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腿被分到最大用绳子绑住 第一次的辣妹

看着那双清丽的眸子,宁景澈皱了皱眉头,一时间不知该如何说起。

也不知道该不该将叶太师的意图告知于叶青缇。

这样,这女人会不会伤心?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对这女人有怜悯之心,甚至于……有些不忍心。

叶青缇垂下双眸,低笑了几声,已经猜到叶太师和宁景澈的对话了,如此,这男人这神色是心疼自己了?

叶青缇轻轻放下手中捏着的桂花糕,勾起唇角,轻声道:王爷,您这是有什么话难以对我说吗?我做好准备了,尽管来吧。

做好准备了?

这女人真是个女人吗?

宁景澈嘴角微微抽搐,却还是不忍说出叶太师的谋划。

叶青缇眨巴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神色自如。

即便不用宁景澈多说,她也猜测得出,叶太师此番前来绝非是为了自己。

我爹来找王爷您,想必便是为了婚事。

稍加停顿了片刻,叶青缇双手撑着下巴,冲着宁景澈笑了笑,道:那就让我猜猜,我爹是想要同王爷商榷换太子妃的事情吧?而那个太子妃就是叶紫嫣,而王爷您,现如今也同意了。

叶青缇从始自终都是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样,好似并未因此觉得不痛快。

换了就换了,正好我也不想嫁。

说这话的同时,叶青缇重新捏起一块桂花糕,细细品味着。

回忆起曾经琳琅城中人人对叶青缇的传言,宁景澈如今倒是觉得那一切流言蜚语都不真切。

如此这般风轻云淡,哪里是什么愚钝不知的蠢女人?

想起叶青缇之前说过的话,宁景澈不自然的敛了敛眼眸,在叶青缇对面落座。

先前是你求着本王,不要将你嫁给太子。

听着宁景澈的话,叶青缇只觉得宁景澈做这一切好似都是为了自己。

叶青缇没忍住连连摆动着双手,眼底还有些抗拒。

王爷,别别别,您可千万不要将自己做出的决定说的好似都是为了我一般。

归根结底的来说,在叶青缇的眼中,这是自己与宁景澈做的一场交易。

宁景澈不再逼迫她去嫁给太子,而她留下来替宁景澈解毒。

不等宁景澈多说什么,就亲眼瞧见跟前的叶青缇站起身。

王爷,您能够暂且收留我,甚至替我隐瞒实情,我当真是万分感激王爷的大恩大德。

她的眸光中尽是认真,就连说话时都是满脸严肃。

想必王爷您应该也很清楚,我与您之间,不过就是互相利用罢了。

叶青缇从始自终都将事情看得足够透彻。

她比谁都要明白,若非是因为自己能够替宁景澈解毒,只怕宁景澈早些时候便会不顾一切的将自己给轰出去的。

而她,如果不是为了赚银子,也断然不会让自己受委屈。

这不过是一个相互利用的法子罢了,再说了,自己不是真正的叶青缇,鬼知道回去会遇到什么事?

与其提心吊胆,还不如窝在这个大神身侧,抱紧大腿,筹盘缠,之后远走高飞,做个始乱终弃……呸,要做个自由飞翔的女人。
好一个互相利用。

宁景澈看向跟前的叶青缇时,微微眯了眯眼眸,他的手指收拢了一些,只是伸手去斟了一杯茶水。

既然你是这样想的,那就这样吧。

宁景澈抿了一口凉茶,站起身径直离去。

望着宁景澈的背影,叶青缇张了张嘴巴,着实是猜不透宁景澈的心思。

不过正是因为宁景澈特意前来,叶青缇才更加确定,她是万万不能再重新回到叶府去的。

叶青缇——

娇里娇气的女声传来,叶青缇身子微微僵硬了一下,手中捏着的糕点落地。

她是万万没想到,宁夜心会一路寻来。

目前为止还是先考虑如何撇开眼前这尊大佛吧,不然被她发现者,自己就真的吃不了兜着走了。

宁夜心上下仔仔细细的打量着叶青缇,又没忍住问道:叶青缇,你这几日怎么看起来消瘦了不少的?是我哥亏待你了吗?

叶青缇晃了晃神,勉强挤出一抹笑容来。

王爷对我一直都很好,郡主也不必担心。

话虽是如此,但宁夜心依旧是不放心,她伸出手去搭在叶青缇的肩膀上,小脸上满是认真。

若是我哥对你不好,你就同我说,我定是会替你狠狠地痛骂他一顿。

宁夜心身材娇小,挥起拳头时,的确是像模像样的。

叶青缇也清楚,宁夜心一直都将她视作自己未来的夫婿,故此,宁夜心才会一而再再而三对自己这么好的。

说到底,宁夜心是为了能够让叶青缇心安理得的嫁入郡主府罢了。

宁夜心的好意,叶青缇都能心领,可偏偏她是女子,也断然不能继续这样耗费宁夜心的心意。

她也不忍心继续隐瞒着宁夜心。

思及于此,叶青缇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抬起眼眸看向跟前的宁夜心。

郡主,其实我今日也有些事情想要同你说。

叶青缇有事同她说?

莫非是想要与她商讨婚事?

宁夜心这般想着的同时,的确是来了兴趣。

青缇,你莫要紧张,想什么就说什么。

她撑着一张小脸看向叶青缇,满脸皆是期待。

不知道为何,对上宁夜心的眼眸时,叶青缇竟是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景王府的书房内。

宁景澈放下手中的册子,抬起头瞥了眼跟前匆忙赶来的锦荣。

锦荣微微躬了躬身子,作揖行礼道:属下见过王爷。

宁景澈只是随意的摆了摆手,示意他无须多礼。

锦荣是宁景澈的心腹,向来都是冷静沉着,可现下却是神色匆忙,宁景澈便意料到可能出事了。

锦荣,发生了何事?

面对宁景澈的问话,锦荣也并未隐瞒。

回王爷的话,是郡主,她此刻正在后院同叶姑娘……

没等锦荣多说,宁景澈便站起身来。

他自然是记得此番能够再见到叶青缇,这一切全靠宁夜心。

可在宁夜心的眼中看来,叶青缇始终都是面容清秀好看的少年郎,甚至是说,宁夜心早就已经认定叶青缇是自己未来的夫婿了。

若是被宁夜心知晓叶青缇是女儿身,她指不定闹什么脾气呢。

看着宁景澈前去后院,锦荣也紧步跟上去。
见叶青缇迟迟都没有开口,宁夜心也不着急。

她眨巴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向跟前的叶青缇,只是有些好奇。

青缇,你刚刚说有事情想要同我讲,你这是想要讲什么啊?

说完,略施粉黛的脸颊上居然多了几分羞涩之意。

对上宁夜心的眼眸时,叶青缇只觉得越发心虚。

她怎么可能装作没事人的告知于宁夜心,她实际上是女子,也断然不可能娶她。

叶青缇不自然的敛了敛眼眸,迟疑良久,的确是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夜心,你今日怎么会得了空过来?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说的便是现下的局势。

隔着大老远的距离,宁夜心就听到了宁景澈说话声响起。

她瘪了瘪嘴巴,也不好当着宁景澈的面去追问叶青缇,生怕叶青缇说的会是什么甜腻腻的情话。

大哥,我这不是想你了,便顾不得提前派人通禀一声,就……

话虽是如此,可宁景澈却是从来都不信。

若宁夜心真心实意的想念宁景澈,她也绝对不会在如今之际与叶青缇在一起单独相处,而并非是特意去寻觅宁景澈的。

若是我记得不错的话,你近日不是在同夫子学诗书礼经吗?学的如何?不妨同我说说。

宁景澈此话一出,宁夜心的脸色骤变。

她连连摆了摆手,一张小脸上尽是抗拒的神色。

大哥,我突然想起来夫子布置的课业还未完成,我今日就先回去了。

宁夜心腾的一下子站起身,离开之际,仍旧没有忘记回头看一眼叶青缇,挥了挥手道别。

青缇,我先走了,记得啊,将一切都准备好,等改日我来了再细说。

说话时,不经意间对上宁景澈的眼眸,宁夜心略微尴尬的笑了笑,一溜烟的跑路了。

大哥在这里,她还是不要逗留的好。

见宁夜心的身影远去,叶青缇这才稍微放轻松了一些。

宁景澈最是了解宁夜心的脾性,若是宁夜心真的得知叶青缇是女子,而叶青缇从头到尾都在将她的感情视作儿戏,她定是要生气的。

这小妮子造作起来,他也不敢保证能降得住。

考虑至此,宁景澈还特意同叶青缇多说了一句。

日后夜心再来找你,你想法子躲着就是。

躲着宁夜心?

这是叶青缇求之不得的。

话虽是如此,可叶青缇很清楚,从一开始自己就没处理好这件事,要是早点说清楚,也不至于宁夜心会误会。

本王会替夜心找一个合适的夫婿,你也用不着费心了。

撂下这番话,宁景澈没再废话,直接离去。

隐隐约约的想到什么事情,叶青缇还是站起身来,冲着宁景澈喊话道:王爷,您千万不要忘记了,待三日以后,还是需要您来找我,我这次让你舒舒服服的,我保证。

说完竖起三根手指,那模样可认真了。

听闻这话,宁景澈不自然的咳嗽了两下,这女人到底会不会说话?

锦荣眼角跳动了起来,斜睨了一眼宁景澈,心里讶异无比。

第一人,有人敢调侃王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