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霸体诀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 (秦阳秦厉) 大结局无弹窗

就在魏忠的拳头即将打在秦阳的头上时,却被一只大手抓住。

嘭……

沉闷的声音随之响起,魏忠感觉自己最强一拳,好像打在了钢板上一般。

魏忠面如死灰地说道:“秦阳,我这是本能,你信吗?”

“死!”

而回答魏忠的只是简单的一个字,冰冷彻骨。

魏忠的脖子,被秦阳一手掐断,尸体随手扔到了院子之中。

秦阳双手掐诀,施展了最基本的控火诀,将灵气化成了火焰,把魏忠的尸体烧成了灰烬,被风一吹,飘散在院落之中。

“小阳,你太草率了,魏忠乃是秦厉的随从,杀了他,秦厉肯定会借机找咱们麻烦!”

“趁着没人发现,你现在就赶快逃走!”

龙月见到这一幕,瞬间慌了神,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想让儿子离开秦家逃走。

“娘,放心,没事,我是秦家嫡系,杀一个魏忠问题不大,况且我已经重修武道,如今是炼体五重的实力。”

“我们若现在离开秦家,只会坐实了杀了魏忠的事实。”

“现在只要我不承认,没人会想到会是我这个废物杀了魏忠!”

秦阳却异常冷静地分析,开口安慰母亲。

“小阳,你恢复了?”

听闻秦阳的话,龙月稍感宽慰。

龙月深知,这几年,自己这个原本是天才的儿子为了能够重修武道,受了多少冷眼与嘲笑,又吃了多少苦。

“娘你放心,我一定会报当年的仇,还会将父亲救回来。”秦阳眼中泛起冰冷的杀意。

一提到父亲,母子二人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若真的如魏忠所说,父亲还活着的话,那么此时的父亲一定在经受着莫大的痛苦。

人丹,是一种残忍的刑罚,将一个人的修为废去,不断喂养灵药,通过人体转化为精纯的修为,供人吸收。

一但成为人丹,便宣布此人基本上已断无生路可言,终有一天会耗尽心血而死。

不过父亲还活着,这对于秦阳母子二人来说,终究是个好消息,因为活着就有希望。

秦阳心中暗自发誓,要让秦厉父子二人百倍的偿还回来。

而他现在的确有那个资格,因为他有着秦帝百年的记忆,只要给他时间,足以让他改变一切。

让母亲换了一间房休息之后,秦阳来到了院落,盘膝而坐,陷入了沉思。

“我若从进院开始就忍下来,或许会少招惹些麻烦。”

“但母亲受辱,我不能忍!”

“而且以魏忠那反复无常的性格,我今日放了他,明日他必定会再来找麻烦,,倒不如斩草除根,以决后患!”

这几年,秦阳一直在思考自己这一脉为何会受如此大难,归其一点,那就是自己与父亲同秦厉相比不够狠!

“要么狠,要么忍!”

“以我现在的实力,在秦家,一些事情,已经没有必要再忍!”

“在这个世界,一切靠实力说话,当务之急,我要趁着秦厉发觉我重修武道之前,尽可能的提升实力。”秦阳想明白了这一点。

“而能够快速提升实力的方法,一是有足够的灵石,二便是丹药!”

灵石,分为上品,下品,以及极品,而灵石里面蕴含着精纯的灵气,可以供给武者修炼之用,同时也是圣龙大陆的通用货币,可以购买一些资源。

至于丹药,在任何地方都是必备之物,分为人品,灵品,皇品,以及天品。

秦阳眼中精芒一闪,想到之前秦厉将死之时,说要将他的积蓄三十块灵石给自己。

想到这,秦阳起身,趁着夜色,来到一座宽敞的院中。

三间大瓦房坐落在大院中央,院中的灵气明显要比其他住的地方浓郁一些。

这里便是魏忠的住处。

秦阳小心翼翼推开了房门飞身进入到了房中,轻轻的将门带上,并没有掌灯,而是借着皎洁的月光在房间之中摸索。

很快秦阳来到了一张衣柜前,轻轻的打开柜门。

衣柜中有着一个半尺立方,上着锁的箱子。

秦阳猜测这就是魏忠装自己积蓄的地方。

将箱子抬出来,秦阳再次打开了另外一个柜门,不由地一惊。

衣柜中只是挂着一些普通的衣物,只是衣服下,藏着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女孩儿。

小女孩被绳子捆着,破衣烂衫,嘴被堵着,脸上也脏兮兮的,在黑暗的空间下,看不清容貌,只露出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

秦阳看到小女孩的一瞬间,杀机便在秦阳眼中浮现。

若将这小女孩儿放走,走漏了消息,那明天自己和母亲便会有杀身之祸!

这样的话,自己根本没有任何时间提升实力。

“杀人灭口!”

想罢,秦阳抬手朝着小女孩儿的脑袋拍去。

掌风升起,如同惊涛拍岸,凌厉的掌风在即将触碰到小女孩儿的头时,募然停手。

“我还是不够狠!”

秦阳长叹一声,看着小女孩儿那无辜又惊惧的眼神,终究还是下不去手。

“不想死就老老实实的呆着,别动!”

秦阳恶狠狠的对小女孩说道,一手将其抓了出来,抗在肩上,另一只手操起箱子,飞身离开了秦厉的院落。

小女孩好像是被吓到了,一路上,竟真的一动不动。

秦阳回到住处时,发现母亲正焦急的站在房门前张望着,眼神之中带着慌张。

刚才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龙月怎么能睡着,只不过不想耽误儿子修炼,佯装睡去而已。

当看到秦阳着一个大箱子,身上还扛着一个人回来,龙月先是一愣,随后面带古怪之色地望着秦阳。

“娘,过来帮忙。”

秦阳一把将那小女孩放到了地上,对着母亲说道。

再看小女孩儿不只没有害怕,反倒是闭上了眼睛,琼鼻下传出匀称的呼吸声,她竟然在秦阳的背上睡着了。

“这姑娘,心是真大!”

秦阳嘴角一抽,暗叹道。

“孩子,你是个好孩子,可不能走上歪路啊。”

“这是谁家的姑娘,快快给人家送回去!”龙月一脸肃然的对着秦阳呵斥道,以为秦阳做起了打家劫舍的勾当。

“娘,你想哪去了,我……”

秦阳有些头疼,飞速地将经过同龙月讲述了一遍。

龙月这才恍然大悟,让秦阳将小女孩放到她的房间之后,将秦阳推出了房间。

“你要是敢对我娘无礼,我就宰了你!”秦阳面露凶励,对着熟睡的小女孩,恐吓一翻之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打开了魏忠的箱子,秦阳面色一变,倒吸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