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道具调教文 老师不行太粗坐不下去

赫连禹走进房间的时候,苏云婧是真的,已经入睡了。

打地铺这种事儿,王爷是不会做的。

所以,他很自觉地就在苏云婧的身旁躺下。

第一次,身边躺着个女子,王爷竟然失眠了。

也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着一个女子。

他知道,苏云婧入睡快,并不是她睡眠好。

而是,她身体太差,需要睡眠来帮忙身体恢复。

眼光落在她枕边的药瓶子上,她在睡之前,应该是服下了丹药。

明明这么爱惜生命的人,却不顾一切为他吞下了有毒的丹药,只为了知道他身上的毒是怎么回事儿。

要说心底一点波澜都没有,那是骗人的。

苏云婧。赫连禹默默念着她的名字,可惜,苏云婧听不到。

第二天一早,林伯已经带着人将王爷的用品都搬到了这个院子。

苏云婧也注意到,赫连禹的身边,竟然没有婢女?

从洗漱到更衣,一直都是他自己。

主子,王妃。才洗漱完,冷白就在门外似乎有事儿要禀报。

进。赫连禹道。

主子,王妃。宫里传话,让主子带着王妃进宫。冷白说道。

想去吗?赫连禹看向苏云婧,问道。

血腥吗?苏云婧问。

会有点。赫连禹点头。

看到他点头,苏云婧摆了摆手。

血灵草长在齐荒国,前段时间,齐荒国有来使到访苍楚国。带来了不少的贡品。赫连禹说道。

王爷,所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既然嫁了王爷,血腥就血腥吧。我怎么能让王爷独自去面对那些吃人不吞骨的血雨腥风呢!

苏云婧的眼睛眨着,一副要与王爷同苦甘共苦的架势。

王爷,你进宫,要跪吗?这个问题,苏云婧问得很认真。

不必。他是战王,整个苍楚国都是他在守护,即使在他父皇的面前,他也不必跪。

那……我能沾沾你的光吗?苏云婧继续问道。

感觉这个问题,有点太过大胆啊。

自然。赫连禹虽然有些意外她问的问题,不过,还是回答了。

苏云婧是他名正言顺娶进门的王妃,自然享有和他同等的权利。

听了他的回答,苏云婧总算是满意了。

早膳已经准备好,知道苏云婧喜欢在院子里用膳,林伯已经命人将早膳端了上来。

主子,王妃。

将军府报了官,说,府上失窃。王妃的嫁妆全被盗。这个消息已经在城内传得沸沸扬扬了。

冷白自问昨晚他到将军府并没有让人发现。

苏琨是怎么知道丢失了千魂草的?

还以此为由,说嫁妆全部被盗?

赫连禹,你当时有没有给我聘礼?苏云婧听了也不着急,只是看着赫连禹问道。

没有。赫连禹摇头。

看着院子里国公府送来的嫁妆,他是不是该给他的小王妃,聘礼准备一下?

那就好,不然搬得累。苏云婧点头。

王爷,晚上府上打完架之后,借我几个人。苏云婧接着说道。

你的命令就是本王的命令,你想做什么,只管叫他们去做。赫连禹说道。

用膳也不等本少主,过河拆桥这种事儿,你们要不要做得这么顺手。这时,陆易也走了进来,看着他们说道。

要做什么?听说,宫里召唤你们?你家王妃的嫁妆还被盗了。陆易一早就听府上的人在说将军府失窃的事儿了。

什么失窃,分明就是苏琨不想给嫁妆。

只是,苏琨是怎么知道昨夜府上丢了东西的?
苏云婧,苏云婧。你的嫁妆被盗了!陆易的话才落,院子外,候兰馨的声音就传了进来了。

苏云婧,你的嫁妆,那苏琨是打算吞了么?候兰馨一进来,对着赫连响行了个礼,就直接坐了下来。

你又知道了。苏云婧看着她,笑了笑,自然地给她拿了个碗,盛了碗粥,还把筷子递到她手里。

王爷看着他家小王妃的动作,又看了看自己面前的碗……

突然就感觉自己碗里的粥没有候兰馨碗里的香。

哼,他还报官?真是给他脸了!别人不知道,我还能看不出来?他根本就是想把你的嫁妆给吞了!候兰馨气愤地说道。

禹王哥哥,你就这么由着你家王妃被人欺负?候兰馨看向赫连禹问道。

你觉得,她像是个任人欺负的?没等赫连禹回答,陆易就问道。

这……我错了,我就不该问这么傻的问题!苏云婧不挖坑埋人就不错了。

候兰馨想想这些天苏云婧给自己挖的坑,她就知道,所谓的将军府大小姐无才无德是个废人,在她看来,说这些话的人才是废人。

主子,将军府的库房根本就没多少值钱的东西。冷白说道。

在他看来,不仅是苏琨不想给这个嫁妆,只怕他是根本就给不出嫁妆了。

那也不奇怪。苏雨柔母女平日里嚣张跋扈,不懂经营之道,还爱攀比,她们买下的铺子,都是亏损的。

候兰馨在商言商,对于苏雨柔母女的作派,她自然是知道的。

那苏琨不过是沾了苏将军的光,承袭了将军之位,领着将军的俸禄。

平日里又没有作为,轮功行赏也没他什么事儿。

就靠那点俸禄,哪里够他们败的。这些年,也多亏了苏云婧母亲留下的那些嫁妆撑着。

苏云婧,你为何要忍着他们?顾国公为人正直仁厚,他是你外公,没道理看着你在将军府受苦的。这个问题,其实候兰馨早都想问了。

而且,依着苏云婧的能力,就是没有顾国公撑腰,她也不应该被欺负才对呀?

没人能护另一个人一辈子。

人,总要自己去经历,自己去强大,才能保护好自己和自己想保护的人。苏云婧说道。

她相信,事出总有因的。

国公府,她是真的要去走一趟了。

禹王哥哥就能护你一辈子。候兰馨说道。

候兰馨,你就这么抛弃了你的禹王哥哥,真的好么?

说好的非你的禹王哥哥不嫁呢?苏云婧看着候兰馨,问道。

你别光说我,是谁说的,喜欢一生一世一双人?

到时候,禹王哥哥娶完侧妃,又纳妾的,我就不信你不会抛弃。候兰馨不怕死地说道。

我又不喜欢他,不一样。苏云婧说道。

咳。陆易看着赫连禹脸色都不好了,只好假意轻咳着,提醒这两个不知死活的女子。

再说下去,他都担心某王爷会不会恼羞成怒,一掌劈了她们。

你咳啥呀,我俩在说正事儿呢。候兰馨瞪向陆易,说道。

不识好人心……陆易无奈。

你,不喜欢本王?果然,赫连禹冷着脸,看向苏云婧,问道。
我喜欢钱。苏云婧说道。

你可以喜欢本王。赫连禹说道。

本王很有钱!

王爷,我嫉妒心重,眼里容不得沙子,更别说容几个女人了。苏云婧说道。

巧了,本王也是。赫连禹说道。

……苏云婧看向候兰馨:

看,你家禹王哥哥的意思是,他以后不会娶很多女人的,你可以放心了。

……没用的。我现在看着禹王哥哥,除了敬畏,就是害怕。根本不想嫁给他。候兰馨觉得,自己当初嚷嚷着要嫁给赫连禹,简直是不要命。

苏云婧。王爷眯起了双眼,看着她。

我活不久。苏云婧说道。

她在这里,活不久。

调理好身体,她有血海深仇要报,她不可能为了他,就放弃她的深仇大恨,留在这里。

苏云婧,你又胡说!需要什么药材,本小姐给你买!没想到,赫连禹还没生气,候兰馨倒是先生气了。

不对!他不就是神医的弟子吗!有他在,你还怕你身体养不好吗!说着,候兰馨指了指陆易,说道。

你确定,你喜欢的不是我?苏云婧看着候兰馨,问道。

!!候兰馨死瞪着她,大有想动手打一架的意思。

这个女人,太疯狂了,什么话都敢说!

我大概知道,为何国公府会放任苏琨这一家子欺负你了。

呸,国公府根本就是知道,那些人,压根欺负不了你!

他们没被你挖坑埋了就不错了!候兰馨说道。

苏云婧但笑不语。

她是真的喜欢候兰馨的性子。

看似乍乍乎乎的,却又心细如尘。

敢爱敢恨,又敢作敢当。

吃饱了吗?赫连禹看着苏云婧,问道。

嗯。苏云婧点头。

说着吃着,她的确已经吃饱了。

那,走吧。赫连禹说道。

你们是要去哪里?候兰馨问道。

进宫。苏云婧回道。

咳,你,保重。候兰馨一副了然的样子,说道。

……龙潭虎穴也得闯。为了,血灵草。

只是,她总不能直接向皇上讨要血灵草吧?

赫连禹带着苏云婧进宫了,一路上,苏云婧都在研究着,要怎么做才能让皇上主动把血灵草给她。

陆易则呆在王府,继续研究苏云婧炼制好的丹药。

候兰馨只好自己回家了。

马车直接穿过宫门,往大殿而去。

可见,赫连禹的地位的确不一般。

到达大殿外,赫连禹下了马车,伸过手,扶着苏云婧下来。

从原主的记忆中,苏云婧已经大概了解,苍楚国一共就两位皇子,一个是禹王赫连禹,一个是太子赫连睿。

赫连睿是皇后所生。

赫连禹的母妃在他七岁时就突然上吊自杀了,至于上吊的原因,不得而知。

苍楚国没有公主。

堂堂一个皇室,就只有两位皇子,也算是子孙凋零了。

走进大殿时,赫连禹突然伸过手,将苏云婧的手牵在手心里。

虽然有所抗拒,苏云婧也没有拒绝。

父皇。皇座上,一袭龙袍的赫连典在看到赫连禹时,脸上顿时有了笑容。

禹儿来了!这声音欢快得让人觉得不稳重啊。

婧儿,见过父皇。赫连禹没有理会太多,只是低下头,对苏云婧说道。

云婧见过父皇。苏云婧屈身简单地行了个礼。

父皇请息怒!王妃妹妹不是有意对父皇不敬的。

王妃妹妹年幼就没了父母,难免礼数不周。还请父皇不要责怪王妃妹妹?皇帝还没说话,倒是有人已经坐不住,一番莫名其妙的话,成功地将苏云婧推上了风口浪尖。

不仅给她扣了一顶对皇上大不敬的帽子,还连她死去的父母都一并骂了。

骂她没教养可不就是骂她爹娘么?

苏云婧顺着声音扫了一眼:哟,那不是太子妃乐芷如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