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乖乖被调教 双胞胎师傅一起上徒弟

厉封爵的眼中闪过一道阴霾,周身的气息更加冰冷:我的名字,你还不配知道!

秦默仿佛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想他秦家在厉城也算是上流豪门,还有他不配知道的人?他以为自己是厉封爵么?

厉总,厉总,我真的知道错了……就在此时,一直昏迷不醒的李董缓缓睁开了眼。

入目看到秦默和厉封爵动起了手,吓得魂不附体,忙呵斥道:秦默你干什么?这是厉总,你竟然对厉总动手,不要命了么?

李……李董你说什么?他是……他是……

厉封爵,厉总呀!你还不快松手?

秦默的双眼顿时暴起精光,立刻松开了手,朝厉封爵点头哈腰:厉总?原来您就是厉总,真是幸会幸会,刚才都是误会,是我有眼不识泰山……

厉封爵冷漠地把手从秦默掌心抽出来,掏出手帕,一根根擦拭刚才被他碰过的手指,这样的动作无异于是羞辱。

然而秦默的脸只是僵了片刻,然后毫不在意继续殷勤的奉承着。

沈清姿站在一旁,此时已经是深秋了,风吹来,身体都凉透了。

她究竟眼有多瞎才会嫁给这样一个男人?

她转身就走,没再理会三人。

半晌后,大概厉封爵走了,秦默又才追了过来,脸色没了之前的谄媚,一把扣住沈清姿的手腕,质问道:沈清姿,你什么时候认识了厉封爵?跟他有什么关系!

沈清姿根本不想理会这个男人。

秦默恼了,伸手扯开沈清姿的衣襟,看着她身上深深浅浅的吻痕,脸色顿时阴沉下来:这是不是厉封爵搞出来的!

沈清姿冷笑:那又怎么样?你不是很喜欢给自己戴绿帽子吗?

秦默额头青筋暴起,抬手朝着沈清姿的脸庞扇去,但在最后一刻收起巴掌,满眼算计:这样更好,反正我也瞧不上李董那几个合作,厉封爵……呵呵,玩了我的老婆,那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沈清姿不可思议的看着他,秦默,你又想干什么?

秦默阴森森的看向沈清姿,我想干什么?你很快就会知道的。

他看了眼沈清姿的手包,我的电话,要随传随到,听到没有?沈清姿,别挑战我的底线,否则我能让你女儿重回医院,也能让她立刻滚出医院,连一颗药都吃不上,你信不信?

秦默走后,沈清姿再也控制不住情绪,崩溃的蹲下撕心裂肺的哭出声来。

……

厉封爵摆脱了秦默,阴沉着脸走出了封家上了车。

他没想到自己那晚睡的竟然是……?更没想到,她的丈夫居然是那种货色!

可她的滋味……蚀骨销魂。

车内气氛有些低压,助理苏启一边开着车,一边透过车内的镜子观察着厉封爵的脸色,他突然想起来道:厉总,你之前让我查的那位小姐资料找齐了,就在你左手边的储物格内。

厉封爵心烦意燥,明知他不应该再对她有兴趣,但手却下意识地拿过了文件袋。

看着照片笑颜如花沈清姿,似乎又闻到了她身上清冷如梅的香气,身体里的血液跟着躁动起来。秦氏集团内,沈清姿被秦默一个电话要求来找他。

秦默二话不说,丢给沈清姿一份合作计划书:明天你去厉氏签合同。

厉氏?秦默,你是不是疯了?我跟厉封爵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沈清姿盯着面前的合作计划书,指甲陷入掌心,快抠出血来。

秦默似乎并不关心这个问题,他把计划书又往沈清姿身前推了段距离,别忘记我上次跟你说的话,李董那儿已经彻底黄了,我都没跟你算账,厉封爵那儿你要是也搞不定,那就让你女儿在家等死吧!

你——沈清姿眼眶通红,忍住眼泪几乎要将嘴唇咬穿:秦默,你会有报应的!

秦默笑,报应?我等着,我倒要看看是我的报应先到,还是你女儿的报应先到。

还傻站着干什么?快去啊!可别让我等太久啊,我这个人没什么耐性,等烦了说不准会做点什么,对了,你们现在住在御城酒店是吧?1641号房?万一哪天想女儿,我就会带人亲自去看看她呢……

沈清姿冷冷的看着这个魔鬼,气得浑身发抖。

秦默,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

厉氏集团的写字楼位于厉城寸土寸金的位置,一共六十六层,高耸入云。

沈清姿原本以为要见到厉封爵还需要费一番周折,不想前台听说她叫沈清姿之后,便领着她进了总裁专属电梯,直达顶楼。

顶层,得知消息的苏启早在电梯口等她了。

沈小姐,请跟我来。苏启隐晦的打量了一下沈清姿,果真是漂亮,怪不得能让厉总破例。

沈清姿捏紧手中的文件袋,心中忐忑不安。

袋中是城南桃源项目的报价单,这个项目是厉城今年的重点项目,造价上千亿,哪怕只接到其中一环的供应合作,都是上亿的大单。

可厉氏对供应商的选择历来严苛,业界人人皆知,即便是秦氏这样的大集团,也在往年厉氏的项目上接二连三的吃闭门羹。

再者,秦默的这份报价单她看过,简直是狮子大开口,他是咬定了厉封爵和自己有不正当的关系,妄想凭借这一点能逼厉封爵就范。

她直觉厉封爵这样的人,何时受过胁迫,不可能答应。

但她只能硬着头皮过来,拖一天是一天,她也在找人联系本市其他医院,甚至连外市的医院都在打听,毕竟就算秦默遮的了厉城的天,也没权利遮住全世界的天!

她深吸了一口气,抬步跟上苏启进入了总裁办。

沈清姿进去的时候厉封爵正在工作,他穿着一身黑色的手工定制西装,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气场强大恍惚让人看到君临天下的帝王。

沈清姿不敢打扰,身体紧绷的站在原地,一时间办公室里只能听到她自己的呼吸声。

半个小时之后,厉封爵放下手中的钢笔:久等了。

您太客气了。沈清姿连忙说,她将手中的文件袋房子桌子上:秦氏的项目部经理应该跟你商量过吧?秦氏很希望能供应桃源项目的建材,这是报价,请您过目。

厉封爵将文件拿过来,一双眼睛却一直盯着沈清姿。

他的眸光很淡,带着洞悉一切的了然,让人有些喘不过来气
沈清姿只觉得后背布满了汗水,就在她紧张的快要晕厥过去的时候,厉封爵这才翻开文件。

他轻笑一声:秦氏的胃口可真不小。

这些报价起码翻了两倍以上,秦默这摆明是把他当做冤大头?

只不过这合约是眼前这女孩送来的,她是也默认了这种游戏规则,以为她陪自己睡一觉,就能值数亿的项目么?

沈清姿刚准备说什么,就见到厉封爵一把将合约推了回去,反而直挺挺的盯着她。

开个价吧。

沈清姿愣住了:什么?

我向来公私分明,你为秦默做到这个份上多半也是为了钱吧?合同我不会签的,如果你想要钱,我倒是可以给你个建议。

沈清姿不解的看向他,什么建议?

厉封爵如墨的黑眸凝视着她,声音低而稳:跟姓秦的离婚,做我的女人。

做他的女人?

她莫名想到两人之前的种种,一股强烈的羞辱涌上心头。

她沈清姿有自知之明,不会自作多情到认为厉封爵是想娶她,不过是一时兴起的情欲作祟而已。

等他玩腻了,她什么也不是。

她确实要和秦默离婚,但绝不会因为是要做他的女人!

她开口,厉总,我确实需要钱,但我也不会为钱做到出卖自己!

厉封爵眉头微挑,单手将合同丢在她身前:这上面的报价你应该也看过?秦默让你来送这份文件,我能不能理解为……贿赂?

沈清姿纤细的手指攥紧,她难以辩驳。

男人见她沉默,笑意更深:上次是李氏,这次是厉氏,沈清姿,你可真是秦家的摇钱树。

闻言,她身体微颤,咬牙忍着眼泪不要掉下来。

她清清冷冷抬眸,和他玩味的目光对上,厉总既然说是,那我就是。所以,厉总愿意接受这份贿赂么?

两人目光交灼,数秒后厉封爵侧脸收回目光,有些烦躁的抬手松了松领带。

那一晚,她也是这样红着眼睛,咬牙忍着不哭。

他起身走向沈清姿,在她面前站定。

男人威压迫人的高大身形瞬间将她笼罩,冰冷的嗓音从她头顶传来:之前我就说过,你想要钱,我可以给;但秦氏不行,我有我的原则,厉氏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拿捏的。

沈清姿低着头,听见男人沉稳有力的脚步声朝外走去。

砰——

办公室的门关上,沈清姿闭上眼,羞辱纷至沓来,眼泪终于止不住的滚落下来。

秦默伸着脖子在厉氏集团的大厅等着,他迫切的想要听到好消息。

终于看到沈清姿匆匆下来的时候,他一秒都无法按耐的迎上去,急切的道:合同呢?厉封爵签了吗?

沈清姿垂着湿润的眼睫,声音静而冷,没那么快,他让我等消息。

秦默没有怀疑,不安的搓着手,又问道:那报价……厉总看了吗?他……有没有说什么?

沈清姿侧过脸,嘲讽的看了他一眼,你希望他说什么?

秦默本来有点心虚,那份报价不合理没人比他更清楚,虽然有了沈清姿这个把柄,但那毕竟是厉封爵。

可沈清姿这个语气,莫名弄得他很不爽。

沈清姿我告诉你,你最好别给我玩花样,快点把合同签下来,我可没那么多耐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