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罗神医全文免费阅读 陈阳柳如是小说大结局无弹窗

医院走廊,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恶臭。

恶臭的来源十分醒目。

陈文亮一手捂着脖子,一手捂着**,表情扭曲。

看着他被染成红黄色的白大褂,众人那还有不知道的。

陈文亮真有痔疮!

再联想到之前陈阳说过的话,顿时,以陈文亮为圆心,周围出现了一个直径两米的真空地带。

此刻,那个提着箱子的医生,脸都绿了。

陈院长,这怎么和事先说好的情况不一样啊!

陈阳环起双臂,笑意盎然的打量着陈文亮。

想和老子玩阴的?也不打听打听,老子外号可是懂王!

安静的走廊中,忽然传来一阵嘈杂声。

“你们凭什么不让我们进去!”

“我们要进去看柳老!”

走廊尽头,出现几名黑衣保镖。

“郑院长,外面的人太多了,我们实在拦不住。”

一名黑衣保镖快步走到郑天华身旁,说道。

郑天华瞥了眼窘迫的陈文亮,语气有些怪异,“让他们进来。”

陈文亮脸色一变,他夹着腿,声音沙哑的哀求道:“不要!”

可黑衣保镖又不认识他,岂会听他的命令?

很快,医院外面的记者就冲了进来。

“郑院长,柳老的身体怎么样了?”

“郑院长,我们接到消息说,由于您强行阻拦陈院长他们的医疗团队,导致柳老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是这样的吗?”

“这位是…….陈院长?”

“天哪,陈院长这是怎么了!”

“咔嚓”

不知是谁第一个拍照,紧接着,闪光灯伴随着快门声密密麻麻响起。

陈文亮的医疗团队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围了上来,将陈文亮挡在了后面。

陈文亮满脸痛苦。

痔疮被撕裂的感觉,得过的人都知道。

此刻,下面就像是失去了闸门的洪水一样,根本不受他的控制。

“噗嗤噗嗤”

走廊里响起一阵有节奏的响声,慢慢的盖住了记者们的追问。

眼看事情要败露,想到失败的后果,陈文亮咬紧牙关,他脸上闪过一抹狠厉。

“扑通”

陈文亮直接坐了下去,精准无误的盖住了地上那摊红黄色!

“是他用的妖术,陈院长才变成这幅样子!”

“他想加害证人!”

医疗团队中,一个方脸男人收到陈文亮的眼色,立刻跳出来指认陈阳。

同时,记者中的几个人相互交换了眼神,一个人立即站出来“证人?难道柳老已经遭遇不测了?。

看着这群跳梁小丑们漏洞百出的戏码,陈阳眯起眼,眸子中开始酝酿起一股冰冷的杀意。

仔细观察之下,就能发现,他的左眼深处,黑色正在一点点占据整个瞳孔。

“没错,就是他!”

陈文亮脸色煞白,颤抖着指向陈阳。

“他想加害我,让我没法作证!”

他歇斯底里的喊道:“我等今天,要为柳老报仇!”

“不要让他们跑了!”

看到他这幅惨状,许多人的眼睛都红了,“陈院长太感人了!”

“为老头子我报仇?”

就在这时,病房门忽然被推开,紧接着,一位身材高挑的年轻女人搀扶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走了出来。

“竟然是柳老!”

“柳老没死!”

看到柳老竟然平安无事的出现,陈文亮的脸瞬间变得灰白。

“这怎么可能!”

他的内心疯狂咆哮。

他之所以在郑天华面前有恃无恐,就是因为事先收到情报,得知柳天放早已病入膏肓,神仙难救。

可现在,柳天放却活生生的站在他面前。

“柳老。”

郑天华一直悬着的心重重放了下来,他松了口气,来到柳天放身旁恭敬问好。

“小如已经和我说了,你坦白吧,收了谁的好处。”

柳天放目光淡然的看向陈文亮,他缓缓开口。

“扑通”

陈文亮在柳天放的凝视下,再次喷射了。

“柳老,我是因为担心您的安危,绝对没有收他人好处啊!”

此刻,他只能顾头不顾腚了,陈文亮嘴唇颤抖,想要做最后的辩解。

柳如是冷笑道:“我根本没有见过你,你是怎么知道我是柳小姐的?”

“我……我是听郑院长说的!”

慌乱间,陈文亮指着郑天华喊道。

郑天华摇了摇头,“我没有叫柳小姐。”

陈文亮的脸变得煞白。

柳如是一字一句道:“要想人不知,除非己不为!告诉你的主子,等着我们回去再把帐算清!”

柳天放重重一哼,他怒骂道:“他妈的,老子当初在尸山血海里摸爬滚打,什么招没见过,你这种杂碎想在老子面前耍花招,还他妈嫩点!”

“爷爷,记者还在呢!”

一旁的柳如是嗔道。

看到柳如是亦嗔亦怒的小女人模样,看得陈阳直咂舌。

嘿,自己老婆,真美!

“小吴,将记者清退。”

黑衣保镖们将记者的摄像机都抢过来,删掉了里面的照片。

“事后的补偿会一并交给各位所在的报刊。”首领小吴面无表情的说道。

医疗团队的医生们也跟着记者们,灰溜溜的离开了。

“等一下!”

陈阳忽然开口。

他上前两步,挡住了在其他人掩饰下想要偷偷爬走的陈文亮。

“你……你想干什么?”

陈文亮抬起头,嘴唇颤抖的问道。

“你的院长位置我不稀罕,另外奉劝你一句,回去带你老婆去查查,你被传染梅毒了!”

对陈文亮说完后,陈阳看向那个提箱子的人,“箱子交出来。”

那人向后退了一步,抱紧箱子,“你要干什么,啊!”

陈阳懒得和他啰嗦,右手快速探出,在那人肩膀上一扣,咔吧一声,那人的胳膊就无力的垂了下来,箱子也脱手掉落。

陈阳脚尖一点,将箱子勾起,然后将起打开,鼓捣了两下后,从里面掏出了一个微型摄像机。

“你又欠一笔账,郑老王八。”

陈阳随手将微型摄像机抛给郑天华。

为何叫又欠一笔账?郑天华一怔。

“恩人,请留步!”

看到陈阳要走,柳天放连忙喊道。

陈阳停下脚步,笑呵呵的看向柳天放。

“老头儿,别叫我恩人,问问你孙女,你应该叫我什么。”

柳如是俏脸一变。

糟了,那个赌约!

柳天放这种活了一辈子的老狐狸,怎么会注意不到孙女的变化。

“我还有事,先走了,让你孙女到时候去屠宰场找我。”

陈阳摆了摆手,转身就要离开。

刚才运气时忘了压制体内血气,再加上那些跳梁小丑们的**,他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左眼了。

柳天放对着其他保镖使了个眼色。

其他保镖会意,立刻围了上来。

陈阳扯了扯嘴角,左手一抓,揪住一人衣领,随手向后一抛,然后一个侧身,躲过后面那人的环抱,两人顿时撞在一起。

余光注意到两侧抓向自己的手,陈阳左腿弯曲,整个人向后倾斜,躲过两人后,他一手抓住一只胳膊,向后使劲一丢。

电光火石之间,几个保镖就全部躺倒在地上。

陈阳拍了拍手,从地上的人身上跨过去,径直离开。

“这身手、这医术,果然没错。”

柳天放看着陈阳离去的背影,喃喃道。

他看向自家孙女。

柳如是正在懊恼自己的冲动,满脸都是纠结。

“还愣着干什么,快去送神医一程!”

柳如是咬了咬嘴唇,最终气呼呼的冲了出去。

她最了解自己的爷爷,刚刚通过爷爷看陈阳的眼神,以及现在的态度,就能看出爷爷想干什么。

自己自从得了那个病以后,爷爷没少操心,遇到个优质男性,都想着揽到家里当孙女婿!

真是讨厌死了!

看着她不甘的背影,柳天放眼中满是深意。

傻丫头,你还不知道咱们家走了大运啊!

这个孙女婿,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放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