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欣儿 上原结衣

程处顷看到这一幕,差点乐出声来,好在心地善良的程处弼干脆跳下了马。

“行了,德奖兄你也莫要难为他们,若是有话要跟我说,咱们……”

“咱们往回头,让他们堵在这里就是了,这样他们既听不到咱们说话,也能放心。”

“多谢程太常体谅我等的难处,二公子你看如何?”

那位家丁头子不由得大喜,赶紧朝着程处弼一礼,这才小心翼翼地朝着李德奖看去

李德奖闷哼了一声,满脸不乐意地大步地往回走,与程处弼并肩回行了二十余步后,这才顿住了脚步。

“我方才在想贤弟你的那番话,你说的对,想要出名……咳咳,想要成为一位名垂青史的侠客,怎么能不冒点险。”

“更何况,这是为了天下百姓去冒险,李某自然不甘人后。”

看着一本正经想要扬名天下的李德奖,程处弼差点乐出声来,好歹忍住,省得这位拉不下脸。

“兄台若真的有这样的信念,这可真是天下百姓之福也……”

听到了程处弼的吹捧之言,咧了半天嘴之后的李德奖倒不忘正经事。

“那贤弟你能不能告诉愚兄,你说的那种一年可以两熟,甚至是三熟的稻谷,到底在哪?”

“兄台可知道交趾?”

“这我当然知道,上一次,从流球回到大唐,我们还有弟兄想要到那边去见一见世面。”

“可最终大家离乡太久,未能成行,难道说……”李德奖唏嘘感慨几句之后,顿时反应了过来。

一双眼珠子瞪得犹如铜铃一般,直勾勾地看着程处弼。

“我只知道,那种一年两熟,甚至是三熟的稻谷在交趾之南,就在那一片区域。”

“贤弟你真的能确定?”李德奖深吸了一口气,这一刻,他显得那样的斗志满满。

“当然,我可以百分百的确定,那种稻谷,就是那一带。”

“不过,即便我知道是在那一带……”

李德奖爽朗一笑,大巴掌重重地拍在了程处弼的肩膀之上,翘起了一根手指头道。

“只要贤弟你没有诓骗愚兄,你就放心好了,短则一年,长则年半。

李某定然能够带着你所说的那种好宝贝回到长安。”

“既然如此,那小弟先祝兄台马到成功,更希望兄台能够平安归来。”

“莫要小看我等游侠儿死中求活的本事,好了,贤弟去吧,愚兄我就不送了。”

程处弼点了点头,回到了座骑跟前翻身跃上了马背,再回过头去。

李德奖仍旧站在原地,朝着自己摆了摆手。“贤弟慢走。”

程处弼点了点头,拔转马头打马而去。

李德奖看到程处弼打马远去之后,快步朝着府中疾步而去。

既然已经有了目标,那就得开始好好的筹备,还要派人去给自己那帮一同浪迹天涯的兄弟们传讯。

希望这一次,不会像上次东渡扶桑那么倒霉。

居然沦落得跟丧家之犬似的逃窜,实在是太丢立志扬名天下的大侠客的脸面。

#####

“陛下,臣方才去了甘露殿,未见娘娘和公主殿下,再加来的路上,奴婢才得知娘娘带着公主殿下到东海那边去玩去了。”

李世民听到了宦官前来的禀报,看了一眼那些还剩下的奏折,揉了揉眉心,搁下了手中的毛笔。

“罢了,既然如此,那朕也过去走动走动。”已经忙碌了那么久,也该放松放松去寻闺女那个小开心果去。

等到李世民离开之后约一刻钟的光景,太上皇李渊抚着长须,背负着双手,晃晃悠悠地逛荡到了甘露殿前。

左右张望了一番,却没看到李世民在甘露殿内,一问才知,李世民方才有事出去了,一会才会回来。

“上皇,进去等陛下吧,如今天开始热了,还是殿里凉快些。”

李渊点了点头,晃晃悠悠地步入了甘露殿,今天也不知道撞了什么邪,去立政殿,儿媳妇却带着小兕子去闲逛去了。

半天都没回来,李渊无奈之下,决定过来甘露殿这边瞅瞅,却没想到,不但儿媳妇和小兕子都不在,就连二郎也不在。

已然走得有些疲惫了,已然见汁的李渊步入了甘露殿中,殿中的冰块正在缓缓地散发着凉意。

让甘露殿内的空气,比外面要凉爽了许多,让李渊精神一振。

晃晃悠悠地来到了李世民的那张案几跟前一屁股坐下,打量着那张案几上那堆积如山的奏折。

还有在案几正中,摊开的一本尚未批改完成的奏折,足以得见,自家二郎哪怕是在休沐之日,也在兢兢业业的处理着政务。

这让李渊的老脸上露出了欣慰之色,目光一扫,却看到了一被歪着露出了一个斜角的书册被压在几本批改好的奏折下面。

李渊下意识地伸手去将那本书册给抽了出来。看到了书封上《三国演义》四个大字,不禁一呆。

“《三国演义》,老夫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一直居于深宫之中,每天除了吃喝,就是在大安宫中溜达,要么就是陪着小兕子玩耍,根本不问世事的李渊小声地嘀咕了句,翻开了这本《三国演义》。

而这一册,却正是第一百零一回到第一百零五回的内容。

李渊抄到了手中之后,看到了里边的人物出场,很快就反应过来这本书册说的是哪个时代的故事。

很快,就被精彩的内容所吸引,看得津津有味,半天连那消暑的冰镇莲子羹都忘了饮用。

而这个时候,程处弼这位大唐皇家美食供应商已然背起了他那沉重的药箱,提着一个食盒,步入了皇宫朝着深处进发。

程处弼举重若轻地背着药箱,一边默默地吐槽着这皇宫的地面为什么不能把它完全平整。

害得自己这个药箱即便装了轮子,大多数时候轮子也只能当摆设。

背着这玩意,顶着那毒辣的日子,程处弼一边吐槽一边赶路,终于赶到了那甘露殿。

看到近在咫尺的甘露殿,程处弼抹了把汗,大步地拾阶而上,那些甘露殿的侍卫宦官们早就对于这位老程家的颜质担当每逢休沐日蹿入宫中习心为常。

很是麻木不仁地看着程处弼背负着药箱提着食盒步入了甘露殿……

喜欢大唐第一世家请大家收藏: