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后面进入 公交车多肉短文300字左右

此刻他脸色惨白,仿佛没了血色,一双乌黑的眼眸在雪白肌肤的映衬下,显得更加的瞩目,让叶青缇一阵心惊。

郡主并不知道两人发生了什么事,一脸笑容的挽住了男人的手臂,面有得色的问道:哥,我给你选的妹夫怎么样?

宁景澈眯起了狭长的眼眸,眼中寒意连闪,许久,淡淡说道:你先出去,我有话要问他。

郡主立即撒娇的说道:有什么话非要背着我啊,我可是你亲妹妹,我不管,就算他有妻女,我也嫁定他了。

宁景澈倏然侧过了脸,冷声说道:闭嘴。我说,马上出去。

郡主微微一怔,她长这么大,大哥还从来没对她这么凶过,不由扁了扁嘴,跺着脚大喊道:走就走,你喊什么。

说完便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叶青缇顿时吓的大气都不敢喘,不愧是摄政王,光这气势就能吓死人。

下一秒,就觉身体一轻,人已被宁景澈拎了起来。

你这个恶女,扒了本王的衣服,摸了本王身体,还敢跑到了王府来当郡马,当真是胆大包天,本王今日便以儆效尤,将你五马分尸,再挂到城墙上示众。

看着眼前不断放大的俊脸,以及那眸中毫不掩饰的杀气,叶青缇连挣扎都忘了。

一边挥手,一边爆豆般的说道:不,不,不,真不是我,王爷误会了,我从来都没想当什么郡马,一切都是郡主自作主张,我也是毫无办法,还请王爷明察。

宁景澈不由一阵恼怒,手臂一伸,将她按在了墙上。

恶女,还敢狡辩,这身衣服,你敢说不是本王的?摸本王身子的,难道也不是你?

叶青缇被捏的呼吸一窒,立即手蹬脚刨起来。

是,可是事出有因,还请王爷给我个机会,你要是不让我解释清楚,我做鬼也会来找你说的。

宁景澈被她给气笑了,手一松,叶青缇顿时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你以为本王怕鬼?

森冷一笑,又说道:本王到也不介意亲眼瞧瞧,你这恶鬼还能翻出什么天?

我肯定不能翻天,王爷您太高看我了。

叶青缇怂怂的举起了手,做出了投降状。

接着又凄凄惨惨的说道:我只是打个比方,哪敢吓唬王爷呀,我自己都快被您给吓死了,偷您衣服也是没办法,我其实是被人给害的,她们不但把我推下悬崖,还扒了我衣服,呜呜呜。

想到才过世没几天的奶奶,顿时挤出了两颗眼泪。

至于摸王爷,那是因为王爷长的实在太好看,我一时情不自禁就碰了一下,你要是觉得吃亏了,大不了我让你摸回来就是。

为了活命,叶青缇也豁出去了,真被这么一个极品的美男非礼了,她也不算亏。

宁景澈被她气的眼角直抽。这种话你也能说出口,本王从未见过你这种厚颜无耻的女子。

叶青缇不禁翻了一个白眼,没见过不正好开眼了
眼见宁景澈再次逼了过来,立即又露出了弱小可怜又无助的表情。

王爷息怒,我真是不得已而为之,请你看在当朝太师叶安堂的面子上,饶了我这一次吧。

听到这话,宁景澈脸色微变。

你认识叶安堂?

叶青缇察言观色的瞅了宁景澈一眼,无奈他的表情已然收敛,一时间也看不出个喜怒来。

便硬着头皮说道:是的,我是他小女儿叶青缇。

宁景澈皱了皱眉,把脸转向了一边,似在思索什么。

叶青缇不禁吐了口气,看样子这个身份还是有点用的。

正要求宁景澈看在她那个便宜老爹的份上放过自己,却见宁景澈身子一晃,一下子栽倒在了椅子上。

喂,你没事吧?

叶青缇凑了过去,却发现宁景澈的嘴角流出了一丝血迹,急忙去摸他的脉搏。

你受伤了?

宁景澈一把打开了她的手,冷森森的说道:放肆,退到一边去。

叶青缇被打的手指尖生疼,不禁也动了气。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识好歹,实话告诉你,我其实是个大夫,而且是专治疑难杂症那种,你要是让我瞧瞧,我没准就给你治好了。

宁景澈倏然出手,抓住了叶青缇的手腕,用力一带,叶青缇顿被拉到了他的面前。

两人的脸相距不足四寸,彼此的呼吸都清晰可闻。

叶青缇脸皮顿热,这么大一张俊脸搁在面前,也太刺激了。

她想转过脸,下巴却被宁景澈给捏住了。

他眯着豹子一般眼眸,目光冷冽而又危险。

是谁告诉的你,本王有病?

叶青缇顿被吓住了,眼珠子迅速一转,心里已经估计出了一个大概,宁景澈应该是不想让人知道他有伤。

没有,王爷怎么会有病呢。

叶青缇立即伸出了袖子,把他嘴角的鲜血给擦了去。

十分狗腿的笑道:您只是不小心咬到了舌头,我已经给您擦了,王爷,您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吧。

宁景澈到被她给弄愣了,传言林太师的小女儿性格内向,温柔腼腆,怎么眼前的就好像换了一个人,不但是个话痨,而且还鬼精的很。

冷哼一声,将叶青缇甩到了一边。既然你是叶太师的女儿,本王怎么也要讲究一下待客之道,来人,先送她去后院歇息,三日后,本王会亲自送你回太师府。

为什么非要等到三日后啊,我现在就想回去。

叶青缇立即抗议,然而她的抗议完全无效,宁景澈一声令下,便被两个侍卫给押出了屋。

郡主正在门外等着,看到叶青缇立即跑了过来。

你们干什么,这可是我未来的夫婿,给我放开。

等侍卫放开了手,郡主立即紧张的拽住了叶青缇的袖子。

我大哥到底怎么说的,他没有为难你吧?

瞧着她一脸担心的样,叶青缇不禁心生感激,这小丫头人刁蛮了点,心肠到还是挺好的。

拍了拍她的手道:放心吧,你大哥没刁难我,他只是让我在这里小住几日。
啊,大哥同意你住在王府了?

郡主高兴的跳了起来,旋即又面带羞涩的说道:太好了,咱们俩正好可以趁这段子好好的了解一下,我叫宁夜心,你呢?

叶青缇干巴巴的笑了笑道:我叫叶青缇。

宁夜心拍着手笑道:好名字耶,你家住在哪儿,我明天就让我哥提亲去。

呃,这个先不急,我看令兄这几天似乎有些忙,等他忙完了再说也不迟。

宁夜心想了想道:也是,最近皇上身体不好,大哥一直忙于朝政,且太子又要娶亲,确实要够他忙一阵子了,算了咱们不管他,你就安心住在王府,有什么想吃的想要的就跟我说。

叶青缇露出了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微笑,心道:宁景澈莫非是想软禁自己?不然他为何非要让自己在这里住几天?

眼看着自己就要和太子成婚了,宁景澈却在知道她身份的情况下扣着人不放,这其中定然不能是被吃豆腐那么简单……

回过神,人已被宁夜心领进了一个名叫玉漱阁的院子。

你就安心的住在这,如果有什么事就喊门口的丫头,或者……叫我也行。

多谢郡主美意,那我就先进去了。

叶青缇拱了拱手,逃也般的进了院。

喝了一口水,差点没被烫死,心说别人穿越不是公主就小姐,万人敬仰,自己怎么这么倒霉,随便扒套衣服都能被抓个现行,不行,她不能这么坐以待毙。

假装出去溜达,观察了一下地形,发现王府守卫森严,五步一哨,十步一岗,而且院墙极高,根本不是她能翻出去的,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扮成丫头混出去。

刚才来的时候,她大概看了一下,丫鬟们就住在宁景澈的主卧之后,一会趁着大伙睡着去偷两件衣服,明个天亮再想办法混出去。

打定主意,叶青缇便观察起往来的巡逻的兵,瞅了一会,便发现两拨巡逻队伍在交替前大概有五分钟的空档,足够她作案。

说来也巧,暗夜十分,天忽然阴了下来,厚厚的乌云遮住了月亮,天地瞬间便陷入了一片黑暗当中。

真是天助我也,叶青缇兴奋的挽了挽袖子,便朝丫鬟的房间跑去,到了宁景澈的房根后,忽然听到了一声闷哼,顿把她吓了一跳,贴在墙根后不敢动弹,目光无意中往上一看,汗毛顿时立了起来。

两个黑衣人犹如死神一般的站在对面的房顶上,脚下的院子里,几个侍卫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地。

我靠,不会这么点背吧,居然碰到了刺客?

叶青缇的心差点就要跳出来了,这幸运值简直高的离谱。

这时,对面的黑衣人忽然鬼魅一般的飞了下来,叶青缇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恐惧,大声喊道:啊!有刺客!

这一喊,黑衣人顿时发现了她,剑锋一闪便朝她刺了过来。

叶青缇连跑的勇气都没有,对方实在是太快了。

今天好像要交代在这里……呜呜,不甘心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