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章梅开二度岳 把可爱的男孩子做到哭

听不懂人话,快跟大仙走!

苏家媳眼中冒出戾气,抬脚就要踢人。

都是这群小贱人,才害的她生不出儿子!

这一脚下去,几个小娃娃不死也残。

五个丫头见脚过来,只抖着身子楞在原地,根本不敢动。

以她们自小的经验,若是反抗了,接下来的毒打会更重。

林晚晚来不及过去,只下意识抬脚踹开苏家媳的大腿,直接把人踹到了门框上。

只听一声惊呼,苏家媳蜷缩在门口,身下恶露流了一地。

林晚晚差点吐出来,心中感慨,真是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

算了算了,不管了,她的任务是养好七仙女,可不是给封建妇女做思想教育工作。

这一脚直接踹醒了五个丫头,不管大的小的纷纷大哭起来,连带林晚晚怀里的也有醒的迹象。

林晚晚:头大.jpg。

赶紧走,赶紧走,她可不会哄娃。

不行,你不能走,还没给钱呢!

苏老太上前揪住林晚晚的胳膊,威胁道,你不给钱,我去大队举报你封建迷信。

林晚晚冷笑一声,去啊,到时候我罚款,你坐牢,我还能带你孙子来看你!

你!

苏老太哆嗦两下嘴,深呼吸一口,到底没再敢拦。

她不确定林晚晚有多神通,到底有没有算到买家什么时候来!

要不……从长计议?

苏老太眼轱辘转,默默放开手,不甘心啐了一口,转身朝苏家媳的方向踹一脚。

别死在房门口,起来!

苏家媳接连受了两脚,身子疼的厉害,但一想到七个赔钱货没了,脸上又禁不住绽放出灿烂笑容。

林晚晚见不得她那副饱受封建余毒的模样,撇过头,只哄着五个丫头朝门外走。

走走走,姐姐家有好吃的,和姐姐走!

五个丫头像小鸡仔一样被哄出门,脑子一片空白,等她们再回神,发现自己停在了离家不远的后坡上。

苏家坡上,一辆驴车稳稳停着。

驴车上,带草帽的年轻人一身腱子肉,皮肤黝黑,容貌俊朗,土掉渣的蓝裤长袖也掩盖不住浑身的荷尔蒙。

如果放在后世,估计会有姑娘们把男人的偷拍照放上网,然后嗷嗷地排队为他生猴子。

但在七十年代,这看着就有劲的男人,最大的用处就是赶驴车,运重物。

愣着干什么,上去啊!

林晚晚见五个丫头都愣着,脸上哭得脏兮兮,很难想象这就是书里叱咤风云,差点让女主丧命的女反派们。

五丫要回家呜呜呜……

五丫是除了双胞胎里最小的,本来在炕上睡得好好的,结果一睁眼就被亲妈从炕上拽起来。

接下来的事她记不太清了,就知道姐姐们在哭,妈被踹了,奶又在骂人,然后……然后她们就被怪姐姐带走了。

五丫一哭,其余几个小娃娃也要哭,林晚晚脑子里一级戒备,警铃大作。

姓邓的,快搭把手,把娃娃们抱上车!

她抱着六丫和七丫,实在腾不出手。

驴车上,草帽下的青年无奈叹一声,摘下草帽,露出漆黑如夜色的眼眸,叹道,林晚晚,你有病吧!

大晚上领一串丫头,人贩子吗?

林晚晚:……

咋还骂人呢?
林晚晚是邓一鸣从后山河里捞上来的。

林晚晚长得秀气,标准鹅蛋脸,腰细腿长,眉眼如画,妥妥的美人胚子。

邓一鸣是个正常男人,英雄救美后难免会有些旖旎,但是后来发生的一切告诉他——

睡吧,梦里什么都有。

哈哈哈哈,一鸣,你是不是有个兄弟叫惊人?

林晚晚被救的当晚,喝光了邓家里的热水,捧着大瓷缸,咧嘴大笑。

邓一鸣:……

这不是个正常姑娘。

没有哪个姑娘在命悬一线后还能淡定地在恩人家谈笑风生,正常人不应该哆哆嗦嗦后怕自己差点死了吗?

这丫头太不正常了!

然而更不正常的事还在后面!

林晚晚先是打跑了前来接人的哥哥嫂子,然后转身冲他甜甜一笑,我要在你村子落户,怎么个流程啊?

邓一鸣:……

他很想说,落户的最好方法是找个村里人嫁了,以她的样貌应该可以找个不错的,但是……

邓一鸣回忆了下林晚晚徒手拆门的风采,决定还是把这话咽进肚子里。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林晚晚不是村子里那些会轻易嫁人的姑娘。

不过除了嫁人,还能有什么办法落户呢?

我带你找大队长。

邓一鸣决定把麻烦事交给邓家村的大队长。

邓一鸣所在的村子大部分人都姓邓,外姓都是嫁过来的婆娘,鲜少有给外姓落户的先例。

落户不是简简单单地过个手续,落户以后,宅基地总要分吧,人头总得算吧,分粮食是不是也得估摸一份?

总之,这些全是事!

邓一鸣不太看好林晚晚落户邓家村的事情,但他想起那天来找人的夫妻,妹妹落水没有一句关心的话不说,好不容易找到人竟然埋怨她把家里衣服丢了,要她赔钱。

这真的是家人吗?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林晚晚之所以落水,就是因为早上起太早,在河边洗衣服,困得脚底打滑,这才给了他英雄救美的机会。

邓一鸣认真想了想,如果林晚晚不能单独落户,那他就毛遂自荐娶了她。

他不会让她大清早洗衣服。

这么想着,他嘴角勾起个温柔的弧度,眼中全是笑意。

林晚晚压根不知道救命恩人的小心思,她的全部注意力都在落户奖励上。

【任务发布:落户邓家村。】

【任务奖励:通行货币五十元,粮票三百两,布票两丈。】

林晚晚:统子给力!

有了钱,有了粮票布票,七仙女的基本生活就有保障了。

林晚晚乐得牙不见眼,整个人亢奋的不行。

她这幅模样落在邓一鸣眼里,妥妥是落难少女对新生活的向往。

他本来想告诉她落户这事有点悬,但见她如此开心,又实在说不出口。

果然,还是要娶她啊!

邓一鸣纠结了一个晚上,准备第二天起来亲自说。

可还没等他收拾好心情求婚,现实就给了他当头一棒。

户落下来了?

邓一鸣不可思议问道。

林晚晚点头,笑出八颗牙,下来了。

你怎么办到的?

邓一鸣不信,心想这丫头不会是背着他偷偷嫁人了吧?

林晚晚弓起胳膊,拍了拍不存在的肌肉,然后笑道,靠力量!

邓一鸣:……

算了,他还是亲自找大队长问吧。
大队长一提起林晚晚就亢奋,悄悄对邓一鸣道,那丫头力气大,一个顶十个,来我家一趟,好家伙,十天的柴都劈完了!

邓一鸣:……

以后这样的丫头,多救几个哈!

大队长老脸欣慰,拍拍邓一鸣的肩膀,低头继续核算工分。

今年有林晚晚这个大力士,他一定能得县里表扬,哈哈!

邓一鸣张了张嘴,没再多问什么,只是问道,那地怎么分?还有住处?

大队长闻言,停下笔,皱起眉。

这事还真不好办,村子一钉一卯都是有数的,平白分出去,肯定有人不乐意。

要不住在我对面?那房子破是破了点,但收拾收拾还能住人!

他提议道。

行啊,一鸣你搭把手哈!

大队长很高兴有人能帮他解决问题。

邓一鸣撇撇嘴,心想那丫头厉害得很,哪里需要他搭把手。

他也不懂自己是个什么心态,总之心里有些空落落的。

他本来,很想帮她的。

但她,似乎并不需要。

不过很快,他的愿望实现了。

林晚晚来找他帮忙了。

运重物?

邓一鸣不解,林晚晚有什么重物要运吗?

她不是被哥哥嫂子扫地出门了?

能有什么财产?

林晚晚眨巴眼,眼神看天,道,总之,晚上你在苏家村的坡头等我,驴车找大队长借。

她那几天的柴可不是白劈的,大队长现在对她印象好着呢!

好吧,今晚是吗?

对!

邓一鸣没有多问,倒不是不好奇,而是觉得他一个男人不应该婆婆妈妈,不就是帮妹子个忙吗?

这有什么?

事实证明,很有什么!

因为林晚晚什么都能干得出来!

苏家坡,夜间,邓一鸣看着她身后的一串萝卜头,脸色铁青。

林晚晚,你这是……

这丫头不会是想干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吧!

唉呀,不是你想的那样!

林晚晚跺跺脚,头有些大,张口解释道,这些丫头以后就是我妹妹了,亲妹子的那种!

如果可以,她是真的不想麻烦邓一鸣,但这人就住在他对面,七仙女的事情他迟早会知道。

与其之后解释,倒不如一开始就让他有个准备,横竖这次任务她确实需要个伙伴看驴车,毕竟她不会分身术不是。

林晚晚的解释并没有打消邓一鸣的疑虑,他跳下车,蹲在大丫面前,表情严肃,问道,小妹妹,你和哥哥说,这个怪姐姐和你们说什么了?

林晚晚:……

什么叫怪姐姐?

夜晚风有些大,大丫身子发抖,小脸脏兮兮,眼泪珠子冒出,哭道,妈想生弟弟……不要我们了……呜呜呜……

她八岁了,已经是知晓事情的年纪,她幼小的字典里还没有抛弃这个词,但身体的本能已然了解了这个词的含义。

家人不要她了。

领头大姐一哭,其余萝卜头也开始了抽泣,一时间,整个苏家坡都响起了细微的哭声。

林晚晚头皮发麻,怒道,邓一鸣,都怪你!

没事问什么问!

看,问哭了吧!

快!把孩子们抱上车!

林晚晚皱眉命令道。

邓一鸣眉头蹙起,表情相当纠结,似乎是在犹豫。

林晚晚仰头叹口气,跺脚道,邓哥,算我求你,等回去了,我什么都说!

邓一鸣抬眸,入眼便是她清澈如溪流的眼神,思索几秒后,愠怒道,好,回去以后你给我好好说!

但凡有一个字不对,大队长家里见!

林晚晚闻言,松口气,冲他傻笑,邓哥,你真是个好人!

她就知道,书里的大善人肯定打小就是菩萨!

被发好人卡的邓一鸣:……

他怎么就这么不舒服呢?

算了,娃娃们要紧,再哭下去,该引来人了。

思及此,他弯腰抱起大丫等娃娃,用旧衣服拆成的绳子固定好,待林晚晚上去后,嘱咐道,坐好了吗?我出发了!

林晚晚看看一车的任务对象,笑道,好了,出发!

嘿嘿,七个任务对象,一个都不少!

这波,她赢了!

半小时后,众人到家,林晚晚如愿得到了系统发布的奖励。

【任务奖励:取不尽的奶粉罐,适合0-10岁孩童。】

林晚晚:!!!

六丫和七丫的口粮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