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你终于属于我了 一女多男的共妻肉辣文

这两人也太不要脸了!那你现在怎么打算的?程思雨气的破口大骂,心里的火气几乎要掀翻房顶。

先给小无忧治病吧,我现在只希望,他真的是小无忧的父亲。只要女儿能好好的活着,我别无所求。

程思雨很想说,李董要是真是小无忧的亲生父亲并不是什么好事儿,可,事到如今又怎么可能好得起来。

只是,就跟沈清姿说的一样,什么都比不上小无忧能够活着更重要了。

思雨,我先不跟你说了,我约了中介看房子,他很快就要到了。

看房子?看什么房子?你跟秦默离婚之后,难道他一点财产都不分给你吗?

沈清姿叹息:思雨,我不看重这些,而且,爷爷之前也总给我塞零花钱,我并不拮据。

程思雨很想说,这根本不是拮据不拮据的事情,秦默跟楚悠悠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就算是让他净身出户都不解气。

只是,她了解沈清姿的脾气,也没有多劝:你怎么不带着小无忧回家住一阵?有你妈帮忙你也可以轻松一点。

沈清姿沉默了一下,这才说:我妈妈她比较传统,不希望我带着孩子回去住,她怕被人说闲话。

实际上,她把离婚协议书寄出去,就跟母亲联系过,结果,妈妈将她臭骂了一顿,还说,如果,她跟秦默离婚,就不再是沈家的女儿。

至于,她提出让妈妈到医院来检查造血干细胞是不是和小无忧匹配的事情,也被毫不留情的回绝。

沈清姿试着让自己去理解妈妈,毕竟一个人的传统是很难改变的,可,还是不行,她只要想到心里就如同刀割一般难受。

程思雨沉默,沈妈妈什么样,她也是知道,要不是沈妈妈就只有清姿这么一个女儿,她都怀疑沈妈妈是个后妈。

她想了想说:那这样吧,你先住到我那儿吧,反正我房子大,又经常出差,总是空着也浪费。

不用了……

你听我的。程思雨的态度十分强硬:你跟小无忧以后用钱的地方多的是,没有必要花在这种地方。

沈清姿沉默了,小无忧的病却是要花很多钱,她手里虽然有些积蓄,但只怕也不够。

她没有再矫情:思雨谢谢你。

客气什么。程思雨说:等我出差回来,就去见见我干闺女,哎呀,以你的姿色生出来的肯定是个天使宝宝。

沈清姿终于笑了:小无忧却是很可怜,也很乖巧。

两个人又寒暄了几句,这才将电话挂断。

……

晨起,她看到小无忧目不转睛盯着楼下拿着风筝的孩子。

无忧,你想去放风筝么?

小无忧的双眸亮了起来,可以吗?

当然可以啦。

那我们赶快去吧。

小无忧等不及了,拉着沈清姿的手就要向外走。

买好风筝之后,沈清姿就带着女儿去医院后面的小花园放,她怕女儿摔倒,就帮女儿将风筝放上天后,再将风筝交给她。

小无忧高兴的不得了,这还是她第一次玩风筝。

一阵风吹来,将风筝的线吹断了。

风筝,你别跑,别跑呀。小无忧急的不行,连忙去追。

小无忧跑了许久,终于看到风筝落在草坪上,正准备去捡的时候,就见到风筝被一个小男孩拿起来了。

风筝!我的!小无忧气喘吁吁的跑过去,等她看到对方的样子,顿时露出大大的笑容,小夜哥哥。

是你?无忧妹妹?厉夜擎看到小无忧,脸上的笑容,板着的小脸也不由得放松了一些,露出孩子气的笑容。

他从小生病,会定期来医院做体检,没想到会遇到小无忧……
无忧,无忧……沈清姿此时追了过来,发现女儿正和一个粉雕玉琢的小男孩聊天。

妈咪,我在这里。小无忧听到沈清姿的呼唤,连忙跳着挥手,你看我见到了谁?

沈清姿看着穿着考究的小男孩,一怔。

厉家的小太子,厉夜擎……

她蹲下身,弯起笑容,小夜你好。

沈,沈阿姨你好!厉夜擎的小脸微红,抿唇笑起来的模样很是可爱。

沈清姿看着小家伙可爱的样子,只觉得心软的一塌糊涂,抬手摸了摸他的脑袋。

跟在厉夜擎身后的张伯看到这一幕都惊呆了!

他家小少爷一向孤傲,就连自己的亲生母亲都不亲近,现在却准许一个陌生女人这么亲昵的碰触他?

小无忧拽着厉夜擎的衣袖,大眼睛扑闪:小夜哥哥,你喜欢放风筝么?要不要跟我一起放风筝?

厉夜擎刚想答应,就听到张伯提醒:小少爷,您的家教老师已经到了,您该回去上课了。

那小夜哥哥去忙吧,我们下一次再一起玩。小无忧特别懂事的说,但神情里透着小失望。

厉夜擎不喜欢小无忧失望的样子,但家教课又不能翘……

无忧妹妹,你要不要去我家玩?我家很大,很适合放风筝的。

小无忧很喜欢小夜哥哥,大眼巴巴地望着沈清姿:妈咪,可以吗?

这……

沈清姿有些迟疑,去厉封爵的家……放风筝?

无忧,要不你和小夜哥哥去,等结束了你给妈妈打电话,妈妈去接你好吗?

无忧迟疑的看了她的小夜哥哥一眼,只见小男孩瞬间委顿的模样,有点可怜兮兮的。

她难得的向妈妈尝试撒娇,妈妈,可是小夜哥哥很想吃你做的烤鱼……

沈清姿微怔,温柔的目光带着询问落在厉夜擎的身上。

只见小男孩站的笔直,黑如点墨的大眼睛此时仿佛缀满了星星,满是期待的望着她。

她叹了口气,摸了摸两个孩子的小脑袋,似是无奈。

她希望,千万不要碰到厉封爵才好。

……

黑色的迈巴赫缓缓地行驶进来,停靠在主宅前面。

漆黑的雕花大铁门被一排门卫从两旁拉开,显得庄李肃穆,厉封爵从车内下来,锃亮的皮鞋踩在地面。

早已经恭候的管家带领着佣人弯腰道:欢迎少爷回家。

厉封爵闻到一阵烟熏火燎的味道,发现是花园方向冒着阵阵黑烟,薄唇抿起:那边在做什么?

管家连忙道:小少爷今天请了客人回来,正在草坪上烧烤。

厉封爵拧起眉头,小夜平常没什么朋友,哪来的客人?

虽然狐疑,到底没有说什么,转而去了主厅。

正在烤鱼的沈清姿,若有所觉的转头看过去,就看到一道高大的背影消失在客厅的门口。

背影看起来好像有些眼熟……

妈咪,我想吃烤鱼。小无忧充满期待的声音突然拉回她的思绪,低头一瞧,小丫头蹲在烤架面前,眼巴巴的瞅着烧烤架。
陪着两个小家伙吃过饭之后,沈清姿哄了他们去一旁放风筝后,开始收拾那一堆东西,她刚转身,就跟一个女佣装扮的女孩撞成了一团。

女佣端在手中的剩菜剩饭尽数洒在她的衣衫上,胸口顿时粘成一团,油腻腻的,还满身烧烤孜然味。

对不起,对不起,沈小姐,我不是故意的,你能别告诉管家吗?他知道了会罚我的。小雨一边诚惶诚恐的道歉,一边急忙帮沈清姿拭擦着污渍。

没关系。沈清姿皱了下眉,却并不生气:你不用这么害怕,我不会说的。

小雨松了一口气,满脸感激的道:那我陪你去小少爷的房间换洗一下吧。

沈清姿见到自己的衣服实在不成样子,就答应下来。

她跟着小雨到了二楼顶头的房间。

小雨将房门推开,掩饰掉眼底一抹阴毒,笑着说:沈小姐,你先洗澡,我去帮你拿干净的衣服。

谢谢。

小雨看着沈清姿走进房间之后,这才转身,唇角露出得逞的笑容。

什么样的女人也敢登堂入室来厉家?

不行,她必须要为明珠小姐讨回公道!

沈清姿下意识打量着房间,眼中流露出惊讶的光芒。

实在是这宽阔卧室的装修风格太过于冷硬了。

黑白灰三色调为主,墙壁挂着文艺复兴时期的油画,地面铺着柔軟繁复的波西米亚地毯,怎么看怎么不像小孩子的卧室……

不过,再想想小夜似乎没有妈咪,也就可以理解了。

沈清姿收回视线,抬步进了浴室。

浴室里的设备都是高科技,幸好秦家也算富贵之家,这些高科技感应设备她也会用,哗啦啦的水声响起,温热的水流从头顶滑过,洗尽满身狼藉。

真舒服啊……

厉封爵从书房回到卧室,隐隐听到浴室传来的水声。

英俊的眉峰拧起,难道是小夜?

砰咚!

突然,浴室里传来一道什么东西摔在地上的沉闷声,厉封爵以为是小夜摔跤了,想也不想便开门冲了进去。

浴室里,满是氤氲的热气,但入目的场景却让厉封爵愣住了……

地上趴着一道姣好的女性身躯,玲珑有致,若隐若现。

厉封爵狭长的眼帘瞬间眯紧——

怎么是她?

沈清姿刚才将香皂掉在地上,弯腰捡的时候打了个滑,便不小心摔到了地上,原本想着倒霉要爬起来的时候……

不想浴室的门嘎吱一声被人拉开。

她抬头一看,就见一个男人站在浴室的门口。

啊!

男人逆着光,沈清姿没看清他的长相,却被吓得连连惊叫,手忙脚乱去抓一旁的宽松浴巾来遮住暴露的身体,羞愤交织:出去!你快出去!我在洗澡!

那惊慌失措的嗓音中带着一丝羞赧,活像受惊的小鹿。

厉封爵视线掠过女人,一阵气血翻涌直冲到了头顶,无数的细胞都在沸腾着叫嚣……

俊脸阴沉下来,他绷着脸一声不吭出了浴室。

男人离开之后,沈清姿腿软的站不住,倚靠在墙壁上,大口大口喘气。

是……厉封爵么?真是丢脸丢到太平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