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校花被校长双伦 我把语文课代表做哭了

厉封爵穿着一身手工定制的西装,俊美的容颜在清晨的阳光下越发的耀眼,周身的气场强大,让人想要顶礼膜拜。

张伯连忙弯腰行礼,急忙将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

厉封爵的眉头皱了起来,怎么都没有想到儿子竟然会对一个陌生女人表现出怜悯和亲近,难道是因为他太严格的限制儿子和叶明珠的相处了?

看着跟自己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儿子,厉封爵最终妥协:下个月你妈妈会到厉城来,我让她多陪陪你。

厉夜擎立即拒绝:我不喜欢那个女人。

那是你生母。

不是。厉夜擎小脸上都是排斥,大有一种敢让那个女人接近他,就离家出走的样子。

厉封爵很意外,没想到小夜对叶明珠这么排斥,这么看来那个女人可真够失败的。

……

沈清姿回到秦家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

有些事,她必须亲自确认才行。

齐齐抱着玩具在儿童房到处乱跑,一不小心被地毯绊了一下,整个人朝地上栽去。

齐齐!

沈清姿立即冲过去将齐齐抱进怀里,这是她作为母亲这么多年的本能。

即便他很可能不是她的孩子。

齐齐看到沈清姿小脸顿时沉了下来,使劲捶打她:坏妈妈!你骗我,你说了今天会陪我去游乐园!

身上的伤被碰到,沈清姿倒吸了一口冷气,忍着疼痛:齐齐,对不起,妈妈有事回来晚了。下一次一定不会爽约了。

齐齐根本不听,又闹又骂:妈咪从来不骗我!你是坏妈妈!

妈咪?心中最敏感的那道神经被牵动,沈清姿的脸庞顿时沉了下来:你喊谁妈咪!

齐齐经常妈咪和妈妈交替的喊,以前她没有多想,现在忽然意识到,这个妈咪很可能是楚悠悠!

怪不得很多时候,一开始还好好的,忽然齐齐就对她拳脚相向,看来背后有另一个人在教他!

好,真是好的很!

齐齐被沈清姿吓了一跳,立即哭闹起来:妈咪!妈咪在哪里?我要找我妈咪!

沈清姿一向将这个儿子视为心尖尖上的宝贝,哪里舍得他哭闹,可现在满脑子都是楚悠悠之前的话——

【你当年生的是个赔钱货!】

沈清姿抿了抿唇瓣,拔了齐齐一根头发,她要去做个亲子鉴定,万一楚悠悠这么说是在离间她和齐齐的母子感情呢?

将手中的头发收好,沈清姿将佣人叫来,匆匆的直奔鉴定中心。

明姐看着沈清姿离开的身影,赶紧拿出手机打了电话。

……

等采集鉴定信息的护士离开之后,沈清姿就忐忑不安的走来走去。

刚才,她用了过世老爷子的名义,只需要等七八个小时就可以拿到结果了。

等待过程中的每一秒,心脏都是沉甸甸的,她就守在门口一步都不敢离开,就怕被楚悠悠知道了破坏结果。

天色暗下来的时候,结果出来了。

沈清姿迫不及待的翻到最后一页,看到上面的结果,只觉得天旋地转。

齐齐果然不是她儿子!
沈清姿好半晌才镇定下来,手机这时响了起来。

接通电话的时候,她的指尖都是颤抖的。

很快管家的声音传来:少奶奶,您快回来吧。夫人很生气。

另一端还有尖锐的女声响起来——

告诉沈清姿,她要是二十分钟到不了家,以后再也不用回来了!

沈清姿挂断电话,深深吸了一口气,紧绷的俏脸上浮现坚毅的神色。

沈清姿踏进家门的时候,已经晚上九点多了,一句话都没有说,秦夫人的巴掌劈头盖脸的就扇了过来。

沈清姿被一巴掌打在地上,牙齿咬破了唇角,口腔里都是血腥的味道。

秦夫人怒火更胜,指着沈清姿的鼻子怒骂:鬼混到这么晚才回来,谁家媳妇跟你一样!知不知道齐齐哭了一下午,连晚饭都没有吃!

沈清姿从地上爬起来:齐齐是我儿子,他不懂事,我教训他也是理所应当的!

秦夫人没想到沈清姿竟然敢顶嘴,顿时更加气恼。

楚悠悠在一旁更是煽风点火:伯母,清姿还年轻,就算是不懂事,你也多担待些吧。

悠悠,你可真懂事,要是齐齐有你这么个妈就好了,他长大了一定能出人头地。

您就放心吧,以后齐齐的教育就交给我。楚悠悠扶住秦夫人,看向沈清姿的眼神都是挑衅。

有了秦夫人这个做婆婆的支持,她一定可以嫁进秦家,沈清姿只有被扫地出门的份。

沈清姿看着亲密如同母女的二人,忍无可忍的将鉴定报告甩出来,扔在茶几上:鉴定报告是不是有人要跟我解释一下!

秦夫人本来想要训斥沈清姿,可看到亲子鉴定报告,心中一惊,强撑着狡辩:什么鉴定报告?沈清姿,你又想搞什么鬼!

沈清姿眼神冰冷:我什么都知道了!齐齐是楚悠悠的儿子!你们骗了我!

秦夫人心中慌乱,当年老爷子病重,不仅人人都想多分一份家产,更重要的是谁能坐上秦氏总裁的位置!

孙辈中只有秦默结婚早,沈清姿肚子里又有了孩子,只要是个男孩,生下了可就是秦家的长孙!

可谁料沈清姿生下来的居然是个丫头片子!

不过幸好楚悠悠那时也给秦默生了个孩子,正好是个儿子!

所以桃代李僵,用齐齐分家产的事情,她是默认的。

左右都是秦默的孩子,有什么关系?

楚悠悠捏了捏秦夫人的手,轻飘飘的看向沈清姿:你也不用这么大火气,谁让你当初生不出儿子?要是没有齐齐,秦默哥怎么能坐上秦氏总裁的位置?你又怎么能当上风光无限的少奶奶?你不感谢我就算了,竟然还发脾气。

沈清姿几乎要气疯,怒声问道:我女儿在哪里!

楚悠悠不在意:我哪里知道?没准是福薄命贱死掉了。

啪——

沈清姿扑过去,毫不犹豫的一巴掌扇在了楚悠悠脸上,力道之大,楚悠悠脸上当即就出现了几道鲜红的指印。

你竟敢跟我动手!楚悠悠勃然大怒,扑过去就要跟沈清姿厮打。

这时,齐齐抱着假面超人跑进客厅,拿着玩具使劲的砸沈清姿:坏妈妈,你敢欺负我妈咪!

沈清姿任由齐齐用玩具砸她,心寸寸碎裂。

这就是她放在心尖上疼爱了四年的孩子啊……

视线扫了一眼冷眼旁观的秦夫人,幸灾乐祸的楚悠悠,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一个模糊的小女孩模样。

她在委屈的哭泣着:妈咪,你在哪里?为什么不要我了?

沈清姿忍无可忍的爆发了。

她将齐齐拖进怀里,掐住他的脖子,双眼猩红,面容上有了一种癫狂,似乎在下一秒就要掐死这个顶替了她女儿身份的孩子。

楚悠悠懵了,急忙上来拉扯:快放开齐齐!你弄伤他了!

沈清姿不管不顾:把我女儿还给我!

沈清姿,你知道这么做的后果吗?

沈清姿根本听不进去,只要想到女儿可能遭受到的危险,她几乎要疯掉了:交出我女儿!否则,我就让你儿子陪葬!
齐齐被沈清姿吓傻了,连哭泣都忘记了。

楚悠悠害怕的尖叫,万一沈清姿真不小心弄死了齐齐,她哪里还有嫁进秦家的本钱。

为了安抚住沈清姿,她连忙道:你女儿是秦默哥让人抱走扔掉的,他肯定知道她在哪里!

扔掉……

他们竟然把她十月怀胎辛苦生下的孩子扔掉了……

女儿怎么了?女儿就不是命了?

女儿就不是他秦默的骨肉了吗!

她心中仇恨的火焰瞬间燃起来了,泛红的眼眸里满是恨意,他们竟然敢这么对待她的女儿!

秦默接到电话匆匆赶回来,这时客厅里已经乱成一团。

秦默看着闹出这一切的沈清姿,厉声呵斥:沈清姿,你发什么疯!赶紧给我放开齐齐!

把我的女儿交出来!

秦默皱眉,忍不住要拒绝。

楚悠悠连忙拉住秦默,急切的道:沈清姿她疯掉了,她真的会掐死儿子,赶紧将那个赔钱货给她吧!

秦默也见到沈清姿的状态不对劲,缓下语气:你先放了齐齐,我保证会将女儿交给你。

沈清姿不为所动:我要先见到我女儿!

秦默连忙去安排。

……

一行人开着车,颠簸了一个小时之后,停在一个偏僻的小村口。

时间已经很晚了,村里的路狭窄,进村之后,只能步行。

几分钟之后,停在一户扎着篱笆的破旧农家。

就是这家了,你女儿就在里面。

沈清姿觉得嘲讽,他自始至终用的都是你女儿,她沈清姿一个人的女儿。

秦默的话音刚落下,一阵粗鄙的打骂声划破夜色:赔钱货,敢偷吃!我打死你!

很快,小女孩的微弱哭喊声传来。

我真的好饿……我下次不敢了,真的不敢了……

这……这就是她女儿吗?

沈清姿双腿发软,甩开齐齐,疯了一般冲进去。

只见一个肥胖的中年女人,拿着扫帚拼命抽打角落里的女孩,嘴里还不干不净的骂着。

住手!沈清姿几乎要疯了,猛地冲过去,夺过胖女人手中的扫帚。

胖女人差点摔倒,看到冒出来的沈清姿,凶悍的叫嚣:你是哪儿来的,敢管老娘的闲事,是不是活够了!

叫喊着,就要对沈清姿动手。

沈清姿拼命地抽打女人,哪怕是被胖女人抓的浑身是伤也在所不惜。

这副拼命的模样,让胖女人心中发憷,连滚带爬的离开。

房间里安静下来,静的只能够听到呼吸的声音。

小女孩环抱着自己,单薄的瘦弱的身体缩在角落里颤抖呜咽。

沈清姿喘着粗气,她上前一步,想要靠近,可,才有动作眼泪就掉了下来。

忽然一道微弱的声音传来:别哭,一点都不疼。

沈清姿看着女孩清澈眼瞳里的担忧,再也控制不住情绪,她紧紧地抱住女孩,泣不成声:对不起,妈咪来晚了。

妈咪……你是我妈咪吗?

是。我是你妈咪。

那你是来接我的吗?

小女孩的眼眸明亮,眼底满满的小心翼翼。

沈清姿只觉得喉咙被掐住了,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能狠狠地点头。

太好了,我妈咪来接我了。小女孩特别满足,刚说完就昏了过去。

沈清姿被吓得不轻,直到小女孩微弱的呼吸吹拂在她的手指上,这才松了一口气,很快,又发现孩子发烧了。

沈清姿大急,不敢再耽搁片刻,抱起孩子冲了出去。

……

厉城,厉家庄园。

厉夜擎又发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