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错一题c一次漫画 小东西我的手指在里边

安惠芬心里有疑问,有些担心地看向沈静姝。

沈静姝迎着她的眼神,咧嘴甜甜一笑道:小姨,我想了又想,还是觉得这售货员的职位对我来说很重要。

听外甥女这样说,安惠芬算是放心了,伸手在沈静姝的头顶揉了揉,跟着笑道:你呀你,这么聪明的小脑袋竟然想了这么久才想明白,你就该留在锦城,将来找个好人家嫁了,安安稳稳地过日子,你妈也好安心。

沈静姝跟着安惠芬一起到单位,看着眼前气派的百货大楼,她心里不免也有些感慨。

在公营的百货商场上班,算得上是肥差了,工作轻松,福利也好,不用起早贪黑,也不用风吹雨淋。商场里卖的东西齐全,黄金、日用品化妆品、服装鞋帽、钟表电器一应俱全,而且都是最好的,市面上紧缺的有,国外时兴的也有。

这栋百货大楼是新建的,才开业不久,位居锦城最繁华的地段,占三层楼面,有三十几个商品部——一部分是小摊位一部分配了高档的玻璃柜台,职工也有近百人。

在那个年代,要是和人闲谈时说起在这栋楼里上班,绝对会成为众人羡慕的对象。

但这些都不足以让沈静姝动摇,她重生而来,见过更多,前世失败的经历让她懂得,只有努力提升自己,做长远打算,才能谋得更好的出路,而不是光知道混吃等死,图一时舒坦。

安慧芬是这大楼里的主办会计,也算是个小领导,她是跟门市部的孙经理打了招呼的,说自己的外甥女在校成绩如何如何好,长得也似朵娇艳美丽的花,来商场当个售货员指定没问题。门市部孙经理是个求贤若渴的人,一听安慧芬这样说,当即就拍着大腿答应了。

安慧芬领着沈静姝到孙经理办公室门前,不凑巧的是孙经理正和人说着工作上的事,安慧芬和沈静姝便只好在门口等会。

沈静姝看到安慧芬脸上的急色,便主动说道:小姨,你有事就先去忙吧,我自己在这等着就行了。

安慧芬想着自己还有一堆账目要清算,便点点头道:也好,一会里面的人出来了,你就进去吧,他问什么你答什么,不要紧张也别害怕,没什么问题的话他写个介绍信,你明天就能去门市部报道了。

沈静姝乖巧地点头。

安慧芬走后没多久,办公室里的人也出来了,垂着头像是挨了一通骂,沈静姝顾不上细看,赶忙站起来敲了敲办公室的门,走了进去。

孙经理您好,我是安慧芬的外甥女,我叫沈静姝。

孙经理刚端起茶杯喝一口,那紧皱的眉头还没舒展开,他抬头看了眼刚进来的小姑娘,说道:哦,你是安会计的外甥女啊,我想起来了,安会计要我介绍你到门市部当售货员。

对,我今天正是来您这开介绍信的。

孙经理点头道:安会计介绍的人我是放心的,只不过售货员这职位多少人都眼巴巴地看着,我还是要照例问几句的。

沈静姝浅笑:应该的,您尽管问吧。

孙经理刚想开口说什么,余光瞥见桌上的东西,忽然转口:听安会计说你高中毕业了,各科成绩都不错,是个全能的人才,正好我这有个难题,你要是能解决的话,我这就给你写介绍信,你明天就能来上班了。

孙经理朝沈静姝招招手,沈静姝走过去往他办公桌上看,原来是一张商场的宣传画。

沈静姝正愁要怎么开口举荐李秀萍,看到这幅宣传画,心里霎时松快了。

孙经理看着宣传画摇头:这么大门市部,二三十个职工,竟然找不出一个能画好这宣传画的,唉!这样下去,我只好抹开颜面去别的部门借人了。

沈静姝细细打量那幅宣传画,确实粗糙了点,色彩不够明艳,标语也写得不好,罗里吧嗦没有一句能突出重点。

她想着,幸好李秀萍还有绘画这一个长处,原先一直负责学校的板报,画过不少的宣传画,写过不少的宣传标语,不管是学校的还是商场的,都不过是换汤不换药,这个难题难不倒李秀萍。

沈静姝在孙经理看向她时,故意面露难色,犹犹豫豫片刻才开口道:抱歉,我也不太擅长画宣传画……

孙经理透亮的眼神暗淡了下去:是吗?那真是太可惜了,这也不怪你,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专长,怪只怪咱们部门就缺这样的人才,但是安会计托我的事,我还是会……

请等一下,孙经理,沈静姝及时打断他的话,虽然我不擅长,可我大姐很擅长,她和我一样毕业于锦城一中,从初中开始就一直是班上的宣传委员。再说了,您看我这额头上的伤才刚结痂,要是去当售货员,恐怕会影响商场的整体形象,所以我想来想去,还是我大姐更适合这售货员的职位,何况她还能帮您完成这宣传画呢。

真的吗?孙经理惊喜万分,可他转念想到安惠芬,那安会计那……

我小姨是看我妈拉扯我们姐弟三人太辛苦了,才急着帮我找个工作,我们家不管是我还是大姐来上班,都主要是为了给家里减负,要是能为商场贡献一份力量就更好了。

这一席话说到了孙经理心坎里,他看着沈静姝的目光里又多了几分赞赏:你倒是个好孩子,只是听说去乡下的通知都下来了,你要是把这职位让给你大姐,你就得去乡下,你愿意吗?

沈静姝回答得坦然:我们去乡下是为了响应上面伟大的号召,去到祖国需要我们的地方,这对我而言也是一种难得的历练,我当然愿意去。

说得好!孙经理忍不住拍手叫好。

沈静姝长舒一口气,还好她没忘记怎么说这些场面话。

孙经理将宣传画卷起来递给沈静姝,你就把这宣传画带去给你大姐,让她帮忙修改修改,修改好了就拿着来这办公室找我,我一定给她开介绍信,让她来咱们门市部上班。

沈静姝从办公室出来,想着这事还是先不要告诉小姨为好,免得她又着急,就径直出了百货大楼回家去了。

李春华和李秀萍在家里等了半日,左右不见沈静姝回来,李秀萍又开始撇着嘴抱怨起来:她肯定是反悔了,说不定现在就在那百货大楼开始上班了,现在念书还有什么用,云枫也去上班才是正事,她又不是傻的,犯得着为了让云枫继续在学校里烧钱,丢了售货员这好职位?

她这话才刚说完,就有一卷画朝她砸了过来,她一个躲避不及,被砸了满面,顿时炸毛。

李秀萍一把将画卷捏在手里,冲着来人发疯似的大吼:沈静姝!你这个神经病,信不信我这就撕了它!
李秀萍瞪着双眼,一脸的凶神恶煞,被它捏着的画卷已经出现的褶皱,她只要再稍稍一用力,可能就会破出道口子。

沈静姝冷静得很,反倒是有些事不关己,目光幽幽地往李秀萍身上扫过,淡然道:撕啊,看来你也不是很想去百货大楼上班嘛。

你什么意思?李秀萍的脸上瞬间浮起一丝狐疑。

她忽然察觉到不对劲,连忙松手,将那画卷打开来看了眼。

不等沈静姝再说话,她又急着发问道:这也不是介绍信啊……是宣传画吗?你拿这个回来干什么?沈静姝!你是不是在耍我?

说着说着,李秀萍生气地撩起衣袖,一副要打人的样子。

我可没那功夫耍你,这是商场的宣传画,商场门市部的孙经理说,谁能修改好这宣传画,就去他办公室找他,他保管给写介绍信让那人来上班。

沈静姝说完这几句,都懒得再抬眼皮子看李秀萍一眼,钻进了自己的房间。

妈,您说她说的能是真的吗?李秀萍将信将疑,愣愣地看着李春华问。

李春华刚才一直在边上看着没说话,但她先前紧张的情绪却舒缓了不少。

她在李秀萍肩头轻推了下,说:你个傻孩子,沈静姝她傲得很,才不惜得拿这事骗你,你快回屋改改这画,明天就上百货大楼那什么办公室,找那什么孙经理上班去。

李秀萍闻言,顿时笑了,一脸难掩的高兴。

妈,你知道我在学校里就是做手抄报的好能手,别说是改,再画一幅都不难,我明天就去找孙经理,保管他满意!

说完,她就飞奔着往屋里去了。

李春华看了会女儿的背影,又看向沈静姝房间的窗台,得意地冷笑。

她就知道,沈静姝的功课是好,可说白了就是个书呆子,在画画这方面还不如秀萍,定是接了这活实在没辙了才丢给秀萍。

要是这样的话,这售货员的职位可算不上是她沈静姝让的,而是秀萍自己争气挣来的!那接下去的事,也怨不得她这后妈说话不算话了。

沈静姝回到房里随意瞟了眼窗外,正巧看到李春华阴阳怪气的脸,心里一阵犯恶心,嗖得一扯窗帘,还是眼不见为净好。

可她心里总觉着有什么不对劲,偏偏还说不上来。

第二天大清早,李秀萍哼着电影《红娘》里的歌,胸有成竹地出门了。

到了快晌午吃饭的点,才回来。

她一进院子里就开始大声嚷嚷:妈!妈!成了!成了!

李春华正做饭,从冒着烟的大灶后面探出头看。

李秀萍走过去,拿着手上孙经理签了字的介绍信,在李春华眼前扬。

妈,您看!这事成了!孙经理可满意了,让我明天就去上班,他还留我吃午饭,我没吃,紧赶慢赶地回来,就想告诉您这件喜事。

李春华也乐了,笑得眼角的纹路都成了朵花。

她伸手在围兜上擦了擦,接过介绍信看,虽然别的字都像鬼画符,但她女儿的名字她可看得真切。

秀萍啊,你这回可给咱们老李家长脸了,让那死丫头嘚瑟,光会念书有个屁用,不如咱家秀萍本事,呸!她沈静姝就是个浪费粮票的废物!

这下李春华越发得意了。

李秀萍闹出那么大的动静,沈静姝在房里也早听到了,她合上书页轻瞥嘴角。

能他人所不能,锋芒毕露,也不见得是件好事呐,不过那是李秀萍自己选的路,跟她没关系。

她算着李秀萍回来,家里该开饭了,就缓缓打开房门,朝正屋走。

路过那两母女边上,她听到李春华正对李秀萍说道:这些粮票你拿着,快去副食品商店买些新鲜的水果来,吃过午饭,我出去一趟,把那正事也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