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秒懂的虎狼之词 橘里橘气气喘小短文

《假面娇妻王婷李军》 小说介绍

主角是王婷,李军的小说叫《假面娇妻王婷李军》,是作者万户侯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你有真正了解过你的妻子吗?当你出差在外时,你的妻子在家又做了些什么呢? 李军出差多日回来,却发现妻子王婷言行举止之间越发反常。 暗地跟踪调查却发现,妻子王婷竟然背着他……

《假面娇妻王婷李军》 第十二章 关秀 免费试读

这不可能!那人迅速回到。

信不信由你。

过了许久,那人再次回到:好,这份不够是么?我这里还有。

随后,一连数张照片被那人发了过来。

当头的第一张,一个女子面色潮红,美丽妩媚的面庞上带着疲惫后瞬间放松时特有的表情。

那正是韩香!

陈当闭上眼睛,关闭了手机,他高举起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

他真的看不下去了。

酒的味道很浓很苦,却再也压抑不了陈当内心的痛。

画面中的韩香很年轻,身子还稍显稚嫩,眉宇中多了一丝朝气,这绝不是最近才拍摄的照片。

韩香,你背着我究竟干了些什么!

陈当叫来酒保,让他上酒,一连饮了两大杯,嘴角的苦涩与醉人的酒精才能支撑他继续打开手机。

他缓缓翻弄着,这些照片很多,韩香摆出的姿势也有很多,甚至有让人无法直视的照片,但这些照片却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镜头中只有韩香一人,却没有J夫的痕迹。

若是到了法庭上,韩香推脱这些照片全是自己拍的,法官会相信么?

陈当皱眉思索着,最终摇了摇头。

法官会相信的,只要画面中没有别的男人,就不算是铁证!

陈当吐了一口闷气,起身结账,闷头往屋外走去。

还不够,我必须找到最切实的证据,让她无力反驳,我要先抢回女儿,再拔下她的衣服首饰,该死,那都是我的血汗钱!我要让这个女人光着身子,披着一件床单滚出我的家门!

正想着,面前忽然袭来一股香风,陈当避闪不及,与那人撞个满怀。

即使陈当再落魄,也是个一米八的成熟男人,那女子惊呼一声,一屁股倒在地上。

陈当心里一团火,也不想顾及什么男士形象,一步跨过,本想就这么离开,但在擦肩而过的一瞬间,他猛地注意到了什么,又伸出手来,一把将她拉了起来。

除了开始的那一声惊呼,那女子并未再开口,如柳刀的眉划至鬓角,一双如秋潭的双眸隐藏在细密的睫毛下,眼神格外的冰冷,透着几分不耐。

刚一站稳,她便迫不及待的甩开了陈当的手,径直向前走去,坚硬的高跟踏在陶瓷地板上发出铿锵的声音。

陈当的眼中闪过一丝疑惑,犹豫了片刻,终于在记忆的深处找出了她的名字。

关秀?

前面的女子猛地站住了身子,阴寒的俏脸上带着一丝疑惑,回头望了过来,见到陈当,她的双眼闪过一丝光彩,却只是微微一笑,轻声地问道:你是?

陈当知道她已认出自己,也不在意她的刁难,咧嘴笑着说:我是陈当啊。

这倒是真不容易,都已经五年多没见了吧,她竟然还认得自己,而且

陈当的眼中闪过一丝疑惑,开口说:你不是

死了?

关秀笑了,只是这笑容却是格外的冰冷,黑色的眼眸中像是有一根利箭,蓄势待发。

陈当直视着她的眼睛,一时没有开口。

鹅黄色灯光的洒下,在酒店光滑地板的倒影中,他,也有这样一双眼睛。

陈当嘴角扬起,邀请到:来喝一杯?

关秀神色变动,笑容中带着一丝玩味,一口应下:好啊。

于是,陈当领着关秀,又回到了之前的那个地方。

你喝什么?

Angostura!

这便是自己先前所喝苦酒的名字,酒精含量高,而且味苦,只有失意的人才会钟爱这种味道。

哦对了,关秀又突然补充道:不要加可乐,加两片柠檬就好。

陈当笑笑:又酸又苦,那味道可不好喝。

用你管?

关秀红唇微扬,向后一躺,舒适的依在沙发上,穿着斑点黑丝的双腿自然交叠,鲜红高跟鞋的自然线条将脚型修饰得更加精巧玲珑,尖头细跟带着性感的腔调,黑色的短裙紧紧的裹在她的臀边,在鹅黄色灯光的照耀下,若隐若现,格外诱人。

没想到,你的口味倒和我一样。

陈当忽然有些感慨,伸手拦住酒保,又要了四杯苦酒。

关秀吃吃的笑了,一条腿高高翘起,搭在另一条腿上,白嫩的手指轻轻点着自己的红唇:你是不是想泡我啊,大老板?

陈当只是笑笑。

关秀是韩香的大学同学,而且还是同一寝室的室友,关系似乎格外亲密,在刚认识韩香的时候,二人亲密的关系还让他很是吃味。

只不过,就在陈当与韩香筹备结婚的前夕,关秀却忽然出了车祸,后来,就再也没有她的消息,婚后,自己偶然问起,韩香却说她死了,现在看来

看出陈当的犹豫,关秀晒然一笑,摆摆手道:算了算了,我都要忘了,你可是韩香的老公呢,我可不能离你太近,不然岂不是嘿嘿。

关秀最后几个字说得格外小声,陈当并没有听清,但她的言语中似乎对韩香成见很深。

陈当神色一动,开口问道:关于韩香

哎哎哎!关秀表情严肃,举起右手食指,在陈当眼前摇晃着,我和她早已经绝交了,不要再我面前提起她,好么?

二人之前的关系是如此的亲密,几乎形影不离,怎么会闹成这个样子?就因为一场车祸?

陈当并不死心,他轻抿了一口苦酒,直视着关秀的双眸:这几天发生了很多事情,我发现我似乎并不了解我的妻子,我只是想多了解一下她,没有别的意思。

关秀瘪起嘴,如刀般的细眉紧紧皱起,脚尖勾着艳红的高跟鞋,露出黑丝包裹的脚跟,随着翘起的美腿轻轻地摆动,看得出,她有些纠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