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语文课代表做哭了 恶汉眼里的小桃花

沈清姿从来没有想过一个男人能无耻成秦默这样。

为了得到李董的青睐,脸都不要了,以前青楼里的老鸨都比他有骨气。

李董,上一次的事情只是意外,你瞧,我都带人来向您赔罪了,您看合同的事情……

李董瞥了眼一旁的沈清姿,顿时被勾走了魂。

他以前就觉得沈清姿的脸纯的让人心痒,如今在这身黑色礼服勾勒凸显的玲珑身段,更是在纯字后面增加了一抹欲。

李董不由得吞咽了一口唾沫,秦默看着李董的样子,心中没来由有些吃味,但转念一想,只要他还惦记沈清姿,这份合同八成跑不掉了。

李董从沈清姿脸上收回猥琐的视线,装模作样道:既然秦总这么有合作诚意,那我就再考虑考虑。

秦默大喜:多谢李总。

叠声道谢之后,凑到沈清姿的耳边警告:拿不下李氏集团的合同,就让你女儿等死吧!

沈清姿只觉得心寒彻骨,心中满是绝望。

她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接受,这就是她一心一意想要托付终身的男人。

更可悲的是,她连伤心的时间都没有,已经被迫不及待的李董半拖半拽的拉到四下无人的地方。

李董毛手毛脚,那一双浑浊的眼中露出色眯眯的光芒:小美人儿,你不是能逃吗?瞧,这不是又送上门来了吗?瞧瞧,这小脸嫩的哟。

说着,就伸出咸猪手去摸沈清姿,他咧嘴笑着,露出被熏黄的牙:那天晚上的东西我带来了,等一会儿咱们就玩个痛快。

沈清姿的背后满是冷汗,慌忙躲开他的碰触:李董,你冷静一下,咱们好好说话……

我要是跟你好好说话,合同可就签不成了。李董逼近:来,咱们乐呵乐呵。

哪怕已经做好准备,沈清姿心中绝望和恐惧还是让她想要逃:李董这里可是封家,要是被人看到了,只怕会被非议!

怕什么?有人看才刺激。李董一把抱住沈清姿,那张油腻肥胖的脸庞,在灯光下看起来越发狰狞可恶:小美人儿,你一会儿可要浪点,我最喜欢带劲的女人。

说完,就猛地去撕沈清姿的衣服。

沈清姿吓得尖叫。

然而,她的恐惧却让李董越发兴奋,死鱼一样的女人就是再美也没意思。

沈清姿怕极了,忍不住一把挠在李董的脸上。

李董痛呼一声,抬手一抹,看着满手的鲜血顿时被激怒了,一巴掌甩在沈清姿的脸庞上:臭婊子,装什么纯!五年前你爬上老子床的时候可浪的很!过来!

沈清姿一愣,满眼的疑惑,李董在说什么,她什么时候爬他的床了?

她虽然结婚五年,可也就跟秦默在新婚之夜有过那么一次,然而,来不及细想,就被李董拖了回来。

他那肥胖的身躯朝着她压过去。

沈清姿心中的绝望更重,看来今天晚上她是逃不过了,如果真的被毁在这里,秦默会遵守承诺好好的救治女儿吗?

沈清姿害怕的闭上眼睛,浑身禁不住战栗,很快,身上骤然一轻,耳边传来李董的惨叫。

被打扰了好事李董暴跳如雷,愤怒的咆哮:那个兔崽子,敢坏老子的好事!

多日不见,李董真是越发张狂了。一道清冷的男声响了起来。

李董刚想骂回去,忽然觉得不对劲,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
他定睛一瞧,才注意到拦住他的人竟然是厉城最为神秘和传奇的厉封爵。

李董心中一慌,忙从地上起来,挤出谄媚的笑容:厉总?原来是您,您好,能在这里见到您,真是三生有幸。

厉封爵面容冷峻,逆着光站在那里,哪怕什么都没说,帝王般的气场已经让人不容忽略。

见到厉封爵一双黑眸盯着沈清姿,李董顿时明白过来,他推了沈清姿一下:愣着做什么?厉总能看上你是你的福气,还不赶紧过去伺候?

沈清姿完全没想到会突然被李董推开,脚下一个趔趄,在她要跌倒的时候,一只有力的臂膀忽而伸出将她搂进怀里。

她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身体歪歪斜斜,当她睁开眼时,发现自己竟直勾勾朝着两片菲薄的唇栽了过去……

血液瞬间逆流,沈清姿涨红了脸,嗅到男人身上熟悉而清冽的男性气息时,大脑一片宕机,等她意识到不对劲想躲开时,一切都来不及了。

她的唇稳稳覆上了男人的下唇,仿佛还残留着一丝酒气。

不知是谁吞咽唾沫的声音,气氛顿时变得尴尬迷醉,沈清姿慌不迭从男人怀抱退出,红着脸说:对不起……那个,我不是故意的……总之我……谢谢……

太过紧张,导致她语无伦次,厉封爵盯着她这副慌忙无措的模样,宛若受惊的小兔,偏那双眼盈满了雾气,水濛濛的,他似笑非笑的盯着她:你到底是想跟我道歉,还是想跟我道谢?

我……沈清姿呆呆的张了张唇瓣,生怕多说多错,干脆闭嘴不说话了。

厉封爵被她的反应取悦,嘴角扬起一抹笑,然而这抹笑在看到她脸颊的红肿时瞬间消散,英挺的眉头拧了起来,眼底闪过一道戾气:你脸上的巴掌被谁打的?

李董感觉事情不妙,立即冲沈清姿使眼色。

沈清姿纠结着他跟秦默告状,影响到小无忧入院的事,便道:不小心自己摔得。

摔得?你倒是跟我说说,哪个建筑物能摔出一个巴掌印?

……沈清姿默,她是想替李董隐瞒,但这个男人眼神太毒辣,可她不记得认识这个男人,他突然冒出来帮她,好像跟她很熟的样子?

厉封爵伸手拨开沈清姿的发丝,拇指摩挲着她脸庞上肿起来的地方,沈清姿如惊弓之鸟,神色讪讪的,往后退了一大步:先生,请自重。

自重?她忘了怎么爬他的床了么?厉封爵的心情晴转阴,冷厉的眸光扫向李董:哪只手?

什……什么?李董没有反应过来。

我问你,哪只手打了她?

厉总,这件事纯属误会,我和这位沈小姐……啊!

不等李董的话音落下,沈清姿只觉面门掠过一道劲风,等她再回过神来,只见厉封爵如猛兽窜出,一把擒住了李董的手臂。

擦咔一声骨头断裂的脆响响起,李董惨叫一声,眼睛一翻居然直接晕死过去。

沈清姿被李董的惨状吓了一跳。

这人……

这人竟直接折断了李董的胳膊?

沈清姿心底又有一丝庆幸,如果不是这个男人,恐怕今晚遭殃的人就应该是自己了,她又忍不住偷偷打量厉封爵。

察觉到女孩的打量,厉封爵黑眸深邃地凝视着她:过来。

鬼使神差的,沈清姿没有拒绝,缓缓走到男人面前:谢谢你帮我解围,不过……我们认识么?

她居然忘记他了?厉封爵深邃的眸中掠过一道锋芒。

那这样呢?有没有想起我?

沈清姿微怔,还不等她反应过来,就被男人拖进怀里
他的大掌扣住她的腰身,低头吻上她绯红的耳廓。

那股特殊的幽香袭来,让男人瞬间绷紧了身体。

感受到男人修长结实的双臂将她越拢越紧,好似要将她碾碎拆吃入腹,沈清姿的脸白了,挣扎着:不要……

男人却仿佛没听到她隔靴搔痒般的抵抗,在她耳边低声道:我只是在取走自己的报酬。

一句话,让沈清姿的眼睛猛然睁大。

那日酒店的错乱回忆涌入她的大脑,是他!

女人惊慌失措的模样尽数落入他的眼底,厉封爵淡声道:你不用怕,我厉封爵做事向来负责任,对你也一样。

厉封爵?

这座城名叫厉城,厉家就是这里的暗夜之王!

可谓是富可敌国只手遮天,而厉封爵不但是厉家最出色的子弟,也是下一任族长,他是这个城市的说不二的皇。

沈清姿怎么都没有想到她竟然惹上了这样的人物!

但这也不能成为他对她为所欲为的理由,她赶忙开口,厉先生,其实我……

唔……可突如其来的吻,将沈清姿后面的话尽数被吞噬,在这个男人的强势之下,她毫无商量的余地。

就在一切即将失控时,一道气急败坏的男声猛然传来。

沈清姿!

沈清姿一惊,猛地从厉封爵的怀里挣开,还不等她站稳,秦默就冲到了她的面前,指着她的鼻子破口大骂:沈清姿,你搞什么鬼?李董怎么昏了?你是不是想害死我,我是让你来讨好李董的!

秦默忙不迭去搀扶昏迷不醒的李董,可李董被吓得不轻,怎么都醒不来。

完了,这单生意肯定是没戏了!

秦默恨不得掐死沈清姿,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女人!

被当众抖出她讨好李董,仿佛她是一件货品,沈清姿无比难堪,轻咬着下唇:有什么话我们回家再说……

回家?我告诉你,李董要是醒来不肯原谅你,我一定会让你好看!说着,秦默气急败坏的拽住沈清姿,想和她一起送李董去医院。

厉封爵挡在了秦默和沈清姿身前。

放开她。男人语气冷冽,那一双黑眸带着无尽的压迫。

秦默下意识松手,意识到自己竟然被对方吓到了。

沈清姿,你行啊,我就说你怎么不好好伺候李董,原来是找了个小白脸?他恼羞成怒,阴沉沉地讽刺。

厉封爵好歹救过自己,她不能看着他被这么污蔑。

沈清姿拧眉道:秦默,这是我们俩个人的事,别牵扯到其他人……

你敢说你和他没关系?

沈清姿略一沉默,忍无可忍的说:你都能把自己的妻子拱手送给别的男人,还在乎我和他有什么关系么?

你找死!秦默被激怒,抬手就朝沈清姿脸扇过去。

然而,在他的手还未碰到沈清姿时,就已经被厉封爵牢牢地擒住了,他眯起了森寒的眸子,周身萦绕着王者之气:你动她一下试试?

秦默恶声恶气的怒道:你是谁?少管我们夫妻之间的闲事!

夫妻?

她竟然结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