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和合散猛烈 琴乃

回到学校后,李向阳还是如以往一样,按时上课学习,偶然在下午跟着同学们去跳一圈集体舞。

但是他对跳舞实在兴趣不大,每次都是尽量逃避不去,奈何有一个漂亮的小妞都会喊他去。

直到国庆庆典过后,学校不要求学生跳集体舞了,李向阳和许志诚两个人才光明正大地在宿舍里看书和睡觉了。

突然

,李向阳问了老大一个问题。

“老大,我以前投过稿,但是几次都被编辑拒绝了,但是同样的稿件,别人改了改,就很容易地通过了,这是什么原因?”

许志诚还没有回答,马凯直接说出了答案。

“你文笔不行吧,即使你的故事再好,堆积出来的文字都不一定能打动编辑。”

“原来如此,我说我的语文以前每次都考的那么差!”

许志诚说道:“要想写出好文章,必须要多读,等你读上几百,甚至几千本书后,或许你就有所进步了。”

多读书,这辈子一定要多读书!

上辈子没机会读书,是没有机会读哪些文学名著,说起来,中国四大名著,李向阳真正读过的也就是《西游记》和《水浒传》,而且还都是简化版的。

至于其他本名著,只是在课本上读过一些章节,电视上看过一些剧情,但是还真没有看过原著。

实际这不怨他,在他们那个小县城,初中和高中都没有一个图书馆,到了大学后看过的都是一些经济类书籍,很少看到文学性的书籍,如果读者和青年文摘还算是书籍的话。

大学毕业后,工作还是工作,只是闲暇之际看看玄幻类的小说,那也仅仅是小说而已。

正当李向阳立下计划要多读书的时候,老大许志诚突然找到了他。

“老四,投稿有稿费吗?”

“当然有了!”

李向阳不知道唐珊珊到底收到了多少稿费,但是她和宋桥一起相约出去买零食吃,就可以知道她得到的稿费不少。

“多少?”

“这个可说不定,几十、几百、甚至上千都有可能吧,杂志社都是按字数计算稿酬的。”

随即李向阳想到了一个问题,老大为什么要问他稿酬的事情,估计是想投稿挣钱吧。

“老大,你不是在学校勤工俭学吗?”

“不打算干了,一个月不到百十块钱,还不如去投稿,我刚才计算了一下,如果每月我有一篇稿子被编辑看中了,就比勤工俭学挣得多。”

“哦,你这想法不错,我支持你!”

“不过,暂时不要丢弃勤工俭学的工作,等你投稿成功了再说。”

“放心,我又不傻,开始我先试试投稿再说!”

十几天后,许志诚终于完成了一本五六万字的小说,拿过来让李向阳先鉴赏一下。

李向阳翻看了一遍后,发现小说写得挺好的,至少比他写的要好,文笔措辞不错,剧情也合理。

但是李向阳却不喜欢这样的小说,小说有点太严肃了,不适合他这长年在某点厮混的“杠精”,还不等他看完,都要忍不住发言杠一下。

“写的不好嘛?”

“很好,但是我认为老大你应该去看看这两年刚出版的小说,看看他们如何写的。”

李向阳的话里话外好像有点不认可他写的小说,让许志诚感到有点失望,忍不住想把小说撕掉,再重新构思一篇新的小说,或者按照李向阳的建议,看过当代作家的小说后,再继续动笔写作。

“老大,别撕了,辛辛苦苦地写了这么多,我觉得怪可惜的。”

“你刚才不是觉得不好吗?”

“不是不好,而是……”

“哪里需要改动的,你和我说说!”

许志诚急忙问道。

“你写的小说有点严肃,如果通俗点就好了,你想那些读者不仅仅是大学生和学者吧,而且很大一部分人都是普通人,甚至是一些初中生。”

说白一点,就是太脱离实际,理想化了。

“剧情不错,但是这里还要改一下,应该这样写……”

“这一段,这样改的话……”

“还有这里……”

……

开始许志诚还听从了李向阳的建议,改了一些,但是最后他实在听不下去了,如果整篇小说都要改的话,这还是他的小说吗?

看李向阳说的振振有词,好像挺有道理的,但是细想起来,也有点不对。

最后,许志诚明白了,这不是农村人所说的抬杠吗?

“我不和你说了,先拿回去看看再说。”

“老大,不要走呀,我们还没有谈完哪!”

许志诚拿起文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几天后,许志诚完成了文稿,这一次并没有让李向阳看,怕他对他的小说再杆一遍,有可能会打击到他写小说的信心了。

直接邮递出去,然后再慢慢地等待杂志社编辑的回复。

过完45周年国庆后,所有人的心思都开始放在学习上,即使李向阳也不例外,虽然他上辈子上过一次大学,但是这一世大学的生活方式和学习内容和他经历过的、学过的知识完全不一样,和其他同学一样,他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新生。

不要以为历史系的学生就是看看写写。

的确历史系教授也是要求多看看,多写写,但是看的都是那些大部头的书籍,除了那些正常的院校发的历史教材外,很多书籍都是用文言文写的,而且还都是繁体字。

看不懂?不认识?

没有办法,必须学会了再说。

也不要以为老师会像后世“百家讲坛

”那样,绘声绘色地描述每一个历史故事,全部都是一板一眼地在课堂上板书,而且还布置了一大堆课外资料供你去阅读。

北大历史系学习看似枯燥艰涩,但是李向阳慢慢喜欢上了这个专业,他把学习历史知识当作一种专业训练,不但要学习那些史学理论,还要通过辩证的眼光却追求历史的真相。

通过一段时间的历史学习,李向阳也并不是一无所获,起码能在购买古董上能看出一点实际的东西了,而不是凭着异能而乱买一通了。

同时地窖里的古董从夏商周开始,随着李向阳所学课程的进度逐渐过渡到春秋战国,然后又涉及到秦汉时期的文物。

即使是古代的容器,也是各式各样,种类繁多,而且还有不同的名称,开始都让李向阳感到十分的头疼。

就拿酒器来说,有爵、角、觚、觯、斝、尊、壶、卣、方彝、枓、勺、禁等之分,而且不同身份的人使用不同的酒器。

喜欢重生1990之人要低调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