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个校花在我胯下娇喘 公主和将军高肉

开着凌志车出了信源建筑公司大门口,马定发已是一身的冷汗。

齐……少,我刚才听到你跟魏芙蓉的话,都差点吓死了。你胆子可真大!

马定发这时候,还哪敢用从前的眼光看齐羽。

一声齐少叫出口,顺溜了许多。

这叫胆子大?齐羽淡淡的笑了笑:除了我自己的身份之外,我说的每一句,可都是实话。

马定发嘿嘿直笑,没有反驳齐羽。

在他看来,齐羽就是死鸭子嘴硬。

动不动就什么上面,什么土地使用权……这些高大上的词甩出来,骗鬼呢?

就齐羽这汽修厂的钳工,真能懂这些玩意儿?

马定发一百个不相信。

但他清楚一点,齐羽确实有气魄,有胆量。

嗡——

忽然齐羽手上的诺基亚9110响了。

齐羽眉头微皱,接起电话,那边传来周春虎急切的声音。

你人现在在哪?事情搞定了没有?

周春虎的语气很阴冷。

齐羽淡淡道:我就在信源建筑公司对面,事情暂时没搞定,不过我可以当面跟你说。

干!你别动,就在那里等我!电话那头,响起周春虎的一声怒喝。

旋即不等齐羽说第二句话就挂断了。

马定发一个哆嗦,看向齐羽的目光有几分同情。

齐羽,你要玩了。你没搞定虎哥的沙石合同,他会剥了你的皮!

跟着周春虎几年,马定发深知周春虎的阴狠毒辣。

在他看来,这个忽悠了周春虎,开着金牌凌志、手拿一万多的诺基亚9110的齐羽,要倒大霉了。

想到齐羽要倒霉,他对于齐羽的一点畏惧心理荡然无存,又开始喊起了齐羽的本名。

放心,我不会有事。齐羽耸耸肩。

他根本不怕周春虎的威胁。

他一开始能说服周春虎包装自己,那就有把握待会镇住周春虎。

退一万步打算,他还可以直接领着周春虎再去见魏芙蓉!

没过一会儿,周春虎已经领着十几个小混混,手持铁棍、木棍,开车几辆面包车,风风火火的赶到了信源建筑公司对面。

周春虎一马当先,杀气腾腾的向齐羽冲过去。

他在齐羽身上,可是投资了不少钱。

现在事情没办成。

他感觉,自己是被齐羽这小子忽悠了!

忽悠他的代价,可是很严重。

一帮小混混呼啦的一下将齐羽团团包围。

周春虎目光阴沉,死死盯紧齐羽。

齐羽,你还有什么好说的?自己选,先挑手筋、还是脚筋?或者说,我割了你这条夸夸其谈的舌头!

他是真的生气了。

他怎么就会被齐羽忽悠?

这小子平时就是个废物,根本靠不住。

他也不知道哪个神经不对,就被齐羽忽悠成功。

而且还是当着那么多小弟的面。

周春虎不仅生气,而且挂不住脸。

周春虎,你动我一下,信源建筑公司的生意可就飞了。齐羽双手插在裤兜上,淡定从容。

信源建筑公司的生意?

周春虎一怔,旋即大怒。

干,臭小子还敢忽悠我?

马定发在一旁嘴巴嗫嚅了下,他有点想帮齐羽说话,可一看到周春虎那满是横肉的凶煞脸庞,又缩了。

气氛紧张的时候,从马路对面传来一声吼。

你们是什么人?敢动齐少一下试试!

呼啦啦的一大帮人,从信源建筑公司那边冲了过来。

为首的人正是不久前对齐羽毕恭毕敬的老保安。

他身后,则跟着一大帮子头戴安全帽,身穿明黄制服的建筑工人。

这帮建筑工人足足有上百人,每个人都拿着一根钢筋。

工地上经常各种争斗不断。

这帮建筑工人经常干仗,凶悍劲比周春虎带来的一帮小混混更足。

被一帮膀大腰圆的建筑工人包围,周春虎一阵口干舌燥,整个人都不好了。

卧槽,信源建筑公司的人怎么出来了?

齐少,怎么回事?

建筑工人们的最后面,身穿女式西装短裙的魏芙蓉跑得满头大汗,走到齐羽面前的时候,一阵香风扑鼻。

汗水浸透下,她婀娜的曲线,跟夸张的胸型暴露无遗。

近距离下,齐羽看得一阵口干舌燥,好不容易才压下心中的邪火。

女人总是比较敏感。

察觉到齐羽的目光,魏芙蓉脸色顿时有几分不自然。

但她旋即就恢复了正常,看向齐羽的目光真诚。

齐少,真是抱歉,我刚才误会你了……就在你离开几分钟,市里那边有关土地使用权的文件就下来了。魏芙蓉看向齐羽的目光里,有一丝探究的意思。

她想知道,齐羽究竟是跟市里的哪个核心高层搭上线了。

不然这种内幕消息,可不容易提前知道。

魏小姐不用试探我。我来中海这边发展,当然会有些应援。只要魏小姐明白我的诚意就够了。齐羽笑道。

魏芙蓉轻声一笑,看向齐羽的目光已充满了欣赏。

她对齐羽的印象大为改观。

在她看来,这个背景显赫的齐家子弟,并没有因为她不久前的质疑而心中不爽。

这是宰相肚子能撑船,有心胸的表现,她必须结交啊!

周春虎,怎么说?你们竟敢围着齐少,不想活了?魏芙蓉顿了顿,看向周春虎时,俏脸寒霜。

周春虎已经因为贩卖沙石的事,找过她几次。

但都被她拒绝见面。

在她看来,这种小混混根本不配搅和进房地产市场。

因为对流氓地痞的厌恶,她根本没有一点跟周春虎做生意的兴趣。

齐少?

周春虎眨巴眨巴眼睛,内心里掀起万丈波澜。

什么时候连魏芙蓉,都要尊称齐羽为齐少了?

误会。周春虎是我的小弟,他们怕我来你这里会出事,所以一群人跑到这里等我。齐羽忽然道。

他一边说话,一边冲周春虎眨了下眼睛。

小弟?

听到齐羽的介绍,周春虎瞬间脸涨得通红!

他内心里暴跳如雷。

他周春虎,什么时候从老大的地位,变成齐羽的小弟了?

可一看到齐羽的暗示,周春虎本来就是很油滑的人。

纵然内心里狂怒,脸上依旧挤出了笑容。

魏小姐,确实是误会。我是担心齐少才偷摸着过来……嘿嘿,没想到你跟齐少一见如故啊。真不好意思!是我小人之心!

周春虎摇头晃脑,一副心虚的样子,伪装得极好。

他身边的一帮小混混,察言观色下,纷纷将手上家伙扔地上,跟着周春虎连连道歉。

当然,他们的演技好不好,魏芙蓉根本没有看。

她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到了齐羽身上。

齐少,你大老远来中海,肯定不会只是指点我发财的吧?

魏芙蓉眸间神光闪烁,眼神里有几分猜疑。

她到现在,还没有摸透齐羽的来意。

但面前这人的身份,她大致能确定,一定是南岭齐家的人。

而且,这人已经不知不觉,在中海市落下了子。

他在市里有人。

他在江湖上,也有周春虎这种大混混当手下……

不简单!

魏小姐不要想太多。我只是送你一份见面礼,毕竟我想要在中海发展,你们魏家是绕不开的。

我送给你的内幕消息,是展示下诚意。齐羽淡淡笑道。

他的一番话,令魏芙蓉内心震荡。

南岭齐家的人,一来到中海,就对她魏家示好,正是证明了魏家在中海的地位。

只是,她只是魏家的一个小卒……

这一点,面前的齐少似乎没有打探清楚。

那么,这是她的机会啊!

如果跟这人搞好关系,对于她在魏家地位的提升,绝对有很大帮助!

齐羽跟魏芙蓉不咸不淡的寒暄,一通商业互吹。

周春虎沉不住气了。

怎么还没有谈到他的事?

齐……少?

周春虎不由看向齐羽,本来想要叫全名。

幸亏关键时刻他及时刹车,嘴里硬生生蹦出了一个齐少。

我都跟你说了,你那种小事根本不用麻烦魏小姐。齐羽瞥了周春虎一眼,完全是一副教训小弟的样子,神情不悦。

周春虎脸上肌肉抽了几下,心里面异常憋屈。

可魏芙蓉就在旁边,他不得不继续硬着头皮配合齐羽。

是。周春虎闷着头应了一声。

齐羽嘴里说不用麻烦魏芙蓉,但魏芙蓉是什么人?

齐羽给她的内幕消息,虽然最终她也得到了同样的消息。

但齐羽的这份人情,她要承下来。

正愁没地方投桃报李,一听到齐羽的话,魏芙蓉嘴角逸出一丝弧度。

齐少,拿我当外人了?她故意做出不满的姿态。

周春虎,你说,什么事?

周春虎心花怒放,魏芙蓉居然主动找他解决问题!

此时,他瞥到齐羽嘴角一丝一闪而逝的轻笑。

他心里面顿时恍然。

敢情刚才齐羽都是一直在欲擒故纵,等着魏芙蓉主动上勾。

这等手段,高手啊!

魏小姐,没什么大事……其实就是我那沙石厂跟你们信源建筑公司合作的事,不知道为什么,你们突然不收我的沙石了……周春虎陪着笑脸道。

原来是这事。既然你是齐少的人,你放心,以后你们公司提供给信源的沙石,我们全都收,有多少收多少。魏芙蓉豪爽拍板。

其实拒收周春虎沙石的事,是她亲口下令。

当然,这时候她只能装出什么都不知道。

周春虎欢喜得差点要跳起来。

最近他为了这事,可愁得快要白头,甚至激得杀心四起。

没想到齐羽一出马,如此轻描淡写的解决了他的大难题。

而且,还是魏芙蓉主动解决的。

这种小生意,值得这么高兴?

看到周春虎咧嘴欢喜的样子,冷不丁齐羽又开口了。

魏芙蓉一怔,有点不是滋味。

小生意?

齐少的话里,也将她鄙视了啊。

周春虎眨巴眼睛,不懂齐羽为什么突然泼冷水。

格局太小了。

齐羽依旧是一本正经教育周春虎的口吻,但他的目光却是看向魏芙蓉。

去年,中海乃至整个大江中下游,不止一处溃堤。给百姓造成了巨大的损失。这说明什么?说明我们的沿江大坝,很有一些豆腐渣工程!

这证明在我们水利部门里,有一批害群之马,上面一定会揪出来。而且,绝对会开始重修防洪坝……

我们中海,这次也不止一处溃堤,到时候,需要大量的沙石修补大坝。这个工程量可十分浩大。

齐羽这番话不是无的放矢。

在他记忆中,1998年后,水利部门揪出了一批腐败分子。

结果就是许多豆腐渣水利工程被曝光。

国家拨下不少资金,用来重修水利、巩固水坝。

他隐约记得,中海翻修大江水坝就在这个月。

魏芙蓉呼吸急促,脸色潮红。

对啊。

去年的大水,对中海确实造成了大量损失,但是危中有机!

防洪大坝肯定会重建、加固。

这可是价值很大的大工程!

她可一定要提前准备!

当然,凭她信源建筑公司的实力,想要吞下这肥肉肯定不可能。

说不定会就吃撑。

但是掌握了这条信息,她就能提起布局,找个做好的位置吃一口肥的!

那么,她现在就要去找魏四海,准备一些事了!

齐少,一语惊醒梦中人!你这一番话,价值上亿!

魏芙蓉再也不能保持冷静了,神情兴奋。

对了,周春虎,以后我们其他工程有沙石方面的需要,就交给你的公司!

魏芙蓉这样的女富商,考虑问题面面俱到。

当然不会少了齐羽的好处。

既然周春虎是给齐羽做事。

那她就将一块肥肉丢给周春虎。

刚才齐羽突然提到这次的大洪水,周春虎还觉得齐羽思路跳脱,天马行空,有点跟不上节奏。

冷不防魏芙蓉,竟提前丢了一笔大单给他!

要知道魏芙蓉的公司,可不止他一家供应沙石。

如果这公司所有沙石都让他供应,这是多大一笔钱啊?

周春虎激动起来。

魏芙蓉做事风风火火,立刻就去准备防洪大坝的事,临走前郑重其事的跟齐羽交换了手机号码。

等她离去之后,现场只剩下周春虎等一帮混混。

齐羽,这下子你可给虎哥立大功了!周春虎身边一个叫大壮的混混,冲齐羽笑嘻嘻道。

他话音刚落,就挨了周春虎一巴掌。

啪!

耳光响亮。

怎么跟你齐少说话的?周春虎凶狠的瞪了大壮一眼。

大壮一缩脖子,不吭声了。

其他几个混混,交换了下眼色,再次看向齐羽的目光变得恭敬了许多。

齐少,这次我欠你的人情大了!

周春虎现在对于齐羽,是发自内心的感激。

你不但帮我解决了问题,防洪大坝的事情如果成了,又是一座金山银海!

我绝对不会少了你的好处!周春虎拍胸脯道。

内心里,他不仅感激齐羽,还有几分敬畏。

今天的事,虽然是他提前跟齐羽做的局。

可他发现,齐羽不仅仅只是做局这么简单。

魏芙蓉这样的成功女商人,见多识广。

难道真会因为齐羽是某某少,就对齐羽如此尊敬?

肯定不会。

可刚才所见所闻,魏芙蓉完全是将齐羽当成了有能力的大人物。

而且刚才齐羽嘴里随口说出来,对大洪水、防洪大坝的判断。

这都不是普通人能想到的。

对了,齐少,想不想在我的沙石厂里入个股?我给你百分之三十的干股!周春虎凝神道。
他话音一落,旁边不少小混混呼吸急促。

周春虎的沙石厂早就形成了规模,价值不菲。

百分之三十的干股,相当于将十几万丢给了齐羽。

简直是天上掉馅饼!

我没兴趣。

齐羽轻描淡写的一口拒绝。

周春虎那点小心思,被他一眼洞穿。

无非是想要将跟他做个捆绑。

可周春虎这种人,性格暴躁偏激,做的沙石生意也是靠着暴力维持。

稍不注意,就有可能被打掉。

跟这种人利益捆绑,当他齐羽傻啊?

周春虎一惊,又高看了齐羽几眼。

白捡的十几万,齐羽居然不要。

老周,别怪我没提醒你。你跟魏芙蓉打交道呢,最好沙石方面来源规矩点,做正经买卖,别给她添麻烦。

另外,你想要进一步做大做强,总是靠打打杀杀是行不通的。

齐羽拍拍周春虎的肩膀,淡淡道。

他说得很随意。

周春虎眼皮直跳,内心里掀起万丈波澜。

这齐羽,是在提点他呢。

其实他也一直很苦恼。

这几年,能靠着武力控制个小沙石厂,他都感觉到很困难,仿佛触碰到了人生天花板。

因为背景的关系,他涉足其他行业,都会被当地派出所盯着。

他压抑,难受!

齐羽的话,还真是点醒了他。

对啊,现在社会上的机会好像越来越多。

如果有齐羽的指点,加上魏芙蓉这条路子,不靠这帮小弟的刀棍,前途似乎更加光明……

周春虎看向齐羽的目光,愈发谦恭。

他忽然掏出一张欠条,撕了个粉碎。

齐少,以前的事,你可千万别放在心上,是我周春虎有眼不识泰山!

这是五千块钱,只是一点小意思。另外那台诺基亚9110送给你,千万别嫌弃!

周春虎不由分说,将五千块钱塞到齐羽手上。

握着厚厚一叠大钞,齐羽并没有拒绝。

别看周春虎现在对他感激涕零,他齐羽对这种人太了解了。

像这样从社会底层,用刀棍劈杀出来的大混子。

向来是畏威而不怀德。

跟周春虎装老好人,适得其反。

齐羽拿着五千块钱,十分心安理得。

老周,你真想帮我做事的话,可以帮忙问问中海大学城外的那条街,有没有适合的地方可以开网吧。齐羽忽然想起一事,跟周春虎提起。

啥?网啥?周春虎愣神,没听清楚齐羽说的话。

齐羽一阵无奈。

这时代,网吧还是新鲜事物,跟周春虎这只懂得打打杀杀的家伙,说了他也不懂。

你帮我弄个地,能容纳十几张台球桌那么大的地。

齐羽斟酌一番,换了个周春虎能听懂的说法。

行,等我好消息齐少!

这下子,周春虎听懂了,答应得很干脆。

五千块钱,对于齐羽现在的小家庭来说,无疑是一笔巨款。

加上他昨天周定法送的七千五。

齐羽现在手头有一万两千五,还有了一块一万多块的诺基亚9110!

一切宛如梦幻。

他心里面轻松了一些,总算有钱能给老婆和孩子朵朵改善生活了。

在附近的大商场里,齐羽买了一堆朵朵喜欢吃的零食、麻辣卤鸡。

……

灵犀,不是我说你。当初你就不该找齐羽这种二流子。我要是你啊,早就跟他离了!

汽修厂宿舍楼里,明秀芳靠在帐篷门边,一边吐瓜子皮,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跟简灵犀说话。

作为汽修厂宿舍楼的老邻居,明秀芳唇红齿白,身段丰腴,气色比闷头洗菜的简灵犀好多了。

虽然是个寡妇,但在简灵犀面前,明秀芳有种说不出的优越感。

谁叫简灵犀的老公,是个远近有名的废物小混混呢。

芳姐,话不能这么说。我家齐羽,现在比以前改了好多……

面对明秀芳动不动在她面前数落齐羽的行为,以前简灵犀一直不吭声。

毕竟人家说得有道理。

可现在,经历了昨天的事情。

明秀芳再诋毁齐羽,简灵犀心里面莫名有点火气。

切,狗改不了吃屎!反正我是为了你好,你不听呀,我也没办法。你继续跟着这种人,有你受大罪的时候!明秀芳撇嘴道。

蓦然,帐篷门帘被人一把掀开,走进来一个人。

芳姐,我老婆跟着我,只会过好日子,其他的不劳烦您操心了。

齐羽风风火火的走进来,将身上的大包小包全扔到了床上。

他一进来,就听到汽修厂有名的风流寡妇明秀芳背后说他坏话。

他当然不会跟这女人客气。

明秀芳一怔,神情讪讪的。

齐羽买来的东西,有不少从购物袋里滚出来。

其中一块手表吸引了明秀芳的注意力。

浪琴?

她瞳孔一缩,看到出了那款手表的品牌。

这不是鼎鼎有名的浪琴表吗?

这个梅花款式,她曾经在中海的华龙商场专卖店里见过,一块两千多呢。

老婆,给你买的,戴上!

齐羽不由分说,将浪琴手表套上简灵犀手腕。

简灵犀被齐羽的动作,搞得猝不及防。

她呆呆的望着手腕上的浪琴表,又看到床铺上一些包裹里散落出几件漂亮裙裳。

整个人惊呆了!

真维斯、班尼路……这都是她心目中的大牌子!

她有时候也跟几个闺密去华龙商城逛街,对这几个品牌的衣裙很眼馋。

但也只能眼馋而已。

没想到,齐羽居然一股脑给她买回来了。

这……究竟要花多少钱啊?

她人有些恍惚,忽然间眼泪扑簌簌滚落。

齐羽,你说,你今天出去是不是又跟你那帮哥们混到一起了?

这些东西,你不会……不会犯法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