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泄不通》金银花 你最难忘的一次性体验是什么

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门外传进来一声高呼,顾卿允顿时觉得有机会了。

是小皇帝来了!

只要小皇帝吃了她的菜,她还是有活命的机会的吧?

张公公面上一紧,拂尘一扫立即让人压着顾卿允他们出去。

刚刚要到门口,就见一个龙撵上坐着一个穿着明黄龙袍,五岁大小的小团子。

脸色惨白,奄奄一息的被抬进来放下。

而在外的摄政王霍臣渊,身形高大,面容英俊,冷冽如冰。

阳光照的他的影子倾泻进来,阴影将门内的小皇帝全然覆盖。

皇帝站在门槛里面已经让人紧张了,摄政王在外,更是让人窒息颤抖。

顾卿允小心的看过去,小皇帝多日未食,小脸惨白,五岁的年纪眉眼之中除了虚弱还有残存不多还依旧坚持的威严。

陛下,王爷。

张公公谄媚的笑着跪下去,连同他身后的顾卿允也跟着一起下跪,回禀陛下,老奴——

滚出去。小皇帝面容冷漠,虚虚的开口。

这话没有因为他还是个孩子,有半点的可笑,反而更加让人惧怕。

张公公下意识的抬头看向了摄政王。

霍臣渊微微颔首,张公公这就要带着顾卿允他们走。

做菜的小太监留下。小皇帝无力的抬手指向了顾卿允。

顾卿允忽然有种他是特意来找自己的错觉……

张公公回头看顾卿允:陛下,那小太监——

你听不懂朕说的话吗?小皇帝声音声音太虚,没有一点威慑力。

他眼睛里面蓄出严肃,看着张公公滚了,才缓缓转过头来,看了眼顾卿允。

她刚才要是没有看错的话,小皇帝冲着他虚虚笑了一下。

很短,很像是——

小允子,小路子小声跟顾卿允说:我似乎看见陛下对你笑了!

顾卿允:!那不是错觉。

霍臣渊的亲随十方,用银针试毒。

看着那奇怪的菜,霍臣渊头也没回,冷声道:小太监,过来试菜。

顾卿允知道说的是自己,起身又卑又亢朝着灶台过去。

她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有这么狗过。

这是西红柿炒鸡蛋。

顾卿允脸上挤出笑容来,接过来十方递过来的小碟子,试了一口。

她试图用语言勾起小皇帝的食欲,所以狗腿的笑道:

入口酸甜微咸,番茄的汁液已经跟鸡蛋融合在了一起,鸡蛋爽嫩鲜香,一口咬下去,伴随着番茄汁充斥在口中,还有没有炒化的番茄粒,在口中有些沙绵绵的,让人回味无穷。

小皇帝脸上丝毫没有一丁点的触动,顾卿允紧张的手心是汗。

吃了之后,顾卿允接过来虾片,咬下去一口,咔嚓咔嚓,虾片口感酥脆,有虾的鲜味儿。

再是葱油拌面,本来葱油拌面味道就十分霸道,才夹起来一点,香味就飘散开。

小皇帝看着那红棕色的油亮亮的面,不知怎么就咽了咽口水。

面条入顾卿允口,她紧张的味觉暂时失灵,顺口道:浓烈葱油香味直冲味蕾,酱油增鲜,面条劲道,每一口都挂上酱汁,黏腻厚重,吃了一口想下一口。

小皇帝看着顾卿允吃完了,转头看向了面容依旧冷漠的摄政王。

虚弱的声音,在她喉咙里打滚:皇叔,我想试试。

在门口的那些太监侍卫宫女,一个个心肝都提了起来。

御膳房的御厨,更是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喂羽儿吃。

霍臣渊嗓音沉冷,听的小皇帝身边的人都颤抖了一下。

宫女上前去,端起顾卿允口中的番茄炒鸡蛋。

所有人的眼睛都瞪大了,看着小皇帝张口。

宫女将那红黄相间,汁水充足的番茄炒鸡蛋喂进他嘴里。

他们顿时屏息,就连摄政王也微蹙眉心。

在他们浑身都绷紧的一刻,他们看见了小皇帝……将菜咽了下去!

没有吐!

好……吃。小皇帝冰冷的眼睛有了光彩,苍白的小脸顿时有了一丝笑容。

没有吐!

竟然没有吐!

还说好吃!

外面的一众宫女太监,齐齐跪了下来,为自己的脑袋捏了一把汗,脸上,也出现了巨喜。

尤其是张公公,脸上的喜悦压制不住,转头即刻道:陛下终于进食了,快,快去,告诉太后娘娘,还有诸位太妃们!

顾卿允真是把心都跳粗来了。

激动的眼眶泛红,将那一碗葱油拌面捧到了小皇帝辇轿跟前:陛下,您尝尝这个,这叫葱油拌面。

小皇帝身边的掌事姑姑异样的看了一眼顾卿允,接过来碗,拿起筷子,夹起一束面条。

红棕色油亮亮的面上挂满酱汁,还沾着碧绿的葱花跟白色的芝麻,尤其诱人。

吃下去一口,满口的浓重咸香。

小皇帝吃相斯文,一口口的,也不说话,就连筷子咀嚼的声音都没有。

一小会儿,这小碗葱油面就都下了他的肚子,嘴巴上也没有一点油污。

外面的那些宫女进来帮着小皇帝收拾,他的目光落在了虾片上。

顾卿允会看势头,端着就捧到了小皇帝的跟前。

就要学着小路子跪下奉上的时候,霍臣渊冷淡开声:今日就暂且到这儿,若是羽儿喜欢这些吃食,让这小太监再给你做。

他的声音没有丝毫变化,依旧冰冷无比。

顾瑾妤趁此机会推销自己,争取一举抱住小皇帝的大腿。

她道:回禀陛下,奴才还会做不少好吃的,什么凉皮,冷面,蛋糕,稀奇的小点心。保证是陛下没有见过,没有吃过的,永远不会让陛下吃重样!

小皇帝吃饱了,身上有点力气,那泛白的小脸也有了些光彩。

他一听,脸上显出些柔和,坐上辇轿,转头看摄政王:皇叔,我想要跟这个小太监单独说说话。

皇叔在这陪你。霍臣渊嗓音依旧没有温度,面容冷肃。

小皇帝手放在肚子上,显然是没有吃尽性,摇摇头,乖乖的:我想单独跟这个小太监说说话。

那便只能在外说,让众人退避。霍臣渊扫视了一眼所有人,将辇轿抬出去。

顾卿允赶紧跟着出去,没有注意到在她身后的十方,让身边的侍卫将她做菜用的剩余边角料装起来,那些吃食,也装了起来。

到了御膳房外的庭院之中,宫女奴才退避到角落,顾卿允刚要上前去,霍臣渊就站在了她的跟前。

这男人久处高位,被权利浸染久了,压迫感尤其强烈!

顾卿允害怕的仿佛都能听见自己心跳,她低着头,捏紧了拳头:王爷……

男人冷漠的嗓音打断了她的话:本王亲自给你搜身。

搜身?

顾卿允的神经咔嚓一下断裂!

看到顾卿允这种反应,霍臣渊的眼眸一沉:怎么?

不……不敢劳动摄政王尊手,让别人给奴才搜身可以么,奴……

霍臣渊唇角勾出一丝冷硬:不想搜身,那就在这脱干净。

我……

顾卿允的心像是被谁紧紧捏住。

抬头看着面前冷漠如斯的男人,就连小路子都跟着着急了起来。

这一切,都没有逃过霍臣渊的眼,这两人,太过诡异。

便是他见多识广,她那些做菜用的东西,霍臣渊也没有见过。

今日之后,他会将这两人带去好好审审,尤其是眼前的这个小太监。

奴……奴才有劳摄政王给奴才搜身。顾卿允闭了闭眼睛,只感觉无比的紧张。

她前世连男人的毛都没有摸过,现在……

能活下来已经是万幸,这点屈辱不算什么。

她不断的安慰自己,这男人长得帅,原主吃不饱穿不暖的,身子都没有发育,她不亏,不亏的——

霍臣渊的那一双手落在顾卿允肩膀时,顾卿允打了个激灵。

那一双手的寒气,似乎能够透过衣服传到皮肤。

顾卿允睁开眼睛,双眼雾气朦胧的看了一眼霍臣渊。

微微咬着下唇,紧张又隐忍,不敢说出一个字来。

霍臣渊冷漠的眸子刚好跟这样的眼神撞在一起,高挺骏拔的男人眉心一蹙。

他的手离了顾卿允的身,薄凉低呵:滚下去!

顾卿允从高凳上下来,抬手抹了一把眼泪。

紧张的眼泪都出来了,还好我是个平胸。

霍臣渊看着委屈的很的小太监,蹙眉。

只不过搜身,倒像是占了这小太监清白一样。

果真是没根的东西,软弱无能。

那些人也不会派这种人来害小皇帝。

他们退后去,十方拿着一个袋子过来,低声在霍臣渊的身边道:

王爷,属下问了那些御厨还有送菜的人,这红皮的东西味道奇特,御膳房的人也说没有在御膳房有过。在那小太监做菜的碗里面,属下还发现了一碗白莹莹的白糖,比进贡的品质还好。就连盐,都比皇宫之中的精盐好。

十方拿起白色的虾片,递给霍臣渊:这个东西闻起来有一股虾的味道,但是近日御膳房没有鲜虾。

如今不知道多少人想要小皇帝的性命,这小太监出现的奇怪。

早早在御膳房劳作,为何不早早的站出来说自己会做菜,非要等到这个时候。

用的材料,还是御膳房没有的。

霍臣渊的目光落在了远处顾卿允的身上:晚上将这个小太监带来,本王亲自审问。

皇兄留下来的唯一血脉,不容出事。

而这时,顾卿允老老实实跪在小皇帝面前。

小皇帝眼眸滑出一丝异样,想说又有些害怕,只能道:你把手伸出来。

顾卿允愣了一下,这是要赏赐什么金银财宝?

她伸出双手,小皇帝伸出食指,在她手上写。

顾卿允的眉头狠狠的皱了起来,惊恐的看向了小皇帝。

谁知,他居然抬头,面色如常高声宣布:从今日开始,小允子就是朕的贴身小太监,专门跟在朕身边!

不可。

霍臣渊稳步踏来,冷声打断了小皇帝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