿紧张地拉扯乔宗明衣角,努力的证明自己没事:我没事爸爸,姐姐不是故意的,不要关她。

乔星辰驳回妹妹的话:你就是太善良了,什么都让着她,可是她有想过你吗?这次要不是我亲眼看到了你可能会死的!

乔念:……

她再一次眨眼睛生怕自己看错。

一厘米的伤口,说的好像天都塌了似的!

乔星愿依旧红着眼睛,楚楚可怜摇头:我真的没事,还是不要让大家担心了,是我的错,我没有照顾好姐姐跟姐姐没关系的。

乔宗明瞧见从小养大的女儿如此的识大体懂事,当场想打死乔念的心都有了,谁都不要替她说话,今天我说了算。

陈淑贞着急:老公……

乔宗明:闭嘴!

嗤。乔念一改常态,没有像之前那般又哭又闹求他们相信自己,冷静的看着乔星愿的脸,阴气森森。

乔星辰握紧了拳头,忍不住就要揍她:你还笑的出来,果真没心没肺!

乔念白皙的脸颊出现一抹坚定,掷地有声:我说了没有推她,她……

乔宗明打断她:我不想听你解释。

乔念可不管他听不听,提高声音:不是有监控吗?调监控,我没有推她,是她自己没有站稳,这个锅不能扣我头上。

这件事跟自己一点的关系都没有,她不想当冤大头,不想再去地下室饿肚子,更不想再重复前世的悲惨生活。

她要换一种活法!
乔星辰不信,对他来说乔星愿的话就是圣旨:看什么看,不用看就是你做的,我用脚趾头都能想到,你就是喜欢欺负星愿。

乔念眯眸:那我要是没做呢?

不可能,你就是做了!

乔念不想再废话:调监控。

乔星愿看着姐姐和哥哥为自己吵的火花四溅,着急不已:别吵了你们别吵了,三哥你就不要说姐姐了,这件事情跟姐姐没有关系,都是我的错,我道歉好不好?

乔宗明不能再纵容乔念的任性,这么下去迟早会出大事的,他不顾乔星愿的请求:乔念我知道你不服,做了就是做了,敢做不敢当你还是我乔家的女儿吗?马上给星愿道歉回地下室反醒,这件事就算了。

凭什么?乔念平时不敢直视乔宗明的眼睛,害怕从他的眼睛里看到失望,但是现在她敢了,还清晰的看他掩盖不住的嫌弃,她也不在乎。

我都说了不是我,你们为什么不去调监控,是你们心里有鬼吗?还是怕她在说谎,怕你们冤枉了我?

乔星辰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当即就跳了脚:笑话,你以为星愿跟你一样撒谎成性?星愿绝对不会说谎的,说谎的只有你一个,绝对不会放过你!

乔宗明耐心耗尽,带着乔星愿起来,冷冷对管家道:带她回去。

压根就没想过去调监控。

自乔念回家以来,每天都在闹,他还有什么理由相信她?

陈淑贞心慌,真怕自己护不住乔念:小念。

乔念转头看她一眼,迈开步子往监控室走。

她没有推,不会认。

她要把监控都甩在他们脸上!

陈淑贞追上去:小念你去哪里?

乔宗明气不打一出来:你管她去哪里,星愿都受伤了没看见吗?

我没事爸爸,我可以忍的,妈妈身体也不好的,我们去还是去看看吧。乔星愿拉扯着乔宗明的衣裳,小时候也是这般撒娇,可爱的让人抗拒不了。

乔宗明拿她没有办法:你啊你,就是太善良了。

担心女儿身体,他没带着去而是让酒店里的医生帮忙看看乔星愿的脚和伤口,以免扭坏了骨头或者造成感染。

骨头应该是没有被伤到的,如果乔董您不放心可以去医院拍个片子以防万一,伤口不要沾水,过两天就好了。

医生看着眼前的瓷娃娃内心感叹,真是个小公主啊,这么一点点伤口自己要是来晚一些估计都愈合了,乔家如此紧张,是真的很心疼她。

乔星愿柔柔朝医生微笑:谢谢医生。

乔星辰跟着感谢:谢谢。

不客气。

乔宗明当然是不放心的,就要扶着乔星愿往外走:能走吗?爸爸还是带你去拍个片子看看,你那么喜欢跳舞,伤到脚可不行。

乔星愿看着乔念消失的方向,犹豫:可是……

不用管她!

监控室,乔念冷眼看着姚韵兰。

女人气质优雅,身段妙曼,她是陈淑贞的闺蜜,同时也是乔家最有面子的女佣。

姚韵兰端着职业微笑:大小姐,你看,这……监控坏了,没有拍到你推二小姐的画面,该怎么跟先生说明和交代啊?大小姐,要不然你就低头认个错,先生也不会怎么罚你的。

陈淑贞扶着额头喘气,她自从生了三胎之后身体就一直不怎么好,怎么了,小念,韵兰你们看到了吗?

监控室的俩人全部站着:夫人好,很不巧刚才大小姐所在的位置监控突然黑屏了几分钟,所以什么都没有拍到,不过我们已经尽力修复,不知道能不能找到。

陈淑贞看向乔念,有些遗憾:这样啊,那你们赶紧修复吧,修好了送到家里。

好的。

陈淑贞喘匀了气,伸手把乔念拉到身边安慰:监控坏了,没办法看,小念我们回去吧,一起去陪星愿到医院看看怎么回事,别怕,妈妈相信你。

乔念沉默着不说话。

她觉得不太对劲,怎么就会坏了?

姚韵兰扶着陈淑贞,也跟着道:是啊大小姐,别担心,夫人相信你就好了,你一会跟二小姐和先生认个错,这事儿也就过去了。

乔念离开监控室前最后看一眼那些人,他们都低着头,眼底划过疑问,刚刚……她是不是遗漏了什么人?

饭肯定没有吃成。

陈淑贞带着乔念去了乔宗明所在的医院。

乔星愿看见白大褂就抹眼泪,害怕的抓着乔宗明的手不放,她从小就比较体弱多病,打针都打出阴影来了,可是现在为了不让爸爸和哥哥担心,她强忍着不适,一声不吭。

乔星辰捂住妹妹的眼,心疼到有些哽咽:再忍忍就好了,星愿不怕不怕,就是替你看看骨头有没有扭到。

乔星愿倔犟咬着下唇,闷闷的:嗯。

怎么样,星愿没事吧?医院就在附近不远,因此陈淑贞很快就拉着乔念出现。

乔宗明如同看死人一般的眼神看向她:你看到你妹妹这样你就高兴了,我怎么会养出这么一个白眼狼女儿!

乔星辰也是阴阳怪气的嘲讽她:你不是说去调监控?监控呢,你刚才不是还很笃定没有推星愿,证据赶快拿出来啊。

就这副丧批样他就知道,乔念肯定又在装模作样。

姚韵兰笑的比较不自然,似乎是替乔念掩盖什么:监控那边出了点问题,现在还不能提取,稍后他们就送到家里,三少爷别着急。

那就是没有!

乔宗明再也忍不住,咬牙:乔念,你给我跪下!

乔念镇定自若,带着拒人千里的冷调:我是清白的,你们也能让她跪下来给我道歉,或者你们给我道歉?

乔星辰惊愕瞬间,转而鄙夷:我看你是疯了,星愿绝对不会的,我们也不会错,你就死了这条心。

陈淑贞心累,知道不能再闹下去:好了小念,别闹了,交给妈妈解决吧?

姚韵兰看了看乔宗明,声音故意压低了问:大小姐这监控不是坏了,难道你……想要作假的蒙混过关?

乔宗明血压又是一升,这个逆女!

乔星愿把哥哥的手掌拉开,露出水润润的双眼,声音里充满颤抖:姚姨你别说了,姐姐我会告诉爸爸你肯定没有推我,都是我不好,非要去拍照片,对不起大家。

你是对不起我,你自己的错你自己承担。

乔念抬起手机播放视频。

那是监控视频!

两分钟的过程,可以清晰的看到乔念真的没有触碰乔星愿,是乔星愿转身的时候自个不小心崴了脚,并且拖了一把乔念。
至始至终都没有出现乔念推搡乔星愿的场景。

长达十几秒的沉默后,乔星辰脸色变的很难看!

这么会?

乔念真的没有撒谎?

众人一时之间都没说话,尤其是乔宗明,叫的那么凶脸都差点挂不住,难道他是这次真的冤枉了乔念?

陈淑贞如重释负,打圆场:既然念念没有推星愿那就好,这都是误会,你们就不要揪着念念不放了。

乔星愿圆圆的眼睛里再次涌出泪水,语气里藏着一丝委屈:妈妈说的对,我相信姐姐的,跟姐姐没关系。

乔念:那你跟我道歉。

乔星愿眨眨眼睛,视线有些模糊:姐姐……

为什么要她道歉?

你明明可以说清楚我没有推你,但你就是不说,左一句我没事不要怪姐姐,右一句很抱歉对不起,解释一句你就那么难,你会死吗?

乔念终于把前世憋着的话说出来。

乔星愿总是这样,看似为自己说情,实际上是火上浇油,这模棱两可的话任谁听了谁不觉得是自己在欺负人?

乔星愿被吼,抖了一下:我没有姐姐,是我不好……

乔星辰挡在乔念面前,振振有词:你不要得寸进尺,星愿从小胆子就小啊,她肯定是被吓坏了,你没推就没有推,以前推的还少吗?有什么好得意的。

乔念:……

乔星辰这破三观是没有救了。

气氛有点尴尬,乔宗明总算没有再喊打喊杀,只是对乔念说:行了,今天的事情就到此为止,你以后也要像今天这样爱护星愿,不要再推她才算是个合格的姐姐,若有下次,我绝对不饶你。

呵呵。乔念发出的声音很低,异常平静,就那样坦然地跟他们对视,语调平缓,毫无起伏,生冷的就像是寒冬里渐渐结冰的湖面,但又不知道是对谁说。

好啊,来日方长。

她不欠他们什么,凭什么要接受这种不公平待遇?

既然已经回来了,那就不要怪她,她对不会这么白白的忍受!

独自一人回家。

乔念似一阵风上楼收拾行李。

她要搬出去。

在这里没一件事让她舒心。

包括房间的装修都是乔星愿的喜好,她算什么?

大小姐,这么晚了你去哪里……佣人在后面喊。

乔念一头扎进早就下单的网约车:可以走了。

嗡嗡。

手机微信响起,一个机器人头像发来的信息。

【念念,你出发了吗?】

乔念看着那页面有点恍惚,她是重生了没错,可不知道在哪里冒出一个机器人系统,非说自己跟它有缘分所以找上自己,帮助自己改变命运。

在酒店消失的监控就是它发给自己的,对于自己的一切它了如指掌,神秘莫测。

而自己只要好好学习,有时间多跟它聊天就好。

除此之外,别无所求。

就是别无所求才让乔念有些担忧,真的有这么好的事情?

【念念,在吗?看到回复信息。】

乔念:【在,去酒店的路上。】

【好的,路上注意安全,期待我的念念重新谱写自己的人生,加油,对了有困难记得找我,无论事情大小;没困难也要找我,我只属于你,我只会帮助你,永远忠于你。】

它发了一个表情包。

乔念看到后笑了一下。

【好。】

她姑且相信是上天的眷顾让她拥有这个机器人,毕竟没有比睁眼重生更魔幻的事情了。

——

我说这位大少爷,你有时间玩手机你开一下车不行吗?赶着去投胎啊这么急,我好不容易休息,你把我拉出来这合适吗?

黑色的宾利上,陈诉很不高兴。

看着前面堵成一条龙的马路直骂娘。

他好歹也是科研界的宠儿,整日没日没夜的卖命工作,一般想要见他还见不着,尤其是在他休息的时候!

身边这厮大晚上把自己薅出来就算了,还让自己这么矜贵的人开车,一路上捧着他那破手机爱搭不理的。

怎能不气!

你跟谁聊天?我看看。陈诉探头去瞧却慢了一步,什么重要信息都没看到,就见一只猫咪的图片,有些许粉嫩。

但这也把他雷个半死。

眼前这个人是许峄城吧?

许峄城是谁?

京城掌权者!

混圈子的谁不知道他名字,或者说大部分都默认了这么一个规矩,惹谁都不要惹许峄城,他低调是真低调,狠辣也是真狠辣,只手遮天,目中无人。

犯他头上便必死无疑,没有下次、没有原谅,只有睚眦必报,十倍奉还,生杀夺予,绝不姑息。

陈诉怔了怔,犹豫着:你丫的该不会……

许峄城侧目,一双乌黑鎏金的眼扫来:你有事?

陈诉恨铁不成钢的拍了一掌方向盘,当然有事!

这厮要自己给他开发一个软件,条件随便开,结果现在事成了他在干嘛,就拿着这逆天的玩意看猫?

不是,你心理是不是不健康啊,林谨白怎么给你看病的,把人都看废了,你逼着我开发软件结果就这,就这?

许峄城神色淡淡丢给他一个眼神:我没给你钱?

一身铜臭味,你也就剩钱了,研发者的精神精神你懂不懂?你要说你把这东西用在征途上我肯定没意见,你拿它看猫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陈诉气死了,白瞎了他这么好的设计。

许峄城:收了钱就闭嘴。

外面夜色无边,而他心中暗流涌动,似乎很久都没有这种感觉,那么想要,那么迫切赶去见一个人。

你指定有点毛病。陈诉嘟囔着,按下心中不乐意,但没办法啊他又打不过这厮,而且给的钱确实多。

缓缓启动车子,顺着车流往前,他又好奇道:你搬家就搬家啊,叫我干什么?老子还得负责给你搬家吗?那帮老头要是知道他们的宝贝被这么对待,还不把你大卸八块。

许峄城摩挲着指尖,不知在想谁,深沉如不见底的幽潭,隐隐透出几分暖意:不是帮我搬家。

陈诉闻言更火大,头顶冒烟:那他妈是谁?

真当他是生产队的驴啊,随随便便一个人都能够使唤他的?

您的房卡请收好,祝您入住愉快。

办理入住手续完毕,乔念带着行李箱入住酒店。

天色已晚,脑海里有不少东西都没理清楚,所以在酒店先安定下来,明天一早再搬家。

雾气朦胧的浴室里,乔念洗完澡出来看到手机多了好几个未接电话,分别是来自乔晟,陈淑贞。

其中陈淑贞发了很多微信询问她在哪里。

乔念如实告知,自己要脱离乔家生活。

其实前世陈淑贞待自己不错,最起码是把自己当女儿,即使自己没有乔星愿优秀的情况下。

可是陈淑贞也有一个致命的软肋,那就是以夫为天,她深爱乔宗明,事事以他为先,在自己与乔星愿的问题上,没办法明目张胆的偏向自己,左右为难。

所以乔念干脆帮她做了选择。

她身体不好,还是不要为自己操心了。

叮咚。这个时候门外有人摁门铃,乔念有些警惕,这个时候会是谁?

门外是个男性,年纪不大,穿着打扮挺正经的,还没看清楚脸,下一秒他就把手指堵在了猫眼儿上不让她看,并道:乔念你赶紧出来,我知道你在里面,快开门。

这是……

乔念开了门。

眼前的男性不是别人,是她表哥、陈诉。

长的自然不差,一表人才,风流倜傥。

陈诉比乔念大好几岁,自己风尘仆仆在外地赶回来,又看到乔念孤零零一个人就气不打一出处来:怎么回事,大晚上一个人在这里住?

乔念跟陈诉不是很熟,因为陈诉工作的关系,他们见面的次数不多,陈家兄妹反倒跟乔星愿他们比较热络。

尤其陈清让与乔星愿,不是亲姐妹胜似亲姐妹。

你来说教?她神色冷漠,对他没好脸色。

陈诉看她防鬼似的,接下来想要说的话也没能说出口,抬手摸了摸鼻尖:谁来说教了,小屁孩没规矩,这地方治安不好,收拾东西我给你安排地方住,免的姑姑和家里人担心。

乔念拒绝:谢你好意,我不去,我可以照顾好自己。

你才多大你能照顾自己,离开乔家你吃什么,用什么?外面很危险的你知不知道,不要闹了,跟我走。

乔念退一步,无话可说,关门!

就知道陈诉嘴里没好话,难道天底下就乔家最厉害?

以前那么穷她不也没被饿死么?

等等……等一下,卧槽!陈诉眼疾手快拦她被夹住了腿,疼痛之下粗口自然而然爆了出来。

只见乔念本就白皙的小脸十分诡谲。

你个小没良心的,这么对待你哥啊,知不知道你哥全身上下多金贵呐。陈诉抽着气倚在门框上,看起来很是滑稽。

乔念握紧了门把,冷冰冰没什么人情味道:你说对了,我就是没良心,再不走,你可能要躺着出去。

啧,别啊,女孩子不要打打杀杀的。见她真生气,陈诉连忙嬉皮笑脸进入正题。

我跟你说认真的,跟哥哥走不要住这里,哥哥给你安排地方住,距离你的学校很近,而且都不用你付房租,岂不美哉?

乔念心中警惕:你到底想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