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马上凸起电动木棒 小说全文完整版

按照约定,在成功接收遗产后,勒梅尔太太需要支付给夏德5镑的现款作为酬金。这是勒梅尔太太接收遗产的十分之一,即使是对现在的中年女人来说也绝对不是小数目。

当然,她也没有在真的要付款时后悔。一方面

,这的确是一个善良的女人,另一方面,现在身处狭窄的房间,有些营养不良的中年女人是不会想要惹恼年轻强壮的侦探的。

但在她准备将钱递给夏德的时候,夏德摇摇手拒绝了:

“我想也不必一定要用现款支付委托费用,我想要这些书。”

他指向和旧衣服放在一起的那堆旧书:

“这些旧书很有意思,不如将书给我,来抵扣委托费用中的一部分。当然,勒梅尔太太,如果你担心我会在估价时给不出正确的价格,也可以找人去对这些旧书估价。”

“不必了,侦探,我相信你,请随便拿吧。”

刚才的律师已经说过那几本旧书不值钱了,所以中年女人也没有对夏德的行为产生怀疑。

他伸手将装着旧书的箱子拉到面前,然后将那些旧书和日记本一起找出来堆在一起。勒梅尔太太也没有在意那些笔记本,也许在这个识字不多的女人看来,笔记本和书都是一样的东西。

“一共7本,其中大部分是冒险小说,还有几本航海日志和日记,估价的话……一先令一本?”

勒梅尔太太虽然没有买过书,但也知道价格不算很高,但也绝对不低,中年女人大概将这当做了夏德在照顾她,颇为不好意思的说道:

“没问题,侦探。”

于是夏德便拿到了那些记载着船员秘密的日记本,并拿到了4镑多的酬金。而作为回报,他将老约翰典当行的地址告诉了中年女人,遗产中有很多难以找到合适用途的东西,而老约翰正巧喜欢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卖给他正合适。

七先令就买到了故去的环术士的日记本,这算是夏德占了便宜,所以在离开前,他还提醒勒梅尔太太,骤然获得了这么多钱,一家人最好搬去一个安全些的地方:

“你的不少邻居,今天都看到我和劳瑞尔律师上门了。你最好编造一个合理的理由来说明我们来到这里的原因……你那失踪的丈夫的死讯怎么样?”

夏德提议道,木讷的女人不知道怎么回答。

“总之,拿着这笔钱,请尽快从这个地方搬出去。最重要的是,千万不要让任何人知道你拿到了这笔钱,最好连孩子们都不要说。”

其实勒梅尔太太能够带着两个孩子生存,这些基本的事情应该是知道的。夏德的虽然知道自己是多说话,但不说出来总是感到难受。

“另外,我的地址你也知道,如果以后还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事情,可以随时去找我。我对老顾客是有优惠的,最近我的侦探事务所拓展了不少业务……祝您生活愉快。”

这次占了对方的便宜,如果勒梅尔太太真的有其他事情需要帮助,他一定不会吝啬自己的时间。

离开了阁楼来到楼下,与骤然暴富的中年女人告别后,站在墙面被涂满了脏话的建筑下,夏德仰头看向这栋因为周围楼房而常年晒不到太阳的房子。

骤然获得了这笔不小的钱,勒梅尔太太一家的生活肯定会发生变化,两个孩子的未来大概也会变化。但这一家人之后的故事会怎样,就不是夏德能够想象的了。

也许半年,一年或者两年之后,他会在某天逗猫时偶然想到这次的委托,或者在整理文件时看到这次委托的记录,然后想办法找到了勒梅尔一家人,看看她们的生活怎么样。

但至少现在,夏德还是更关心自己的事情。结束了这项委托,晚上,可是还要重新迈入3002年。

通用历3002年的时间钥匙对应的任务是“帮助凡人完成唤神仪式-接触旧神耀变门扉”,虽然听起来比1068年钥匙的“见证旧神最后的心愿”容易,但夏德心里认为【纯真的创造者】其实完全可以满足孩子们的三个心愿,只是见到自己这个“未来的孩子”出现了,才会以“找乐子”的心态让自己来。

这种想法听起来可笑,但根据夏德与那位旧神短暂相处的经历,他猜得很有可能是对的。

而这次的任务是帮助三位魔女,她们的仪式遇到了麻烦,是真的遇到麻烦。因此即使这次任务的最后才会接触到神祇,但任务难度却一点也不比第一次小。

截止目前,夏德已经从多种渠道获得了旧神“耀变门扉”的信息。这位旧神出现的年代已经不可考,最早记述旧神名称的文献源自第三纪。和【纯真的创造者】类似,旧神【耀变门扉】也属于那种非常低调的神明,其信仰者的数量极其稀少,甚至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信仰者组成教团。

而根据正神教会的资料,旧神【耀变门扉】拥有时间、空间的力量。与其有关的最重要事件,是在第四纪元末期或者第五纪早期,以圣者的形态出现在物质世界,阻止了天使级(1级)遗物【残破的旧世界地图】失控导致的物质世界陆地变化。那次大灾难直接导致了第五纪元的五块大陆主体的形成,并对一整个纪元的文明产生影响。

因为费莲安娜小姐在第五纪就尝试了唤神仪式,因此夏德原本以为学院图书馆会有更多有关这位神明的资料,甚至会有费莲安娜小姐留下的相关事件记述,但丹妮斯特小姐给夏德的资料却并不比教会更多。

就算费莲安娜小姐的事情被学院视为机密,不能随意外泄,但旧神【耀变门扉】的资料如此稀少也不对劲,学院没必要隐瞒有关这位神明的事情。现在的情况,就好像费莲安娜小姐唤神的事情从没有发生过,因此圣拜伦斯才没什么资料。

夏德心中不由得有些担心,3002年的事情大概还有其他意外。

倒是露维娅从预言家协会中找到的资料出乎意料,和第五纪元才出现的五大正神教会以及三大奇术学院不同,预言家协会与【血灵学派】一样,都是经历了数个纪元的古代组织。

协会中找到了费莲安娜小姐列出书单中的部分书籍,露维娅在托贝斯克分会的资料库中,甚至找到了一本记述着有关“空间”神明的旧书。

但那本书属于协会机密,不能被带离图书馆。所以露维娅只能抄录出来夏德所需要的内容。资料并不长,只有半页纸,大致说明了旧神【耀变门扉】的圣徽在神秘学仪式中能够起到的作用,并解释了这位神明不仅在时间和空间上有力量,祂甚至在自然方面也有力量。

虽说神明的神职范围并不能说明强大与否,但从手中的这些资料来看,接触旧神【耀变门扉】的仪式,绝对不会简单。

从勒梅尔太太家离开后,夏德将这天白天剩下的时间,全部花销在了整理这些资料上。但傍晚吃完饭以后,却又有意外的客人前来拜访。

那是拉德斯上尉,在两周前的授勋仪式后,夏德还是第一次再次见到上尉。他现在已经接到了德拉瑞昂皇家陆军发来的通知,确定将会在八月份末或者九月份,重新返回位于前线的风起小径。

上尉这次来,除了是想要邀请夏德在他走之前,找时间出去喝一杯以外,还通知夏德他现在搬到了别的地方居住。

获得荣誉洗刷了耻辱,有着尉官军衔的拉德斯上尉在朋友们的资助下,在托贝斯克西区租了一间不错的公寓,准备在那里度过托贝斯克剩余的夏天。

“人的命运真是无常,这一年来我起起伏伏的经历,比我的前半生都要复杂。汉密尔顿侦探,有时候我在想,命运究竟是如何看待我们这样的凡人。”

“上尉,你在思考哲学?”

夏德笑着问道,与第一次在俱乐部偶遇上尉时不同,现在的拉德斯上尉精神面貌改变极大。他已经完全从“八枪上尉”的名头里面走出来,即将面对全新的人生。

“不,这应该算是神学。”

拉德斯上尉摇了摇头:

“侦

探,要玩罗德牌吗?不赌钱,只是玩两把,我知道你是罗德牌好手。”

“今晚可不行。”

夏德遗憾的摇摇头:

“一会儿我还要外出,今晚还有重要的委托要进行,委托人是值得尊重的了不得的大人物。上尉,下一次有机会再一起玩牌吧。”

“那好,既然这样我就告辞了。哦,上周的事情你知道吗?后来连里德维奇场的警察厅长都被人闯入房子里杀死了,宵禁结束了,但晚上最好还是不要在城里到处乱走……如果你的委托人身份真的很不一般,你就当我没说,我听说嘉琳娜小姐……”

他闭上了嘴巴没敢多说,想来也是听闻了坊间传闻。

夏德到楼下送别了上尉,看着上尉步行离开圣德兰广场。扶着门的时候心中在想,迄今为止他遇到的接触遗物的普通人中,要么是曼宁教授和拉德斯上尉这样生活受到重大影响,要么就是像小女孩一家和接触美人鱼雕像的一群人一样面对生命危险。

这个世界对普通人真的非常不友好,特别是对运气不好的普通人。

“当初来到这个世界后,能够立刻遇到施耐德医生,这应该不是医生的幸运,而是我的幸运。”

叹了口气调整了一下心情,关上房门返回书房,再次梳理自己找到的那些关于旧神的资料。晚上十一点以后,又和米娅玩了一会儿,并计划着有时间一定要给这只猫洗一下澡。

过去的时光非常危险,这一次就不带着米娅了。午夜的钟声敲响后,夏德拎着装着文件资料的手提箱站在卧室的房门前,将已经出现了破损痕迹的钥匙插进了钥匙孔中:

“愿世界树庇佑无限时光中的我。”

咔哒~一声响,锁眼转动,夏德拉开了房门。门后熟悉的白雾如同丝絮般的飘出,夏德伸手试图捕捉,但白雾并非是可以被抓住的实体物质:

“米娅,等我三秒。”

对夏德隔三差五走入这种门中感到熟悉的猫,对目前的状况已经不感到好奇了。趴在沙发上懒洋洋的喵~了一下作为回应,脑袋垫在两只小爪子上,眯着眼睛像是在假寐。

但实际上猫还是能够看到夏德,它看着夏德走入门中,然后乖巧的等待他的归来。

喜欢呢喃诗章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