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至尊赘婿》陆深明姝染章节列表精彩试读

陆深昏昏沉沉地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

睡梦中,他的脑子好似变成了电影放映机一样,将他重生前三千年前和明姝染的点点滴滴悉数放了出来。

有初遇时的误会、相识后的理解、结婚时的快乐,婚后的挣扎,然而无论是遇到什么样的艰难险阻,明姝染永远是那个站在他身边支持相信他的女人。

她为了他,可以放弃明氏集团数十亿的财产继承权,她为了他,可以跪下来恳求亲人释放他的养父。

她为了他,甚至甘愿冒险,用自己换取绑匪扬言要撕票的他的养父。

愤怒的他忍无可忍,将她困在家中,独自去寻绑匪,试图玉石俱焚。

结果那一天,他被八个人围上,当绑匪要用刀捅死他的时候,她带着警察赶到了现场,最后她替他挨了一刀。

她昏迷前对他说了一句话,这是他永生永世都无法忘记的,她说——至死无悔!

“陆深、陆深。”声声呼唤,陆深终于是从梦中惊醒,他缓缓地睁开眼,当看到来人是陆璐时,他立马就想到了自己所需要的膏药。

“姐,你来了。”陆深猛然振奋精神,激动地看着陆璐,急切地问道,“膏药你熬好了吗?”

陆璐瞪了陆深一眼,轻斥道:“你都因为伤口崩裂,出了不少血而昏迷,现在一醒过来就记着膏药,你是不是被大火烧糊涂了?”

“你呀,让你安心躺着别动,你怎么就是不听呢?我昨晚接到医院电话都快吓死了。”陆璐叹息着从包包里取出了一个黑色的小罐子放在了陆深的手中。

“我要不是见你着急要这药膏,我昨晚就来找你了。”陆璐没好气地说道,“现在你要的我给你了,你可得给我消停点,安安分分地好好休养。”

陆深握着手中的药膏,激动地对陆璐喊道:“姐,我爱死你了,谢谢你。”

“呵,别给我矫情兮兮的,我可受不了。”陆璐翻了个白眼,然后拉了椅子坐下,正要询问陆深药膏作用时,昨日的小护士却是推着小车进来了。

小护士一眼就注意到了陆深手里的黑色罐子,她眉头一皱。

她当即推着车子到了近前,指着黑色罐子对他说道:“先生,我昨天说了那么多,你怎么还是不信?”

“护士小姐姐,是有什么事情吗?”陆璐见到小护士有些着急,好奇地问道。

小护士见陆璐都忘记自己了,顿时愣了下,随即说道:“陆小姐,昨天我还劝你不要买那些药材熬制药膏,您忘记了?”

“哦哦,原来是你。”陆璐憨笑一声,“我这人有点脸盲。”

“既然你记起我了,那我说的你也清楚,这种膏药对他这种重度烧伤是不管用的。”小护士急切地说道,“若是非要乱涂,是会出事情的。”

陆深见小护士这般急切,对于如此负责任的医护人员自是敬重的。

他正要解释,结果门口传来了一道威严的声音:“谁要乱用来历不明的药膏?”

“出了事,你们谁能付得起责任?你们能保证不找我们医院的麻烦吗?”

胡德权,皮肤科副主任,他正因为用了他指定的医药公司的药物被皮肤科主任发现而受到了严厉的私下批评而愤懑。

结果路过这间病房的时候,他就听到了小护士对医患关心又急切的话,而这个小护士如此着急的语气,他还是第一次听到呢!

所以一直对这个小护士有想法的胡德权立时就觉得这个病患和小护士关系不简单。

再想到这人要用来历不明的膏药,他气就不打一处来,自然是要进去管一管的。

胡德权一进病房,就快步走到了床边,然后抬手就要抢过陆深手里的黑罐子。

但黑罐子却被陆深紧紧地攥着,竟是任凭他如何拉扯,陆深就是不松手,一时之间他更是下不来台,顿时气急败坏。

“你这人怎么如此胡搅蛮缠?”

“现在你将这罐子药交出来,我还可以既往不咎,否则可别怪我将你驱逐出医院!”胡德权面子被拉下,顿时说了狠话。

陆深眉头一皱,冷声道:“你不是警察,没有权利去抢我的东西,放手。”

“请你放手,我弟弟还伤着呢,你跟他抢,加重他伤势你负责吗?”陆璐不满地喊道。

小护士一见剑拔弩张,赶忙居中调停:“三位,都不要带着怒气说话嘛!”

“要不各退一步,陆先生你暂时别用这不知道效用的偏方,胡主任就先去忙,这边的事情我请护士长来解决,主任您看可以吗?”

胡德权正不爽着呢,此时这小护士还让自己走,顿时更不爽了。

他懊恼地瞪了小护士一眼,斥责道:“这里还轮不到你来说话。”

“呵呵,如此强权,好大的官威。”陆深眼神更沉了,他猛然一发力,直接将药罐子从胡德权的拉扯中挣开,“这里不欢迎你,请你离开。”

“至于赶出医院……不用你们来赶,一个小时后,我自然会离开。”陆深说着看向了陆璐,“姐,请他们出去吧。”

陆璐一听陆深要出院,急忙道:“陆深,你别胡闹,你这个样子怎么出院?”

“陆深?哈哈,鼎鼎大名!我倒是气糊涂了,一时忘记了您。”胡德权突然指着陆深大笑了起来

“原来是明氏集团的上门女婿陆深,难怪这么强势呢。”胡德权特意将上门女婿这个称呼咬得很重。

他顿了顿后又阴阳怪气的继续说道:“难怪要出院,原来是明氏集团心好,还可怜你这条看门狗呢!”

“这是要将你送去更好的私立医院治疗啊。”

“你住口!”陆璐被胡德权的一番话气得面色一红,“不准你侮辱我弟弟。”

“我侮辱他?”胡德权冷笑,“我说的是事实,他本来就是明家的赘婿,不是明家的一条好狗,是什么?难道是母狗?”

小护士眼神深处闪过一丝厌恶,这胡德权说话太损了,她都觉得恶心了。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小护士直接呛声道:“胡主任,病人需要休息,您要是不想接到病人家属的投诉,还是快点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