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刑警被两个黑人前后夹攻 被医生用性工具调教

面对金钱奖励,齐羽就没有推脱了。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而且他现在正需要一些启动资金,来做一些事情。

接近十二万的合同,百分之六差不多就是七千四。

周定法直接让财务给了齐羽七千五!

本来周定法还打算请齐羽吃饭,结果齐羽心里面想着自己老婆孩子,依旧客气拒绝。

本来小舅子简学潮,是要送齐羽回家。

结果因为工厂的事情,周定法将他留住了。

齐羽只能自己打车回汽修厂。

他回去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

打开门,已经听到了轻微的鼾声。

本来想要拿出七千五,想要朵朵、简灵犀娘俩一个惊喜,齐羽只能作罢。

他蹑手蹑脚,依旧是在沙发上躺了下来。

他一觉睡到天光,睁开眼睛早已天光大亮。

简灵犀已经带着朵朵去了幼儿园,桌上放着馒头和一碗热腾腾的稀饭,加上腌咸菜。

齐羽心中稍有暖意。

三年来,第一次老婆给他主动留早餐。

这证明他这两天的努力,并没有白费。

刷牙洗脸,又冲了个凉水澡。

齐羽这才不慌不忙的吃起早餐。

忽然间,窗户外有人往里面探头探脑。

齐羽,可找到你了!

窗外忽然有人喊了起来。

齐羽寻声看去,就看到一个穿着挂着链条的蛤蟆裤,蓄着披肩长头发,流里流气的瘦削青年。

马定发?

齐羽有些惊讶。

来的人是他的狐朋狗友之一,马定发。

他们经常在一起酗酒、赌博。

只是齐羽在一帮狐朋狗友的圈子里,地位颇低。

马定发这种瘦竹竿,在他面前都能摆谱,张嘴闭嘴就是脏话。

都在找你呢!赶紧跟我走,今天虎哥有局!喝酒去!

齐羽刚一打开门,马定发就热情的上前揽住齐羽胳膊。

齐羽眉头微皱。

他对于这帮狐朋狗友太了解了。

平时有好处,可从来不会招呼自己。

他突然有几分不好的预感。

虎哥,又叫周春虎,是齐羽这帮混混的头。

当然,平时的齐羽畏畏缩缩,虎哥从来不待见他。

这会儿怎么会派人来找他?

还是吃吃喝喝这种好事。

我还是不去了吧,我待会有事。齐羽笑着道。

今时不同往日。

他现在已经不想要跟过去这帮混混继续来往了。

虎哥叫你,你不去?虎哥可是暴脾气。马定发一怔,劝说道。

齐羽眉头微皱。

这个虎哥确实是暴脾气,如果他不去的话,恐怕这家伙会带人来把他家砸了!

齐羽好不容易跟简灵犀稍微修复好一点关系。

他可不想要让这个家庭,因为虎哥再次支离破碎!

好,看看虎哥到底要干嘛。齐羽暗自咬牙!

他二十来岁的时候可真混账,留下了太多烂屁股的事!

我跟你去。

……

临江饭店里的一间包厢里,人声鼎沸。

齐羽走进去的时候,里面的人正吆五喝六的吼着,划拳、劝酒……好不热闹。

齐羽来了!

正主来了啊。

齐哥,来来来,喝酒!

齐羽一走进包间,不少油光满面、流里流气的青年人马上站起来,跟齐羽热切的打招呼。

看,我没说错吧,大家伙都等着你呢。

马定发擂了下齐羽肩膀。

换做从前的齐羽,面前的这一幕,绝对会让他激动不已。

毕竟以前在这一帮混子里,他地位低下。

谁会正眼看他啊?

这帮混子给他一点尊重,喊几声齐哥,不就感激涕零了?

可如今,齐羽这身体里面,装着的是一个久经风霜的灵魂。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齐羽更加肯定自己事先的猜测,没好事!

他神情很淡定,只是跟这帮打招呼的混混点了点头。

淡漠而不失礼貌。

一边点头,齐羽他一边不动声色的观察周围情形。

他发现,这帮看似热情的小混混们,等到他来了之后,一些人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

这群混子的中间,周春虎大马金刀的端坐。

一看到齐羽进来,他连忙热情洋溢的招呼。

来来,齐羽,过来坐。

虎哥,这太客气了。齐羽心里警惕,脸上挂着微笑。

是不是找我有什么事?

没事就不能喊你喝酒了?周春虎故作怒意,瞪大眼睛道。

其他混混,都纷纷劝酒。

齐羽点点头,没多说什么。

既然周春虎不直接说,他心态也很稳,该吃的吃,该喝的喝。

酒过三巡,齐羽吃得很爽,几盘卤牛肉都是他一个人解决的。

他悠然点了一根烟,身边的周春虎忽然凑了过来。

齐羽,虎哥平时对你怎么样?

齐羽暗自一笑,肉戏来了!

虎哥,你怎么还说这话?太见外了。齐羽笑着道。

那好,我就不跟你见外了!周春虎神情收敛,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纸条,推到了齐羽面前。

一看到纸条,即便内心里已经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齐羽依旧震惊不已。

这,是一张欠款两千五百块的欠条!

打欠条的人,赫然就是他齐羽!

两千五百,他齐羽不吃不喝要足足当钳工一年!

虎哥最近碰到难处了啊。我有一座沙石厂,本来跟信源建筑公司合作得好好的。可现在换了个女老板,我的沙子一律拒收!导致我现在亏了一大笔钱!周春虎脸上露出一丝阴鸷。

显然对那个信源建筑公司的女老板恨之入骨。

齐羽,你可要帮帮虎哥啊。

就是,齐羽,虎哥都开口了。你还犹豫什么?

其他混混开口了,纷纷帮着周春虎说话。

虎哥,你想要我干嘛,直接说。齐羽淡淡道。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他懒得装了。

好,兄弟快人快语。你帮我摆平那女老板,你欠我两千五的赌债就不用还了,事成后,我再付你五千酬劳!周春虎一挥手,很有派头的道。

你让我杀人?齐羽汗毛直立。

哪里的话。现在什么时代了?杀人可是重罪!我只是让你给那个娘们吃点苦头,让她知道,我周春虎不是好惹的,然后再逼着那娘们签了这份合同!

周春虎冲旁边一个混混使了个眼色。

那小混混连忙屁颠颠拿出了一分合同,递到齐羽手上。

齐羽翻开合同一看,是一份价值百万的沙石买卖合同。

乙方已签字完毕,只剩下甲方留着空白。

齐羽心中冷笑,果然没好事,这是想要让他当枪呢。

即便不是杀人,威逼利诱女老板签合同。

这也是大罪,要坐牢的!

女老板是谁?齐羽没有当场拒绝。

他能感受到周围一道道阴冷的目光,都聚焦在他身上。

齐羽能保证,只要自己拒绝。

周春虎会当场翻脸,一顿毒打都是轻的!

魏芙蓉!

周春虎嘴里吐出三个字。

齐羽微微一怔,这个名字很陌生。

资料呢?他伸出手。

想要对付一个人,首先就要了解一个人。

知己知彼,是前世齐羽狙击对手之前都会仔细去做的事。

哪有什么资料?周春虎瞪大眼睛,挠了挠头。

他哪里会准备什么书面资料,他们这帮人更习惯打打杀杀,跟齐羽这种专业商人肯定有差距。

我就随便跟你说一下魏芙蓉这个人……

齐羽点点头。

周春虎嘴里的魏芙蓉,是从病逝的父亲手里继承的信源建筑公司。

这信源建筑公司,本来就是一家小型建筑公司。

后来魏芙蓉父亲临死前,公司陷入一阵时间混乱,经营不善,亏损严重。

等魏芙蓉接手的时候,公司已经差不多奄奄一息。

幸亏这时候魏芙蓉开始大力改革公司,开源节流,陆续开始砍掉一些沙石供应商……

其中一刀就砍刀了周春虎头上。

周春虎仅此一下子,一年损失大几万。

不就是个小建筑商人吗?还是个女的,凭你虎哥的势力,派几个兄弟过去威胁一番,她不就乖乖就范了?齐羽有些疑惑。

以周春虎的势力,对付一个小建筑商应该不在话下。

怎么还大费周章的用欠条来威胁自己?

非要他齐羽做一些龌龊事。

如果只是个小建筑商,我当然不会考虑这么多,直接派人过去威胁就够了。不过,你要知道,这女人是魏家的人。虽然不是嫡系,但也很麻烦了。周春虎淡淡道。

魏家?

齐羽稍微一寻思,内心微微一惊。

他知道周春虎究竟在忌惮什么饿了。

他齐羽再孤陋寡闻,不可能不知道魏家。

在中海,以前流传了一句老话——铁打的魏家,流水的县令。

那话的意思就是,不管哪位地方官主掌中海,魏家都是中海地面上的土皇帝。

魏家显赫,可见一斑。

在中海耕耘百十年的魏家,到了如今,依旧很威风。

即便这女人不是魏家嫡系,但终究是魏家子弟。

威胁这女人,万一惊动了魏家高层,那一定很麻烦!

这个周春虎,真是老阴逼。

齐羽心中吐槽。

他也已经清楚,为什么这帮小混混刚才对自己这么热情。

敢情这事情根本没人敢做,最后是让他来顶缸!

可面对周春虎通红的双眼,齐羽知道自己不能马上拒绝。

他现在不是单身汉。

他背后还有老婆、孩子!

面对压力,齐羽没有退缩,眼神里反而闪烁出莫名光彩。

当初那种在商场跟巨鳄厮杀,挥斥方遒的豪情涌上心头。

这是他齐羽的危机,但何尝不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给他接触魏芙蓉的机会!

在国内做生意,人脉可是相当的重要。

既然这魏芙蓉是魏家人,那就很有接触的必要。

否则仅靠他齐羽目前势力,想破脑袋,也接触不到魏家人。

可现在,不是有周春虎吗?

看到齐羽长久的沉默,周春虎脸色愈发阴沉。

他刚要发作,忽然齐羽猛的一拍桌子。

这事情能做。

不过周春虎,你要听我的话。给我一辆金牌凌志、一套高级西装、鳄鱼皮鞋,一台诺基亚9110!

不管你是用租的,还是买的,东西必须给到位!

齐羽话音一落,周围的小混混纷纷吼了起来。

怎么跟虎哥说话的?

周春虎也是你齐羽能叫的?

你还想开金牌凌志?你做梦吧傻逼!
1999年的中海,只是个二线城市。

当时的中海市内最好的豪车就是金牌凌志、皇冠一类。

在往上一点的奔驰宝马,已是几个大佬级别的人才有。

现在听齐羽说要开金牌凌志,还要上万块的诺基亚9110手机,周春虎的一帮手下不忿了。

齐羽就是个小瘪三,平日见了他们都要点头哈腰的家伙。

凭什么?

敢这样大咧咧的跟虎哥开口!

一些小混混已经摩拳擦掌,望向齐羽杀气腾腾。

只等周春虎一声令下,他们就会开扁。

面对一帮混混的恐吓,齐羽神情淡定,脸上丝毫不见一丝畏缩。

反观周春虎,被齐羽先是拍桌子,又开口要金牌凌志、上万块手机的动作,搞得有点懵。

中海魏家的女人,可不是这么好惹的。

虎哥你应该是沙场损失惨重,才想用蛮力破局。

不过你有想过没有,即便用刀逼着那娘们签了合同,魏家人会咽下这口恶气吗?

别的不提,魏四海跟魏长新,他们不会善罢甘休。

齐羽话音一落,刚才还气势汹汹的一帮小弟瞬间没了声音。

魏长新、魏四海,这两个名字就像是无形的绳索,掐住了他们的喉咙。

这两人,是中海市目前两道最混得风生水起的人物。

光凭一个魏长新,在1999年的时候,已经资产过百万,手下有光保安就有几十号人。

周春虎眼神里的阴鸷和怨毒,在听到这两个名字后,顿时消散了不少。

面对齐羽的问话,他竟罕见的没有吭声。

虎哥,既然我答应帮你办事,就一定会帮你办好。

但前提是,你要相信我。

退一步说,这事如果办砸了,我一个人背锅。而你,最多也就是出一点钱而已。齐羽侃侃而谈。

看到周春虎闷声的样子,齐羽暗自握紧了拳头!

虽然表面他很镇定,内心里依旧不免紧张。

如果没有说动周春虎,这场危机他怎么渡过?

两千五百块的欠条,他真不想还。

当然了,虽然他现在有明辉五金厂奖励的七千五百块钱。

可这钱,他真是不想动,这是他启动事业的基本金。

那么,他必须要将这两千五百块欠条的危机给解决了!

我给你布置那些东西,你真就有把握让魏芙蓉签合同?周春虎抬头,闷声道。

他目光瞬也不眨,死死盯着齐羽。

他真被齐羽说动了。

如果是从前的齐羽,他眼睛都不带往齐羽身上歪一下。

可今天的齐羽,身上有种与众不同的气势。

仿佛……仿佛他是跟一个纵横商场的大佬打交代。

那种侃侃而谈、舍我其谁的自信样子,让他对齐羽第一次刮目相看。

相信我。齐羽伸出手,很自然的拍了拍周春虎肩膀。

周春虎看了一眼自己肩膀上的手,罕见的没有发火。

好,金牌凌志、诺基亚这些东西,我可以帮你弄到手!我认识几个有钱大佬,找他们租一下应该不难!

反正这次的事,你必须成。如果不成,你也逃不出中海!周春虎狠狠瞪了齐羽一眼。

你等着我!

齐羽耸耸肩,要尽快!他叮嘱了周春虎一句。

周春虎点点头,连忙拿起一部大哥大,开始疯狂打电话。

等候了三个时辰,临近中午的时候,周春虎使出浑身解数,居然真帮齐羽弄来了他需要的东西。

当从周春虎手上接过车钥匙的时候,齐羽嘴角溢出一丝笑容。

这一世,他终于又开上了豪车。

在一干小混混羡慕嫉妒的目光中,齐羽大摇大摆的晃动手中的车钥匙,往停靠在门口处的金牌凌志走去。

你小子可以啊,居然唬得虎哥找人借了金牌凌志给你。齐羽,今天这好事可是我通知你的,不然先给我过过车瘾?

马定发刚才在餐厅包间里,全程不敢说话。

但现在面对齐羽,他整个人放松了,很是嫉妒的狠狠拍打着齐羽肩膀。

啪!

一巴掌,用力抽在马定发脸上。

马定发脸上肆无忌惮的笑容,瞬间凝固。

你……马定发捂住脸,又惊又怒。

他万万没想到,齐羽这种废物敢抽他!

你想要坏虎哥的事?从我拿到车钥匙的那一刻开始,以后你见了我,叫齐哥,懂吗?齐羽刻意大声道。

他眼角余光,能看到周春虎走出了临江饭店,就站在他身后。

没错,小发,齐羽事情没办成之前,你都要叫他齐哥。周春虎皮笑肉不笑道。

他目光一转,望向其他几个混混。

你们其他人也都一样。

哦,知道了老大。

尽管心不甘情不愿,一帮混混还是开口答应。

马定发更是屁不敢放一下,捂着脸,冲齐羽挤出笑容:齐哥。

虎哥,就让这小子给我开车吧。我去见魏芙蓉,总不能自己开车。齐羽一指马丁发,冲周春虎道。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啰。齐哥。周春虎一脸的阴阳怪气。

内心里面,齐羽掌掴马丁发的无礼举动已让他严重不爽。

但他就想要看看,齐羽究竟能不能把事情办成。

如果办成了好说。

如果办不成,齐羽今天在他面前有多嚣张,他就要齐羽有多后悔!

被齐羽扇了一耳光,又被周春虎叮嘱过,马定发现在对齐羽是彻底服软。

一个时辰后,穿着周春虎借来的高级西装、鳄鱼皮鞋,手里面拿着一部真皮套的诺基亚9110。

齐羽整个人焕然一新。

他本来就长得还行,加上身上那种纵横商海多年培养出的从容气质。

当他踏上凌志轿车的那一刻,马定发眨巴眨巴眼睛,喉结滚动,吃惊的看着齐羽,说不出话来。

有那么一瞬间,他差点将齐羽当成了港片里的那种蹁跹贵公子!

这家伙,打扮一下还真是人模狗样的。

去信源建筑公司!

车子不用开得太快,尽量开稳一点。

还有,待会记得帮我开车门,要叫我‘齐少’……

马定发嘴角一抽,嘿嘿,升级得够快的。

刚刚还齐哥,现在又变成齐少!

齐羽老神在在的坐在轿车后座上,手里面拿着一叠买来的报纸,一边不紧不慢的看,一边吩咐主驾驶上的马定发。

马定发被齐羽这颐指气使的模样,气得不轻。

可刚才那一巴掌,余威犹在,他只能含糊答应。

他倒想要看看,齐羽能装到什么时候!

信源建筑公司在老城区里,马定发一会儿就开到了。

门口处有刷卡式门禁系统,栏杆横路。

保安岗亭里的两个保安,在盛夏的阳光下昏昏欲睡。

齐……少?马定发回头,询问的目光看向齐羽。

车子到了这里,如果没有门禁卡,一般人都会下车。

可齐羽并没有半点下车的意思。

按喇叭。齐羽淡淡道,依旧看着报纸,没有抬头。

马定发无奈,嘟的一声喇叭尖锐响起。

保安亭里的老保安吓了一跳。

干嘛啊你?老保安冲凌志车里吼道。

齐少?马定发被老保安吼了一嗓子,本来内心就虚,不得已看向后排的齐羽。

齐少?

听到这个称呼,老保安一个激灵。

这年头可不兴什么少这类称呼。

但有些很有背景的青年人,魏总接待的时候,都会称呼为某某少。

我没时间跟你废话,赶紧打开。

齐羽探进马定发上衣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崭新的一百块钱,轻飘飘丢到地上。

马定发眼皮直跳,欲哭无泪。

该死的齐羽,什么时候知道他口袋里有一百块钱的?

他哪里知道,齐羽细节观察能力很强,早就瞄到他上衣口袋里藏着的那点钱。

齐羽的话,和他丢钱的举动,无疑很有羞辱性。

但是看到那一百块钱,老保安眼睛都直了。

是是、齐少您……慢点!

他赶紧打开门禁,将地上的一百块死死捏在了手里,不停的对凌志车点头哈腰的挥手。

能将一百块跟废纸似的丢出来的人,能简单吗?

谁啊,摆这么大的谱,你还给放进去了!

老保安身后,一个年轻保安揉着眼屎走出来,对老保安随便将人放进去的举动有些不满。

谁?齐少都不认识?

老保安嘿嘿一笑,不屑的瞥了年轻保安一眼,一屁股坐回了保安亭里。

剩下小年轻保安满头雾水。

凌志车一开进信源建筑公司大院里,迎面就看到几个衣着得体的中年人,簇拥着一个漂亮高挑的年轻美女往外走。

这……这个就是魏芙蓉!马定发看到年轻美女的模样,结结巴巴的提醒齐羽。

别慌张,按照我吩咐的,下车,给我开门!齐羽不慌不忙。

二十四岁的魏芙蓉,正是鲜花怒放的年纪。

只是普通的女性,在她这种年龄喜欢的是香车宝马、帅哥电影。

她魏芙蓉,喜欢的却是在商海驰骋。

接手父亲的信源建筑公司的时候,她就有雄心壮志。

要力挽狂澜,将这建筑公司弄好,好让魏家嫡系那帮看不起人的家伙瞧瞧自己的厉害!

这一天,她刚想要出门处理一点事情。

忽然就看到一辆金牌凌志,冲进了大院里。

正在跟一帮手下交流的魏芙蓉微微一怔。

面前的金牌凌志很陌生,应该不是信源建筑公司的!

可她有明文规定,非本公司的车辆一律不准入内!

这辆车是怎么进来的?

齐少!

这时候,凌志车车门打开。

年轻的司机毕恭毕敬的打开后座车门,从里面迎出一个剑眉星眼的青年人。

齐少?

听到这个称呼,魏芙蓉微微一怔,不动声色的打量起那一身笔挺西装的青年人。

身为魏家人。

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

她只是看了一眼,就对齐羽有了基本判断。

……从容自信,举手投足间有种上位者的气息。

不是简单人物!

鄙人姓齐,齐羽。

魏小姐,初次见面。齐羽大方上前,微笑着向魏芙蓉伸出手。

魏芙蓉又是一怔。

齐?

她印象中,不管是魏家还是她,似乎没有跟什么姓齐的豪商或家族有过来往。

不对,姓齐……

魏芙蓉脑海里电光闪过,一下子想起了什么,神情郑重了许多。

你从南岭来?

小地方,不值一提。
魏芙蓉内心翻腾,摸不透齐羽的来意。

如果真是南岭齐家来人,她不能怠慢!

魏家在中海,确实是土皇帝。

可比起南岭齐家,那就逊色许多。

南岭齐家,那是在南边数个大省都有影响力的大家族,甚至出过将军一类的大人物。

这名为齐羽的青年人,无疑是一条过江龙。

她毕竟不是魏家的嫡系,面对齐羽有可能的身份,多出了几分警惕和礼貌。

她一个眼神示意下,本来簇拥在身边的中年人,纷纷向齐羽礼貌的点点头,一一离开。

魏芙蓉脸上挂着笑容,很客气的将齐羽引四楼办公室。

一路上齐羽没有多说话,只是饶有兴致的打量信源建筑公司的装潢布局。

内心里,他很眼馋。

信源建筑公司可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明明是已经亏损严重的建筑公司,居然是电梯房。

在这个年代,电梯房就是财大气粗的象征!

齐羽越是气定神闲,魏芙蓉越是内心里犯嘀咕。

齐少,你找上我们信源建筑公司,是有什么大项目要跟我们合作吗?

办公司里一坐下,魏芙蓉沉不住气了,试探的主动询问。

我是给你送钱来的。齐羽淡淡道。

语不惊人死不休!

魏芙蓉一愣神,半天没反应过来。

给她送钱?

天底下还有这种好事?

她魏芙蓉,自然是……不信!

面对魏芙蓉惊疑不定的眼神,齐羽悠然喝了一口茶,站了起来。

他清楚,经过自己一步步铺垫,魏芙蓉心神已乱。

这样的魏芙蓉,已经不能沉下心思考问题。

魏小姐,去年上面,已经做出了要重点发展房地产的决定。想必你也知道。齐羽慢悠悠道。

魏芙蓉正襟危坐,连连点头。

她被齐羽张口就是重点、发展的口气震住了。

虽然那伟人做出的决定,她已经在电视上知道了全部内容。

可齐羽这种高屋建瓴的口吻,对她的冲击依旧很大。

那魏小姐还没感觉到时代浪潮的汹涌吗?你还在中海小打小闹,真是可惜了啊。

马定发一丝不苟的坐在办公室外面。

当听到办公司里依稀传出的对话,他出了一身冷汗。

齐羽真牛逼,信源建筑公司资产虽然负载累累,但毕竟所有资产凑一凑,也能达到上千万。

这样的企业他嘴里,竟变成了小打小闹……

不等魏芙蓉开口,齐羽话锋一转。

如果我是你,我现在就收拢一切流动资金,筹措一切可以筹措的款项,开始买地、囤地!

特别是这几个地方!

齐羽随手从桌子上摸出一只圆珠笔,在挂在魏芙蓉背后的城市建设地图上,分别画了几个圈。

这几个圈,是他不久前从报纸上看到的。

即将建设的大型超商、学校附近的地盘。

不管什么时候,医院、超商、学校、地铁附近的房子,都是最有商业价值的地皮。

买地、囤地?

魏芙蓉娇躯一震。

今天齐羽的到来,接二连三的让她震惊。

她已经完全失去了一个成功商人应该有的平常心。

在1999年,房地产大改革还只是一年前的命令。

对于地处内陆的中海来说,传导到这里来,还要有个适应的过程。

她估计着,要等几年,或许中海的土地使用权才会全面开放。

毕竟在国内,房地产目前还是不确定市场。

稍微有风吹草动,房产行业就一片哀嚎。

她现在还背负着数百万的巨额亏损。

对于魏芙蓉的沉默,齐羽气定神闲。

他穿越而来,虽然对中海具体向市场开放土地使用权的时间摸不准。

但是,一个大概的时间线他还是明白。

98年后,沿海城市无疑是房地产发展时期。

而99年中旬,四五月左右,内地的房地产市场也开始紧跟步伐。

不少房地产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开始大肆买地、囤地。

现在是五月,中海市虽然没有动静,但是最多一个星期。

中海绝对会开放土地使用权。

只要取信了魏芙蓉,以后他就能搭上这条线……

至于周春虎想要签约的沙石合同,更是小菜一碟。

买地、囤地,如果是小打小闹,1999年百来万就可以玩玩。

但是如果齐羽说的是真的,以魏芙蓉的心气,她咬碎牙齿,也会凑出一笔钱来玩玩。

只是要下这个决心,并不容易。

因为,那意味着她要去求魏家的嫡系,找一些关系!

齐少,你这话言之过早。我估摸着,中海最少还有两三年才会开放。你知道的,内地的土地策略……比沿海那边更谨慎。魏芙蓉斟酌字眼,缓缓道。

她这时候,渐渐平稳了心态。

她越想,越觉得齐羽是危言耸听。

这家伙突然出现,一开口就是诱导她买地、囤地……

魏芙蓉眉头渐渐皱起,心中升起警惕。

世上就没有天上掉馅饼的事。

南岭来的这个齐羽,究竟对她有什么企图?

看到魏芙蓉眼神里渐渐多出了几分怀疑,齐羽心知肚明,差不多是时候离开了。

在他拿不出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他跟魏芙蓉接触越久,就越有可能曝光真实身份。

而他,现在只需要静静等待。

等待一个星期,中海下达开放土地使用权的文件!

天上掉钱魏小姐都不捡。齐羽故意摇头叹息,你魏芙蓉的名号,有点言过其实。

他这带刺的话,激得魏芙蓉心头怒起。

这南岭来的家伙,太嚣张!

但魏芙蓉深深看了齐羽一眼,一些不爽的话终究没有说出口,只是闷声道:走好不送。

等齐羽悠然离开了办公室。

魏芙蓉一把将桌子上的文件,狠狠扫到地上。

她郁闷坏了。

她平时不管走到哪里,都被人恭恭敬敬,视为魏家的商业奇才!

可今天,她居然被人鄙视了。

岂有此理!

不对劲啊,这齐羽跑到中海来,就是故意刺激我的?不可能啊。

坐在椅子上想了一会儿,魏芙蓉喃喃自语,摸不透齐羽的动机。

滴铃铃——

忽然,座机电话响了。

魏芙蓉接起电话,那头传出了兴奋的声音。

芙蓉妹妹,堂哥透露你一个好消息!市政府刚刚下达了文件,说要响应号召,全面开放土地市场……电话那头,魏四海兴致冲冲道。

在魏家嫡系里,魏四海跟魏芙蓉的关系一直还可以。

他知道魏芙蓉的信源建筑公司亏损严重,经常会透露一些关于土地方面的一手消息。

他却不知道,魏芙蓉已经石化,根本没有听到他后续说了什么。

旋即,魏芙蓉一咬牙,冲出了办公司。

这个齐少,好大的能量,难怪说得那么斩钉截铁……原来在中海市里早就有人了!这么快就得到了内幕消息!

这条过江龙,可不能让刘家那些人抢先接触到了!

她第一时间就想到,一定要拦住齐羽。

至少,她不能让中海市另外几个豪商家族的人,抢先接触到齐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