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这才一根而已 小莹的奶水

厉封爵皱着眉头,满面忧心:严医生,小夜怎么样了?

刚才我给小少爷打了镇定剂,他不再喊痛,也睡了过去,但,烧一直退不下来。

厉封爵眉头拧成一个疙瘩:还是查不出原因吗?

严医生摇头,满心愧疚。

他是享誉国际的著名儿科医生,不知道让多少孩子康复,偏偏查不出厉家小太子的病症。

厉家这位小太子自小就哭喊着身上疼,后来,年纪大一些了,就不会叫了,每一次发病的时候都是咬紧牙关强忍着。

那么小的孩子,在很多时候牙关都咬出血,最后疼的晕过去,那样的惨烈,哪怕最铁石心肠的人也要动容。

厉封爵的大手攥紧,压下心中的忧虑:费心了。然后转身吩咐冷寒:送严医生。

冷寒走出来,做出邀请的姿势:严医生请。

冷寒将人送到了门口,正准备回转的时候,苏启来了。

苏启是厉氏财团的首席特助,也是厉封爵的智囊团的首席。

他负责护卫,跟苏启同是厉封爵的左膀右臂。

你这个时候怎么来了?

苏启扬了扬手中拿的文件袋:之前厉总让我查一个女人,拿到资料之后,这不是赶紧送来了。

厉总今天怕是没什么心情。冷寒满脸凝重:小少爷,今天又发病了。

苏启神色一凝,顾不上其他的:我去看看小少爷。

之后,将文件袋放下,急忙忙上了二楼。

苏启走的着急,没有注意到文件袋掉在地上,装在里面的资料掉了出来,露出来的正是沈清姿的照片。

……

从车里下来,沈清姿就狂奔到医院。

孩子的情况特别紧急,医生立即进行了一连串的急救。

衣服被解开之后,瘦骨嶙峋的身体上,到处都是深浅不一的伤痕,打伤、割伤、烫伤,纵横交错的看起来触目惊心。

沈清姿喉咙里发出压抑的咯咯声,双目猩红,她无法想象在过往的四年里,她的孩子到底受到了什么样的折磨。

我不敢了……好疼……不要打我……昏迷中的孩子骤然哭闹起来。

沈清姿心如刀绞,泣不成声:对不起,都是妈咪不好,是妈咪来晚了……

经过两个小时后的紧急救治,孩子的情况才暂且稳定下来。

沈清姿坐在床边,寸步不离的守着。

半夜的时候,小女孩醒了一次,当她看到守在她身旁的沈清姿时,双眼顿时亮了起来。

宝贝,你醒啦。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

小女孩摇头,一双眼睛眼巴巴的看着沈清姿,怯怯的问:你真是我妈咪吗?

真的。

我是在做梦吗?

不是。沈清姿将女儿揽进怀里,抚摸着她满是瘦骨伶仃的后背,柔声说:你真是我的女儿。以后妈咪叫你小无忧好吗?妈咪希望你一辈子快乐无忧。

小无忧重重点头,像是得到全世界一样,开心的一遍遍的叫着:妈咪,妈咪……

时间稍长又昏睡过去。

不过,这一次因为有沈清姿抱着,即使睡着了,她那一张瘦弱的小脸上也挂着满足的笑容。

沈清姿心里更加难受,她的孩子呀……

……

第二天。

沈清姿从外面买了早餐回来,刚回来,就看到病房的门口围了很多人,吵吵闹闹的,让人心烦。

沈清姿立马冲过去,更让她愤怒的是,那些人竟然跟猫戏老鼠一样戏弄着她的小无忧。

沈清姿毫不犹豫的将他们推开,抱紧瑟瑟发抖的小无忧,怒视着他们: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秦先生说:你伤了小少爷,作为惩罚,你女儿不能看医生。你最好主动带着孩子走,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
那些人凶悍,沈清姿怕伤到女儿,只能先忍气吞声的带着小无忧从医院离开。

她找了最近的酒店让小无忧住进去,又哄着受到惊吓的女儿睡着之后,拜托酒店的工作人员临时帮她看顾,然后带着满肚子的火气去了秦氏。

离开酒店前,她看着床上熟睡的小无忧,只感觉到自己的无能。

嫁给秦默这五年,她放弃了工作,放弃了社交,全心全意替他照顾孩子,打理他的工作,如今与他撕破脸,他竟连给亲生女儿看病都要阻挠!

她的无忧明明才是秦家的小姐,明明该在她的身边千疼万宠的长大,却平白受了那么多年的苦。

楚悠悠和她的私生子鸠占鹊巢,拿她当冤大头,更可笑的是秦默和他母亲都是知情的!

那个家太脏,令她觉得恶心,她也绝不会让小无忧住在那样的地方。

她已经和秦默提了离婚,到时候她会重新安置一个房子做她和小无忧的家。

她们母女俩的家。

……

秘书见到沈清姿,立即拦住她:少奶奶,秦总正在忙,你不能进去。

让开!

沈清姿推开秘书,闯进办公室。

此时,楚悠悠正坐在秦默的大腿上跟他调情,办公室忽然有人闯进来把她吓了一跳,等看到沈清姿又依偎进秦默的怀里,望着她的眼中满是挑衅。

沈清姿看都不看楚悠悠,怒声质问:秦默,你到底想干什么?齐齐是你儿子,难道无忧就不是你的亲生女儿了吗?

秦默的眼中飞快的闪过一道心虚,神情却十分不悦:这不是怨你吗?齐齐好歹喊了你四年妈,你竟然差点掐死他!

沈清姿咬牙:我们离婚,我以后也不会打扰你和楚悠悠母子过日子,所以也请你以后不要打扰我和无忧的生活!你不要她,我要!你不养她,我养!

秦默闻言想笑,你养?呵呵,你拿什么养?

他上下打量沈清姿,你从上到下,从里到外穿的用的,哪一件不是花我秦家的钱买的?

沈清姿一时哑口无言。

秦默很满意她现在的模样,继续幽幽开口说道:哦对了,我都忘记你以前也是京大的高材生了,又有秦氏的工作履历表,找份工作应该不难,但你工作了,谁帮你带孩子呢?

他起身靠近沈清姿,阴阳怪气的笑问道:难道指望你妈?她要是知道你提了离婚,恐怕会让你跪在我面前道歉吧?沈清姿,你是不是太天真了。

沈清姿死死攥着拳,指甲深深嵌进掌肉。

你到底要怎样才能让无忧去医院治疗?她抬眸冷冷的瞪着秦默,眼眶红如沁血。

也很简单。李董对你很有好感,只要你签下李氏集团的合同,我和秦默哥一定给你女儿安排最好的医生。

楚悠悠走到秦默身侧,一手亲昵的挽住秦默的胳膊,一手将一份文件扔到沈清姿面前。

沈清姿低头看了一眼文件,然后缓缓抬头看向秦默。

沈清姿再一次被秦默的无耻震惊到。

她的丈夫为女儿治病的条件,竟然是让她去陪另一个男人,天下还有这么讽刺的事情吗?

沈清姿心脏尖锐的疼痛着,一时间她真的不知道,这本来就是秦默的本性,还是在五年的婚姻里他变得面目全非了。

忽然间,她已经记不清秦当初为什么喜欢他,又为什么愿意嫁给他了。
秦默特别讨厌沈清姿质疑的眼神,就好似他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可祸本来就是沈清姿闯的不是吗?

沈清姿你也不用怨我,谁让你不识抬举得罪了李董,今年公司行情不好,我就等着这一单翻身,可你偏偏给我添乱。

见沈清姿不说话,楚悠悠来到她身边,叹息一声:那孩子底子那么差,没有专业的医生照顾,不知道能活多久呢……

沈清姿心中又怒又恨,然而,想到奄奄一息的女儿……

我去求李董,你马上让无忧住院治疗!

……

夜幕降临。

厉城四大家族之一的封家灯火通明,人流如织,今天是封老爷子的七十大寿,厉城有头有脸的人都来了。

李董也受到邀请。

沈清姿之前将李董得罪狠了,李董拒绝见他们,秦默没有办法,只能带着沈清姿到宴会上碰运气。

二楼书房。

身为寿星的封老穿着一身唐装,灰白的头发打理的整整齐齐,他很感激的看着眼前年轻的男子:厉总,这一次多亏您施以援手,不然厉城只怕没有封家了。

当年你救小夜在先,才有了今日厉家的援手,你应该感谢的是你自己。说话间,厉封爵转身过来。

此时外面已经是万千灯火了,在那一片绚烂的灯光中,厉封爵就如同从天而降的神祇,神秘又尊贵。

封老羡慕不已,厉家的风水可真好,代代都有杰出的人才,厉封爵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同时,一辆价值百万的宝马车停在厉家老宅。

沈清姿从车子走出来。

秦默都惊呆了,眼中闪过惊艳。

她那一头长发已经挽起来了,露出来的脖颈如同天鹅一般修长,礼服是黑色的布料,柔软菲薄,勾勒出玲珑的身段。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清汤寡水的沈清姿打扮之后会这么漂亮。

楚悠悠也呆了,当她看到秦默看着沈清姿目不转睛的时候,气的脸庞都扭曲了。

贱人,就会勾引男人!

清姿,这一次你一定要以大局为重,若是再惹恼了李董,就别管我不顾多年的情分了!

看着秦默道貌岸然的样子,沈清姿只觉得恶心:不用你多嘴。虽然我很恶心你们这对狗男女,但是为了我的小无忧,我也会忍下去。

说完之后,抬步向封家走去,留在身后的秦默和楚悠悠一脸的怨毒。

……

沈清姿刚走进宴会厅,就有无数目光投在她的身上。

厉封爵走过连廊的时候,眼角余光一瞥就再也移不开视线。

是她。

封老见到厉封爵停下脚步,顺着看过去,笑着恭维:果真是绝代佳人,厉总真是好眼光。

厉封爵望着宴会厅里那一道孤单的纤细身影,淡声问道:封老认识这位小姐?

封老摇头:我这种老头子哪里还会认识这样年轻美丽的小姐,如果厉总有意的话,我这就请这位小姐上来?

厉封爵没有说话,脑海里却浮现出她的模样,如同在暗夜恣意绽放的玫瑰一样,绚烂夺目,妖艳入骨。

等他从浴室出来,她已经不见了。

睡了他敢拍拍屁股走人的女人,只有她这么一个。

销魂蚀骨的滋味又浮现上来,厉封爵的眸光无比暗沉,那种深入骨髓的美妙让他难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