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v1h不要那么温柔 翁熄系小说

这!陆易看着手里的药瓶子,一脸的不敢置信。

即刻替苏云婧把着脉。

而赫连禹连想都没多想,不停地将自己的内力过到苏云婧的身上。

苏云婧想让他停止,可惜,赫连禹封穴道的时候也许是太急了,直接连她的哑穴都一并点了。

你别动内力!陆易想要阻止赫连禹,却发现,晚了。

冷白和冷月见此,都急忙上前,一人守在一旁。

苏云婧不停地用眼神示意着他们,可惜,现在没人关注她的眼神。

陆易的针飞快地扎在苏云婧的各个穴位上,知道已经无法阻止赫连禹收回内力,他只好加快了速度。

最后在他的示意下,赫连禹在苏云婧的后背一击:

呕!穴道解了,同时,她刚才吞下的药也都吐了。

赫连禹,你不要命吗!你这么冲动做什么!苏云婧一手擦着嘴角,一手插腰站了起来。

在看到赫连禹已经苍白的脸色时,她蔫了。

她凶什么,他不过是以为她要死了才那么着急的。

那人送来的。赫连禹看着她,说道。

嗯,那人送来的,我打不过他。苏云婧点头。

一边重新拿过药瓶子,倒出来两颗:

我不会有事儿!苏云婧本想直接吞的,不过,她担心他们又以为她要死了,她还是先说明一下吧。

你……陆易想阻止,不过,很明显苏云婧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她不是在寻死。

虽然咱俩不熟……将药吞下去之后,苏云婧看向赫连禹:

不过,好歹我现在也在你这里白吃白住的,总不能眼睁睁看着长得这么好看的一个人就那么死了……

那就太暴殄天物了,我怕遭雷劈。毕竟,我现在干不过老天。苏云婧是认真的。

她觉得,像赫连禹这么好看的人,不能死得太早了。

这药,就算是本王吃了,也要不了本王的命。你大可……赫连禹看着她,突然有种想法,他想知道,他的这个小王妃,脑子到底装的是什么。

她的种种行为,都出乎他的意料。

就这点毒,自然是要不了王爷的命。

但,死有什么可怕的呢?生不如死才最可怕。苏云婧说道。

赫连禹没有说话。

你,真的没事儿?陆易看着苏云婧,问道。

有事啊,只不过,还没到时间。苏云婧翻了个白眼。

怎么可能没事,只不过是死不了罢了。

不是,你……这是那人让你给赫连禹吃的,你自己吃了干嘛?陆易也想知道,苏云婧的脑子里到底装的是什么。

他对于她现在的行为,是一个都看不懂。

我们王爷还没有后……苏云婧一脸认真地说道。

……陆易选择了闭嘴。

不留个后,到时候,我继承王爷的财产,会心虚……苏云婧接着说道。

……这下,是赫连禹都不知道怎么接话了。

就在这时,赫连禹顿时感觉胸口一阵血腥味涌上来:

呕!一口血喷了出来。

主子!

冷白急忙扶着他。

陆易已经拿着针在他的穴位上扎着了。

苏云婧伸过手,把着脉,一声叹息:

王爷,以后不要那么冲动了……体内的毒都发作了,如果刚才没有动了内力,他现在就不用这么痛苦。

看着赫连禹额头上大滴大滴的汗水往下滴,脸色苍白,却不哼一声的样子,苏云婧看向冷白:

想救你家王爷吗?

王妃请吩咐!冷白赴汤蹈火在所不惜!冷白一听苏云婧的话,急忙到了她的身边,说道。

去将军府的路,你认得吧?苏云婧问道。

认得!冷白答道。

将军府,我娘亲当年的嫁妆里,有千魂草,你去拿来。对,是拿,不是偷。

说完,苏云婧将存放千魂草的位置告诉了冷白。

是!话一完,冷白已经消失了。

王妃,冷月能做些什么吗?冷月也急忙问道。

苏云婧指了指身后的房间:

把房间里的古积草,血灵草,拿出来吧。

冷月点头,转身去拿。

赫连禹,说好了,要还的。苏云婧看着赫连禹说道。

本王刚才要是说血灵草只剩一株,你还会用吗?赫连禹问道。

用自然是用的,但,心不甘,情不愿是肯定的。苏云婧说道。

她再急着调养自己的身体,也做不到见死不救。

何况,这血灵草本就是赫连禹的。

虽然有陆易的针扎着,但是,赫连禹的情况,不仅没有好起来,脸色已经由刚才的苍白,变得铁青了。

可见,这毒是要上头了。

苏云婧看了一眼,顺手又往自己的小药鼎加了株古积草。

一边加,一边默念:王爷还得起的……

冷白的速度也是极快,片刻时间,他已经拿着千魂草回来了。

将军府的那点守卫他自然不放在眼里。

适才急着找千魂草,冷白没有多注意,现在想想,这将军府的库房是不是太空了些?

不过,也多亏了库房没多少东西,不然,他还不好找。

王妃!冷白将千魂草交到了苏云婧的手里,便退到一旁守着。

苏云婧接过盒子,打开,同时拿出两株千魂草,没有半分犹豫就丢进了小药鼎里。

这是陆易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到苏云婧炼药。

他紧紧地盯着看,就连不懂得炼药的赫连禹都看得出了神。

苏云婧体内的内力被封印,所以,她没有办法用内力去控制药鼎。

可是,陆易从她不停地往药鼎加进的草药里,那声惊叹是真的发自内心的。

他自认在行医炼药上,他是极有天赋的。

但,现在看到苏云婧对药材的匹配手法,他不得不说,他远不及苏云婧。

最后,苏云婧拿过一瓶之前就炼制好的药,全数倒进了药鼎,瞬间,药鼎像是被一股强悍的内力包围着。

这!不仅是陆易惊讶,赫连禹也是如此。

逢山劈路,遇水搭桥。不是非要自身拥有内力才能炼药的。苏云婧知道他们在惊讶什么。

围绕药鼎的那股内力消失了,药,也炼成了。

打开药鼎,那股带着寒气的甘香,飘散在院子里。

给。药就一颗,不像她之前炼制的那些药,一出就是一把一把的。

这个药,只有一颗。

赫连禹只是看着她,没有动。

苏云婧直接伸过手,一把将药塞进了他的嘴里。

盛情难却,王爷也只好勉为其难地吞了。

药一入口,赫连禹就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好像顺畅了,呼吸也顺了。

那铁青的脸色也恢复了原来的血色。

陆易一边把着脉,一边观察着赫连禹的情况,最后,除了震惊,他已经找不到可以形容这一切的词语了。
主子,冷白这就带人去抢血灵草!还有千魂草!以往每月十五,自家主子毒发时要承受什么样的痛苦,旁人不知道,冷白作为贴身暗卫,自然是最清楚不过的。

可今天,一切都不一样了。

冷白认定,血灵草和千魂草这些可以救他家主子。

血灵草也解不了你家主子的毒。陆易一盆冷水,浇到了冷白的头上。

这!冷白的高兴瞬间化为了乌有,满怀期待地看向了苏云婧。

不用看我,就算我能解,我现在也动不了手。

而且,血灵草这些也的确解不了这个毒。苏云婧说道。

血灵草,千魂草,古积草,虽然这三者都是解百毒的宝贵药材,但是,赫连禹体内的毒,是由毒蛊藏身在血脉里带至全身的。

现在,也只是压制而已。苏云婧说道。

赫连禹身上的毒要如何清除,她知道。

只是,没有内力的她,不敢贸然动手。

你……赫连禹看着她,又看了看石桌上的另一个药瓶。

知毒才能攻毒嘛,放心吧,那点毒,睡一觉就好了。苏云婧说道。

她会吞下那个药,就是想知道,赫连禹身体内的毒,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你吞下那些药,就是想要知道,赫连禹中的是什么毒?陆易也算是明白过来了。

难怪,她会知道赫连禹身上的毒是由毒蛊带到身体的。

苏云婧没有理会陆易,只是看着原本用来装血灵草的盒子。

那是寒玄铁,她甚至都不敢多碰,那寒气太过惊人。

要是能把这寒玄铁打造成银针就好了……

苏云婧的喃喃自语,赫连禹听进去了。

把本王的东西搬到王妃这里来。

以后,本王住在王妃的院子里。赫连禹突然看着冷白说道。

是,主子。冷白点头。示意侍卫去通知林伯安排。

苏云婧听着赫连禹的话,嘴角抽搐了一下。

王爷,别抢我被子。说完,苏云婧就站起身,回房去了。

你家王妃,似乎,没瞧上你……陆易挑了挑眉梢,看着赫连禹说道。

而且,那个人,她似乎,也没放在眼里。陆易说的是那个白衣人。

越来越有意思了。赫连禹说道。

突然期待明晚了。陆易意有所指地说道。

既然让苏云婧在明天晚膳之前把药给赫连禹服下。

那么,那人明晚自然还会来。

通知灵岚谷,送千魂草来。至于血灵草,就只能,准备一下,去抢了。

赫连禹,你知道你现在这种行为叫什么吗?

叫见色忘义!陆易没好气地说道。

不过,说归说,他自然知道苏云婧的身体,需要血灵草和千魂草来调理。

不送。赫连禹说完,起身,头也不回地往苏云婧的房间走去。

冷白,你觉不觉得,你家主子今晚,有些不一样了?陆易看着冷白,问道。

是不一样了。冷白点头。

卸磨杀驴,更无情了是不是!陆易说道。

不,主子更好看了。冷白说道。

……陆易默默抬头望了望天:这日子是越来越难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