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六次疼到让你下不了床 银行行长第二次到家里吃饭

大丫也看到苏老太了。

她下意识倒退两步,眼中闪过惊慌。

苏老太在她心中一直是座大山,这座山能让她饿肚子,能让她天黑摸起来割猪草,还能让她时不时添点新伤。

大丫很害怕,想装作没看见,然而她那点小胳膊小腿根本比不上苏老太,还没转身就被苏老太抓住了。

大丫!过来!

苏老太蹬蹬跑过去,皱纹脸闪过狂喜。

这下好了,最起码能有个丫头交代给刘先生,否则的话,刘先生白跑一趟,她也得不了好。

刘杰可没有苏老天那么目光短浅,他跟着苏老天走到大丫面前,笑眯眯问道,小姑娘,怎么就你一个?你妹妹呢?

刘杰生的不错,国字脸,眉眼周正,一身气派,怎么看都不像是坏人。

大丫仰头看他,看他笑得很和善,很像宣传报上的先进分子,当即收起了几分警惕,低声道,妹妹们在大仙姐姐家……

刘杰憨厚一笑,摸摸大丫头顶的软发,温和的声音带着丝丝蛊惑,道,大丫,你妈是昏了头了,这世上没有大仙,封建迷信要不得,你和叔叔说,其余的几个妹妹在哪儿啊?

你……是谁……

大丫还没有完全信任刘杰,小脸闪过纠结。

死丫头片子屁话多!

苏老太一把掐过大丫的小细脖,语气凶恶,说,那个大仙家在哪儿?

大丫被掐得脸色胀红,眼眶都红了。

刘杰不赞同地撇了苏老太一眼,伸手掰开她的手,佯装安慰道,老太太别着急,孩子千辛万苦找回家,不容易。

说完苏老太,他低头对大丫温柔道,大丫,你奶也是着急你几个妹妹,别气哈!

他象征性地拍拍大丫的薄背,听她的咳嗽声,心想这丫头嗓门亮,不太好拐,估计之后得用点药。

刘杰眼中的厌烦稍纵而逝,很快又恢复到伟光正的面目,道,我是县里来的,我来帮你奶找被拐的孙女,我叫刘杰。

说话间,他有意无意地整理了下钢笔,时刻暗示大丫他身份不凡。

这招他用过很多次,连大人都不一定能分辨出真假,何况是大丫这个年仅八岁的小姑娘呢?

果然,大丫看钢笔看呆了,葡萄眼瞪大,举起瘦弱的小手指了一个方向,大仙家在那边。

她记得很清楚,她就是从那边来的!

刘杰和苏老太对视一眼,两人眼中全是阴谋得逞的笑意。

行了,别废话,带路,趁你那几个妹子没事赶快带回去,你妈想得紧呢!

苏老太命令道。

大丫闻言,不解地眨眼,眼角泛红,问道,妈还要我们?

苏老太啐一口,不耐烦道,要要要,她早反悔了!

大丫迟疑了一下,抬头看了眼刘杰,喃喃道,叔……

刘杰见她看过来,当即绽放出一个憨厚的笑容,道,是啊,叔叔作证,你妈后来可后悔了,那个大仙太会蛊惑人,你妈后来清醒了,哭得不行!

真的?

大丫开心了,小脸终于没有了忧色。

原来不是妈不要她,是坏女人太坏了,让妈中招了!

这个刘杰叔叔穿得好,有钢笔,笑得也温暖,肯定不会骗她!

真的!

刘杰笑着拍拍她柔软的齐耳短发,在她看不见的角落里皱起眉。

这个大丫有点过分聪明了,哄了这么久才放下戒心,可能不好拐,他得看看剩下的丫头片子。

这么想着,他迫不及待地哄着大丫,哄着她朝林晚晚的家走去。

大丫主动牵起刘杰的手,兴冲冲地朝前走。

苏老太一想到很快有钱进账,脸上的皱纹都夹着喜悦,吊梢眼比以往还要上挑。

刘杰同样开心,心里已经开始盘算新收来的货要往哪儿家销。

两人各怀鬼胎,眼中全是贪婪的光。

林晚晚家里,二丫按照林晚晚的嘱咐,在喂饱六丫七丫的前提下,把陶罐里剩下的奶粉分给了妹妹们。

几个小丫头哪里喝过这么好的东西,根本不敢一口喝完,只端着瓷碗,一口一口舔着,像小猫一样。

二丫连舔都不敢,只出神望着手里的奶粉,时不时闻闻它的香气,然后傻笑。

正笑着,她突然听到妹妹软糯的撒娇声。

姐,四丫还想喝!

四丫大眼睛冒出泪泡,可怜巴巴地端着空碗。

她也不知道碗怎么就空了,明明她只是张开小嘴哈了一口气,等回过神,碗里香甜的奶就进肚子了。

嗝儿~

四丫打了个饱嗝,欲哭无泪。

姐姐们还是满满的一碗,只有她,没了。

姐呜呜呜……

遇事不决哭二姐,四丫早就形成习惯了。

二丫忙把碗里的奶倒过去一点,哄她道,慢点喝!

三丫气鼓鼓地瞪四丫一眼,鼓起小脸,昂起小下巴,不满道,二姐,你把大姐的给她呗,你喝你的!

不行,那是留给大丫的!

二丫坚定道。

她给妹妹倒完奶,自己也喝一口,味蕾瞬间被香甜取代,脸上露出独属孩童的天真笑容。

虽然大丫不在,但有好东西,二丫还是会给她留着。

三丫不服气哼一声,道,她才不会回来呢!

大姐是个笨蛋!

二丫闻言,小脸一垮,只觉得手里端着的奶粉都不香了。

大丫会去哪儿呢?

大仙姐姐会找到她吗?

正愁着,她突然听到门外传来熟悉的声音。

二丫,我来了!

是大丫!

二丫眼中闪过惊喜,当即把奶粉碗小心放在一边,准备出去找大丫。

二姐等等!

三丫小手拽紧大丫的破衣服,小指头指了指外面,侧过耳朵,道,你听,是奶!

二丫闻言,忍不住退后一步,仔细听着,果然听到了苏老太的声音。

这什么破地方!

连只鸡都没养!

二丫那几个赔钱货呢?

苏老太在院子里骂骂咧咧,气都喘不匀,实在是林晚晚住的不算近,走这么一阵,对她这个岁数的人是种负担。

刘杰倒还好,依旧憨笑着,问大丫,你快把妹妹们叫出来,我们带她们回家!

嗯。

大丫点点头,小脸笑着,心脏在胸膛里扑腾扑腾跳着。

回去后,妈真的不会再抛弃她们吗?

一定会的,那是她们的妈,一定会对她们好的!

这么想着,大丫牵起刘杰的手,声音雀跃道,她们应该在里屋。

刘杰闻言,难得维持不住表情,露出贪婪的笑,脑中已经开始幻想数钱的场景了。

快快,我们走!

很快,两大一小来到里屋,然而令他们没想到的是里屋一个人都没有。

刘杰眉头皱起,快速在其他屋子里找了一番,道,没有,一个人都没有。

苏老太当即就怒了,直接朝她后脑勺扇了一巴掌,死丫头片子,你耍我!

大丫被打个趔趄,脸差点坑在炕沿上,吓得惊叫。

刘杰上前一步,抓住她的后领,对苏老太不满道,小心点,脸蛋坏了卖不上价钱!

他现在很生气,非常生气。

竹篮打水一场空,说的就是他!

大丫不可置信地转过头,只看到刘杰恼怒阴狠的眼神,宛若童谣里传唱过的恶狼,随时都能将她剥皮拆骨。

这是个坏人!

与此同时,三丫和大丫抱着两个刚出生的妹妹,捂着她们的小嘴,藏在炕头后面,大气都不敢出。

四丫和五丫小手折叠,叠在嘴上,脸上全是泪泡。

大仙姐姐你在哪儿?

她们好害怕!
三丫虽然只有五岁,但未来那个玩弄人心的绿茶特质已经逐步开始显性。

她比二丫有主意,比大丫擅圆滑,即便在苏家这种极度重男轻女的家庭下,也能靠眼力见少挨几顿打。

三丫是见过刘杰的。

那是在六丫和七丫刚被亲妈怀上的时候,苏老太的情绪一直不稳定,生怕这胎又是赔钱货,被村里人耻笑。

苏老太烦躁,自然要找人撒气,首当其冲的就是家里的几个丫头片子。

三丫机灵,能跑就跑,能躲就躲,尽量不去触霉头。

但即便这样,三丫也因为冲苏家媳的肚子笑一声,糟了顿毒打。

离你弟弟远点!

苏老太扔了扫帚,朝三丫踹一脚,气呼呼走了。

事后,三丫拍拍身上的灰,拿起扫帚,继续扫地,泪水涌出眼眶。

这样的事情她早就习惯了,只怪自己没眼力见,跑不快。

毒打后,三丫决定这几天尽量少出现在苏老太的视线范围内,省的再被打。

然而令她没想到的是,事情突然迎来了转机,有天,家里来了客人。

那天正好轮到她打扫家,没有去外面干活,具体的事情她不明白,只知道那天苏老太心情很好,完全没有平日里的烦躁。

三丫好奇得不行,悄悄躲在一旁听墙脚。

就只要两个女娃?我这一堆丫头片子呢!

上头查得严,得慢慢来!

先把这两个刚出生的抱走,你回头就说媳妇子难产,孩子死了!

屁,这胎一定是孙子!

你这老太太,我这不是随口说嘛,是孙子我就不抱了!

哼,一定是孙子!

三丫实在太小,不懂苏老太在高兴什么,也不懂为什么那个男人临走时冲她满意一笑。

但她直觉那不是好东西,没的让她发噩梦。

于是乎,当她在里屋听到刘杰的声音,身体本能告诉她,很危险,要找个地方藏一下。

二姐,我们先找地方藏起来!

三丫抱起妹妹,拉着姐姐,绷着小脸,像泥鳅一样钻进了土炕下的坑。

这个坑本来不该有的,但林晚晚还没来得及修。

二丫不懂为什么要藏起来,但她习惯事事听有主意的人,便招呼四丫五丫藏好,学着三丫的模样,把手捂在六丫嘴上。

六丫和七丫吃饱后睡得很深,没有察觉到姐姐们的动作。

之后的发生的事情,完美应验了三丫的第六感。

那个让奶开心的男人,果然是坏人!

他要卖了大丫!

小丫头们想哭不敢哭,想叫不敢叫,害怕得发抖。

大丫被提着后领,眼泪直流,哭嚎道,不要卖大丫,不要卖大丫!

刘杰听不得小孩子吵闹,直接提着后领,把人递给苏老太,道,人你拿着,我找找线索,看看往哪个方向走了。

他坚信林晚晚是同行,娃娃们不见了肯定会是找到了销赃的地方,被转移走了。

苏老太接过大丫,根本不管自家孙女被勒红的脸,掐着她的小脸,怒道,你好好想想,你妹妹被带到哪儿了?

大丫哭得非常惨,小脸都花了,抽噎着,不知道……不知道……

今天她们吃了面条后,大仙姐姐直接去上工了,至于后面回没回来,她真的不知道。

刘杰在屋子里四处搜,搜到了二丫特意给大丫留的奶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