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道主:从守墓人开始》小说精彩试读 《万界道主:从守墓人开始》最新章节列表

谢言的拳头没有丝毫的停滞,‘嘭’的一声就将光罩轰的粉碎。

不过他没有立刻杀了张申,而是一把掐住他的脖子,将他提在手中。

没过多久,只见一个一脸阴翳的老者,脚踩一件圆盘状的法宝,极速破空而来。

这老者正是张申和王长健的师父,内门长老齐苍海!

当看到齐苍海的时候,谢言手中的张申立马哭喊起来:“师尊救我!这谢言杀了王长健师弟,现在还要杀我!”

齐苍海盯着谢言,目中杀机涌动。

他本来在自己的洞府内好生的闭关,但是突然感应到自己徒弟的命魂牌碎了。

惊怒之下,立刻赶往荡星峰。

“放开他!”

齐苍海咬牙切齿的说道,语气中充满了不可置疑。

谢言冲他咧开嘴一笑:“我要是不放呢?”

齐苍海冷笑一声道:“你杀了王长健已经犯了死罪,如果再敢杀张申,我敢保证,你和你的妹妹一个也别想活,就算宁守恒也保不住你们!”

谢言鄙夷的说道:“就这么给我定罪了?你怎么不问问你的徒弟,偷偷摸摸来到我荡星峰干了什么?他们来这里想要杀我啊,可是他们找不到我,居然对我妹妹出手。这种人不杀,难道留着过年吗?”

齐苍海冷哼一声道:“哼!你说的这些我都不知道,我只知道你杀了我的徒弟,现在还要当着我的面再杀一个!就算我将你当场格杀,我也是堂堂正正!”

“我呸!老狗,你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件事其实是你授意的吧!否则,任他们两个胆大包天,也不敢独自跑到荡星峰来逞凶!而且他们身上还有你赐的符宝,再加上你知道徒弟出事后,第一时间就赶来荡星峰,你怎么不去玉星峰?你居然有脸说自己堂堂正正?果然是一条不知廉耻的老狗!”

谢言顿时怒骂道。

被谢言拆穿之后,齐苍海顿时脸色变得青一阵白一阵。

而且谢言口口声声骂他老狗,齐苍海要不是顾忌张申还在手中捏着,早就一巴掌拍过去,将他拍死了。

谢言继续冷笑着说道:“怎么?无话可说了是吧!那现在该我来宣判你和你徒弟的罪名了。齐苍海,你纵容弟子残害同门,身为长老知法犯法,罪加一等!”

齐苍海气得浑身颤抖,他强忍着怒气道:“随你怎么说,你放了张申,我们即刻离去,回头我会向宁峰主解释清楚的。而且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找你麻烦。”

谢言缓缓举起捏着张申的手,让师徒二人正面相见。

“我还没说完呢,张申,欺我妹妹,死!”

说完之后,他右手猛地一用力。

只听‘咔嚓’一声脆响,张申的脖子被他捏断,即时气绝。

“啊!!!小畜生,给我死来!”

看着自己的徒弟,在自己面前被人杀死,齐苍海的怒火就像喷薄的火山。

他五指成爪,朝着谢言轰击而去。

这是他的成名武技【穿心爪】!

只见齐苍海五指划过空气,发出尖锐的利啸,速度快的不可思议。

谢言也是心惊不已,这齐苍海身为二品真元境后期的高手,一身实力本就强悍。

在加上盛怒之下使用出了武技,他的战力更是恐怖。

谢言心惊不已,因为他感觉到自己已经被齐苍海锁定了气机,无论往哪里逃,都躲不开这一击。

虽然他知道自己无法匹敌,但是他却不会坐以待毙。

谢言目中闪过一抹狠厉之色,握紧拳头就朝着齐苍海正面冲了过去。

他一点都不后悔杀了张申,就算一会死在齐苍海手上他也毫无惧色。

当看到他们欺负谢茗的那一刻,谢言就已经宣布了他们的死刑。

而且是绝不会让他们活到明天的那种。

谢言和齐苍海的距离越来越近,他已经能感受到齐苍海【穿心爪】上那锋锐的气息。

面对这一爪,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以肉身在向利剑上撞。

不过没关系,哪怕是粉身碎骨,他也要在哪老狗身上留下点痕迹!

谢言怒吼一声,拳速更快的朝着齐苍海砸去。

就在他即将和齐苍海的利爪撞到一处的时候,突然一道身影,快如闪电般的来到了他的身前。

那道身影对着谢言的手臂轻轻一拍,一股柔和的力道将他推到一旁。

接着,人影飞起一拳,对着齐苍海轰击而去。

眨眼间,拳爪相击,随着一声沉闷的碰撞声,一道人影倒飞了出去。

倒飞出去的人影,正是齐苍海。

而突然闪现的人影,自然就是谢言的师尊宁守恒。

李怀毅在回溪谷的路上,通知了其他弟子,让他们去告诉宁守恒,然后他自己才返回溪谷。

谢言来到宁守恒的身边,恭敬的一拜道:“师尊!”

李怀毅也赶紧见礼:“见过峰主!”

宁守恒微微点头,随后将目光看向一脸一沉之色的齐苍海。

齐苍海被宁守恒那一拳,震得五脏隐隐作痛。

他是含怒一击,可是宁守恒却是仓促之下挥出的一拳。

没有用任何武技。

但是就是这随意的一拳,就已经让他受了内伤。

宁守恒的修为在十年前就达到了三品聚灵境初期,如今十年过去,更是不知达到了何等高度。

别看之前齐苍海在提到宁守恒的时候,一副轻描淡写的样子。

可是现在真正和他面对面了,齐苍海眼神里却充满了忌惮。

“齐长老,你不声不响跑到我荡星峰来对我的弟子出手,难道不给出一个交代,打算就这样一声不吭吗?”

当齐苍海还在思索对策的时候,宁守恒冷声开口问道。

齐苍海眼神闪烁了一下,沉声说道:“宁峰主,是你那弟子先出手杀了我的两名弟子,我盛怒之下才出手的。所以,要给出交代的,难道不是宁峰主你吗?”

宁守恒眼睛微眯,低头看了看地上张申的尸体,又回头看了看不远处王长健的无头尸体。

他对着谢言问道:“你做的?”

谢言面色平静的点点头道:“是!”

接着,谢言便一五一十的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

听完之后,宁守恒点点头。

解释完后,谢言便快步跑了过去,将谢茗抱起来,轻声安慰。

宁守恒看到了谢茗凄惨的模样,目光顿时变得阴沉。

他对着齐苍海说道:“齐长老,果然是岁数都长到脸皮上了!不知你还有没有要补充的?如果没有的话,就哪里来回哪里去!”

齐苍海知道自己理亏,可是突然脑袋一热,不甘心的问道:“难道我这两个弟子就白死了吗?”

宁守恒冷哼一声道:“你应该庆幸谢茗没事,否则,死得就不仅仅是你那两个徒弟了!”

说完之后,宁守恒目中杀意一闪。

齐苍海感受到那丝杀意的时候,浑身一颤,从灵魂深处感受到了一丝冷意。

他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

齐苍海这才想起,面前的宁守恒当年是何等的杀伐果断,豪气干云。

年轻一辈不知道,但是他们老一辈却无不记忆深刻。

他知道,宁守恒是真的敢杀他。

而且这次是他的弟子有错在先,就算是掌门出面,他也无法在宁守恒面前占到便宜。

所以他只能脸色铁青的转身就走。

“等等!”

这时候宁守恒的声音再次传来。

齐苍海脸色难看的回头道:“怎么?宁峰主还有别的交代吗?”

宁守恒淡淡的瞥了他一眼说道:“把你徒弟的尸体带走,免得污了我荡星峰的地面。”

“你……”

齐苍海差点气得晕过去,不过他不敢发作。

不是他不想给两个弟子收尸,而是这种事根本不需要他亲自做,稍后他自会派人来。

但是面对宁守恒,他只能忍气吞声的将张申和王长健的尸体收拾好带走。

当天,谢言杀了张申和王长健的消息,就像瘟疫一般,迅速传遍了整个宿星门。

但是具体发生了什么,没人知道。

这是齐苍海刻意封锁的消息,毕竟对他来说太丢人。

正在闭关的司徒明听到消息之后,顿时怒不可遏。

“谢言,这个狗杂碎!我的三个亲信,都死在了他的手上!我要杀了他!!!”

将这个消息带给他的执法长老莫空,看着面色狰狞的司徒明,赶紧说道:“明儿,你千万要控制自己的心绪,你现在正处于突破的关键时刻,不能自乱心神,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司徒明听了之后,面色缓缓平静下来,但是胸中的怒意始终难以消散。

他沉声说道:“我知道现在不应该冲动,可是一想到张申他们死了,可是谢言却在外面逍遥,我就恨不得现在就冲出去将他碎尸万段!”

莫空想了想说道:“虽然你现在不能出手,但是对付他,我们不一定要亲自动手啊!”

司徒明顿时心里一动,问道:“外公有什么好办法?”

莫空阴笑一声说道:“那谢言自从回来之后,就一直呆在荡星峰没有出来过,有宁守恒看着,我们奈何不了他。可是他的妹妹在杂役处的浣洗坊做事……”

司徒明听到这里眉头一皱,问道:“对谢言的妹妹出手会不会引起宁守恒的报复?而且对于他妹妹这样没有修为的人来说,我们似乎找不到合理的借口对她出手吧?”

“谁说要对她出手了?单单是宁守恒的怒火,整个宗门能承受得起的不超过三个,我可不想自己找死!不过虽然不能出手,但是让她吃些苦头,恶心恶心谢言也是好的。就当是为张申他们先收回点利息了。”

“好,那外公你去安排……”

……

谢茗和谢言一起,从小就被宁守恒带到宿星门。

可是她却没有丝毫的武道天赋,所以一直以来都不能修炼。

虽然名义上,她是宁守恒的弟子,可是她却不能享受一名弟子该有的资源。

而且宗门内不养闲人,想要在宿星门生活下去,就需要承担一定的义务。

谢茗的职责就是在杂役处的浣洗坊,负责宗门之中衣物的清洗工作。

因为有宁守恒的面子在这里,再加上年纪小,所以谢茗每天的工作都很轻松。

每天洗完十来件衣服,一天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这一天早上,谢茗照例前往杂役处报道。

然后领了今天要浣洗的衣服,和浣洗坊的大姐姐、老阿姨们,有说有笑的往山下的溪涧走去。

不到一个时辰,谢茗就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准备收拾东西回去了。

可是正在这时,突然有人往谢茗的脚边扔过来一大堆衣服。

“啊!”

沉闷的响声和溅起的水花,将谢茗吓的惊叫一声。

回头看去,只见一个肥硕的中年男子,和一名身穿内门弟子长衫的男弟子正冷笑着看着她。

那肥硕的中年男子谢茗认识,正是伙房的主厨李大厨。

李大厨见谢茗看来,咧开嘴露出一嘴大黄牙,说道:“小丫头,这是我们伙房兄弟的换洗衣服,你赶紧洗干净了给我们送回去。而且必须在今天洗完,不然你哪也不许去!”

看到李大厨恶狠狠的样子,谢茗虽然害怕,但还是据理力争的说道:“我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凭什么要给你洗衣服?”

她低头看了下脚边,那一大堆足足有上百件衣服。

而且每一件衣服上面都满是油污和泔水,像是故意弄得这么脏的。

如果谢茗一个人洗这些衣服的话,别说今天了,再给她一天也洗不完。

听到谢茗拒绝,李大厨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似乎早就料到她会拒绝。

他上下打量了一番谢茗,然后笑着说道:“你不洗也可以,除非你答应嫁给我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