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小东西越来越紧学长 被主人惩罚玩弄调教

齐羽又一晃拳头。

胡新民缩了缩脖子,连忙拉着王晓兰挤开了人群,灰头土脸的往家里跑。

围观的人看到没热闹看了,一个个散去。

齐羽忽然被简灵犀拉进了房间里。

你哪来这么多钱?简灵犀抿着嘴,神情严肃。

齐羽笑了起来。

灵犀,你放心一百二十个心。我有你,还有朵朵,我会去干犯法的事吗?

这钱是我给一个大老板做事,他给的报酬。

齐羽一再赌咒发誓,简灵犀悬起的心才渐渐放下。

齐羽宽慰的话,虽然没有完全打消简灵犀内心的疑问,但让她好受了不少。

她也相信,齐羽虽然混账了一点,但不至于去做伤天害理的事。

你先别说我了。我问你,你怎么就找王晓兰借三百块钱了?齐羽话锋一转,凝神问道。

简灵犀脸色微变,没有说话,转身向旁边的煤气灶走去。

铝皮水壶已经烧得嗡嗡作响。

她低头给开水瓶灌水的时候,齐羽缓步走到她身后。

是不是你爸妈生病了?

简灵犀娇躯一震,眼睛有点泛红。

……上个月我妈菜园里种菜,滑了一跤,尾椎骨折,住了下院子。

她剩下的话没说全,齐羽就几乎猜测到了所有过程。

岳父岳母是中海城第十八中学的退休老教师,向来重男轻女。

想必是岳母骨折后,没有将病情告之小舅子简学潮……

学潮也真是的,这么久了不回去一趟!齐羽摇摇头。

不关我弟的事。他马上就要娶媳妇了,工作又忙。是我让爸妈不告诉他的。简灵犀幽幽道。

好啦。以后这种事情,你都跟我说。俗话说了,女婿半个儿,爸妈以后有什么病痛的,钱我来掏。齐羽很大气的道。

想了想,他拿出五百块钱塞给简灵犀。

这五百块钱你先拿着,就当伙食费。其余的钱,我拿着做点生意。以后没钱你就跟我说!

简灵犀一怔,望着手上的五百块钱并没有拒绝——她现在太缺钱了!

今天还给王晓兰的八十多块钱,已是她最后一点钱。

将五百块钱仔细放好,简灵犀再看齐羽的时候,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齐羽好像跟以前比起来,真的变好了很多。

这一刻,她感觉很踏实,很幸福。

日子有奔头!

帮朵朵辅导完作业后,已是夜深。

齐羽刚要习惯性的去沙发睡,小宝贝朵朵从床上爬起来,乌黑的眼睛滴溜溜看向齐羽。

爸爸,来床上睡,我要爸爸抱着我睡。小东西撒娇道。

齐羽微微一怔,看向简灵犀。

朵朵都说了,你就上来睡吧。简灵犀没有阻拦,抿嘴道。

齐羽不由大喜。

他也想上床睡啊,这老沙发睡起来背脊骨头硌得慌。

只是爬上床后,一个多小时候,朵朵抱着哆啦A梦的玩具娃娃,呼呼入睡。

齐羽却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

近距离内,他几乎能感觉到简灵犀身上的温热气息。

一时间心猿意马。

夜深人静。

一想到身边有个如花似玉的女人,齐羽心里面突然跟猫爪似的。

其实他旁边的简灵犀,同样内心慌乱。

只是一直憋着一股气。

她听到旁边齐羽翻来覆去的身影,还听到齐羽渐渐粗重的呼吸声,心一下乱了。

齐羽几次大着胆子,试图向简灵犀探过去,但中途又没了勇气。

窗边响起哐当的声响。

齐羽吓了一跳。

有人偷窥?

这年头,有些心里龌龊的单身汉,经常干那种偷听隔壁夫妻生活的事……

嗯?

他突然听到旁边有动静,一看,发现简灵犀居然也惊慌的睁开了眼,看向窗户那边。

两人目光在空中一碰触。

齐羽暗自偷笑。

简灵犀却羞红了脸。

啾!

几声刺耳的尖叫跟翻腾扑打声,不断在窗台响起。

靠,是老鼠打架!

齐羽皱眉,拿起拖鞋在窗户边上胡乱砸了几下,将一帮老鼠惊走。

我明天去买点老鼠药。简灵犀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抿嘴笑道。

她能看出齐羽气急败坏的样子。

齐羽暗自苦笑。

经过这么一闹,他那点小心思烟消云散。

他双手埋在头下,看着四周的环境。

他们住的地方,阴暗逼仄,隐约间还有一股霉味。

就是这样的屋子,他居然让自己老婆孩子住了四、五年。

这地方不能常住,必须给你们娘俩换个高级点的住处。齐羽认真道。

我觉得这里挺好的,不用换。简灵犀低声道。

换一套房子,那得需要多少钱啊?

她不忍挫败齐羽的自尊心。

朵朵还小,我不能一直给她这种环境。另外我们汽修厂附近混混太多了,旁边学校里的学习氛围也很差。齐羽重心长道。

简灵犀没说什么,只是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她发现,齐羽现在变了很多。

变得更稳重,也更加关心女儿了。

要是从前,他只顾自己玩乐,根本不会想到朵朵。

这样的齐羽,真好。

一觉睡到大天亮。

齐羽醒来的时候,明晃晃的太阳已经照在他身上。

桌子放着两根油条、一笼热腾腾的包子,和一杯牛奶。

牛奶是用他买的奶粉冲泡的,至于包子跟油条,肯定是简灵犀买回来的。

齐羽不禁受宠若惊,要是从前,他哪有这么好的待遇。

这还是他给了简灵犀五百块钱的缘故。

有了钱,简灵犀做事情就有了底气。

心疼他齐羽,买早餐给他补充营养呢。

要多挣钱啊,赶紧给灵犀、朵朵换个新房子!

齐羽一边喝着牛奶,一边心中默默思索。

还是要先开网吧,算算时间,网吧从90年代后期开始,是最赚钱的行业,几乎是躺着来钱。也是我目前力所能及的地方!

仔细思索了一下,齐羽敲定了自己的第一个项目——网吧。
他清楚记得,90年代末的网吧生意是何等的火爆。

当时《星际争霸》、《红色警戒》游戏出来之后,网吧里的人,都要排队上网。

甭管多少钱一个小时,每台机器就是不差上网的人。

而且做生意,不能好高骛远。

踏踏实实的走好眼前的每一步,是创业者初期必须秉持的创业理念。

目前齐羽根本没什么大的人脉,他能想出迅速积累第一桶金的方法,就是开网吧。

但开网吧,也需要两样东西。

第一,买电脑的资金。

第二,优越的网吧地理位置。

关于第二点,昨天他跟周春虎就提起过,让周春虎帮忙寻找一些人流量不错的地段,是否有合适的地盘开网吧。

当然,他不会将希望全部寄托到周春虎身上。

自己也要出去转转。

至于第一点,就需要他这些时间再多挣点钱。

只是人靠衣装马靠鞍。

昨天金牌凌志车的威力,齐羽比谁都清楚。

他就是靠着自己前世的信息差,和豪车、昂贵手机等包装,忽悠得魏芙蓉晕头转向。

那么以后他出去,最好是有一辆四个轮子的轿车。

既方便出行,又出去能装一把。

想了想,他直奔汽修厂。

距离上次被汽修厂开除,已经有半年。

但齐羽来这里依旧熟门熟路。

宿舍楼到汽修厂之间,不过十来分钟的路。

一会儿,齐羽就来到了汽修厂的维修车间里。

99年的中海第一汽修厂,早就没有了八十年代的辉煌。

车间里依旧有焊枪、切割机的刺耳工作声音。

一台台或是老旧、或是泡水的车子,正在等待抢修。

两百多平方的车间里,到处都是漆黑的机油污渍。

空气充斥着刺鼻的味道。

羽哥,你怎么来了?

忽然,从一辆维修的面包车下面钻出来一个脸上带着油污斑点的青年人。

青年人蓬头垢面,身材壮实,有点憨憨的。

看到齐羽,他很是惊喜。

小超,黄主任呢?齐羽递过去一根烟,亲热的揉了揉他肩膀。

宋超,他以前在汽修厂工作时候一直带的小徒弟。

半年前,这小伙子还只是跟他学焊枪和钳工,半年后,居然也能独当一面,钻进车底下干修理了。

在那打牌呢,老赌狗了,最近赢了一个星期了,越搞越大。宋超冲左边的小房间努了努嘴。

在维修车间的左边,是一间独立的铁皮屋。

里面原本就是车间主任黄公猛用来休息的地方。

但黄公猛跟以前的齐羽一样,是个老赌鬼。

现在汽修厂里管得很松,人浮于事。

黄公猛经常将铁皮房当成了打牌的地方。

还没靠近铁皮房,齐羽就听到了里面喧嚣的嚷嚷声。

豹子!

豹子!

齐羽心中有数了,肯定是在炸金花。

羽哥,你不会又是来赌博的吧?我劝你可别搞了,现在也是出鬼了,现在打牌,黄主任总是一个人赢。都连赢十几天了。宋超提醒齐羽道。

小超,你放心,我不是来赌博的。我是有点事,想要搞个车。齐羽道。

他并没有急着去找黄主任,而是在车间里转悠了一圈,一边走一边跟宋超闲聊。

小超,最近车间里有没有什么不要了的报废公家车?齐羽转了一会儿,好奇道。

你问我就对了。整个车间,现在就几个人认真干活。来维修的车,我都知道。我领你去。宋超道。

齐羽这次来汽修厂,就是瞅准了一些二手报废车。

来汽修厂这里维修的车,有不少是其他公营单位的报废车。

有的是车祸,有的是水浸泡过……

这些送来维修的车子里,偶尔也有财大气粗的单位,会直接将车仍在汽修厂,让汽修厂自行处理。

往往这种车,其实还有很好的价值。

比如变速箱、发动机都是好的,只是车内饰品或者一些线路出问题了。

如果有这样的车辆来汽修厂,汽修厂就会小赚一笔,维修好了送到二手车市场岂不是美滋滋?

齐羽过来,就是想要捡漏这种车的。

宋超自告奋勇,带着齐羽来到了两辆小轿车面前。

一辆是被火烧过的凌志车,年代有些久远,但是卖相还不错,不过听宋超介绍发动机坏了。

另外一辆是桑塔纳2000。

黑色的桑塔纳2000,简直惨不忍睹。

这是一辆泡水车。

车漆几乎脱落了一大半,车内饰有一股霉味,车灯等地方都出了问题。

但是车子的变速箱跟发动机,齐羽检查过,居然还是好的。

齐羽心里面很快有了主意。

他径直往铁皮屋里面走去。

铁皮屋里面,一定耀眼的白炽灯下,一张足足可以坐十人的大方桌前,围拢了十几个人。

几乎每个人都在抽烟,烟雾缭绕。

齐羽一眼就瞥到正中间的地方,满脸红光,矮胖结实的黄主任,精赤着上半身,在电风扇下狂吹。

只是有点古怪的是,这黄主任大热天里,居然装斯文,戴着一副褐色镜片的金丝眼镜。

他面前已经叠了一叠钞票,少说有万把块钱。

这时候,齐羽已经知道宋超所说的越玩越大,是什么意思了。

好家伙,这么多钱,可不是以前的小打小闹,这基本上就是赌博了。

哟,财神爷来了。小胖,有点眼力劲,给你羽哥让个座!一看到齐羽走进来,黄主任热情洋溢,冲身边的小胖子青年努了努嘴,示意道。

他在齐羽身上赢了不少钱,上个星期就赢了三百多。

所以看到齐羽,黄主任显得特别热情。

只是他不知道,齐羽已今非昔比,可不是来做肥羊的。

小胖子青年刚要站起来,齐羽上前一步,不慌不忙将他压了下去。

黄公猛,我今天不是来玩的。齐羽淡淡道。

黄主任一怔,以前齐羽见了他,都要喊他一声猛哥或者黄主任,像这样不客气叫全名的还是头一回。

他嗅到了不同寻常的意味。

齐羽,你不来玩牌,你来这里干嘛呢?来消遣你猛哥来着?黄公猛脸色一沉。

其他几个位置上的大汉,目光纷纷向齐羽脸上扫过来。

龙哥、孔二爷,这些可都是道上有名的大哥,你扰了他们玩牌的兴致,你知道后果吗?黄公猛森然道。

齐羽目光向旁边桌子上的几个大汉一扫,心中了然。

龙哥是左边那个人高马大,胳膊绣了一只入云飞龙的中年汉子。

孔二爷是紧挨着龙哥,瘦削如干的老者,眼神阴鸷。

这两位是道上不择不扣的大哥级人物。

这两人,居然跟公营企业的车间主任凑在了一起,显得很别扭了。

这也说明,黄公猛这个人确实是无法无天了。

明明是公家的地盘,居然聚赌!

齐羽嘴角逸出一丝弧度。

这桌面上坐着龙哥跟孔二爷,那更好了!
黄公猛,我找你有点事。

齐羽挨在黄主任身边坐下来,大声道。

黄公猛眼神里掠过不屑之色。

你不会是想要来车间里上班吧?你被辞退的事,是办公室胡主任放的话。跟我说也没有用,还来找我干什么?

齐羽摸了摸鼻子:我不是说要来汽修厂上班的,我是想要买一辆报废车。

报废车?你买的起吗?那辆凌志车五千五百,那辆桑塔纳七千。黄公猛不耐烦的道。

……桑塔纳,我出一千。齐羽沉思片刻,竖起一根手指头。

黄公猛微微一怔,旋即脸上浮现怒容。

齐羽,你耍我是吧?给我滚!黄公猛哪里将齐羽放在眼里。

只要这家伙不给他送钱,在黄公猛眼里,齐羽跟废物没区别。

特别是这废物居然狮子大开口,一千块就要买那辆桑塔纳2000。

那辆车变速箱跟发动机都是好的,维修一下卖出去都能卖上万呢,还是桑塔纳最新的款式。

他当然不会给齐羽任何一点好脸色。

滚啊,听到没有?

傻逼,赶紧给我滚,不然我把你扔出去了!

跟在黄公猛身后的几个小弟,向齐羽面色不善的走过去。

对于这样的局面,齐羽也不慌张。

他凑到黄公猛耳边,忽然低声说了句话。

你作弊!你扑克牌上有特殊化学涂料,通过你这特制的金丝眼镜,能看清楚每一张扑克牌的点数!

齐羽这番话,自然只有黄公猛能听到。

龙哥跟孔二爷,都一阵茫然,不懂齐羽在搞什么鬼。

黄公猛脸色大变。

他这作弊手段,是从沿海那边的高人手里学到,已经作弊了大半个月,从来没被人发现过。

齐羽怎么知道得如此清楚?

他额头上的冷汗,刷的一下流淌下来。

在前世,用特殊眼镜跟特制药水抹过的纸牌作弊,早就是大众皆知的作弊手段。

许多网络上早就揭秘了,根本骗不了人。

而90年代末,这种作弊手段才刚刚从沿海传来不久。

内陆里清楚这种手段的可没有几个人。

但这作弊手段,对齐羽这活了两世的人来说,一点都不陌生。

他刚才进来铁皮屋,瞅到黄主任带着褐色金丝眼镜,就觉得不对了。

毕竟黄公猛以前是个五大三粗的人,从不会附庸风雅。

而且上半身衣服都脱了,还戴着个眼镜,怎么看都别扭。

齐羽又观察了一下桌子上纸牌的某些特征,立刻跟前世看过的纸牌作弊手段对上号了。

而且宋超一开始就跟他提起过,黄主任大半个月都没输过……

种种信息结合在一起,齐羽百分之百肯定了黄公猛在作弊。

我们到旁边说话。在齐羽灼灼目光的注视下,黄公猛坐不住了,将齐羽拉倒了一旁。

龙哥,孔爷,我跟这个兄弟说点事……黄公猛又小心翼翼冲龙哥、孔二打了个招呼。

他古怪的动作,让牌桌上的龙哥、孔二都摸不着头脑。

都别动牌啊,等黄主任回来。龙哥不明就里,但是虎目一瞪,警告周围人群。

他输多了,不甘心,心里面还想着等黄公猛回来扳本。

一直走到走廊边上,黄公猛才稍微松了口气。

你小子找死?他色厉内荏的闷吼道。

黄公猛,声音别这么小,大一点,吼到让龙哥跟孔二爷都听到。齐羽不吃他这一套。

他算准了,自己掐到了黄公猛的七寸。

这家伙不过是瞎咋呼。

你现在想要毁灭作弊的道具,也是不可能的。我一声吼,龙哥他们就会检查那作弊的扑克。齐羽不紧不慢的补充道。

黄公猛已是满头冷汗。

他作弊了这么长时间,如果被齐羽曝光出去。

恐怕不光是龙哥跟孔二爷,恐怕只要来这里参赌的道上大哥都要追杀他。

你……想要什么?是想要那台桑塔纳?1000块钱你拿去!想到可怕的后果,黄公猛颤声道。

他果断服软了。

现在我改主意了。我一分钱不想出!齐羽淡淡道。

一分钱不出?这……蒋厂长那边我怎么跟他说?说不过去啊。黄公猛脸色发苦。

这是你的事。齐羽淡淡道:而且卖车合同,你还要写着三千块钱,算我全款付清。齐羽耸肩。

他完全吃定了黄公猛。

我可以给你,你确定你不会曝光我作弊的事?黄公猛咬咬牙,警惕道。

他知道,那报废桑塔纳,确实怎么谈都要三千左右售出去,不然厂子里不好交代。

而显然这笔钱,是要他自己掏腰包了。

我走出这个门,不出几个小时。你肯定就把牌都给换了,到时候我说你作弊,也没证据啊。齐羽慢悠悠道。

黄公猛哼了一声。

好,我现在就把车子卖给你!你跟我去签合同!

说完,他带着齐羽气呼呼的往维修车间里走去。

内心里,他已经暗自发狠,只要将这作弊道具销毁掉,让龙哥等人抓不住把柄。

他会马上让齐羽这小子好看!

齐羽没有理会黄公猛怎么想。

对于黄公猛这种人,他还真没放在眼里。

如果他愿意,他有一千种手段对付这家伙。

今天只不过是适逢其会,用了最合适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