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挺腰承受 傻子有个大东西 红绣添香

刘杰不是个蠢的。

他虽然有心讨好林晚晚,想跟着行业大佬一起赚大钱,但他透露出的信息都不算关键。

若林晚晚反水,只他透露的这些信息,是翻不了车的。

当然了,这是在林晚晚没有系统奖励的情况下。

事实上嘛,他底裤都要没了!

林晚晚一边默念道德经,强迫自己冷静,一边在利用搜索指示在脑子里复盘刘杰销货藏货的地点。

在外人看来,刘杰似乎只是个生意人,说的也是生意经,但知道内幕的人都懂,他嘴里的每件货都是血淋淋的罪恶和无耻,件件都够刘杰下大狱。

林晚晚努力绷着脸,安静听刘杰装完比,露出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刘先生果然是个干大事的人啊!

林晚晚微扯嘴角,穿着布鞋的脚丫缓缓踩在方才用来砸苏老太的木板上,俨然是个待发飙的姿势。

刘杰对即将到来的危险一无所知,只沉浸在未来赚大钱的幻想中不不可自拔。

哪里哪里,和林小姐您没法比。

在刘杰看来,林晚晚长相和善,手段神异,又有巧心,绝非池中物。

就拿屋里的奶粉和面条来说,这可不是一般人吃的起的,这位林小姐的生意,绝对做的很大!

思及此,刘杰脸上的笑容更献媚了些,搭配上他身上笔挺的西服,给人一种非常别扭的感觉,就好像鬼批了人皮。

想合作,也不是不可以!

林晚晚故作神秘笑笑,缓缓从石凳上站起来,居高临下道,你先在院子里待一会儿,我去取点东西。

好!

刘杰满口答应,眼中迸发出贪婪的光。

哈哈,他赌对了!

有同行大佬带着,面条会有,奶粉会有,金银珠宝更会有!

刘杰真心实意弯起眉眼,点了根烟,舒服地呼出烟雾。

林晚晚转身离开,径直朝上工的地方跑去。

她要去告状!

举报人贩子有奖哩!

与此同时,大丫的传话到了,邓一鸣一听人贩子三个字,连铁锹都顾不上收拾,忙领着她找到大队长,简单地说明了下情况。

什么?人贩子!

大队长笔都握不住了,抄起外套就是跑,嘹亮的嗓音响彻空中,二狗去县里报警。

好!

几人风风火火朝南跑,正好同林晚晚狭路相逢。

她顾不上多解释,道,大队长,快派人去刘家地窖找人,刘杰从外面拐来的闺女都在刘家!

什么?

大队长只觉得今早没睡醒,头晕目眩的。

邓家村只有一户人家姓刘,刚因为劳动卖力得了县里的奖励,是村子里出了名的老实人家。

照林晚晚的说法,这刘家和人贩子是一伙儿的?

邓一鸣见大队长愣住,忙道,去看看吧,这事没有就算了,真有了县里追究起来,不是罚两钱就能过去的!

若村里真的出了这种事,大队长难辞其咎。

一语惊醒梦中人,大队长扒住邓一鸣,语气焦急,一鸣,去找二狗爹,带上家伙什去刘家!

邓一鸣猛点头,递给林晚晚一个的眼神,转身离开。

那眼神有信任,有宽慰,还有激励。

林晚晚会心一笑,一把扛起吨位过百的大队长,道,邓大队,我背您,那人贩子就在我家,放心,有我在,您这次绝对立大功!

被扛起来的邓大队:……

我可谢谢您唉!

小院里,刘杰慢悠悠抽着烟,不时和苏老太聊两句。

刘先生,这女的真能耐?

苏老太耷拉着手腕,忍着剧痛,额头上冒出细密的汗珠。

她这手可是林晚晚弄坏的,若这贱人真能耐,她当然要好好敲一笔了!

刘杰悠哉抽口烟,道,绝对能耐!

他走南闯北这么多年从未看走眼过,这林晚晚绝非池中物,肯定能带他赚大钱。

这么想着,他嘴角勾起贪婪的弧度,脚尖愉快地打着拍子。

正开心着,破败的栅栏门突然被暴力破开,紧接着,林晚晚和邓大队出现在门口,两人脸上的表情是如出一辙的严肃。

邓邓邓……大队!

苏老太吓得连手都不疼了,惊得跳脚,额间冷汗直流。

刘杰一脸茫然,不懂目前是个什么情况。

林晚晚冷笑一声,揉手腕道,邓大队,这两位就是人贩子了,您看是断腿还是断胳膊?

邓大队:……

倒也不必如此凶残
邓大队最终没有采取林晚晚凶残的逮人方式,而是从院子里找了根麻绳,让林晚晚把人捆了起来。

直到被捆,刘杰还不愿意相信他被林晚晚骗了。

怎么可能呢?

林晚晚的种种行为都符合人贩子的所作所为,要不然他养那么多赔钱货干嘛?

身为人贩子界的精英,刘杰卖过不少妇女儿童,从她们身上榨取了无数利益,但他依旧认为性别为女即为原罪,自然不通林晚晚为何会把几个赔钱货当亲妹子。

当然了,林晚晚没有多余的善心去和他解释,她急着和大队长报告人贩子窝点。

刘杰在外面拐了姑娘后会放在刘家地窖,等大家上工的时候,或者夜间,再转移出去……

除了邓家村,他在李家村,吴家村都有窝点,苏家村没有,估计是想发展苏老太……

当着刘杰的面,林晚晚直接扒了他的底裤,事无巨细地抖落出他的秘密基地,听得邓大队一愣二楞。

想不到啊,看上去这么儒雅的男子竟然会是这种脏良心的畜生!

邓大队听着听着,忍不住上去一脚!

没心的牲口,你还是个人嘛!

刘杰被踹个底朝天,后脑勺磕出个大包,心中又惊又怒。

怒自然不用说,任谁被五花大绑,揪出老底,都会生气。

可问题是,林晚晚是怎么知道的?

他分明没漏多少底牌,只是大致说了一下进货销货的渠道,为何她会知道的如此详细?

难不成,她真的如苏老太说的那般,会算命,有神异?

想到这个儿,刘杰忍不住瑟瑟发抖,眼神发直。

他似乎惹上了不该惹的人。

这边,林晚晚把搜索指示搜索出来的信息,事无巨细地报告一遍后,拿着家里半漏不漏的瓢喝了口凉水,好奇问道,大队长,像刘杰这种的怎么判啊?

她记得以前法律不是很完善,后世能判死刑的罪目前还判不了。

大队长一边消化林晚晚的报告,一边随口答道,要掉脑袋的!

上面三申五令,严抓人贩子,买卖同罪。

像刘杰这种罪孽深重的,不出意外,县里要当典型抓。

林晚晚闻言舒了口气,灿烂的笑容爬上清秀的脸庞,汇成一副清秀漂亮的画。

她是美了,听到这话的刘杰快要吓尿了。

他顾不上内心深处对林晚晚神异的恐惧,艰难起身,冲着大队长哭天抢地。

邓大队,我不是人贩子,她才是,林晚晚才是!

刘杰彻底慌了,没有了之前点烟等人的运筹帷幄。

他换上往日哄骗人的精英脸,目光恳切,语气真诚,道,大队长,我来苏家村是想帮苏老太找孙女,真正的人贩子是林晚晚,不是我!

林晚晚:???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倒打一耙?

可以啊!

林晚晚突然好奇心大起,想听听这垃圾怎么个编排法。

她嘴角勾起个嘲讽的弧度,佯怒道,你凭什么这么说!

凭什么?

刘杰冷笑一声,眸间全是怒火,他转向大队长,道,大队长,我说的是真的,苏老太可以为我作证,林晚晚把她家七个丫头都骗走了,刚刚那个大丫,就是最大的闺女!

这我知道!

邓大队长无所谓道,晚晚要收养妹妹的事情我早知道!

几个丫头的户口还得他签字!

大队长,您想想,正常人家谁会收养七个丫头,您再看看,这院子里哪儿有其他丫头?

这贱人早把人转移了!

最后那句,刘杰几乎是吼出来的!

苏老太在短暂的愣神后也哭嚎出来,我要见我村的大队长,你们邓家村冤枉人啊呜呜呜呜!

她不能认罪,不能坐牢!

邓大队长听两人唱作俱佳,心里烦躁得很。

比起不知道哪里来的刘先生,他自然更愿意相信同村的林晚晚。

他不耐烦吩咐道,晚晚,你家有抹布吗?塞两个!

有!

林晚晚得令,笑眯眯往屋内走。

刘杰和苏老太闻言,嚎得更响亮了。

正嚎着,门外突然传来独属男人的浑厚声音。

院子里的人不要动!

林晚晚闻言脚步一顿,朝门外看去,看到一身警服的国字脸男人提着警棍,身后跟着位黄土满面的光头男。

那光头男指着林晚晚道,就是她,冒充大仙,拐跑了我七个闺女!

林晚晚:???
要问黄浩上任后最讨厌处理的案件是什么,非封建迷信莫属。

此类案件最大的特点是受害人不觉得自己受害了,反而会跟着骗子一起隐瞒关键信息,从而导致案件久久不被侦破。

黄浩没有读心术,猜不透受害人隐瞒了哪些信息,自然吃过很多亏,上过很多当,以至于一听这趟拐卖案里涉及到所谓的大仙,心口立马冒出一串火苗。

这帮畜生!

黄浩问过大丫后,脑回路诡异地和刘杰同步了。

这个所谓的大仙姐姐,不会也是人贩子一员吧?

否则的话,她一个十七八的小姑娘,哪来的勇气主动抚养七个小丫头?

不对劲,不对劲,相当不对劲!

黄浩不留声色问了一圈人,看上去似乎只是例行公事,没有对林晚晚起疑。

但不知为何,邓一鸣就是觉得林晚晚危,他有种不祥的预感。

带着这种不祥的预感,他主动请缨,道,黄警官,我带你去苏家,我认路。

谢谢啦!

黄浩笑笑,非常满意邓一鸣的眼力见。

他确实打算先去苏家村了解情况。

邓一鸣把大丫交给二狗后,直接带他去了苏家,在苏家,他不祥的预感应验了。

那天我不在家,那女的三两句骗了我婆娘,说什么闺女们给她,下一胎肯定是儿子!

苏家小院,粗布烂衣的光头男一把鼻涕一把泪,控诉着林晚晚拐带女儿的悲惨往事,顺便贬低了一下自家亲妈,我老母性子软,做不得主,要不然七个娃娃不至于一个都没留住!

说着,光头男又嚎哭起来,哭得邓一鸣脸色铁青。

看样子,这苏家男人是打定主意往林晚晚身上泼脏水了。

他悄悄看了眼身旁的黄警官,见他眉头皱起,成了个川字,身上隐约有怒气传来。

邓一鸣猜测,这怒气大概是冲着林晚晚来的。

小伙子,林晚晚家你认识吧!

黄浩问道。

邓一鸣点点头,认识!

带路!

黄浩站起身,拍拍身上的土,对苏光头招手,走吧,去林晚晚家看看!

他倒要看看这位大仙有多神异!

苏光头咧嘴大笑,应一声,忙不迭跟上。

邓一鸣走在最前面,面色不是很好看。

他相信林晚晚,相信她的那些预知梦,但这并不代表其他人也会相信,尤其是他听说这位黄警察最讨厌封建迷信。

带着这份担忧,邓一鸣将人领到林晚晚家门口,打算借机行事。

然而事与愿违,没等他有动作,苏光头就先下手为强了。

是她,就是她拐了我闺女!

苏光头直指林晚晚,心里盘算这泼脏水必须浇过去,要不然老娘和刘先生就糟了

黄警官,这光头谁啊?我们晚晚可是好孩子!

邓大队长护短,闻言心中不爽,语气不是很好。

好孩子?

黄浩嘲讽一笑,道,好孩子还搞封建迷信?

什么封建迷信?

邓大队长有些懵,不明白黄浩在说什么。

被绑在地上的苏老太忙嚎道,是林晚晚说只要七个闺女没了,我媳妇下一胎就是儿子!

刘杰也忙找补道,没错,林晚晚就是用这个借口把七个丫头都拐走了!

他语气焦急,眼神恳切,吼道,除了大丫以外的六个丫头都被林晚晚转移了,我们没有时间了!

他想清楚了,林晚晚神机妙算也罢,心机深沉也好,绝对和他是同行,要不然解释不清楚为何收养七个赔钱货!

至于那六个丫头,绝对是被她转移了,只要他咬死了这事,不愁翻不了身!

林晚晚见状,忍不住嗤笑一声,道,说的和真的一样!

她主动把手举起来,并拢着,放在黄浩前面,道,来吧,黄警官,我愿意配合调查!

清者自清,虽然她不知道二丫她们跑去哪儿了,但系统没有发布任何拯救六仙女的任务,这说明什么?

说明仙女们很安全,肯定是去哪儿玩了!

话说她们去哪儿了呢?

林晚晚心里疑惑,忍不住歪下头。

黄浩看着眼前略微有些天真的姑娘,心中难得起了些波澜。

是他错了吗?

这丫头看上去很淡定,完全没有犯罪分子的焦急,尤其是和地上扑腾的西装男作对比,简直是一汪清泉。

正疑惑着,他突然听到身边传来一道低沉磁性的男音。

我知道二丫在哪儿!

邓一鸣一出声,满院的眼神均集中在他身上,包括林晚晚在内的众人,全是一脸的迷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