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是地铁上的刺激 僧人太大了

啊?

林晚晚愣一下,意外大丫竟然后主动开口,当即绽放出个灿烂笑脸,开心地摸摸她的齐耳短发,道,不急,先和你们吃早饭。

话音刚落,便听从厨房里传出一声低沉的男音。

进来吃饭!

就来!

林晚晚转头回了一句,冲大丫笑道,走吧,我们吃饭去,你邓哥的手艺,没的说!

说着,她弯腰抱起大丫,还颠了颠,惹得小姑娘葡萄眼瞪大。

大丫黑漆如夜色的眼眸又惊又怕,还带着点难以察觉的喜悦和惶恐。

她从未被这么抱过。

出身以来,爹不喜,妈怨恨,奶嫌弃,早熟的她从记事起就感受着来自家庭的恶意。

她不太理解林晚晚对她的示好,不太明白这位大姐姐姐传来的善意,那是她以往没有感受过的温暖。

或者说,她从未感受过温暖,所以并不知道自己心中的那点波澜,名为感动。

厨房里,邓一鸣已经开始分饭了。

早饭很丰盛,白面面条,是那次落户后,系统奖励的食材。

本来邓一鸣不愿意做的,这么好的白面,怎么能随便吃,但林晚晚说了,七仙女到家的第一天,无论如何都得丰盛一些。

邓一鸣想了想,觉得有理,但想到昨晚某丫头连喂奶都不会,便毛遂自荐早饭他来做。

林晚晚表示没问题,正好她也不会使唤农村的灶台。

邓一鸣做饭很简单,盐水面条,得多再倒点酱油,但就是这简单的吃食,吃得七个丫头连头都抬不起来。

大丫本来还在坚持,怕林晚晚在面条里下药,但观察一会儿后,见大家吃的都是一样的,便放下心来。

或许,这个坏女人想把她们养养再卖钱?

大丫边吸溜面条边出神地想,葡萄眼溜溜转。

早饭过后,林晚晚和邓一鸣要去上工,家里的事情只能交给大丫等小娃娃。

喂奶会吗?

林晚晚把大丫和二丫叫到一边,指着罐子里的奶粉,舀出一勺,问道,知道奶粉是什么吗?

大丫和二丫瞪大眼,忍不住咽口水。

这就是奶粉吗?

闻着好香啊!

知道!

二丫脆生生回一句,刚张嘴口水就流了满嘴。

林晚晚失笑,摸摸她的小短发,道,二丫,你最会照顾人了,这罐子里的奶粉是六丫和七丫白天的口粮,每次半勺,多余的你和几个姐妹分了,注意不能太烫。

她相信二丫,书里写了,这位扶弟魔可是把弟弟照顾到了四十岁。

二丫流着哈喇子猛点头。

大丫戒备地盯着那罐奶粉,也缓缓点头。

林晚晚松口气,心想总算可以毫无顾忌地去上工了。

她分出神,在脑海里瞅了眼任务完成的进度条,发现那里还是很安静地未完成,心里不由地挫败。

到底怎么才能得到大丫的信任呢?

真的好难的说!

林晚晚一脸郁闷地和邓一鸣一起去上工,整个人散发着幽怨的气息。

怎么了?

邓一鸣忍不住问。

林晚晚如实道,大丫不信任我。

邓一鸣皱皱眉,内心诽腹,这不正常吗?

世人皆重男轻女,邓一鸣虽然唾弃那些不把姑娘当人看的浑球,但也不得不承认,在土地上,男人会活得更好一些。

在他看来,一口气收养了七个丫头的林晚晚,多少有些古怪。

但若真如她所说,有仙人在梦中指导,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邓一鸣整理了一下思绪,正准备安慰人,却突然见她愣住,不走了。

怎么了?

他停下脚步问道。

只见林晚晚的表情从震惊变为疑惑,又从疑惑变为喜悦,最后又从喜悦变成了——

苍天逗我!

【任务完成,任务奖励已发放,请宿主及时查验。】

林晚晚:???

她干啥了任务就完成了!
邓哥,你先去上工吧,我得回去看看!

任务完成的蹊跷,林晚晚暂时没心思去大队长那里刷好感度。

邓一鸣见她脸色不像是作假,也难免焦急,问道,怎么了?

林晚晚咬嘴唇,秀气的脸蛋皱在一起,只道,没怎么,我去去就回!

系统的事她不打算告诉任何人,可不告诉邓一鸣的话,暂时也没什么特别的借口供她离开。

邓一鸣不喜欢为难人,道,你去吧,大队长那里我去说。

林晚晚感激看他一眼,抬脚朝家的方向跑去。

邓家村,林晚晚暂时栖身的泥房小院里,苏老太正揪着大丫的后领子,准备往地上摔。

说!那几个赔钱货在哪儿!

大丫死死咬着嘴唇,小脸哭得满脸花。

她双脚离地,身体悬空,小脚扑腾两下,断断续续哭嚎,大仙……姐姐……救救……呜呜呜呜……

她错了,她不应该相信奶,不应该把坏人带到大仙姐姐家。

然而世上没有后悔药可吃,大丫再后悔也改变不了现状。

时间退回到半小时前。

林晚晚交代完奶粉的冲泡方法后,意气风发地去上工了。

二丫小心捧着奶粉罐,葡萄眼大睁,蹲在地上,瞅着罐子里的奶粉,欣喜问道,大丫,这真的是奶粉吗?

二丫是见过奶粉的。

有次苏家老太带她去苏大队长家里做客,她见大队长的媳妇泡了一杯奶粉给自家孙子,还说等奶家有了孙子,会送几包过去。

二丫觉得这是好事,白来的东西都是好的,但奶听完这话后,脸都青了,回去后更是用荆条抽了她一顿。

二丫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挨打,她也不敢问,只记得那奶粉特别香,闻起来甜甜的。

大丫绷着小脸,强忍着尝一尝的冲动,往后退了几步,离奶粉罐子远了一些,道,别管奶粉……我们先跑!

啊?跑?

二丫消瘦的小脸上满是不舍,今天早上的面条是她自出生以来吃的最好的一顿饭,而且是她唯一吃饱的一顿饭。

她觉得大仙姐姐不是坏人,那句把她们当亲妹子的话是真的。

大丫见她这副模样,当即怒了,伸出小手推她一把,道,你不跑别跑,等着被卖吧!

二丫被推个趔趄,差点把奶粉罐子摔了,吓得哭出声。

这一罐奶粉就是卖了她也赔不起,可不能摔了!

二丫努力站正了,再抬头,发现眼前已经没有了大丫。

她后怕地把奶粉罐搂在怀里,然后搬了个板凳,把东西放在柜子上,确定奶粉罐不会掉下来后,才朝门外跑去。

她猜大丫一定是打算到院子里翻墙逃跑。

院外,大丫正和三个妹妹吵架。

你个笨蛋,养我们几个赔钱货能有什么用!

大丫气得拍三丫,急得想哭。

谁认妹子一口气认七个,那个大仙肯定是坏女人!

她不仅是个坏女人,还说奶和妈的坏话,说她们才是卖娃娃的坏人!

三丫不服气,不仅回手还要回嘴,小小年纪口齿清晰道,要走你走,我要吃面条!

她还小,不太理解什么叫赔钱货,也不懂大丫心里的顾虑,自然不能共情早熟的大丫。

她喜欢面条,喜欢奶粉,也喜欢大仙姐姐的温柔的声音,她想留在这里。

四丫和五丫不安地牵着手,一会儿看看三丫,一会儿看看大丫,脸上满是茫然和懵懂。

她两也是双胞胎,才四岁大点,还听不太懂姐姐们说话,只能抓取一些关键词。

四丫也想吃面条。

五丫也想。

三丫闻言,小下巴一抬,冲大丫得意的笑。

看,妹妹们都站在她这边!

大丫气得直接举手打人,怒道,你是猪吗!

恰巧二丫从院子里跑出来,忙过去拦下大丫打人的手,不许打人!

三丫才不像二丫那般好脾气,梗着小脖子,昂头道,你打我……我……窝也不和你走!

大丫脸都被她气红了,剜了一眼后,对二丫道,二丫我们走,把六丫七丫带上!

二丫小脸皱成一团,不知道该听谁的,只紧紧抱着大丫,怕她再上手打人。

三丫臭着一张小脸,和四丫五丫站在一起,很明显不打算逃跑。

正僵持着,屋里传出婴儿的啼哭。
颇有照顾婴儿经验的二丫竖起耳朵,道,该喂奶了!

三丫跳起来,小脸兴奋,二姐我帮你!

她之前偷听到了,大仙姐姐说了,等喂完六丫和七丫,剩下的奶粉就是她们的。

二丫小心翼翼放开大丫,朝三丫伸手,怯怯道,先喂奶……先喂奶……

不管逃不逃跑,她总不能饿着两个刚出生的妹妹。

三丫笑嘻嘻,笑出两个梨涡,把小手放在二丫手心里。

一大一小,画面异常和谐。

二丫牵起三丫的手,一步三回头,见大丫只是绷着脸不说话,心里暂时舒一口气。

不打人就好,但愿大丫能想通。

她其实和三丫一样,喜欢面条,喜欢奶粉,不想离开。

大丫斜眼送走两个傻瓜妹妹,又偏头瞅了两个更傻的,气得跺脚,你们不跑我跑!

她要去苏家大队那里告状,告坏女人卖娃娃。

姐……

四丫和五丫不懂大丫要干什么,只能眼睁睁看着她翻墙跑出去,急得跑进屋找二丫哭诉。

大丫姐跑了!

二丫完全没有主意,整个人都呆掉了。

她到底要不要出去把人找回来呢?

三丫小下巴一抬,边喂七丫边无所谓道,大仙姐姐会找到她的。

真的?

二丫葡萄眼亮了。

三丫拍拍七丫,哄她睡,悄声道,大仙姐姐是神仙,肯定知道她跑哪儿去了!

对,大仙姐姐是神仙,会找到大丫的!

二丫被说服了,脸上有了喜色。

剩下那两个听不懂姐姐们高兴什么,但见姐姐开心了,也呵呵地笑。

屋内的气氛一下变得欢快不少。

这边,大丫翻墙离开后,直接朝南走去。

她记得很清楚,苏家坡在南边,她只要一直朝南走就能找到回家的路。

与此同时,苏老太家迎接了一位客人。

什么?货没了?

来人一身笔挺西装,西装口袋上还别着一根金杆纯黑钢笔。

那钢笔似乎不凡,杆上的花纹在阳光下闪着金光,直叫人眼晕。

任谁都想不到,这位看上去颇有涵养的男士会是位走南闯北的人贩子。

这事真不怨我!

苏老太是真心委屈,三两句讲清楚了前因后果,重点讲了林晚晚有多不讲理,有多神异。

男人听完后嗤之以鼻,只觉得这乡下人当真的没出息的很,连这点小把戏都看不穿。

在他看来,这林晚晚应该是同行,能说出双胞胎的性别不过是凑巧罢了,目的是把七个女娃娃全都拐走!

苏老太太,我大老远来了没货,这说不过去吧!

男人坐在炕沿上,目光冷冽,眼神不善,很明显不打算善了。

苏老太头大得很,脸上的皱纹挤成团,身体前倾,压低声音道,要不您看……我那媳妇子……

不行!

不等苏老太说完,男人便打断她的话,不屑道,你那媳妇子是烂货,连生七个丫头,倒贴钱都卖不出去!

苏老太撇撇嘴,心有不满,想着你不会卖远些,说点谎话嘛?

男人端起大瓷缸,啜了口热水,眼珠一转,道,要不这样,你带我去找那个大仙,我们商量一下。

大家都是一个行当的,抬头不见低头见,让点利给她,讲讲合作,应该不难。

苏老太叹口气,道,我真不知道她住哪儿!

其实那晚她悄悄跟过去了,但只瞧着林晚晚带着赔钱货朝北边走了,其余的看得不是很真切。

男人不信,坚持苏老太带他出门。

农村嘛,屁大点事都能激出水花,十六七的姑娘带着七个丫头,照理说不应该毫无波澜。

这么想着,男人催促苏老太快点出门,他急着要货。

苏老太没办法,只能带着男人朝北走去。

两人走了一会儿,苏老太突然愣住,指着不远处的小黑点,惊喜道,大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