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荡受np纯肉 他像疯了一样的索取

沈清姿一个人坐在走廊的长椅上,今天万幸有小夜和厉封爵在,无忧才能这么快得到最好医生的救治。

天色渐晚,小夜在她几番劝说下才同意跟厉封爵回家。

可等空荡的走廊上只剩下她一个人时,无助和恐惧瞬间将她吞没。

来医院的路上,无忧仰着头,却始终止不住鼻血。

小小的孩子明明那么害怕,却还是懂事的用小手不停的替她抹去眼泪,一遍遍对着她重复:妈妈我不疼我没事,你别哭……

想到这,她埋下头痛苦的捂住脸,她的无忧啊……

不知道过了多久,急救室的门才打开。

医生,我女儿怎么样了?

医生摘下口罩:你女儿的鼻血,现在已经止住了。

沈清姿松了一口气,然而,还没等她彻底放松,就听到医生说:只不过,从刚才的检查结果来看,你的女儿患有凝血功能障碍症,情况很严重。

老实说,医生其实都不知道患有这种病,又遭受了虐到的小女孩究竟是怎么活到这么大的。

她现在能活着,就像是一种冥冥之中的奇迹一样。

听到医生的话,沈清姿的心悬了起来,整张脸惨白到极致。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医院的,也不知道是如何走到秦家大门口的……

她耳畔只回荡着医生那句——

很遗憾,沈女士,你的造血干细胞和你女儿的不匹配,最好的办法是你跟你丈夫再要一个孩子,利用生产时候的脐带血救你女儿。

沈清姿到秦家的时候,秦默和楚悠悠在陪着齐齐玩耍。

楚悠悠一看到沈清姿就连忙让明姐将齐齐带走。

她挡在沈清姿面前:你来做什么?给我走,这个家里不欢迎你!

沈清姿看都不看楚悠悠,直勾勾盯着秦默。

因为担心无忧,她说话时嗓音都在发颤,努力不让眼泪流出来:秦默,无忧她……她得了凝血障碍症!

见秦默一副没反应过来的模样,她又红了眼,恳求道:医生让我们再生个孩子用脐带血来救无忧……

秦默听到她的话立即抖了起来:所以,你这是在求我睡你吗?

沈清姿不在意秦默的侮辱:是。

哎哟,你之前不是还很牛逼吗?现在怎么不跟我倔了。秦默拿出打火机把玩:只不过你以为你是谁,想让我睡,我就睡吗?我看到你这张晦气的脸提不起兴致怎么办?

你要是不愿意的话,提供一颗精子也行。沈清姿看着秦默,就差跪在他面前了:秦默,求你了,求你救救无忧。

沈清姿只要想到她的女儿小小年纪吃了那么多苦,还得了这种病,心里就难受的不得了,如果可以的话,她宁愿得病的那个人是她自己。

秦默终于用正眼看了沈清姿,只见她泪光点点的,有种脆弱的美丽。

说起来,他跟沈清姿虽然是夫妻,却还没有碰过她呢……

当初爷爷受了沈父的恩,逼着自己娶了沈清姿这种家世不入流的女人,让他成为世家公子哥儿间的笑柄!而且当时的沈清姿年纪还小,尚未长开,寡淡的要死,别说碰,就连多看一眼他都嫌烦!

可如今仔细来看么,沈清姿能让厉封爵觊觎肯定滋味肯定很好。

秦默的心里骚动起来。
夫妻之间谈什么求不求的,无忧也是我女儿,就是你也知道:我喜欢听话的女人。

以后我都听你的。

真的吗?秦默眼睛一转:那跟厉氏的合同……

我会尽快。

秦默笑起来,指着自己的大腿:坐过来。

沈清姿咬着牙,忍着恶心走过去,距离他的大腿还有半米之遥时,秦默忽然用力将沈清姿拽进他的怀里。

沈清姿栽进他的怀里,恨不得逃得远远的,但是想到女儿还是逼着自己忍耐。

楚悠悠看到气的半死,沈清姿这贱人太会勾人了。

忽而她笑了:秦默哥,你就别逗沈清姿了,咱们都知道,那个女孩就是个孽种,你就是让沈清姿怀孕,也救不了她。

沈清姿神情一僵,浑身的血液都凉了,不可置信道:你……你说什么?

楚悠悠假装没看到秦默制止的眼神,恶毒道:当年你跟秦默的新婚夜,他可是跟我在一起,至于你,被我送给了一个又老又丑的老变态,你生下的孩子也是老变态的种!

沈清姿机械地扭过头去看秦默,脑子嗡嗡的响。

她说的是不是真的?

秦默有点不高兴楚悠悠直接说穿,但也没有否认:清姿,当年我也是年轻气盛。

沈清姿浑身颤抖,散乱的发丝遮住了她脸庞上的神情。

你别这样,不过是个女儿……

啪——

秦默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沈清姿就将酒杯砸到秦默的头上,厉声吼道:秦默,你还是个人吗!

楚悠悠看到秦默流血,顿时急了。

沈清姿,你敢跟秦默哥动手,我跟你拼了!

楚悠悠扑了过去,嘶吼道:这些年要不是你仗着秦老爷子为你撑腰,我早就嫁给秦默哥了,也不用跟我儿子分离这么多年,这都是你欠我的!

沈清姿一向是被她压着打的,然而,这一次沈清姿那单薄的身体里迸发出无穷的力量,厮打间,被沈清姿压得死死的。

她坐在楚悠悠身上,死死的掐着楚悠悠的脖子,嘶吼着:楚悠悠,你怎么敢这么对我!你让无忧怎么办?她现在该怎么办!没有脐带血她会死的!我杀了你!

楚悠悠挣脱不开,看着沈清姿状若疯狂的模样,她脸庞憋得通红,急忙说:我知道那个男人是谁!你的女儿还有救!

沈清姿的手一顿:是谁?

具体是谁我不知道。见到沈清姿的眸光更冷,楚悠悠连忙说:但我知道你们当年住的会所……

沈清姿手下动作微松,给了楚悠悠喘气的机会,楚悠悠又道:为了怕你跟我抢秦默,我特意让人保存了五年前的监控视频,只要你去查,就能找到那个男人救你女儿了……

沈清姿冷冷地看着楚悠悠,最终还是松了手,楚悠悠,你最好说的是真的,要不然我一定会让你死!

沈清姿站起来,视线扫过站在一旁,目带戒备和排斥的秦默,心里又是愤怒又是怨怼,她看都不想再看一眼这个她曾经喜欢过的男人。

深吸了一口气说:秦默,我们离婚吧,离婚协议书,这几天我寄过来。

说完之后,沈清姿没有再看秦默一眼,也不等秦默说一个字,快步的离开。

五年前,她嫁给秦默的时候一无所有,走的时候也是两袖清风,她从来在意的都不是那些身外之物。
从秦家离开,沈清姿打车赶到了红色会所,经理一开始不肯,但经不住沈清姿的软磨硬泡,又得知是楚悠悠的吩咐,最终带着沈清姿带了监控室。

你的运气不错,要是再晚两天,五年前的监控就被消掉了。

沈清姿再三道谢,一双眼睛盯着电脑画面。

监控是以五倍的速度播放的,很快就看到她被楚悠悠丢进了最里面的包厢,不久后有一个男人朝这个包厢走去。

真的是这样!楚悠悠没有撒谎!她那晚……那晚竟是被楚悠悠陷害给一个老男人糟蹋了!

楚悠悠,秦默……她好恨!

她压下内心的愤怒,看到出现的男人,忙道:麻烦你停一下,再倒回去一些。

监控画面很快被倒了回去,开始以正常的速度播放。

几分钟后,男人又出现在监控里。

他有着高大的身躯,俊美无双的面容,尊贵无双的气质,竟然是……

厉封爵!

这怎么可能?

沈清姿的脑袋有些懵,楚悠悠不是说把她送给一个老变态么?

为什么会变成他?莫非中间出了什么差错?

可那个男人是他,总比老变态好!

可不及沈清姿喘息半口气,监控画面又显示厉封爵突然接了个电话,然后匆匆离开了!就这么距离她所在的包间越来越远……

沈清姿紧绷的心猛地跌落谷底。

原来不是厉封爵……

在这一刻,沈清姿说不清秦自己心里究竟是什么滋味。

她抿了抿唇瓣,继续紧张地盯着监控,很快又有一个肥胖油腻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猥琐地坏笑了几声,然后推开包厢的门钻了进去……

监控右下角的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那个肥胖男人进去后再也没有出来!

沈清姿死死地盯着屏幕,脸色越来越白,眼眶越来越红!

是他!楚悠悠说的那个老变态……竟然是他?

老天爷,这是在耍她玩么?

沈清姿失魂落魄,并不知道她才走出去,那个经理就拿出手机打电话。

楚小姐吗?事情已经办妥了。你放心吧,视频是我找高手做的,绝不会被看出来。

……

刚走出红色会所,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看到是医院打来的,沈清姿忙擦干眼泪接通。

护士急切的声音刺破她的耳膜:沈小姐,你快点回来吧,你女儿被一个自称李董的男人抢走了!

沈清姿匆忙赶到医院,同情她的小护士告诉她李董的去向,她一刻不敢耽误,终于在停车场追上李董一行人。

妈咪,妈咪。

小无忧被李董动作粗鲁的抱在怀里。

远远看到沈清姿,她惊恐的小脸满是眼泪,哭喊着:救我,我好怕。

李董,你干什么?把我女儿还给我!

什么你女儿,她也是我的女儿!

李董早些年在外玩的凶,身体已经不行了,唯一的独子也早夭,他看遍了医生,也没有什么效果,做了几次试管,孩子也留不住。

原本他还以为自己这辈子注定要绝后了,没想到峰回路转,楚悠悠竟然告诉他,沈清姿给他生了一个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