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开始就在里面漫画 桃谷绘理香

“家人已联系,但她想把这件事情瞒下来。”那朋友说,“所以沈家人可能并不了解她的情况。”这是他所担心的,不了解情况,何谈疏导?

“……”秦承禹没有说什么。

手机那端的声音继续传来,“秦先生,我觉得这也是一个很好的状态,一个还有所顾忌的人不会轻易寻短见,她可能就是一时想不开,过了这几个小时状态就会好一些。”

“嗯。谢谢你。”秦承禹心想,虽然悲剧不可避免,但至少他们及时赶到了,防止了那些男人杀人灭迹,也防止了她自杀,至少是救了一条人命。

“很遗憾,我们赶到不及时,让她受了伤害。”警察朋友很自责。

“……”秦承禹不知道能说什么,他心情也有点复杂,她当时应该承受了非人的待遇,喝醉了酒任人摆布。

“别自责了,你们已经尽力了,救了她一命。”

其实出这种事秦承禹也有责任,明知道她在酒吧,明知道她喝了酒,明知道她情绪不可控,但他并没有打电话给她助理或是她身边亲近的朋友,让坏人有了可趁之机。

“秦先生,沈家人来了,我先挂了。”

“好。”

通话结束后,秦承禹坐在床头握着手机怔怔出神,他心情很复杂。

一旁的叶菲菲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只不过眼睛睁开了,她睡意全无,其实也可以说她一直没有睡意,对,她没有睡着。

因为她觉得承禹有心事,但他又不主动表露,从院子里谈话的时候她就感觉他有话要对她说。

难道他的心事与这通电话有关?

房间里太过安静,所以通话进行的时候她一清二楚地听到了手机那端的内容——

“秦先生,沈奕霞被三个男人……”

“差点就跳窗自杀了,还好我们民警及时拉住。”

沈奕霞出事了,那边的电话打给承禹?而承禹并不是很震惊……这似乎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事先知道些什么。

是他让男人对沈奕霞下手的吗?叶菲菲心下一惊,似乎又不可能,他整整一个晚上都有点心事重重,躺了这么久都没有睡着。

叶菲菲看到他握着手机怔怔出神,看着他刚毅的侧颜,女人清澈的眸子里划过一抹黯然。

他在想什么?

至少这一刻,他的心在沈奕霞那里。

过了一会儿,秦承禹回神,侧身放了手机,正准备重新躺下的时候,转眸发现身边的女人正睁着眼眸看着他。

两人四目相对,秦承禹是震惊的!

她醒来了?但他的眸子里没有闪过心虚,因为他并没有做什么对不起她的事,只是他真的很震惊,通电话的声音并不大,而她应该是处于深睡眠状态,怎么会醒来了?

借着小夜灯的光可以看到叶菲菲面色平静,她唇角轻扬,“睡吧。”然后伸手挽了挽他的手,像是什么也不知道。

“……”秦承禹不能确定她是什么时候醒来的,所以也不确定她听到了什么。

此刻更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但他看到了她脸上的笑容,顺着她意缓缓躺下来,女人安安静静地闭上了眼睛,似乎并不打算开口,她的面容平静安详。

秦承禹侧身,咫尺距离凝视着她。

她却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仿佛睡着了。

“菲菲。”他轻唤她的名字。

“嗯。”女人轻声应他,并没有睁开眼,也感觉不到在生气。

秦承禹若有所思,“你刚听到我通电话了?”他想确定一下。

“嗯。”她依然没有睁眼,却肯定地回应了他。

男人微怔,下一秒做好了坦白的准备,他说,“今天我在加班的时候接到了一个电话,是沈奕霞打来的。”

“嗯。”她面色平静,声音轻轻的,双眼轻闭。

他凝视着她的面容,继续说道,“我没有她号码,她应该也没有我号码,我们已经不联系了。”关于这一点还是得强调清楚。

她依然没有说话,也没有睁眼,仿佛与她无关。

秦承禹侧身凝视着她安静的容颜,温和的声音里充满无奈,“但她打到了我的座机上,然后我就接了,她在酒吧,当

时有点醉意。”他伸手抚上女人乌黑柔顺的头发,解释道,“她心情很不好,但我把话跟她讲得很明确,我还说了很重的话,然后通话结束了。”

叶菲菲能感觉到他的气息,也能感觉到他近在咫尺。

她缓缓睁眼,心里仍有疑惑,那沈奕霞出事了,他为什么并不震惊?仿佛一切都在预料之中呢?酒吧喝个酒就一定要遭遇这些吗?

“我下班的时候又接到了她的电话,她遇到了威胁,应该是偷偷拨过来的。”秦承禹为她解答疑惑,继续坦白,“我当时联系了一个纽约的警察,就在沈氏附近,是我们以前的共同朋友,我把情况告诉给了他。”

女人凝视着他,温柔混合着某种感动的暖流从叶菲菲心底缓缓流过……他真是一个重情义的人。

“再然后……就是刚才这个朋友打来了电话。”他声音里带着歉意,“对不起,我没有事先告诉你,是我觉得没有必要,因为这事与我们无关,而不是我刻意隐瞒。”

“其实你这么做是对的。”她终于开了口,声音轻柔地说,“不管是谁遇到危险,我们都应该能帮则帮,这是一种本能,证明我们是善良的。而且她打电话给你是她的权力,你控制不了的,我不会怪你。”

“可是结果……结果不太好。”秦承禹轻声对她说,“她被三个男人……玷污了,还差点自杀了,幸好被警察及时发现。”

“……”叶菲菲黯然地抿了抿唇,三秒后她凝神看向他,“你打个电话给

她吧,好好开导她一下,她需要心理疏导,解铃还需系铃人。”虽然叶菲菲并不希望秦承禹和沈奕霞再有瓜葛,但她觉得如果不让他这么做,他可能会一直心事重重。

她觉得,他一定想这么做,但又顾及着她的感受,所以才内心矛盾心事重重。

秦承禹坚定地说,“不,我不会再跟她有任何联系的,只有断得彻底才能真正开始新生活。”

喜欢神秘老公求放过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