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雨浩手放在古月娜的哪里 余下全文打不开

没有!

就是没有!

裤裆里面,就是什么都没有!

顾卿允泫然欲泣,她二十一世纪美食大博主,做菜的时候煤气罐爆炸,穿越到乾元大陆的大夏王朝来。

最不齐也要是个公主,再不然什么丞相府嫡女吧?

他喵的,我是居然成了个小太监?

她气的从床上坐起来,正午的阳光从素花窗棂落下来,照在她清秀白净脸上,似笼上一层琉璃纱。

原主是前朝遗公主,为了保命,先皇杀进宫中来前就被假扮成了小太监,一直到现在,十四岁了。

她扫视了一眼这房间,古色古香的屋子穿越标配没错了。

除了她自己躺的这张床之外,屋子里面还有一个老旧的衣柜跟桌子,桌子上放着两个缺口烂茶杯。

这是皇宫?

这么贫困?

她忽然抬手拍了一下自己脑门。

哦,是她好日子过惯了。

原主……不!

她,现在是最下等的小太监,还被一个死老太监看上了——

小允子,你瞎嚷嚷什么,落水之后脑子不好使了吧,才醒来你就敢瞎嚷嚷!

一把声音尖细,传到顾卿允耳中时,她抖了一下。

御膳房的总管江忠明江公公拂尘一扫,掀开了帘子,顾卿允抬起头看过去,整个人都有点懵逼。

面白如粉,一双眼睛细长。约摸有个一米六,那嘴上是不是还涂了口脂,红的跟刚吸了血一样。

这算个人?

江公公冷笑了起来,声音又尖又细。

拿着拂尘往顾卿允肩膀上一下下的戳:

小允子我告诉你,你就算是不从了咱家,非要跳湖自杀,咱家也有本事将你捞起来救活。有咱家在,你死不了,咱家还非要得到你~

妈妈……我要回家!这有变态啊!

顾卿允挥开拂尘,吓的从床上跳起来。

将将要尖叫出声,江公公冷冷提醒:你叫吧,就算是叫破喉咙也没有人救你的。咱家今天,就要得到你!

娘,我的娘!这个死变态开始脱衣服了!

顾卿允整个头皮都是麻的,腿一软就给跪下:江公公饶命啊,奴才知道错了,再也不自杀了……

知道错就好好服侍咱家。江公公把外袍扔到了地上,顾卿允急红了眼,往床边退。

她整个人站在床上,贴着墙,害怕的颤抖,声音模糊:你连作案工具都没有,你还想要对我这个幼女下手?

江公公脱的治剩下了亵裤,尖着声音皱眉问:小允子你说什么?

顾卿允的脸给吓白了,这种事情谁接受得了,反正她受不了。

她嘴唇发抖:我我我,我是说要不要咱们挑一个好日子在办事儿,大白天的,我才刚刚醒来。

她腿一软,又给跪了,江公公,呜呜呜,求公公怜惜,求公公体谅。

江公公坐上了床,伸手就要来拉顾卿允:

早这样不就好了吗,来,让咱家好好的疼惜你,这么多的小太监,咱家就看中了你,你还不知好歹。过来,让咱家亲亲~

要是在现代,顾卿允一拳过去把他头打歪。但是现在她是最低等的小太监,生死不容自己做主!
她低着头瞪大眼睛,小脸逐渐扭曲。

眼看着那白的不像是活人的手,就要拉住自己胳膊,她准备跟死太监你死我活的时候——

江公公大事不好了!

外面的小太监慌里慌张的来,打断了江公公的好事。

江公公猥琐的笑容瞬间变的阴沉,转过头朝着外面看去:大胆,竟然敢破坏咱家的好事!

帘子外的小路子声音颤抖,整个人匍匐在地上:

奴才并非存心打扰公公好事儿,实在是因为陛下又闹起来了,说御膳房的东西不对胃口,怎么都不吃,吃了就吐。摄政王说了,要是再不能让陛下满意,就摘了御膳房上上下下奴才的头!包括公公您……

江公公有些慌了。

小皇帝今年五岁,十天前一场大病之后,不知道怎么了,吃什么吐什么。

前三个御膳房主管,都是因为安排不出好的吃食,被太后下令杖杀。

可是山珍海味换着花样的做给小皇帝,他就是说不喜欢,死活不吃饭。

吃了就吐,完全不像是装的。

顾卿允看着江公公胡乱的穿好了衣服裤子,走到了帘子前,还不忘回头看她:小允子,咱家今日就放过你,你且好好休养着,咱家忙活儿完了,就来好好的怜惜你。

呕!

公公再见,人……人家等你呦?顾卿允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堪的笑。

江公公对开窍的顾卿允满意的很,临走还多看了她几眼。

外面的小路子一看江公公走了,赶紧就冲进来:你没事吧?

她抬手抹眼泪,声音压的小之又小:公主,是奴才没用让公主受辱。

这是从小跟在原主身边的小宫女,当初就是亏得她原主能保命。两人一起女扮男装做太监,活到了现在。

危机暂时解除了,顾卿允怔愣了一下,吸了吸鼻子仰头就哭嚎了起来。

委屈,害怕,难过,还没有反应过来。

小路子也跟着她一起哭,不过顾卿允哭的时间不是很长,发泄完了之后很快接受了事实。

她现在还没有脱离危险呢,容不得她过分悲伤。

扯过小路子的衣服擦了擦眼泪,还安慰小路子:你别哭,事已至此,咱们得想办法找出一条活路来。

小路子一听更加丧气,红着眼握着顾卿允手腕:

这可谈何容易,主子你年岁渐渐大了,慢慢模样长开。这一个月前前后后提拔上来的三个御膳房总管,来的只要见过主子你模样的,都那样……去了一个,还有另一个……

是什么害了我?

是美貌!

顾卿允连哭都哭不出来,看着小路子,她灵光一闪:小路子,你刚才说陛下嫌膳食不好,里里外外斩杀了三个厨子了?

小路子抬起袖子擦了一下眼泪:是啊,前面几个御膳房总管就是被这样杖杀的。陛下年纪小,吃什么吐什么,身子越来越虚弱,摄政王说了,要是还不能做出让陛下满意的吃食,就杀了御膳房上下……呜呜呜,主子这可怎么办啊!

顾卿允大喜,握着她的肩膀狠狠晃了两下:我们翻身的机会到了!
小路子瞪大眼睛,看着因为落了一次水,变化有些大的顾卿允:主子,你想要干什么?

走,去御膳房,等我成了御膳房的管事,就没人敢欺负咱们了。顾卿允说着就下床,穿上鞋往外走。

开什么玩笑,她二十一世纪美食大博主,随随便便一道菜,都是这些人没有见过的,要封神的水准。

出了御膳房太监们休息的耳房,入御街。

根据原主的记忆她朝东去,两边高大的朱壁宫墙如赤色长龙,不见首尾。

其间,大小院落被赤色围成四四方方的殿宇,连绵不绝。

约摸走了有小半刻钟,顾卿允停了下来。

抬头看着门上的匾额的三个赤金大字:御膳房!

来了来了,我要改变命运了。

啊哈哈——!

顾卿允带着满脸疑惑的小路子才踏进去,笑容还没有来得及绽放,就被一个老公公盯上——

找到人了,还有那两个,刚好凑够二十个!

一把尖细苍老的嗓音,听的人气鸡皮疙瘩。

顾卿允才看过去,就被冲上来的侍卫给反手擒拿,小路子也没有逃脱这命运的制裁。

干什么!顾卿允看着朝自己走过来的白面老太监。

他身穿正正三品以上宦官才能穿的紫金蟒袍,拂尘一扫,立在了她面前。

是御前总管,皇帝身边的首领太监张昌盛公公。

顾卿允瞬间变了一张脸,笑着看向张公公:张公公,为何抓我们?

陛下吃了你们御膳房做的东西又吐了,这次要杀二十个小太监的头。原本差两个,你们过来,刚刚好!

顾卿允:!

她这是送死来了,自己送死就算了还捎上了小路子!

少两个不行吗,非得凑个整?

来人啊,给咱家将人送去杀头。

轻飘飘的一句话,就像是再说今天吃什么一样简单。

人命如草芥,皇宫更是吃人的地方。

别杀她,别杀小允子,杀我!小路子白了一张脸,朝着张公公哭求。

都要死,不用争。张公公拂尘一扫,这就要吩咐人送他们下去的时候,眼角瞥见了一抹黑色的身影。

摄政王!王爷,您怎么亲自过来?

顾卿允赶紧转过头去。

朱红大门那儿,站着的男人一袭玄色银边如意云纹长袍。

身上是千帆过尽后的沉稳,俊美近妖的脸上,冷漠寒凉。

眉眼像是大漠孤烟里,用最冷硬的工笔一笔笔描画出来的冷冽笔墨,孤傲矜寒,让人挑不出一点瑕疵。身子修长,面如冷玉,一双眼睛氤氲着清冷。

这……便是权势滔天的摄政王霍臣渊。

单单是一眼,就让人心神畏惧。

稚子登基,多少眼睛盯着想要小皇帝死。

偏偏是摄政王,当初承了先皇,也便是他的皇兄一诺,从战场归来便开始守着小皇帝。

前前后后杀了不知道多少有谋逆之心的人,才将让小皇帝坐稳在尸山血海之上。

手段狠辣,冷血无情。

也有人说,最想小皇帝死的,就是他。

羽儿还是不吃,要御膳房的人何用。将人都给拉出去砍了,换一批新的进来。

他的嗓音冷漠寒凉,没有半点波澜。

顾卿允兀自打了个寒战,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侍卫拉着往外走。

等等!她可不能死。

顾卿允忽然挣扎,挣脱开了侍卫的束缚,朝着摄政王冲了出去。

没有人料到,竟然有人敢在摄政王面前撒野,这会儿想要拦都来不及了。

霍臣渊看着冲撞上来的顾卿允,抬手就锁住了她的脖子,指骨瞬间收紧。

噗嗤——

她身后,一柄冷剑扎进去,穿透肩膀,染血透出。

疼!

窒息的感觉让她浑身冰冷,想要活命的希望站在了恐惧之上。

看着男人冷漠的眼睛,她艰难开口,我……我可以……

放开小允子,放开她!

小路子吓的冲上来,被侍卫拉住,看着肩膀上不断滚血的顾卿允,她惊恐大叫:

小允子是想要给陛下做吃的,她可以做出能够让陛下张口吃的东西来,真的!

哦?

男人的面上虽没有半点动容,却松开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