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走一步就故意顶一下 总裁老公太粗鲁

啊造孽!

天杀的畜生,四胎七个丫头,你这是存心要让我老林家绝户啊!

你给我去死,去死!

夜间,泥砖混合的农家小院里,小脚老太太青筋暴起,指天骂地,揪着一个妇人的头发,使劲全力往墙上撞,那阵仗,好似妇人和她有杀父之仇。

月光下,院子里的黄狗被叫个不停,烦人得很。

院中央,十七八九岁的女子一身粗布短衣,杏眼大睁,大呼一声卧槽,忙一步上前,三两下拍开苏老太行凶的爪子,怒道,行了,别耽误功夫,娃娃到底给不给!

苏老太被推个趔趄,下意识放开手里的头发。

没人拽着,妇人呆坐在泥地里,双目无神,泪流满面,身下还有生产后未排完的恶露,口中不停呢喃,赔钱货,又是赔钱货……

林晚晚见状,心头闪过不忍。

她想告诉这位农村妇女,生儿生女都一样,这不是她的错,七个女娃好好教养,同样是一笔财富。

然而不等她开口,只见那妇人原本呆滞的眼眸突然精神了许多,隐约还有些光亮。

她猛地抬头,跪向林晚晚,眼神恳切,语气祈求,大仙,你说,我把那七个赔钱货都给你,是不是下一胎就是儿子了?

林晚晚好悬一口气没上来,秀气的眉眼因为这几句儿子论纠结成了川字。

她张张口,眨巴下眼,看了眼地上的人,最终无语道,嗯,你把七个姑娘给我,我保你下一胎是儿子。

算了吧,和这种封建余毒讲道理,不是她被气死,就是……

她被气死!

有那闲工夫,她还不如早点把七仙女接回去,好完成系统发布的任务。

而且她也没说错,按照原书内容,这位伟大的四胎母亲第五胎确实是儿子。

妇人一听这话,顿时松一口气,跌坐在泥地里,脸上绽放出宛若新生的灿烂笑容。

谢谢大仙。

大仙说她能有儿子,一定就能有,就好比这胎,大仙说是两个赔钱货,就真的是赔钱货。

她早该听大师的话,提前打了那两个孽障,要不然也不用受这份罪!

林晚晚见她眼中迸发出凶光,一时间无语到失语,只抬头对苏老太道,老太太,你想要孙子吗?想要就把七个孙女给我。

妈,给大仙吧,苏家不能绝后啊!

苏家媳哀求道。

你闭嘴!

一旁,苏老太好不容易站稳,朝地上瞪了一眼后,又抬头吊梢眼打量林晚晚,见她站得比玉米杆子还直,眼神亮堂,气度不凡,心里不禁后怕。

这丫头不会真有什么神异吧?

当初这人找上门,说四胎是两闺女,气得她直接拿起了扫帚,结果嘛,人是没打到,扫帚倒断了两把。

不好意思,我从小力气就大。

林晚晚徒手掰断挥来的两把扫帚,一手一把,成功将苏老太的怒火浇灭了。

小院里,林晚晚再次问道,想好了吗?

她有些不耐烦,挥手拍飞想趁着夜色吸血的蚊虫,追问道,娃娃给不给?

我要一百!

苏老太昂头,嘴唇哆嗦,一百块钱,七个赔钱货都给你。

大丫二丫怎么也有八岁了,半大的劳力可不能便宜了人。

啊?

林晚晚直接气笑了。

这老妖婆,从来没把丫头们当人看,一口一个赔钱货,现在倒好,竟要起钱来了?

这时候不说是赔钱货了?

林晚晚冷笑一声,撇了眼还跪在地上的妇人,道,好心帮你要个儿子,还不领情,

说完,她直接转身走人。

苏家媳被林晚晚那冷淡的一撇吓得头皮发麻,只觉得到手的儿子要飞了,忙爬过去,哭嚎道,大仙,你不能走。

她扒拉住林晚晚的裤腿,又转身朝苏老太哭道,妈,求你……

她不能没有儿子!

苏老太也有点被吓到了,嘴唇哆嗦,手颤颤巍巍。

苏家不能绝户,但是……

七个丫头,送去当童养媳也不少钱呢,她实在舍不得。

苏老太的想法,林晚晚用后脑勺也能猜的到。

她也不急,就这么站着,任由苏家媳扒拉住一条腿,嘴角扯起个不怀好意的笑,苏老太,我事情多着呢,没空陪你多待儿!

说着,她顺脚踢过一块石头,轻轻一跺,石头便成了粉末
你说什么?

林晚晚挠挠耳朵,脚下也不闲着,又踩碎了一块石头。

苏老太见状顿时安分了不少。

但是,她还是不想把七个丫头白白送人。

刚出生的不算,剩下的五个丫头,最小的也有四岁了。

四岁听着小,其实已经能干活了,扫个地,喂个鸡,洗衣服,再不济也能打骂两句出气。

五个半大劳力,要是一分钱都不收,她光是想想,就心疼。

大仙,你看我苏家也养了这些丫头好多年,两个刚出生的不算,另外五个怎么也的给点钱吧!

苏老太觉得自己很有理,身子不禁挺直了些。

她不是不怕林晚晚,而是觉得自己是站理的一方,况且……

再大的仙,也怕大队长不是?

上面一直说要破迷信,她要是带头举报,怎么也能得两句表扬吧!

至于孙子嘛……

苏老太瞅了眼埋汰的苏家媳,不屑白个眼。

等有了钱,大不了给儿子换个媳妇,谁说她苏家的孙子一定要从这贱人肚子里出来。

林晚晚没有读心术,不知道这恶心的老太太在憋什么坏,不过她也不屑知道,横竖是想敲她一笔。

呵呵,天真!

林晚晚摸摸大丫的头,笑容温柔,安抚道,大丫放心,姐姐不拿你做药丸子。

大丫眨巴葡萄眼,脸上挂着泪,消瘦的小脸全是迷茫。

不拿她做药丸?那要她做什么?

一旁,和大丫长得一模一样的二丫同样迷茫,小手下意识揪着林晚晚的裤腿,哼唧一声,泪流满面,二丫也不做药丸子。

不做,不做。

林晚晚哭笑不得,摸摸二丫的头,然后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苏老太。

她懒得废话,面无表情直言道,苏老太,六丫和七丫的买家,找的挺快啊,也不知道举报上去,大队能给我多少奖励!

你你你你……胡说!

苏老太整个人都快炸了,站在门口摇摇欲坠。

这丫头是怎么知道她找了买家?

谁告诉她的?

大队长前些日子刚抓了一批典型坐牢,说上面要严查拐卖,尤其是自卖的。

要她说,这纯粹是吃饱撑的,她自己家的丫头,怎么就不能卖了?

苏老太愤愤不平,一肚子火,但私下连小话都不敢说。

她可是看见了,带枪的警察,人手一个铁链子,拷上就拉走,一点多余的情面都没有。

苏家媳了解自家婆婆,一见她这跳脚模样就知道林晚晚说对了。

她根本没想过林晚晚为什么会知道,别问,问就是大仙自有神通。

大仙,我婆婆有些昏头,您别和她计较,这七个赔钱货您尽快领走。

说着,她转身回去,从主屋里又扒拉出三个姑娘。

林晚晚定睛看去,看到稍微大点的两个丫头怀里抱着出生不久的双胞胎,脸上满是害怕和茫然。

二丫见三丫怕得抱不稳刚出生的妹妹,忙拽着大丫上前帮忙。

苏家媳一点多余的眼神都没有,仿佛这些丫头不是她生的。

大仙,都在这儿了!

她脸上带着献媚的讨好,不自觉摸上肚皮。

只要这七个赔钱货走了,她就能有儿子了。

苏老太见状,气得跳脚,直接照头扇了她一个耳光。

这个家是我做主!

她说不白送,就不能白送。

找买家的事这么隐蔽,她就不信林晚晚能算出具体道道来!

苏家媳嘴角冒血,也不看苏老太,只直勾勾盯着林晚晚,朝前推五个丫头,脸上的笑献媚又疯狂,大仙,我能生儿子了吧?

林晚晚倒吸一口凉气,背后生汗,终于明白为什么系统发布的第一个任务是带七仙女逃离原生家庭。

有这种妈,能正常长大就有鬼了!

她忙接过大丫二丫手里的双胞胎,废话不多,道,我们走!

五个丫头站着不动,眼神呆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