糙汉1V1宠女主大荤大肉 花蒂被吸得异常肿大

齐羽老老实实回过头,坦诚的望着简灵犀。

刚才的事情……我错怪你了。简灵犀抿嘴,有点不自然道。

三年来,她是第一次跟齐羽道歉。

跟我客气什么?齐羽淡淡一笑。

没事的话,我先把你跟朵朵的洗澡水烧了。小东西现在在浴盆里闹腾呢。

当然有事。简灵犀神情严肃,目光里充满了探寻。

……你的外文能力,应该比我还不如。怎么会翻译得这么好?

还有,你翻译的东西很对富教授胃口。你看过他写的书不成?

在翻译文学方面,简灵犀做过很多功课,加上她本身就有功力。

一下子抓住了问题的核心点。

如果我说,我是自学的,你信吗?齐羽苦笑道。

他能怎么回答?

跟简灵犀说,自己是从四十年后穿越回来……还顺便在国外住了很多年,对富良臣教授的文字很了解?

显然不能。

不说算了。

察觉到齐羽的态度,简灵犀哼了一声,没说什么,继续翻阅起手上的翻译稿件。

跟齐羽夫妻三年。

别的不知道,但齐羽的臭脾气她一清二楚。

这家伙,如果有什么事情想要憋着,雷劈都不会松口。

不过内心里,她依旧沉浸在震惊当中。

她越仔细查看手中的翻译稿件,越震惊。

这家伙,什么时候开始研究外国文学的?

连许多欧美俚语,都翻译得精准到位,就好像……在国外居住了很多年一样。

不对,这事情不对!

齐羽的底细,她一清二楚。

这家伙宁可多喝几两酒,也绝对不会花心思去学习什么外国文学,更别提研究欧美的俚语、风俗了。

齐羽,你这是请了什么高人帮忙吧?不然怎么能翻译得这么好?

她提高了声音。

我不知道是谁教的你这些,也不知道你花了多少钱请人帮忙,但如果你想让这样讨好我,想要我签字卖房子,你就别想了!简灵犀说罢,哼一声,继续低头做翻译工作。

在她心里,已经先入为主的认为,自己的丈夫之所以又做饭又搞翻译的,全都是为了讨好她,让她一步步落入圈套……

先是用做饭改变自己对他的认知,然后用从事翻译方面的高手翻译富教授的外国文学稿子……

最终目的,是彻底麻痹她。

让她麻痹大意,觉得他齐羽洗心革面,最后卖掉房子!

简灵犀的这个想法,其实有点牵强。

但是她思来想去,却觉得自己越想越合理。

如果齐羽这家伙,不是有更坏的目的。

何必这样做作的来讨好她呢?

还花费了那么多的代价去弄虚作假!

毕竟,付出总是要有回报的嘛。

简灵犀能想到的唯一高收益回报,就是自己所在的这间小破房了。

卖房子?

这哪跟哪啊。

齐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他打死都不会想到。

自己今天苦心积虑做的这些事情,反而让简灵犀误会了。

齐羽从前给简灵犀留下的坏印象太深刻。

后者已将齐羽今天的所有作为,全部用一条古怪的负面逻辑串联起来了。

……

忙碌了一天,齐羽最后还是习惯性的蜷在沙发上。

沉沉睡了一晚后,尽管前一晚被简灵犀奚落,齐羽依旧一大早起来弄好了早餐。

小孩子的开心,就是吃吃喝喝玩玩。

一觉醒来,发现爸爸又做好了好吃的荷包蛋和黑芝麻糊、煎火腿,朵朵开心的眼睛眯成一条缝。

小肚子吃得圆溜。

今天旁边汽修厂幼儿园里有活动,需要家长带着参加。

简灵犀自顾自吃完饭,也没跟齐羽打招呼,直接带着女儿离开。

倒是朵朵对齐羽有几分不舍,一直回头张望。

门关上后,望着空荡荡的房间。

齐羽叹了一口气。

想要短时间内改变简灵犀对自己的印象,还是很难。

将碗筷收拾干净,齐羽刚坐下来缓一口气,房门被敲得邦邦响。

齐羽洗了把手,过去打开门。

一个手里拿着机器猫玩具的小伙子,他也没齐羽打招呼,径直笑着走了进去。

朵朵、朵朵,赶紧出来,舅舅把你最爱的机器猫带来啦。

喊了几下子,没什么动静。

齐羽,朵朵呢?

面对齐羽的时候,小伙子脸色就没那么好了,变得很冷淡。

他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随手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来到齐羽家里之后,小伙子显得十分熟络,仿佛这里是他的家,齐羽才是客人。

当然,齐羽没有生气。

因为这小伙子是他小舅子,简学潮。

当初他跟简灵犀结婚的时候,岳父岳母根本不待见他。

只有小舅子心疼自家姐姐,时常来他这里坐坐。

而对于齐羽本身,小舅子简学潮也是根本看不上的。

一个书呆子,怎么配得上他风姿绝艳的老姐。

以前简学潮来齐羽这里,他对齐羽都是爱搭不理的态度。

而偏激清高的齐羽,更是不会受这种鸟气。

只要简学潮来了家,他都会借故主动离开。

可现在的齐羽,身体里装着的是一个苍老的灵魂。

一个想要来赎罪的人。

齐羽从前被人看不起,他心知肚明,这都是齐羽自己咎由自取,不能怪任何人。

所以再次看到简学潮,他态度很平和,甚至有点亲切。

朵朵幼儿园今天有事,灵犀带着她去了。

这么巧啊?简学潮嘀咕了一句。

简学潮向来很喜爱天真可爱的小侄女,没见到小可爱不禁有些失望。

怎么又是我姐带她去幼儿园?你从来不知道帮下忙的?还有,今天又不是休息日,你干嘛待在家里?又不上班了?简学潮不悦的目光,盯着齐羽。

上次摔进了湖里,身体还没怎么好。

齐羽不好意思直接说自己不想去上那鸟班,随意撒了个谎。

还好意思提自己的身体!

二十多岁的人,有手有脚,你不想着好好上班给朵朵创造好一点的生活条件,天天窝在家里!真想吃我姐的软饭啊?

简学潮看到齐羽游手好闲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

齐羽没说话。

他能说什么了?

要怪就怪1999年的他,太混账了!

齐羽的沉默,在简学潮的眼里,那就是死猪不怕开水烫。

如果不是看到我姐的份上,我他么的要抽你!

丢下一句话,简学潮气呼呼的打算离开。

这时候,他兜里的小灵通响了起来。

喂,事情我不是让小郑去处理了吗?什么?他没有搞定?好的好的,你把客户电话给我,我来处理!

这时候,他冲齐羽丢了个眼色,做了个书写的动作。

齐羽秒懂,拿出一张纸、一根圆珠笔递过去。

记录好一串电话后,简学潮一屁股坐上沙发,旁若无人的忙碌起来。

他浑然没注意到,齐羽就站在一旁听着。

喂,王总你好,对,我是明辉五金加工厂的小简啊……

对于这个新客户王总,简学潮很重视。

他们的五金厂最近进口了最近仪表车床,可以生产规格很高的螺母。

只是这种规格的螺母,其他五金厂也能生产。

所以对客户的竞争很激烈。

最近明辉五金加工厂生意惨淡。

刚好有个沿海地区过来的客户王总过来咨询,前面聊得还行,说是要采购八十件试试。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后面王总想要购买的意向又低了。

一看到这客户要黄,本来跟王总接洽的业务员小郑就慌神了。

明辉五金那边赶紧给销售总监简学潮联系,务必让他留住这个王总。

否则的话,不仅小郑要倒霉,简学潮这销售总监都可能被炒鱿鱼。

在如今的下岗潮中,找个工作,特别是在一家不错的五金工厂里找个销售总监的工作很不容易。

简学潮很珍惜现在这份工资。

他当然是想要全力将王总的单子拿下!

只要这批单子拿下来,让王总满意了,后续可能就是源源不断的大订单……

小灵通里面,简学潮一直陪着笑脸。

他口水说干了,对面王总本来打算订购80件产品,居然减少到50件。

虽然不过是几千块钱的货款,但总算是让新产品有了销路,算是能应付过去老板的诘难。

简学潮刚挂电话,冷不丁背后传来一个声音。

如果你这样跟王总谈话,王总只会跟你装模作样的客套客套,不会下订单。

说话的是齐羽。

简学潮眉头大皱,上下打量了齐羽一番。

你在教我做事?

你配吗?
就你这半吊子水平,连个班都不会上。你在我面前装什么装?我还不知道你几斤几两?

简学潮哼了声,旋即再也没有理会齐羽。

在他看来,自己刚才的表现算得上是完美。

他的一番恭维,得体、得当,绝对能满足王总的虚荣心。

等下跟王总见面的时候,再带他去吃顿好的,找两个漂亮的小妞作陪……订单的事情就十拿九稳!

心里面正琢磨着要去哪家夜总会时,小灵通又响了。

喂,王总!简学潮心头一喜。

王总这么快就迫不及待的回复了,看来事情稳了!

小简啊,我刚才仔细想了想,你们产品确实不错……不过我这边还有点情况,暂时需要再考虑考虑。

王总简单的丢过来一句话,旋即挂断了电话。

嗯?

简学潮愣在原地半晌,久久没有回过神。

他感觉自己脑袋都要炸了。

什么意思?

到手的鸭子要飞了?

他难受!

控制着情绪,简学潮脸上挤出笑容,又给王总打了一通电话。

这一次,他拍胸脯承诺给对方更多的优惠,好话说了一箩筐。

只要王总能下订单,他简学潮当孙子都愿意!

对面的王总态度有所缓和,还仔细询问了下那批螺母的规格。

忐忑的放下电话,简学潮稍微松了口气。

他一开始就在敷衍你,下单的意向不高。你刚才又给他打去那通电话后,我想这个王总应该对你们厂的厂品不会有任何兴趣了。齐羽冷不丁又道。

简学潮一怔,看向齐羽的目光满是不悦。

你说什么鬼话呢?见不得我好是吧?

就你这样的废物,还教我做事?你那么有能耐,怎么天天让我姐养着?还让我姐跟小侄女住这种破房子?

简学潮的手指头,差点怼到齐羽脸上。

我确实对不住你姐,也对不住朵朵。齐羽认真点头。

他这么坦诚的态度,让简学潮一怔,根本不知道如何继续下去。

顿了顿,齐羽又道:不过根据你电话里透露的信息,你嘴里的那个王总,应该是个很务实的商人。他不会因为你几句讨好的话就改变自己的主意。这样的人,你想要说服他,首先就要将自己跟他摆在同一级别,不要有心理上的劣势。

否则他会怀疑你讨好他的动机,继而怀疑你们产品的质量。

只有让他感觉到,你是跟他同一层次的人时,他才不轻视你。这样才有合作的可能性。

而且,你们五金加工厂的产品如果真的不错。那跟别人谈生意就应该有底气一点。

你们自己都不自信,别人怎么会对你们产品有自信?

齐羽一番话,侃侃而谈,深入浅出。

简学潮听得一愣一愣的。

他怎么都没想到,这种有深度的话会从齐羽的嘴里出来。

这番话,怎么听都应该是一个纵横商海多年的老油条才有的领悟。

而且以前的齐羽,被他数落几句就面红脖子粗,一下蹦得老高,摔门而去。

用一种逃避的方法来证明自己。

在简学潮看来,这就是懦弱,逃避责任。

所以他对齐羽这个姐夫,内心里一直看不上。

可今天的齐羽,身上有一种处变不惊的深沉气质。

这种气质,简学潮只是在跟厂长见一些商场上的大人物时才看到过。

……我在想什么呢?这狗屎是个屁的大人物,他只是个读书读傻了的废物!

将脑海里的一些私心杂念甩开,简学潮哼了声:齐羽,说得好像你做过生意一样。别用这些大话懵我,当我三岁小孩子?

见简学潮不听劝,齐羽耸耸肩。

学潮,你不听我的没关系。不过你可以回想下跟王总接触的整个过程,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想要跟你们合作的。

我想个毛球!简学潮不屑道。

他嘴里说得无所谓,但齐羽的话仿佛有魔性,一个劲的往他心里钻。

他躺在沙发上,双手抱着头,真的在那里仔细回想起来跟王总接触的点点滴滴……

一边想,简学潮还一边不爽,自己好像真被那个废物的话给唬住了。

这次回忆跟王总接触的整个过程。

简学潮完全是以上帝视角,分析得很认真。

毕竟这单生意对他太重要了。

这么一回溯,他还真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王总一开始出现在中海市,确实有意向订购明辉五金加工厂生产的螺母。

可就简学潮手下的业务员小郑讨好巴结王总开始,这王总对于这单生意表现得开始犹豫了。

后面他跟王总接触,巴结得越狠,王总就越敷衍,已经没什么想要合作的意思……

端着下巴,简学潮眉头拧成了川字。

分析了一通下来,王总的心路历程和性格,好像真个齐羽那个废物说的那样啊。

虽然简学潮没有开口说话,但齐羽从他的沉思中,看出小舅子已经有了几分头绪。

从王总的口气来看,此人做事很有主见,性格也很强势。你们越是恭维他,赶着让他下订单,他约会有逆反心理,越会怀疑你们的产品质量。齐羽补充道。

齐羽前世是商场巨擘,阅人无数。

对于各种商人性格把握得很到位。

他仅凭简学潮电话里的内容,就大致揣测出王总的个性。

简学潮罕见的没有反驳齐羽的话。

他内心里也在打鼓,觉得齐羽的话真有几分道理。

因为从聊天推销的过程来看,王总的犹豫确实是从小郑和他恭维王总开始的。

可这种人要怎么打交道啊?

客户是上帝。

这句话刚刚流行不久,简学潮奉若圭臬。

他完全不知道如何在心理上,跟王总这种送钱的客户平等。

平时也是习惯了恭维、巴结着客户。

听齐羽的口吻,这书呆子既然能把握到王总的心理,应该是有办法……

可让他求齐羽帮忙,这绝对是莫大的屈辱!

他开不了口。

齐羽还不了解自家小舅子性格,看他犹豫的样子,就知道他心中所想。

其实对付王总这种客户,也挺简单的。这种人喜欢跟坦诚的人打交道。只要你对客户坦诚自己产品的优劣势,其他的让他自己去判断,不需要多说什么。只要让他感觉到足够的诚意,后面的事就水到渠成。

至于怎么让王总感觉到你的诚意,你也是老业务员了,不用我教你怎么说吧?

齐羽的话,如同一道闪电。

简学潮如醍醐灌顶,瞬间有了主意。

你闭嘴吧。我当这么多年业务员了,需要你来教?他脸上依旧做出鄙夷的表情,瞥了齐羽一眼。

直接走到阳台上去打电话。

他还是脸皮薄。

当着齐羽的面,按照齐羽的建议跟王总交流,让他心里面有点膈应。

加油,我去给你倒杯水。齐羽哪里不知道小舅子那点小心思,毫不介意。

等他拿着洗干净的搪瓷杯,给简学潮倒上一杯温开水。

就看到阳台上简学潮喜不自禁。

成了!

看到他兴奋的样子,齐羽知道自己的提醒起作用了。

先喝杯水润润。

王总马上就要来我们厂!简学潮火急火燎的猛灌几口水,一抹嘴巴,急匆匆往外面赶。

他说他现在就开车过来,我必须马上回厂里!

齐羽笑着点头。

快点去。以后没事可以多来家里走动走动……

简学潮微微一怔:你要我来你家?你不是最不待见我吗?

他可是清楚。

每次他来齐羽这里,跟齐羽之间的气氛都不是很好。

现在,齐羽居然主动邀请他来走动?

你是灵犀的弟弟,朵朵亲舅舅,一家人本来就应该多走动嘛。齐羽笑道。

简学潮摇摇头。

他发现齐羽真是彻底……换了一个人。

刚抬腿要走,简学潮犹豫片刻又转过身。

你跟我一起回厂。

啥?齐羽看着简学潮抓住自己的手,不明所以。

跟我去厂里。

简学潮没好气道:虽然你这人挺讨厌。但有一说一,你今天帮了我大忙。按照我们厂的规矩,这个客户算是你的。回头我们厂长的奖金,我直接给你,不占你便宜。

哟,小舅子做事情还挺上道?

齐羽从前跟小舅子接触不多,没想到简学潮这个人,江湖气息挺重,恩怨分明。

不管齐羽愿不愿意,他不由分说,拉着齐羽往外赶。

齐羽被这性情急躁的小舅子弄得无可奈何,只能跟着他一起出门。

在明辉五金加工厂,能爬上销售总监的位置,简学潮这几年,也赚了不少钱。

外面停靠着一辆崭新的黑色奥拓。

哟呵,不错啊小伙,都能买奥拓了!坐在小轿车副驾驶上,齐羽打量着新车,嘴里啧啧有声。

在如今,能买一辆奥拓可不容易。

足以证明小舅子有本事。

听到齐羽的夸赞,简学潮忍不住嘴角扬起。

他发现自家姐夫,好像跟从前真有点不一样了。

以前的齐羽,偏执、小家子气,坐上自己的奥拓指不定酸溜溜的阴阳怪气。

哪里像现在这样,坦诚大方。

那个……你是不是研究过心理学?一边开车,简学潮一边忍不住道。

他实在不明白,齐羽是怎么精准把握住王总心理活动的。

看过几本心理学的书。齐羽点头道。

他的一些秘密,当然不能漏底。

不过他也确实自学过心理学,而且还成功应用到一些商业谈判里。

难怪……你这书呆子读书总算是有点用了。简学潮撇嘴。

齐羽摇头苦笑。

自家小舅子这张嘴,确实挺厉害。

有这样夸人的吗?

简学潮就职的明辉五金加工厂,距离老汽修厂不远。

一会儿,他就带着齐羽赶到了工厂的仓库。

诺大的仓库,堆满了各种加工材料和成品,只有一个抽着老烟斗的老保安,坐在大门口。

你等一下啊,我先去喊厂长。简学潮交代齐羽。

额,你不是说王总要来了?万一他来了怎么办?齐羽一怔。

这么大的仓库,一个工人都没有,万一王总过来,总不能让那个老保安顶上去吧?

他来了的话……你先顶着。你不是学过心理学吗?跟王总敷衍一下,拖点时间不成问题吧?对了,你可别把事情给我弄黄了,不然有你好果子吃。简学潮一挑眉毛。

齐羽一阵无语。

他大概明白,自己为什么从前一看到简学潮,就针尖对麦芒了。

简学潮这张嘴,太厉害。

时间紧迫,简学潮没有跟齐羽多寒暄的意思,匆匆忙忙往厂长办公的地方赶去。

小舅子一走,仓库彻底安静下来。

齐羽闲着无聊,背着双手在仓库里四处闲逛,左看看,右瞅瞅。

门口的老保安也没有管他的意思,反正他是简学潮带来的,估摸着是熟人。

齐羽在仓库里闲逛了一会儿,发现明辉五金加工厂,比自己现象中的更要困难。

在现场,堆积着大量生厂加工出来的螺母、电机轴、模型车零件等成品。

积压这么多产品,这厂子不容乐观啊。齐羽暗自嘀咕。

压了这么多的货,现金流的压力一定很大。

毕竟现在不远处的工厂,冲床等机械声音轰鸣,看来还在马不停蹄的开工。

这对于一个厂不是什么好现象。

一边资金流出生产产品,一边产品销售不利。

也难怪几千块钱的订单,就让简学潮如此紧张。

产品销售不利,首当其冲的就是他这个销售总监。

齐羽随手拿出了几样成品,仔细观察。

他发现明辉五金加工厂,有几分门道。

虽然厂子小,但产品质量过硬。

就拿螺母、螺钉来说,做工精细,冲压的过程显然品控把关得很到位。

这样的产品,如果是能贴上一些大品牌标签,价格绝对能翻几倍。

突然,外面传来一阵刹车声。

齐羽心中一动,循声望去,就看到一个梳着大奔头的中年男人快步从黑色桑塔纳里走出。

他手里面拿着一个砖头样的摩托罗拉998手机,行走间很有气势。

王总?

一看到来人,齐羽脑海里跳出一个名字。

他不禁苦笑,真是说什么来什么。

奔头男一眼瞅到了仓库里站着的齐羽。

你们的新产品,都在这个仓库里吗?

这男人很强势,也不问齐羽身份,也不说自己的来历,直奔主题。

齐羽愈发肯定对方的身份,不由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毕竟这事情关系到小舅子的饭碗,不能给人搞砸了。

对。

走,你带我看看产品。奔头男拿着手机的手扬起,冲齐羽命令式的挥了挥手,很有上位者的派头。

齐羽没多说什么,点点头,二话不说领着来人往仓库里走去。

他当然知道这个王总要看什么,直奔那批新出炉的螺母成品。

一路上,中年男子看着周围积压的其他成品,目光闪烁,若有所思。

等到了螺母成品面前,奔头男仔细摩挲着齐羽递过来的螺母,只是翻来覆去的观察,什么话都没说。

齐羽看到了他眉眼间的迟疑。

显然这位王总,对于明辉五金加工厂的产品质量还有所怀疑。

下单的五十件螺母成品,毕竟大几千块钱。

1999年,中海市房价也才千把块钱。

齐羽眉头微皱,小舅子不在的时候,他可不能让王总走了!

他一眼瞅到地上的工具包,心中一动,从里面拿出了一把锤头。

然后,他掏出一把螺母放在了地上。

看到齐羽的举动,王总一言不发,只是在一旁饶有兴致的瞧着,想看齐羽能搞出什么花样。

砰!

齐羽的锤头,重重砸在螺母上。

巨大的势能,让螺母一蹦几米高。

齐羽没有停,一口气将放在地上的螺母全部砸了一遍。

砰砰砰的声音,顿时在整个仓库里响个不停。

将所有螺母砸了一遍后,齐羽又屁颠颠的挨个将散落四处的螺母捡起来。

您看,我们的螺母,经过外界重力撞击后,依旧没有任何裂纹和裂槽、毛刺,丝扣清晰,就连上面的漆都没掉。

您肯定在这方面是行家,应该能看出这批螺母的质量。

而且国内的螺母行业标准是GB/T5779.1—2000,我们的螺母是按照GB/T5267.4—2009的标准,标准度高不少。

另外,我们这批螺母用了耐腐蚀不锈钢钝化处理,拉伸测试,扭力测试都是国内顶尖水平。

一边说着,他一边将王总往生产车间里领去。

齐羽不久前听小舅子吹过牛逼,说他们车间的冲床,都是进口的最新产品,精密度很高。

齐羽相信,能够制造出高质量螺母的车间,工人们一定也都勤勤恳恳,干活仔细,加上进口冲床……

这些眼见为实的东西,都能加强王总对明辉五金加工厂产品的信心!

与此同时,简学潮正领着工厂厂长周定法,匆匆忙忙的往仓库赶去。

你搞什么鬼?随便领一个人过来,让我给他发奖金?小简,你脑子坏掉了?一路上,周定法神情不悦的训斥简学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